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97章:把自己卖了

    “这样吧四叔……”马到成听到四叔提出了这样的请求,终于开口了:“每头老老牛我给您一千块钱,回头真的养出了牛黄的话,卖出前来给您分成……”

    “哎呀,假如现在要二公子钱的话,那将来哪里还好意思再要什么分成呢?”四叔很会说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说个办法吧,这十二头老老牛二公子就给四叔一万块钱,然后真的养出牛黄来,再给四叔三成的分成,这样行不?”宋婵娟出来调停了。

    “哎呀,这有点太占二公子的便宜了吧……”四叔是在试探对方的底线。

    “四叔要是这样想,那以后但凡有老弱病残的老老牛就都无偿送到二公子的养殖场去吧……”宋婵娟趁机给二公子争取利益……

    “行行行,不瞒你们说,今年年底又有几头牛到了该淘汰的了,到时候我都给二公子送过去!”四叔一听,自己占了这么大的便宜,舍出几头淘汰的老老牛算个什么呢?马上就同意了。

    “那好,那就这样定了吧!”宋婵娟替二公子这样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蓝梅突然打来电话,吓了马到成一跳——这个电话接不接呢?接了之后咋说呢?

    假如自己现在还假装睡在养殖场的东屋炕上呢,又如何能接电话呢?

    假如此刻蓝梅就在东屋炕上发现是葛大壮的徒弟假冒自己睡在了那里,就气冲冲地打电话来质问老子为啥要欺骗她,现在究竟跟谁在一起,又如何回答她呢?

    犹豫间,蓝梅的手机居然挂断了,接着就是一条短信发了过来:“还在睡觉是吧,我这就从市里赶回去了,一定要等我,有重要的事儿跟你商量!”

    一看蓝梅的短信,马到成知道蓝梅到这工夫还没发现他不在养殖场了,但此刻正在往回赶,一旦赶回去发现炕上趟的不是他,估计就会闹翻天了!

    鉴于此,马到成直接对宋婵娟说:“蓝梅来短信说,市里的事儿办完了,要回湖畔镇来跟我商量要紧的事儿,现在我赶回去躺在炕上也许来得及,所以,午饭我就不吃了……”

    “哎呀二公子,饭菜都准备好了,都是难得的山珍野味……”四叔还竭力挽留……

    “四叔啊,二公子日理万机的,又遇到了紧急情况,就让他走吧,日后常来常往的时候还多呢……”宋婵娟就像二公子的秘书一样,这样对四叔说。

    “也好,二公子的大忙人,我也就不挽留了……你也跟他一起走?”四叔看见宋婵娟正在给她自己戴上头盔就这样问。

    “是啊,我们一起来的,当然要一起走啦……”宋婵娟的理由居然是这个。

    “那好,那我明天一早就派人把这些老老牛给赶到二公子的养殖场去——对了,还有十几只老母鸡老公鸡我也一起给二公子送过去吧……”四叔似乎觉得二公子没在这里吃饭有点过意不去,才又这样补充说。

    “嗯,但凡是老弱病残的禽畜,您有的,或者您听说有的,都可以送到我的养殖场去,我一定高价购买……”马到成趁机这样宣传自己的养殖场。

    “行行行,我记住二公子说的话了,一定多为二公子留心……”四叔满口答应说。

    “那四叔再见了……”马到成说完,又去跟彪叔他们道别:“我有急事儿必须立即赶回湖畔镇,我就在湖畔镇等彪叔把黑瞎子运到我的养殖场了……”

    “放心吧,我已经调度一辆卡车开到距离这里最近的路口等着,等我们吃过午饭,立即动身,天黑前保证送到!还有,我已经派人回去立即焊一个三米见方的铁笼子了,肯定是熊到笼子也到……”彪叔这样表态说。

    “那好,那我们就出发了……”

    于是,马到成和宋婵娟双双飞身上马,双骑绝尘而去……

    事情是这样滴:蓝梅接到了王大力的母亲,也就是她法定的婆婆打来的电话,说深度昏迷中的王大力突然醒了,要跟她说话,蓝梅当时还冷嘲热讽地说是不是回光返照了,气得婆婆差点没昏死过去……

    但蓝梅不是那一点儿都不讲理不给面子的女人,立即放弃了对躺在养殖场东屋炕上的那个背影到底是不是二公子的追究,转身出了养殖场,开上她那辆别克昂科威就直奔了市里的中心医院……

    到了医院找到了王大力呆的重症监护室,还真看见王大力醒过来了,直接过去问他:“你咋醒过来了?”

    “我做了一个梦……”王大力有气无力地这样说。

    “梦见啥了?”其实蓝梅一点听下去的心情都没有,但还是勉强这样问。

    “梦见你跟别的男人跑了,我就追……”王大力的梦境果然很糟糕。

    “追上了没?捉双在床了没?”蓝梅立即恼羞成怒起来!

    “还没追上,就一脚迈空,掉进了万丈深渊,一下子就把我给吓醒了!”王大力的梦就这么直接这么简单。

    “哎呀,你可真会做梦,幸亏做了这样一个不着调的噩梦,不然你还醒不过来了呢!”蓝梅居然从这个角度来回避自己内心的愤怒……

    “可是,我是醒来了,但大夫跟我说,要立即做一个大手术,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王大力弱弱地回到了现实……

    “都醒过来了,咋还需要做大手术呢?”蓝梅立即提出了质疑!

    “医生说我的脊柱好几处被撞坏了,现在还处在骨折出血状态,假如不立即手术的话,人就活不了多长了……”王大力这样可怜巴巴地解释说。

    “那还等啥,赶紧做手术啊!”蓝梅不假思索,立即这样大声叫嚷道。

    “手术容易,可是上哪里去筹集那么多钱呀,我妈都快愁死了!”王大力的心思更弱了……

    “你爹是财政局的副局长,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到了救命的时候,他敢说他没钱给儿子拿钱手术?”蓝梅立即这样指责说。

    “你还不知道吧,我爹出事儿了……”王大力居然爆出这样的猛料来!

    “出啥事儿了?”蓝梅心里立即骂道——你们家咋这么倒霉,还来个祸不单行,真行啊王大力!

    “跟着局长吃瓜捞,一起被双规了,你说,这样的情况下,我爹哪里还能管我死活呢!”王大力说出了原因。

    “真该死!”蓝梅居然随口这样痛骂了一句!

    “你说谁该死?”王大力气势很弱,但也对蓝梅这样痛骂有点吃不住劲!

    “还能是谁,就是那些诬陷你爹的人呗——偏偏在这样的时候把你爹给搂起来了,你说该死不该死……”蓝梅反应就是快,本来是骂他们王家父子都该死,可一旦被质疑,马上这样回答说。

    “现在说那些没用了,就听你一句话,想让我活,就赶紧帮我筹集手术费,想放弃我,就马上起身走人……”王大力似乎看出了蓝梅对他的态度,就索性这样说道。

    “放什么屁呢,我都跟你领证结婚了,已经是你法定的妻子了,何况咱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我哪里会见死不救,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去呢!”蓝梅也知道自己有点过分,而且,没有王大力这个挡箭牌,她哪里敢跟二公子那样肆无忌惮地交往呢,所以,马上冠冕堂皇地这样回答说。

    “可是,主治医生告诉我娘,手术费和康复治疗大概得二三十万的费用,你上哪里去筹集这么多的钱呀!”王大力一听蓝梅并没有放弃他,就这样说道。

    “把我自己卖了呗!”蓝梅说话就是胆儿大!

    “卖给谁呀?”王大力一下子被震惊了!

    “卖给想要我的男人,给你筹集手术费呗……”蓝梅拉着长音这样说道。

    “那我宁可死掉了……”王大力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回答,立即这样反应说。

    “那好,那你就在这里等死吧!”蓝梅说完,起身就走,王大力拿出吃奶的劲儿喊蓝梅回来,却因为脊柱一阵剧痛,一下子又昏死过去了……

    蓝梅出了重症监护室,就看见了一脸愁云的婆婆,当即对她说:“需要多少钱,只管跟我说!”

    “你真能筹到这么多钱救我家王大力?”婆婆一脸狐疑地这样问。

    “他现在跟我领证结婚了,已经算是我家的人了,我能不管他吗!”蓝梅马上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趾高气扬地跟婆婆这样说。

    “我就知道儿媳妇你是菩萨心肠嘛,越是到了关键时刻越能看出你跟我儿子的真情来!”婆婆一听儿媳妇这样说,将往日婆婆的颐指气使都给收了起来,转而扮演低三下四的角色了……

    “别说废话了,快跟我去交钱吧——越早点手术,王大力就距离死亡线远一点……”蓝梅才不愿意看婆婆那张说变就变的老脸呢!

    “好好好,我这就去找主治医生……”婆婆一听儿媳妇又要慷慨解囊了,就一下子高兴起来……

    婆婆带着蓝梅找到了主治医生,得到的回应居然是:“虽然你们筹集到了手术费,可是手术的风险我得提前告知家属——成功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五十……”

    “这话什么意思呀?”蓝梅很是反感医生这样说!

    【作者题外话】:祝各位跟读的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