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96章:老子怕过谁

    “一共给你五十万,猎熊的功劳荣誉也归你,这总行了吧!”马到成想一步到位地砸蒙对方……

    “你小子到底是谁呀,你觉得的这样耍戏我老子就会上了你的当!”一听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居然报出了五十万的天价,彪叔反倒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给你足够的钱,然后获得这头黑瞎子的领养权!”马到成一副完全不在乎钱,只在乎自己想要的结果的样子!

    “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敢在我面前说出如此狂妄的大话还脸不变色心不跳!”彪叔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出手大方且成熟稳重的对手,所以,再次对对方的身份提出了质疑!

    “彪叔,你知道他是谁吗?”宋婵娟这才听明白,原来彪叔根本就不知道跟自己一起来的这个二公子到底是谁,就想告诉他真相。

    “谁呀?爱谁谁,老子从来没怕过谁!”彪叔一听这么一个他不认识的野小子居然这样跟他说话,也就十分蛮横地这样回应说……

    “他是……”还没等宋婵娟真正介绍二公子到底是谁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四叔叫她的声音:“婵娟呀,四叔就等你们到家里去吃饭呢,咋呆在这里!”

    宋婵娟一看四叔一定是在家里等急了,出来迎接,一直迎进了黑瞎子沟的沟口,看见这里有很多人,才过来说话的……

    “四叔啊,不好意思啦,我和二公子在这里遭遇了黑瞎子的袭击……”宋婵娟赶紧这样解释说。

    “哎呀,你没受伤吧……”四叔是个慈祥的老头,一听宋婵娟这样说,马上过来嘘寒问暖……

    “谢天谢地,有他神勇表现,我才没被黑瞎子给糟蹋了……”宋婵娟边这样说,边将二公子给拉到了前边……

    “哎呀,万幸万幸——多谢阿彪救了我大侄女一命啊,快到家里去吃个饭吧!”四叔看见那头已经被制服的黑瞎子,居然认定是彪叔和他的猎熊队干的好事了,就马上这样作揖致谢到……

    “是啊四叔,若是没有彪叔他们及时赶到,我和二公子指不定现在被这头黑瞎子给祸害成啥样了呢……”宋婵娟一看二公子的表情就知道,不想暴露太多,就这样顺水推舟地回答说。

    只是一听宋婵娟这样说,反倒把彪叔的脸弄得一阵红一阵白的,好不自在的样子!

    “哎呀,二公子没被吓着吧?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咋跟你七叔交代呀!”看来这个四叔是认得二公子的,所以,马上过来表达格外的关心爱护。

    “四叔放心吧,他现在不是好好的嘛……”宋婵娟马上提二公子答应说。

    “都没事儿就好,快点带二公子还有彪叔他们到家里去吃午饭吧!”四叔一看牛家二公子果然好好的,毫发未伤,这才放心了……

    “好呀,彪叔,让你的人抬上这头黑瞎子到我四叔家去,吃了中午饭再把黑瞎子送到指定地点吧……”宋婵娟趁机回头对傻愣着的彪叔这样要求道。

    “等等,话没说清楚之前,谁都别先离开!”彪叔实在受不了这闷在葫芦里的感觉了,大声豪气地这样叫了一句。

    “彪叔想说什么呢?”宋婵娟有点吃惊地问。

    “我就是想知道,你们口口声声说的这个二公子到底是谁?”彪叔一看四叔对这个二公子如此毕恭毕敬,还真有点吃不准了——难道他不是一般战士?那他到底是谁呢?

    “他呀……”宋婵娟刚要介绍……

    “他就是林海市首富牛旺天家的二公子牛得宝——阿彪啊,难道你连他都不认识?”却被四叔给抢过去这样说……

    “什么……牛旺天……二公子……牛得宝?”一听到这几个关键词,彪叔一下子就懵懂了!

    “对呀,像人家这样尊贵的身子能光临这里,我哪里敢怠慢呢,家里好吃好喝的都备好了,大家都一起过去吃个午饭吧……”四叔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哎呀,原来是二公子呀,刚才说话多有得罪,见谅见谅……”彪叔一下子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太没水准了,赶紧这样赔礼道歉说……

    “那您答应这头黑瞎子归我领养了?”马到成倒是会找机会,直截了当就说出了自己的述求,看对方如何给自己答复……

    “当然当然,只要二公子喜欢,我派人专门送到指定地点……”彪叔的态度居然一下子变得如此谦卑热情了……

    “那好,奖金的事儿,是现在我把钱打在你的账户里,还是等回去再说?”马到成心说,别看你这样恭维我,但若是不把奖金的事儿说明白,心里还是要记恨老子的,那就把话都说开了吧!

    “哎呀,看二公子说的,什么钱不钱的,能认识二公子就是我的荣幸,这头黑瞎子能被二公子领养,那就它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彪叔居然一字不提奖金的事儿了!

    “钱是一定要给的,不能让大家白辛苦嘛,这样吧,你现在最后说个数,我保证直接兑现给你们当奖金……”马到成一看对方的态度,就知道他不会狮子大开口了,也就直接这样要求对方说。

    “哎呀二公子,这多不好意思呀……”彪叔的老脸都紫红紫红的了……

    “千万别不好意思,现在不说,过后我可就不认账了……”马到成还这样将了对方一军!

    “好好好,我说我说——刚才我都是在跟二公子抬杠呢,其实,市县的领导给出的承诺说,只要铲除黑瞎子的祸患,就给每人三千块钱的奖励,我本人是领队,给我五千的奖励,这样算下来,满打满算都不到十万块钱……”彪叔终于被逼无奈说出了大实话!

    “这样吧,我一次性给你的账户里打二十万,整个捕猎黑瞎子的功劳也都算在你和你的队员身上,我只有一个请求,就是尽快将这头黑瞎子送到湖畔镇王三宝的那个养殖场去……并且协助定制铁笼子和请兽医治疗黑瞎子伤病……”马到成直接将数目加了一倍,当然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一定都做到,一定都做到!”彪叔一听,这个牛家二公子如此大手笔,打心里往外被征服了……

    “那好,给我一个你的银行账号吧!我这就把钱打给你!”马到成边说,边掏出了手机:“先打给你十万,等这头黑瞎子在养殖场里安顿好了,我再给你打十万,这公平吧?”

    “公平公平,二公子真是大手笔,佩服,佩服!”彪叔哪有不答应之理……

    马到成用手机银行当场给彪叔打了十万块钱,彪叔的手机立即来了短信,说十万块钱已经入账……

    彪叔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立即派俩人赶回湖畔镇,吩咐他们在天黑前务必找人焊出一个三米见方的铁笼子送到王三宝的养殖场去,然后,又吩咐剩下的人员,趁黑瞎子还没醒来,用他们的绳子替换下了宋婵娟和二公子的马缰绳,重新捆绑好,四个身强力壮的人抬起来就奔了四叔家……

    到了四叔家,彪叔主动用他随身携带的“金疮药”给黑瞎子的眼睛涂抹包扎,还弄来一些黑瞎子爱吃的甜食给黑瞎子灌下……对待这头黑瞎子就好像对待他家里一个受伤昏迷的亲人一样关怀备至……

    宋婵娟和马到成骑上他们俩的马匹,也到了四叔家,等待开饭的时候,四叔将俩人叫到了他的牛栏,对他们俩说:“看到这十二头牛了吧,最大的都快二十岁了,最小的也有十来岁,都是我养牛场祖爷爷祖奶奶的辈分……”

    “四叔是要淘汰这些老老牛吗?”宋婵娟这样问道。

    “这些老老牛跟了我这么多年,都像亲人了,舍不得卖给牛贩子杀了剥皮卖肉,也就一直都养着它们……”四叔这样解释说。

    “那——四叔舍得把这些老老牛给二公子?”宋婵娟是在帮助二公子试探四叔的底线。

    “原本我也想不通,可是你七叔打电话给我说,二公子是要把这些老弱病残的禽畜搁在特殊的养殖场里进行特殊养殖,我听了,也就同意了……”四叔这样回答说。

    “那——四叔开个价吧……”宋婵娟开始为二公子询价了。

    “还开什么价,这些老老牛也就剩一张牛皮值几百块钱了,其他的都没用了……”四叔给出了这样的说法。

    “还是开个价吧,这样对大家都好……”宋婵娟看了一眼二公子,觉得他还是坚持要报个价比较好,就这样问。

    “我听七叔说,二公子是要用特殊办法把这些牛养出牛黄来,假如真能那样的话,回头给我几块牛黄就行了,别的就都不要了……”四叔提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

    三个人正说到关键之处呢,马到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摸出来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蓝梅的,马到成顿时想起了自己是靠葛大壮的徒弟假扮自己睡觉打掩护才跟宋婵娟一起出来的,现在蓝梅突然来电话了,如果接通的话,会不会因此就穿帮露馅了呀!

    马到成的脑门上立马冒出许多虚汗来……

    【作者题外话】:今天是16年的最后一天了,感谢各位亲一直跟读本文,给了本人极大的鼓励和动力,在新的一年中,写出更多让各位亲更爽的情节,来回报各位亲的青睐和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