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95章:黑了他一道

    那个李大胆也就二十郎当岁,看上去就有点二乎乎的样子,说他大胆儿,还不如说他有点缺心眼儿,一听队长彪叔叫他,立马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彪叔是想让我过去看看是不是真熊吧……”

    “对,你赶紧过去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那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呢?”李大胆这问。

    “那个黑乎乎的家伙是真熊就是真的,那个黑乎乎的家伙是谁装扮的,就是假的!”彪叔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可是,假如是真的,我过去了,要是被黑瞎子给舔了,那可咋办呀!”李大胆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不是李大胆吗,咋没等过去就害怕了呢!”彪叔立即提出了质疑!

    “李大胆是我外号,其实我胆儿可小了……别说黑瞎子了,就是一头黑老母猪我都不敢靠近它……”李大胆终于露怯了……

    “滚犊子吧,老子自己亲自过去看个真假吧!”彪叔一看李大胆那个熊样,一巴掌打在他的脑门儿上,气急败坏地这样骂着,直起腰来,要亲自过去探个虚实了……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这就亲自过去看看这个丫头片子搞的什么名堂,假如是恶作剧也就罢了,回头臭骂她一顿也就拉倒了,可万一不是恶作剧,万一真的是黑瞎子就卧在那块大石头下,我就会大喊一声,你们几个带枪的,可就给我瞄准了——记住了,千万别打着我,当然也包括宋婵娟和那个小子在内,也就是千万别打着人!”彪叔临出发前,还召集了捕猎队的几个骨干成员这样吩咐道。

    “彪叔放心吧,我们轻易不会开枪的,万一非要开枪的话,也先朝天上放,要是能吓唬住黑瞎子就吓住它,实在吓不住了,再朝它开枪也不迟!”一个老队员这样保证说。

    “好,就按你说的办吧——还有,万一我被黑瞎子给祸害了,记得给我申报工伤,我老婆孩子你们也要照看一辈子!”彪叔好像临终嘱托一样这样说道。

    “放心吧彪叔,嫂子不会孤单的,我们哥几个轮流去照看她,保证让她不寂寞!”老队员明显是不正经的回答……

    “滚犊子,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样的玩笑——我这就过去了,你们都记住我说的话了吗?”彪叔一巴掌打过去……

    “都记住了……”老队员嬉皮笑脸地这样回答说。

    把这些都交代明白了,彪叔才站起身来,然后,视死如归般地朝那块大石头走了过去……

    只是越接近,就越是胆怯,脚步也就越如履薄冰,看那个样子,一旦黑瞎子突然蹦起来,他随时随地都可以扭头就跑……

    当然,他想象的情况根本就没发生,一直到了近前,看见了黑瞎子四只熊掌上都拴着拇指粗细的马缰绳,而且几乎不动的样子,才猛地直起腰来,大声豪气地来了一句:“还真是被你们给制服了——说吧,你们俩用的是什么法子吧!”

    看见彪叔胆小甚微地到了跟前,发现黑瞎子真的被制服了还心存怀疑,宋婵娟就一脚踩在了黑瞎子的背上,双手抱夹地对他说:“我们经过这里,发现一片野草莓,就下马采摘,可是没吃几个,这头黑瞎子就冒了出来,以为是我们抢了它的地盘吃了它的食物,就往死里追赶我们,我们也就拼命地跑啊跑,跑到这里,没路口逃了,就只好一个高儿蹿上了这块大石头,想不到,这头黑瞎子眼神不好,只顾了追赶我们,却没看见眼前的这块大石头,一头撞在上面,就晕死过去了……”

    “于是,你们俩就解下马缰绳,把黑瞎子给绑成这样了?”彪叔还真是难以置信。

    “是啊,就这么简单呀!”宋婵娟那叫一个轻松,就好像他们逮住的是一只玩具熊一样!

    “看来你们俩的命可真好,我带着二十来号人马在这里转悠了半个来月都一无所获,你们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把它给逮住了——回头卖了熊皮熊掌熊胆什么的换回来钱,变成奖金也有你们两个一份儿——彪叔说话算数!”彪叔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们才不要奖金呢!”宋婵娟边说,边和二公子一起,到了彪叔的近前。

    “那你们还要什么?还要猎熊英雄称号?还要为民除害的大红锦旗?还是申请省市县给你们开个表彰大会,会上授予你们俩见义勇为,为民除害的光荣称号?”彪叔把他想象的对方可能要的东西都说了出来……

    “这些都是彪叔想要的吧——可惜,我们一样都不稀罕……”宋婵娟却这样否决说。

    “那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彪叔有点不懂这个丫头片子到底想要什么了。

    “我们只想给这头黑瞎子治好被撞伤的眼睛,然后领养它……”宋婵娟将二公子之前跟她商量决定的方案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丫头,你再说一遍?”彪叔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是说,我们要治好这头黑瞎子的伤,然后领养它,绝对不再让它躲在黑瞎子沟里祸害禽畜和妇女了……”宋婵娟这样解释说。

    “你的意思是,你们抓到了这头黑瞎子,这头黑瞎子就归你们了?”彪叔居然这样理解宋婵娟的意图了。

    “不是归我们了,而是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妥善安置它,将来给他弄一个老大的笼子,放在一个环境好的养殖场里,每天都给它好吃好喝的,让它在笼子里度过余生……”宋婵娟进一步解释说。

    “想得美——你们这样领养了这头黑瞎子,我们这些人咋办!”彪叔突然觉得很失落——这算什么事儿呢?老子带着一班人马费劲巴拉地跟这头黑瞎子周旋了半个来月一无所获,却被这个丫头片子如此轻易地给捕获了,这还不算,还要以领养的名义“占为己有”这不是给老子和捕猎队戴眼罩吗!

    “彪叔这话什么意思?”宋婵娟一时间没太懂彪叔的意思,就这样问。

    “我带这些人进山猎熊是跟市县领导签了生死状的,不逮住黑瞎子为民除了害绝不出山,可是这头黑瞎子被你们这样给私藏收养了,那我们这些弟兄们咋跟市县的领导交代?就这么辛苦了半个来月,没了熊皮熊胆熊掌可卖,我们那什么做奖金分给大家!”彪叔马上把自己的“苦衷”都说了出来。

    “难道彪叔进山猎熊不是为民除害,而是为了奖金呀!”宋婵娟却一针见血地这样质疑说。

    “还别这么嘲讽我丫头,我和这帮子弟兄冒着生命危险进山来执行任务,冠冕堂皇地说是为民除害,可是谁没有妻儿老小,谁不想呆在原先的岗位养尊处优,谁愿意这样风餐露宿地到这环境恶劣的山里来冒性命危险,回头连点报偿都没有?!”彪叔说出了大实话。

    “说吧,你们预期的奖金是多少,我给!”一直不说话,也一直不被彪叔看在眼里的马到成,到了这个时候,才第一次站出来说话。

    “你谁呀,你以为你很有钱吗?”彪叔一听这个陌生的小子居然敢说出如此大话,立即这样呛白道!

    “说吧,到底预期多少奖金!”马到成心里盘算过,这样一头纯野生的黑瞎子十分难得,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具有很高的价值,与其让他们这帮子家伙直接宰了,用熊掌和熊胆换钱分奖金,还不如老子直接给他们钱,从而保住这头野生的黑瞎子呢!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真的很有钱吗?敢在我彪叔面前扔大个儿!”彪叔一直想跟宋婵娟发火,但碍于她是个女孩子,也就一直忍着,可是一听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这样跟他说话,立即粘火就着地这样嚷嚷说……

    “说吧,给你们多少钱能放过这头黑瞎子!”马到成越是看对方这样的急躁,就于是心平气和,而且直接这样问了一句。

    “哎耶,你好大的口气呀——县里领导跟我们签生死状的时候答应过,只要捕猎到这头黑瞎子,卖出的钱全部用作弟兄们的奖励——你知道这头黑瞎子能卖多少钱吗?”彪叔之前一直都是说上句儿的主儿,今天算是遇到了一个敢跟他这样说话的不知死活的家伙,立即这样呛白说。

    “卖多少,只管说个数!”马到成还是一副来者不拒的口吻和态度!

    “别是不说,四只熊掌就值个万八千的吧……”彪叔还真开始报价了。

    “好,就算一万,还有哪?”马到成都往高了说。

    “还有熊胆也值个三五万的吧……”彪叔继续报价。

    “好,就算五万,还有吗?”马到成还是就高不就低。

    “其他乱七八糟的,咋说也卖个两三万吧!”彪叔使了个大劲儿这样说……

    “就算三万,全部加起来,满打满算算你十万,行了吧!”马到成还是说出了一个最高的整数。

    “你以为十万块钱就能买到这头黑瞎子的领养权?”彪叔一脸不屑的样子。

    “十万不行就二十万!”马到成直接将报价翻倍了!

    “那我要是说,没有三十万就别想从我手里得到这头黑瞎子呢?”彪叔一听,这小子可能是真有钱吧,也就这样黑了他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