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94章:留一块宝地

    东北地区的山地间生长着一种奇特的野草,当地人叫乌拉草,细细柔柔的,一开春就在原先枯黄的细草上发出新芽来,还没到夏天就已经成熟了,加上山地干旱,早早的就又都成了细细柔柔的草叶子了,人坐着躺着都感觉像在羊毛毯子上一样舒服……

    马到成从那块大石头上跳下来,就直奔了这样一片铺满乌拉草的空地,到了地方,轻轻将宋婵娟给放下来,宋婵娟感觉自己一下子就躺在了柔软的被子上一样,仰望二公子肩膀背后的蓝天白云,觉得就要在这一刻,把自己珍藏多年的第一次给了这个极品的二公子,然后,了却了自己的那个终极意愿……

    “您想好了吗?”关键时刻,宋婵娟居然还这样问了一句。

    “想好了,你要的我都给你!”马到成这样信誓旦旦地说。

    “我不要别的,只要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的心里只有我就行了……”宋婵娟脉脉含情地这样说道。

    “不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里也会永远给你留一块宝地……”马到成觉得,像宋婵娟这样极品的女人,自己绝对不会轻易忘记她的,就这样回答说。

    “不用给我那么多,只在这一刻身心都给我就行了……”宋婵娟似乎已经完进入到了可以敞开自己,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二公子的状态了……

    然而,俩人情到浓处,正要办那件好事,宋婵娟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赶紧查看,原来是彪叔打来的,问宋婵娟具体的位置,有没有明显的标记……

    宋婵娟和马到成有点无奈,只好放弃了已经铺垫好的办好事氛围,回到了那块大石头上,告诉彪叔大概的方位,等待彪叔带着救援的人马朝这边靠近……

    “你说彪叔他们会如何处置这头黑瞎子?”马到成这工夫只好暂时放弃了跟宋婵娟办好事的念头和行动,开始关心这头黑瞎子的命运了……

    “黑瞎子最值钱的就是熊掌和熊胆了,特别是这种纯野生的……”宋婵娟不直接回答马到成的问题,却说了这样的话题。

    “你是说,彪叔他们会打死这头黑瞎子,然后卖了熊掌和熊胆?”马到成立即联想到了这个。

    “不知道啊,反正听彪叔说,这头黑瞎子不但祸害了禽畜,还祸害了妇女,所以,上边给了他必杀令,也许待会儿来了,他们用猎枪直接杀了黑瞎子,还说是为民除害了吧……”宋婵娟只能这样回答了。

    “有这种可能……”马到成一听这样的结果,心里有点不好受……

    “不是有这种可能,而是太有这种可能了……”宋婵娟却肯定地说,彪叔他们一定会这么干的……

    “不过我觉得,这头黑瞎子是死是活,都在于你一句话……”马到成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就这样绕着弯子对宋婵娟说。

    “为啥这样说呢?”

    “只要你一句话,不让这头黑瞎子死,那我就想办法让它活!”马到成这样回应说。

    “咋活呀,难道一会儿咱们对彪哥撒谎,说咱们根本就没逮住黑瞎子,只是看见了黑瞎子的影子,吓得要死,才让他们来救援的?然后,咱们再偷偷地放了这头黑瞎子?”宋婵娟以为二公子是这个意思。

    “这样肯定不行,一个现在的黑瞎子放了它也活不了了,不把它的熊眼睛治好了,它活不了几天,还有,即便是它活下来,要么继续祸害当地的禽畜和百姓,要么被彪叔他们给逮住,还是个死路一条……”马到成分析情况给宋婵娟听。

    “那你刚才咋说,我一句话就能让这头黑瞎子活下去呢?”宋婵娟却想起了二公子刚才说过的一句话。

    “假如你因为这头黑瞎子差点儿祸害了你,恨死它了,那就直接交给彪叔他们随意处理好了,假如你心存慈悲,觉得就这样杀死一头这么大的黑瞎子有点不忍杀生,那我就想办法领养它,让它在我的养殖场里度过余生……”马到成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领养它?你真能做到吗?”宋婵娟真想像不出,二公子如何能做到这一点。

    “我是谁呀!除非我不想,只要我想,还有找不到的事情吗?”马到成趁机摆出了牛得宝那种富二代无所不能的架势来。

    “哎呀,那太好了,假如这头黑瞎子真的被弄死了,我还真有点过意不去呢,假如你真能领养它的话,也算我一份儿,咱俩联手领养它!”宋婵娟一听二公子如此肯定,马上就这样高兴地回答说。

    “难得你有慈悲之心……”马到成就喜欢宋婵娟这样的性情。

    “谈不上什么慈悲之心,我总觉得吧,这个世界上,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雄性看过我的屁股,一个是这头黑瞎子,一个就是你,也正是因为这个,咱们打伤了它的眼睛,回头还要交给彪叔他们弄死它,我总觉得都是因为我才要了它的命,这样心里会愧疚很久——假如能领养它,让它不再祸害禽畜和妇女了,不但保住了它的命,也让这一带的人没了危险,还真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呢!”宋婵娟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难得你这么想……”马到成越发觉得跟宋婵娟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了……

    “就是不知道,彪叔他们会不会同意你领养这头黑瞎子……”宋婵娟又这样担心说。

    “为啥不让我领养,这头黑瞎子是咱俩逮住的,而且只要我下决心要留住这头黑瞎子的命,就没人再敢动它了……”马到成这样强调说。

    “我只有一个担心……”

    “担心什么?”

    “会不会像传说中的那样,这头黑瞎子会像当年记恨那些虐待它的小鬼子,回头对你凶巴巴的呀!”宋婵娟居然连这个都担心了——她之前给二公子讲过那个故事,现在竟然在他身上灵验了好像……

    “我救了它的命,回头还弄个舒舒服服的笼子管吃管喝地厚待它,它若是还对我凶巴巴的,那就是它不知道感恩戴德了……”马到成却用这样的说法来回应宋婵娟。

    “你还指望一头黑瞎子对你感激涕零?”宋婵娟抿嘴笑着问。

    “完全没指望,只求别让这样一个巨大的野生性命就这样死掉了……”马到成强调的还是这个观念。

    “我明白了,真正大慈大悲的人是你,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慈悲的人!”宋婵娟的心里越发对这个二公子钦佩有加了。

    正说到这里,彪叔一行人到了附近,喊话说:“婵娟呀,我是彪叔,你所在的位置有什么危险,快点告诉我!”

    “快点过来看吧彪叔,这头黑瞎子就在石头下边呢!”宋婵娟煞有介事地这样回答说。

    “别动,千万乱动,我们这就子弹上膛,然后包围过去……”彪叔如临大敌地这样劝慰说。

    “不用了彪叔,你们直接过来就行了……”宋婵娟却马上改了腔调……

    “怎么了,危险解除了?黑瞎子跑掉了?”彪叔只能这样理解了。

    “是啊,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快点过来吧……”宋婵娟只好这样说了。

    “好好好,我这就带人过去了……”彪叔这才一下子轻松下来,带着他的那一帮子人马,朝大石头这边围拢过来……

    可是距离宋婵娟和马到成站的那块大石头还有十几二十米的时候,忽然有个队员发现了石头前边有黑乎乎的一团子庞然大物,立即叫喊起来:“黑瞎子,黑瞎子!”

    “黑瞎子在哪里?”彪叔神经有点过敏,一听到黑瞎子立马将身子蹲了下去,还这样惊恐地问道。

    “就在大石头下边……”

    “快给我子弹上膛,打开保险,听我命令,格杀勿论!”彪叔这样大喊大叫道!

    看到彪叔和他的人马这样的表现,宋婵娟很是开心的样子,立即笑着对彪叔喊:“别乱开枪啊,黑瞎子已经被我们给绑住动弹不得了!”

    “不可能!”彪叔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宋婵娟说的是真的。

    “彪叔不信,我跳下去拍拍黑瞎子彪叔就信了吧!”宋婵娟居然这样轻松快活地喊道。

    “千万别,你不要命了!”彪叔被宋婵娟这样的说法给吓得后背直冒凉风!

    “真的已经被我们给制服了,彪叔你看……”宋婵娟说完,真的从一人来高的大石头上跳了下来,然后,走到了那团子庞然大物跟前,用手去怕打黑瞎子身上的皮肉,以此表示这头黑瞎子真的动弹不得了……

    “你不是跟我们恶作剧吧,是谁在装黑瞎子?”彪叔虽然这样喊,但却还是保持着警惕的猫腰姿势,生怕那是一头真的黑瞎子,猛地起身扑过来,他和队员没法应对……

    “彪叔啊,你咋比我的胆子还小呢,要不彪叔先派个胆儿大的过来瞧瞧,看看是不是真的黑瞎子,是不是已经被我们给捆绑得动弹不得了!”宋婵娟一看彪叔那个谨小慎微的样子,就笑着这样招呼说。

    “李大胆,你给我过来!”彪叔的队伍中,还真有个叫李大胆的,彪叔立即叫他到他身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