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87章:要不你试试

    等到蓝梅蹽到院里,趴在窗户上朝东屋里看的时候才发现,就是这个当口,躺在炕上的人居然把身翻到另一边去,看见的还是个后脑勺!

    天性狐疑的蓝梅顿时疑窦丛生,立马翻身要再次回到屋里去看翻过身去的人到底是不是二公子,却被葛大壮给拦住了:“您不能这样折腾了,真把宝哥给折腾醒了,我可包赔不起!”

    “别怕,有我给你撑腰呢,他不能把你怎么样!”蓝梅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话说,您是宝哥什么人呀?”葛大壮居然轻蔑地笑了一下,这样回了一句。

    “这个还轮得上你问!”蓝梅一听,心里骂道,好你个不知道好歹的奴才,你等什么时候姑奶奶成了二公子的夫人如何收拾你!

    “我现在是宝哥的总保镖了,所以,对宝哥身边的人,当然有权查明身份!”葛大壮居然亮出了这样的身份来阻拦这个撒野的女人。

    “就你?还要查我身份?”蓝梅不屑一顾地瞄着葛大壮这样说。

    “就我,就是天王老子这工夫来打扰宝哥休息的话,我都要给拦在门外!”葛大壮觉得,不把话说狠点儿,这样的女人你根本就镇不住她!

    “你敢!”蓝梅立即仰起脸来凶巴巴地对葛大壮吼!

    “要不你试试!”葛大壮毫不示弱地直接迎上去!

    “我怀疑炕上趟的不是牛得宝……”蓝梅的预感还真是他娘的准!

    “不是宝哥会是谁?”葛大壮的心通通乱跳——这若是被她拆穿了,还不一口吃掉我呀,但还是硬着头皮这样问。

    “一定是他出去跟别的女人约会去了,这里找了个人假装他躺在炕上糊弄我!”居然彻底被蓝梅给猜透了!

    “哎呀,这样说可是太贬低宝哥了,他顶天立地男子汉大丈夫,哪能做出那样的苟且举动呢,而且,就凭他那样的身份,还用得着这样偷偷摸摸地找人替代他躺在这里,趁机出去跟别的女人约会吗?”葛大壮为了掩盖内心的慌乱,嘴上也就这样不停地念叨说,

    “你以为他不会?”蓝梅反倒这问。

    “宝哥绝对不是那样的人!”葛大壮还在负隅顽抗。

    “你根本就不懂男人!”蓝梅一撇嘴,十分轻蔑地这样来了一句。

    “我咋不懂,我自己就是男人呀!”葛大壮偷换概念地这样来了一句。

    “不跟你废话,只要让我看一眼炕上躺的人的正脸,我二话不说,马上回车里去!”蓝梅觉得这个“劫匪”根本就没资格跟自己说话,所以,就想直接往里闯……

    “不行,你不能进去!”葛大壮拼出最后一点勇气阻拦她。

    “姑奶奶今天还就非进去不可了!”蓝梅越发感觉是被二公子戏耍了,所以,豁出一切也要进去弄个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正当葛大壮无论如何都拦阻不住刁蛮无礼的蓝梅闯入东屋,让这场把戏穿帮露馅的时候,蓝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先接电话吧……”葛大壮突然感觉来了救星一样,这样提醒蓝梅说。

    “用你废话!”蓝梅立即接通了电话:“喂,婆婆呀,我是蓝梅,找我什么事儿?”

    “就在几分钟之前,我家王大力醒了!”婆婆传来这样的消息……

    “醒了?怎么会呢!”蓝梅居然脱口而出说出了这样的心里话——他醒来干嘛,他就该永远行醒不过来才对呀!

    “难道你不希望他醒来?”婆婆在电话里,十分惊异地这样问。

    “啊——那倒不是,我是觉得这太突然,太罕见,太奇迹了……”蓝梅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分了,赶紧自圆其说……

    “快点过来吧,他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要见你呢!”婆婆这样央求说。

    “可是我现在没时间呀!”蓝梅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医生说,我家王大力醒来可能是暂时的,所以……”婆婆赶紧这样说。

    “是回光返照?”蓝梅以为婆婆说的是这个意思——王大力就快不行了,临终前突然醒过来要见自己了,所以,又是脱口而出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儿媳妇儿,说话咋这么难听呢,我家王大力咋说也是你男人,你咋就不盼他好呢!”婆婆被蓝梅的话都给气哭了……强忍着,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咋不盼他好了,我不盼他好,能跟他领证结婚吗?我不盼他好,能在他住院的时候垫付十万住院费吗?”蓝梅却依旧理直气壮!

    “好了好了,都是婆婆的错,求你了,快点过来看看王大力吧,我又叫你的名字了……”婆婆知道这个儿媳妇有多厉害,只能甘拜下风地这样央求她……

    “好啦好啦,我马上过去看他就是了……”蓝梅心情糟透了,边在心里痛骂王大力这个该死的家伙,偏偏在这个时候醒来了,但转念一想,不去看王大力也实在是说不过去,可是不趁二公子在这里睡觉自己还真是无法脱身,索性,就信他真的在这里睡觉了,自己也好赶紧到市里去看突然醒来要见她的王大力去……

    正是因为这个电话,才让蓝梅停止了非要看炕上那个睡觉的男人是不是二公子的请求,转身对葛大壮哼了一声,就一路小跑,到了养殖场的大门外,上了她那辆昂科威,快速启动,飞驰而去……

    葛大壮这才舒了一口气,总算逃过了一劫的感觉……

    “你四叔家距离这里多远呀?”马到成跟随宋婵娟从她三叔家出来,骑马在山路上行进的时候,想知道此去的里程到底有多远,就这样问。

    “从这里横向穿越黑瞎子沟就到了……”宋婵娟这样回答说。

    “黑瞎子沟?会不会真有狗熊啊?”马到成一听这样的地名,就没话找话地问道。

    “那应该都是传说了吧!”宋婵娟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传说?”马到成生怕话茬掉地下了,就很好奇地继续问。

    “对呀,我七叔小时候带我从这里过,告诉我说,我爷爷那辈人从这里活捉了一头四五百斤重的黑瞎子,关在大木笼子里,正好赶上小鬼子要到这一带来扫荡,我爷爷就想出了一个办法,让一个年轻人,穿上小鬼子的军服,化装成小鬼子的样子,然后用木棍整天抽打惹怒木笼子里的黑瞎子,而让另一个年轻人,穿上普通百姓的衣服,专门给黑瞎子好吃的喂它……

    “这样训练了一阵子,等扫荡的鬼子到这一带来祸害百姓了,我爷爷就将黑瞎子给放了出来,黑瞎子见了穿鬼子服装的人,就疯了一样扑上去用它那势大力沉的熊掌袭击小鬼子,差不多是一熊掌一个,来的二三十个小鬼子,愣是没抵过一头黑瞎子,被这头恨死整天用棍子虐待它的小鬼子的黑瞎子,居然将这些前来扫荡的鬼子给弄得哭爹喊娘,丢盔卸甲,落荒而逃……

    “我爷爷他们一下子得了十几条枪,从此就组建了一支黑瞎子抗日小队呢,但凡鬼子到这一带来扫荡,一听说黑瞎子抗日小队的名字,就都闻风丧胆,生怕再遭遇那只皮糙肉厚刀枪不入的黑瞎子!”一口气,宋婵娟居然讲出了这样一段有趣的故事!

    “哈哈,还有这么好玩儿的抗日故事呀,这若是拍成影视剧,得多招人爱看呀!”马到成还的头回听说,利用黑瞎子的仇恨来抗日的,就这样说道……

    “可惜这都是传说,谁也没亲眼所见,不知道是真是假呢!”宋婵娟一看二公子对这样的故事很感兴趣,就这样回应说。

    俩人正说到这里,忽然看见黑瞎子沟的沟口冒出一队人马来,到了近前才发现,这些骑马的人身上都背着枪支和罗网等捕猎工具,正好领头的人宋婵娟还认识,就打招呼说:“彪叔这是干嘛呢?”

    “是婵娟呀,没听说吗,黑瞎子沟这些天闹黑瞎子,已经祸害了十几户的庄稼地,还有一些牲畜,就在昨天,还祸害了一个妇女呢,所以,县里得到情报,就让我组建一只捕猎队,见到这只黑瞎子可以捕猎,必要的时候,可以开枪猎杀……”这个彪叔四十多岁,五大三粗的样子,可是对宋婵娟说话的时候,却柔声细气的,让人有点不舒服。

    “找到黑瞎子了?”宋婵娟有点将信将疑的样子。

    “找了半个来月天了,碰到过两次,都让它给逃脱了……”彪叔这样回答说。

    “天哪,还真有黑瞎子呀!”宋婵娟刚刚告诉二公子,说黑瞎子沟里有黑瞎子都是几十年前的传说了,可是转眼居然就看见了来猎杀祸害人畜的黑瞎子了,就很惊异地这样叫道!

    “要不咋能叫黑瞎子沟呢——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呀?”彪叔这样问道。

    “我要带一个朋友到四叔家去办事儿,正好要路过黑瞎子沟……”宋婵娟这样解释说。

    “还是绕道而行吧,一旦遇到了这头彪悍无敌的黑瞎子,那可就麻烦大了,弄不好,会出人命的——被祸害的那个妇女,脸被黑瞎子的舌头给舔得都看见白花花的骨头了!”彪叔居然说出了如此骇人听闻的细节来!

    “没这么邪乎吧,都是传说吧……”宋婵娟还觉得这都是大人吓唬小孩子的把戏,完全无法想象,真的会有一个黑塔般的黑狗熊,会在这黑瞎子沟里出没,祸害禽畜还祸害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