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86章:为什么不行

    “那也不行!”宋婵娟还是没撒口!

    “为什么不行?”马到成再次不懂对方是什么意思了。

    “没带泳衣咋游泳啊!”宋婵娟给出的回绝理由竟是这个!

    “就咱俩……也没谁看见……”马到成连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说什么哪!”宋婵娟这个时候才突然觉得二公子“居心叵测”脸上也有了嗔怪的红晕,但也只是这样轻嗔了一句,转而说道:“看,翻过这道岭,就到我三叔家了……”

    马到成赶紧收起自己的那些意马心猿的想法,跟随宋婵娟,一路并驾齐驱,跋山涉水,终于到了崇山峻岭间的三叔家。

    “婵娟真的来了?还以为你七叔跟我开玩笑呢!”三叔就是个笑眯眯的小老头儿,见了宋婵娟,这样亲切地招呼说。

    “七叔说话什么时候开过玩笑啊——三叔啊,我和朋友时间紧,快带我们去看您要淘汰的老母猪吧——为啥要淘汰呢?”边往猪栏走,宋婵娟边这样问。

    “不瞒你说丫头,这几头老母猪几乎没什么繁殖能力了,可是脾气越来越坏不说,还越来越能吃了,我这里也是讲效益的,虽然这几头老母猪给三叔家的养猪场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也不能就这样养白白的养它们一辈子吧,只是这一年多,想了好些个去处你三婶儿都不同意,说这些老母猪跟她都有感情了,相处得像老姐妹一样,哪能随随便便就卖给谁,囫囵着就给杀了呢!可是这一年多,光是喂养这几头老母猪的饲料,都够我家养殖场多养十几二十头的开销了,我就劝你三婶儿,赶紧想办法处理掉吧,可是她就是不肯让我动手……”三叔给出了这样详尽的解释。

    “咋了,三叔要亲自杀掉这些老母猪?”宋婵娟这样惊奇地问。

    “自己杀了,这些老母猪肉就不会流入市场去坑害别人,自己家给杀了,埋在果树下当肥料是最好的选择了——可是你三婶儿就是不舍得,宁可自己少吃少穿,也不让我动刀子杀这几头老母猪……”三叔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现在三叔三婶咋想开了,肯出手了呢?”宋婵娟先是瞄了一眼二公子,居然心有灵犀地看出了他想问什么问题,所以,马上就这样问道……

    “这不是你七叔给我打电话了嘛,说是有个朋友办了个特殊的养殖场,专门收养老弱病残的禽畜,这样的机会可是难得,你三婶一听,这几头老母猪有了好去处,也就同意出手了……”三叔乐吧呵呵地这样回答说。

    “那三叔开个价吧……”宋婵娟马上这样问。

    “还开什么价,这几头老母猪养一天我就赔个百八十块的,赶紧出手了,也就相当于给我省钱了……”三叔有点不好意思再要什么钱了,就想白给了。

    “绝对不会白要的,三叔还是开个价吧……”宋婵娟看了一眼二公子,从眼神里得知,最好还是开个价,不然的话,白得总不是那么回事儿。

    “那也好,就给个猪皮钱吧,这样的老母猪,别的都不值钱,也就是一张猪皮还能值点钱……”三叔有点盛情难却的样子,就这样来了一句。

    “现在一张猪皮值多少钱呀!”宋婵娟又这样问。

    “也就三百两百的吧……”三叔说了个大概的数。

    “那——你一头猪就给三百吧,行不?”宋婵娟回过头来问二公子。

    “我一头老母猪给五百,一共六头,五六三千,行不?”马到成主动加价,给出了这样一个价码。

    “哎呀,使不得,这太多了,你七叔来电话说是帮朋友的忙才介绍的,三叔哪能收那么多钱呢!”三叔一听,这个来收购老母猪的年轻人,不但每头都给了最高价,末了还加了二百块,就有点不好意思接受。

    “我给这些钱,并不是给多了,其中的二百块钱,是三叔要负责将这些老母猪给送到我的养殖场的钱……”马到成马上这样解释还说……

    “哦,这样啊,那好吧,那我就收下这些钱了,保证明天将这些老母猪送到你的养殖场……”三叔一听,还要负责给送到地方,也就答应要这些钱了……

    “三叔咋送去呀?”宋婵娟不知道这样的深山老林里,三叔如何将这些老母猪给运到湖畔镇的养殖场去。

    “我们这大山沟子里,什么运输工具都不行,只有让二愣子把猪赶出山里,送到湖畔镇去……”三叔这样解释说。

    “那要多久才能赶到呀!”宋婵娟有点难以想象,这样靠人赶猪,那要猴年马月才能赶到呀!

    “明天一大早就出发,抄近道一天赶三四十里山路没问题,天黑前指定赶到了……”三叔似乎很有经验的样子……

    “那很辛苦吧?”宋婵娟难以想象,靠着人工赶这些老母猪走三四十里的山路,那会是个怎样的情景。

    “一头猪多给了二百块钱,这多出的一千块钱赶猪辛苦点又算什么呢?”三叔算的是这笔账。

    “那就一言为定了,明天傍晚把这些老母猪给送到湖畔镇王三宝的养殖场……”宋婵娟这样最后敲定说。

    “一言为定——对了,七叔还来电话说,你们若是到了,办完了这里的事儿,顺便再去趟四叔家……”三叔又说出了一个新的话题。

    “去四叔家干嘛呀?”宋婵娟有点莫名其妙。

    “四叔家这几年开始养牛了,七叔说,他们也有要淘汰的老弱病残牛,不知道你们感不感兴趣!”三叔提供了这样的线索。

    “太好了,我们这就去吧!”马到成一听,居然这趟还可以顺带弄些可以养出牛黄的牛来,当然立即答应了……

    “那好,那再见了三叔,我这就带他去四叔那里了……”宋婵娟一听二公子如此感兴趣,也就这样答应说。

    “去吧,三叔保证明天让二愣子把这六头老母猪给赶到指定地方,放心吧!”三叔再次表示,拿了人家的钱,就一定会兑现承诺的……

    “放心放心,我们走啦三叔!”宋婵娟边说,边带着二公子,飞身上马,策马离开了……

    “走吧,路上小心!”三叔还在后边这样喊道……

    在另一个空间,也就是蓝梅的那辆昂科威里,蓝梅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我这是睡了多久啊!”自言自语地起来,揉揉眼睛,打个美人哈欠,这才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睡了一俩小时了,赶紧起身下车,跑进了养殖场的院子里,发现这里的人都不理睬她,只管忙自己手里的事儿,就找到了昨天见过的那个“劫匪”问道:“牛家二公子呢?”

    “累了,正在休息……”

    “在哪里休息?”

    “就在东屋的炕上啊……”葛大壮直接说出了具体地点。

    “带我去看看!”蓝梅边说边朝东屋方向走……

    “这不好吧……”葛大壮一下子蹿到了蓝梅的前边,挡住了去路,这样说道。

    “怎么不好?难道他在跟别的女人鬼混?”蓝梅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不是那个意思!”葛大壮一看这个女人果然邪乎,难怪宝哥要用这样的办法来金蝉脱壳去办别的事儿呢,但马上这样回答说。

    “那是什么意思?”蓝梅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东屋是男人睡觉的地方,女人进去的话,怕是不好吧……”葛大壮找出了这样一个理由想搪塞对方。

    “我不在乎,快点带我去看……”蓝梅立即拿出了泼妇才有的样子这样要求说。

    “宝哥说了,他实在是太累了,他睡觉的时候,任何人不得打扰……”可是葛大壮无论如何不肯让路让蓝梅过去。

    “我不是打扰他……”

    “那您见他干嘛?”

    “我只要看一眼他真的在睡觉,我就立马离开……”蓝梅一看这个“劫匪”身体强壮,硬闯的话,肯定闯不过去,就这样解释理由说。

    “就看一眼?”

    “就看一眼!”

    “那好,跟我来吧……”葛大壮说着,就带着蓝梅朝东屋走,快到地方了,还提醒蓝梅说:“你可千万别出声,把宝哥惊醒了,回头肯定骂我个狗血喷头!”

    “放心吧,我不吭声……”

    到了东屋,葛大壮将房门拉开一个缝隙,让蓝梅看见了躺在看上的那个背影……

    “真的是他?”蓝梅看背影,有几分像,但还是狐疑地问。

    “这还有假!”葛大壮虽然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这样回答说。

    “不行,我要看看他的正脸……”蓝梅的天性就是对什么都狐疑,所以,哪能看个背影就认可了呢,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咋看正脸呀,除非把宝哥给扒拉醒了,不然的话,咋看正脸呢?”葛大壮却说出了看正脸的难度。

    “我出屋,到窗外去看,就能看见正脸了……”蓝梅还真是聪明,根据炕上那个人的睡觉姿势,估计到窗外就能看见正脸了……

    葛大壮也没理由阻拦,只能任由她到窗外去,可是又怕一下子就穿帮被看出是一个徒弟假扮的宝哥,所以,边跟出来边说:“你还真有办法,这样的话,还真就能看见正脸了……”其实葛大壮这样说是朝屋里的那个假扮宝哥的徒弟递动静呢——有人要到窗外去看你正脸了,你赶紧翻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