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85章:下去游泳吧

    “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天王大力买了新烤的地瓜送到蓝梅跟前献殷勤,结果,蓝梅拳头打在她的胃口上说:吃地瓜吃地瓜整天就知道吃地瓜,我的胃口都被你的地瓜给弄烧心了你不知道啊!王大力没办法,就把地瓜分给我一份儿吃,让蓝梅知道了,非逼王大力把那个烤地瓜的全部地瓜都包下来,然后,逼王大力都给吃下去不可,结果,王大力不敢反抗,只好一个一个地吃,吃到最好撑得倒地上打滚儿送医院抢救,蓝梅才算饶了他!”宋婵娟又讲了一段跟她有密切关系的,蓝梅与王大力之间的有趣故事……

    “王大力可真够能忍的,都这样对他了,咋还一心一意地爱着她呢?”马到成居然为王大力打抱不平了!

    “没办法,鬼迷了心窍呗——还有更更邪乎的呢!”

    “真的还有!”

    “上高中的时候,有一天上体育课,我因为低血糖,忽然晕倒了,王大力正好在附近打球呢,看见我晕倒了,就跑过来,背起来就去学校医务所……结果被蓝梅知道了,周六居然罚他背着她从湖畔镇愣是跑到了县城,又从县城跑了回来,正要让王大力再把她背到县城去呢,王大力突然咳出一口血来,扑倒在地,蓝梅这才算放过他……”宋婵娟还真是讲了一段令人瞠目结舌的故事来!

    “王大力可真是上辈子欠她的——现在也不知道他的伤势咋样了?”马到成忽然回到了现实中。

    “我问过蓝梅了,很严重,醒过来也是个废人了……”

    “假如这样,蓝梅这辈子可咋办呢?”

    “她也跟我说了,这样更好,省得给他戴了绿帽子心里有愧,假如王大力从此成了废人,她跟二公子有这样的关系,似乎也就名正言顺了……”宋婵娟似乎跟蓝梅深入探讨过这个问题了,所以,给出了这样的说法。

    “难道你也这么认为?”马到成真不是很了解宋婵娟,就这样直接问道。

    “她和我不一样,她不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要跟二公子相好的,而是见了二公子之后,就视王大力如粪土了,就一心把火地要跟二公子好,非要生出个二公子的孩子来不可……”宋婵娟将她与蓝梅的情况厘清了本质上的差别……

    “嗯,单单从这一点上相比较,你们俩就有天壤之别……”马到成立即这样附和说。

    “二公子千万别这么说,其实蓝梅挺好的,为人直爽不兜圈子,心里有话直言不讳,我之所以这么多年一直跟她成为闺蜜,就是因为她没什么心计,直来直去的不耍心眼儿,不会背后里捅刀子、干坏事儿,所以,她的性格再奇葩,再乖戾,我都理解她,也愿意永远做她的好闺蜜……”宋婵娟却这样表扬蓝梅说。

    “其实她是遇到了你这样包容心超强的朋友,不然的话,换做一个小心眼儿的女人,早就跟她分道扬镳了……”马到成这样解释自己的说法。

    “谢谢你这样夸赞我,其实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好,我也有小心儿的时候……”宋婵娟居然谦逊起来……

    “比如呢?”

    “比如今天就是没跟她打招呼,就约你出来了呗……”宋婵娟居然连这个都要在乎!

    “今天咱俩出来,算不了是约会吧,纯属是为了养殖场的业务,才一起出来的吧!”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可是对于蓝梅来说,只要咱俩单独在一起,那就是约会了……”宋婵娟再次证明了蓝梅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所以,我才派了个徒弟假装是我,睡在了炕上,即便是她去找我,也会被他们给糊弄过去的……”马到成这才说出了,自己是用了什么土办法来对付蓝梅的……

    “嗯,这样还好些……”宋婵娟一听,原来二公子留了一手,防备蓝梅发疯,也就安心了好像……

    这个时候,两匹马似乎休息好了,也喝足了水,马到成也就跟宋婵娟重新上路了……

    幸亏是骑马来了,不然的话,那个齐腰深的小河还真是什么车辆都过不去,硬过的话,怕是到了河中央就会因为各种部件进水而熄火停摆吧……

    两匹高头大马好像经过专业训练,蹚这样深的河水差不多像走平地一样,没多大工夫就过了河,然后就马不停蹄地一直朝前沿着山路行进了半个来小时,到了一处险峻的悬崖边,宋婵娟先从马背上下来,还对马到成说:“这里地势险峻,只能牵马过去,一定要小心呀!”

    “好,一定小心……”马到成也从马背上下来,牵着马匹跟宋婵娟往前走,走了一阵,路径就宽敞起来,俩人也就能并排前行了,马到成找到了跟宋婵娟说话的机会,开口居然问:“听你刚才将的蓝梅的故事,我咋感觉王大力一直想把你当备胎呢?”马到成还真是被刚才宋婵娟讲的故事给弄得出不来情境了,到了这工夫,还后反劲儿地这样问道。

    “什么备胎呀,我问过王大力,他居然说,他这辈子被蓝梅给下了魔咒,只对她一个女人感兴趣,别的女人在他眼里都是同性的人,完全没可能成为男女朋友的,所以,完全不是什么备胎的概念……”宋婵娟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可也是,像蓝梅这样傲娇的女孩子,之所以会答应跟王大力结婚,还领了证,一定是因为王大力不计任何后果地始终如一地追求她……”马到成还真是钦佩王大力的执着,像蓝梅这样性格的女孩子,对于绝大多数男人来说,怕都是无法长期受虐的……

    “蓝梅把王大力的追求称之为死缠烂打……没了办法,外加蓝梅的父亲想攀上王大力在财政局当副局长的父亲这个高枝儿,所以,才答应跟他结婚的。可是我很了解蓝梅,虽然她从来都没瞧上王大力这样的男人,但也从来没随随便便地跟别的男人有过暧昧,这可能也是之前她父母只让她当电台播音员,不当电视主持人的原因吧——就是不想让她抛头露面,被那些好涩的男人追逐……”宋婵娟对蓝梅的了解还真是深入。

    “嗯,这一点的确是蓝梅的优点……”马到成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你可要对蓝梅好一点儿,她没跟王大力办婚礼之前,一直守身如玉的,现在把什么都给了你,你可要珍惜她才对呢……”宋婵娟居然替蓝梅说话了,就好像蓝梅是她亲妹子一样,拿出大姨姐的口吻这样叮嘱这个二公子说。

    “你的心可真大,这个时候了,还替她说话……”马到成越发觉得宋婵娟的品性不同凡响了。

    “闺蜜嘛,情同手足,我一直把蓝梅当成另一个我来看待,所以,她的喜怒哀乐我一定会感同身受……”宋婵娟说出了她为什么会这样对待蓝梅。

    “蓝梅的命真好,遇到了你这样一个真正懂她爱她的超级闺蜜!”马到成趁机表扬这个了不起的女人。

    “蓝梅遇到了二公子才算真正的命好,不然的话,现在王大力出了这样的车祸,成了废人的话,就她那个性格,非得抑郁症、寻死觅活的不可,但现在她一定会把希望都寄托在将来生出一个你们俩的孩子上,也就不会为守活寡而担忧害怕了……”宋婵娟也趁机回赞二公子对于蓝梅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正说到这里,突然在悬崖下边有一道亮光反射上来,有点刺眼,宋婵娟马上解释说:“知道那是什么光吗?”

    “看样子,像是阳光照在悬崖下的水面上反射出来的光……”马到成凭借自己的经验这样判断说……

    “那是天坑下的一片水域,我小的时候跟堂哥来这里采榛子迷路走丢了,误打误撞就下到了天坑底部,到了这片水域附近,一看,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渴极了,就捧起一口水来喝,水是温热的,而且像加了冰糖一样好喝……后来我找到了从天坑出来的一道地缝,才生还回家了……不过,这件事儿我却一直藏在心里,从来没告诉过别人!”宋婵娟说出了她不为人知的往事和秘密……

    “你是说天坑下有个天然的温泉池?”马到成对这个很感兴趣!

    “是啊,水是温热的,而且清澈无比……”宋婵娟不知道二公子感兴趣是因为什么,也就随意这样回答说。

    “你知道抵达温泉池的路径?”马到成继续追问。

    “当然知道啊,只是我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宋婵娟这样回答说。

    “我很幸运成了第一个知道你这个秘密的人……不知道那个温泉池够不够深,能不能游泳……”马到成的心里有了个令他兴奋的想法,就这样问道。

    “当然够深呀,清澈见底,足有两三米深呢……”宋婵娟不知道二公子设计的是什么圈套,也就十分坦然地这样回答说。

    “要不,咱俩下去游泳吧……”马到成终于“原形毕露”了,原来是想趁机带宋婵娟去那个温泉池去游泳——说是游泳,其实马到成是想跟宋婵娟一起洗个温泉浴……

    “不行,绝对不行……”宋婵娟断然否决说!

    “为啥不行?”马到成以为宋婵娟会羞涩地答应呢,想不到,她竟然是如此果断地予以回绝了!

    “我不会游泳啊!“可是宋婵娟给出的回绝理由居然是这个!

    “我可以教你呀!”马到成一听,还有缓,马上这样提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