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82章:肯定受不了

    而马到成心说:你以为这钱老子是给你的呀!

    这是按照江湖规矩,你爸蓝景祥给老子先后一千万的回扣款,虽然什么要求甚至暗示都没有,可是,老子若是一点儿回报都不给蓝家,将来各种关系如何处?但直接给蓝景祥那就是行贿了,只有变着法地给到蓝梅的手里,才不违规,蓝景祥知道了,也不会反感,而且知道老子办事很懂他们的规矩……

    按照百分之二十的规矩,一共有二百万的空间可以给蓝梅呢,现在,加上之前给她的那二三十万,还有再让她惊喜的时候呢!

    而蓝梅一下子获得了做梦都想不到的百万“财富”之后,似乎这辈子更会宁死也不离开这个二公子了,哪怕他再十倍百倍地虐她损她,她都会死缠烂打地不离不弃……

    “不行,我等不及了……”蓝梅热切地这样请求说……

    “什么等不及了?”马到成其实知道她要干什么,但还是假装糊涂地这样问。

    “我必须跟你那个不可,我现在已经快不行了……”蓝梅这样说的时候,整个人都瘫软到像没了骨头一样……

    等到蓝梅钱也得到了,人也得到了,双重满足了之后,才对二公子说:“你开车吧,我浑身像散架了一样……”

    “我带你去哪里,你就跟我去哪里?”马到成今天使出了十足的劲头,说不清是一种“报复”还是给对方一个小小的的警告,反正让她差点晕厥了好几次,末了是她告饶说今天到此为止吧,才算拉倒,最后,终于扛不住了,答应让二公子开车了……

    “天涯海角,地老天荒,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蓝梅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居然开始发这样的感慨了。

    “什么时候学会这么肉麻了?”马到成一听蓝梅是嘴里也能说出这样带有意境的词儿来,就这样嘲讽了一句。

    “你跟宋婵娟在一起诗情画意的,咋不觉得肉麻呢?”蓝梅有气无力地这样质问道。

    “对了,你不是要告诉我,关于你跟宋婵娟是否和好的消息吗?现在该告诉我了吧……”一听蓝梅提到了宋婵娟,马到成马上抓住不放。

    “我们已经和好了……”蓝梅疲惫不堪地这样呢喃说。

    “我不信……”马到成边开车上路,边这样撇嘴来了一句。

    “有什么不信的,我们是多年的闺蜜了,哪会因为这样的事儿真正闹掰了呢?昨天你走了没多久,我们俩就和好了,我还带她到我家里去过的夜呢,这一宿,我把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个细节都告诉了她,作为交换,她也把她跟你在一起的每个细节都告诉了我……”蓝梅为了争辩,从副驾驶席上起身,喝了一口矿泉水,算是有了些气力,然后这样解释说。

    “原来你们俩在没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把我给相互出卖了呀!”马到成一听,尼玛,什么情况,表面上你们俩打成一锅粥了,背地私下里却又相互交换这些本该烂在肚子里的经历,你们在搞什么名堂啊!

    “这不叫出卖,这叫闺蜜间的推心置腹莫逆之交……”蓝梅还在强词夺理。

    “可是,我再见到她,情何以堪呀!”马到成表面上的意思是,你把咱俩的那点儿秘密都告诉给了宋婵娟,再见到她,她会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我呀!

    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马到成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亢奋——真是求之不得让蓝梅将所有细节都告诉给宋婵娟听呢,那样的话,她岂不是从侧面知道老子在各方面的表现都超凡拔俗非同一般,不就给她留下更加深刻的印象了吗?但嘴上却要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为自己鸣冤叫屈!

    “有啥难为情的呢?”蓝梅似乎也含糊,难道二公子怕把他那些能力告诉给别的女人?

    “我跟你在那套毛坯婚房里的事儿,你也都跟宋婵娟说了?”马到成立即这样提醒说。

    “当然都说了,一个细节都没漏掉……”蓝梅毫不隐晦地都承认了。

    “她听了——啥反应啊?”这才是马到成最想知道的!

    “她可羡慕我了,憧憬着,什么时候也有那么一套毛坯婚房,里边也有一个没开封的席梦思,然后,在上面让你给她开封呢!”蓝梅似乎为了让二公子不生她气,特地将宋婵娟的反应说的更加夸张一些的吧!

    “假如我真的那么做了,你不再吃醋了?”马到成听了,心中暗爽,但嘴上还是这样试探地问道。

    “别让我知道,我吃什么醋啊!”蓝梅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还是吃醋吧!所以,你们所谓的推心置腹的莫逆之交,完全是建立在不伤害到对方利益的前提下,一旦其中一个抢了对方的男人,怕是就没那么客气了吧——尤其是你!”马到成一听蓝梅的回答,是典型的掩耳盗铃——你知道了就吃醋,你不知道了就不吃醋!就好像这样的事儿没发生过了,这是一种什么奇葩心理呢?

    “我咋了,我这样吃醋妒忌完全是因为你太好了,我爱你爱到死去活来了,不允许任何人分享你了,才会歇斯底里到那个程度的……”蓝梅这样解释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

    “那——你咋还能跟宋婵娟和好了呢?”马到成趁机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那是我知道了她说了跟那个副社长的事儿,觉得她不是成心要跟我抢走你,只不过是借用你一下,等她获得了想要的东西,也就不好再跟我多争你了……”蓝梅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你还真是大度呢,这不还是允许她跟我约会了嘛……”马到成一听,原来蓝梅也有同情心,尽管很有限,但还是给了宋婵娟和二公子约会的可能性和机会……

    “我不是说过嘛,只要不让我知道,我也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了,就像你跟你老婆在一起,我眼不见心不烦,完全当没那么回事儿,这样心情也就好多了……”蓝梅再次说出了她的奇葩心理,只要她不知道的,看不见的,她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了……

    “那,我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跟宋婵娟约会呢?”马到成索性直接问具体问题了……

    “至少这周不行吧!”

    “为啥不行?”

    “这周我搞这个养殖基地的专题报道,有闲暇时间,每天都想跟你在一起,哪里还有别人跟你约会的时间呀!”原来,蓝梅一心把火的就是想趁这周她打着报道组的名义可以不去上班,才一天到晚地要跟二公子在一起,这样的话,怀上孩子的几率也就大大增加了……她的那个愿望,也就会尽早实现了……

    “钱都给到你手里了,咋还不放我这个人呢?”马到成一听蓝梅是因为这个才像狗皮膏药一样贴住他不放的,就调侃地这样来了一句,看看她此刻还有什么反应。

    “我只要十万的,是你弄错了,才将错就错给我一百万的……对了,一下子给我这么多钱,是不是心疼啊!”蓝梅解释并非是她成心要了他那么多钱的,转而又这样问二公子,也想试探一下,他将错就错地给了她一百万现金,会不会有点后悔了……

    “是啊,心里老疼了……”马到成故意这样夸张地回答说。

    “是吗?我咋一点儿都没感觉到你心疼那些钱了呢?”可是蓝梅从二公子的言谈话语中,一点儿都没感觉到真心疼那些钱的样子来,就这样问道。

    “因为已经疼得没感觉了呗!”马到成给了这样的神回复。

    “我才不信呢,再说了,像我这么一朵沉鱼落雁羞花闭月的大美人儿,就这样把什么都给你了,你这样的一个亿万富豪,给本姑娘百八十万的打赏,也不该心疼到哪里去吧!”蓝梅又在为自己应该得到这样的奖励而争辩了……

    “那是当然啊,假如我真心疼那些钱,在转账的时候就不会那么马马虎虎,一不小心多了一个零了,还是觉得,你这个人还是蛮可爱的,虽然有点重色轻友外加贪财好涩,但总体上还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吧……”马到成觉得,无论如何也要赞美一下蓝梅了,不然的话,今天这样的谈话愉快不了,也结束不了……

    “那我跟宋婵娟比,谁更美一些?”蓝梅居然立即蹬鼻子上脸地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没法比!”

    “啥意思呀?”

    “我到现在还没跟她真正约会过,连手都没拉过,嘴也没亲过,那事儿更是没做过,你让我咋跟你比较呀——等我跟她真正有了跟你一样关系之后,再回答你这个问题吧……”马到成的解释很实际!

    “千万别……”

    “为啥呢?”

    “我不是说过吗,你们约会千万别让我知道看到,那样我会妒忌得发疯的,可是碍于她是我最好要的闺蜜,而且命运捉弄她必须找个好男人来解决难题,所以我才网开一面允许她和你约会的,但你们千万不要大张旗鼓地在一起,千万别告诉我你们在一起的具体细节,我听了,肯定受不了,肯定会发疯的……”蓝梅居然发出了这样的警告。

    “你们不是交换过跟我在一起的各种细节吗?”马到成却这样揶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