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9章:正开足马力

    “嗯,这话我爱听,不过今天不用了,看见这是什么吧,何盼娣精心准备的羊奶,我要趁热乎给送过去……”马到成举起手中装羊奶的保温瓶,这样婉言谢绝说。

    “好好好,我只是表达一个意愿而已,牛先生赶紧去吧,有事儿只管找我来解决好了……”何招娣突然意思到,刚刚二妹何盼娣来电话,牛先生临出门的时候还到她的井里打了一次水,现在估计还没缓过来呢,哪里需要她这工夫给什么补偿呢,就赶紧这样说。

    “对了,何来娣咋样了?”走到门口,马到成还是这样问了一句,以示关怀。

    “医生说没生命危险了,可是能不能醒过来,可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你是说,她会成为植物人?”马到成有点惊异。

    “我也这样问医生了,回答是,只要是一个星期还醒不过来,那就十有**要成为植物人了……”何招娣这样解释说。

    “但愿她好命,能在一个星期之内醒过来吧——我去送羊奶了……”

    “去吧牛先生,我替我三妹——当然也包括我二妹还有我全家,再次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客气了——回见!”马到成从唐小鸥的护士长办公室里出来,就直奔了美奂的病房,进屋才发现,美奂还在睡懒觉,美仑正在给牛牛换尿不湿,看见他拎着羊奶进来了,很是高兴,起身接过装羊奶的保温瓶,对他说:“何盼娣的伤势没问题吧?”

    “是啊,昨天我回家之后,看见她还有点晕乎,所以早早就睡下了,不过今天早上就像个好人儿了,不单是给牛牛挤好烧好了羊奶,还给我做了一顿早餐呢……”马到成将昨天夜里今天早上,多次到何盼娣的井里去打水的经过统统都屏蔽掉了……

    “这个丫头可真皮实——你咋来得这么早呢,我本想等美奂醒了,自己亲自回家去取羊奶呢……”美仑也没怀疑什么,就直接这样说。

    “一大早老爸就来电话,说田叔到了……”马到成解释为什么来得这么早。

    “田叔是谁?”美仑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田龙的父亲田洪亮啊,我去湖畔镇办事儿的时候,顺带帮他办了内退手续,这样他就可以提前退休,到咱家的凯撒庄园别墅去看家护院,从而保证不再发生毒蛇咬伤美奂的事件了……”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哦,那太好了,只是,咱家是不是也该请个保镖全天候地保证不再发生何来娣被打伤的事件发生呢?”美仑又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这个我也想得差不多了,我在湖畔镇签订养殖基地协议的时候,意外收购了一家小型的养殖场,正好遇到我当年学功夫的时候,那个真正教会我功夫的二师父,我就让他将他散落在社会上的徒弟们都给招募到养殖场,一边在那里经营养殖场,一边带着那些徒弟增强体力,熟练武功,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随时随地地从那里选出合适的人来给我们做贴身保镖,或者看家护院的特勤人员了……”马到成将他这两天的“成绩”顺带都告诉给美仑听。

    “这太好了,一定要抓紧时间办呀,我们再也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了……”美仑听了,很高兴,觉得无论这个假姐夫到了哪里,心里还惦记着她和美奂还有家里就行了……

    “嗯,我心里基本上有谱了,我这就去见老爸,然后把田叔领到凯撒庄园的别墅去,再后直接去湖畔镇,从我二师父的徒弟中,挑选出适合给咱家看家护院的人员,最好也能挑选出能给你和美奂当贴身保镖的人来……”马到成知道美仑对自己的特殊信赖,也就进一步这样对她说……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你快去吧……”

    马到成从美奂的病房出来,居然觉得有点侥幸,因为这工夫美奂还在睡懒觉没醒来,不然的话,不知道又被缠磨到什么时候才能拔腿出来呢!

    可是到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马到成却一下子就傻眼了,躲过了美奂却没躲过另一个他不愿意见到的女人——蓝梅!

    “你怎么来了?”马到成一看,田洪亮的身边还漂漂亮亮地坐着妖妖娆娆的蓝梅,就脱口而出这样来了一句。

    “我咋不能来了?今天早上我爸把田叔办好的内退手续给到了我手里,我交给田叔的时候,田叔说要到市里当面来见牛爷,我一听正好顺路,也就把田叔给送来了……”蓝梅用纯正的播音腔,清清爽爽地这样回答说。

    “哦,那你这工夫也该去上班了吧?”马到成想起昨天自己正要跟宋婵娟拥吻的时候,蓝梅幽灵般出现并且吵闹到不可开交的时候,美仑来电话说何来娣被打死了,才得以脱身的情景,真不知道蓝梅跟宋婵娟后来闹到什么程度了,只是心里的担心并没说出来,而是这样问了一句,生怕今天这个娘们儿又要缠磨他一整天!

    “二公子真是好忘事儿,这几天我在种植基地的报道组里,他们正在补镜头剪片子呢,我也就得了空闲,一直到下周一才去台里上班呢!”蓝梅又眨着天真烂漫的大眼睛,这样解释给在场的所有人听……

    “哦,原来这样啊——田叔好,辛苦田叔了……”马到成一听,得,看来今天又摆脱不到这块美艳的狗皮膏药了——也就不再多问,转而跟田洪亮客气了一句。

    “哎呀,看二公子说哪里话,能有机会给牛家看家护院,那是我们父一辈子一辈的福分呢,哪能叫什么辛苦呢……”

    “田叔客气了,我只想知道,田叔一个人去守护那么大的别墅,是不是有点孤单寂寞呀,是不是我再派两个帮手跟田叔一起……”马到成还这样关怀备至地问道。

    “这个还真是,不过问题解决了,我说服田龙他娘跟我一起去住,另外,我家还养了一只哈士奇,也一起带到别墅去,这样的话,白天有我老伴儿陪伴我,夜里有哈士奇替我值夜班,别墅的安全也就万无一失了——不知道二公子能不能同意我的这个擅自决定的方案……”田叔居然早就想好办法了……

    “这样最好了,我还愁选派什么样的帮手跟田叔一起去别墅呢,这下好了,问题全被您自行解决了,我同意……”马到成一听,原来田叔早就自己安排好了,省得自己再为他操心了,哪里还能反对呢,就这样表示说。

    “太好了,我就知道牛爷和二公子会善解人意同意我的做法的……”田叔边说,边同时向牛旺天和二公子作揖表示谢意……

    “那,就请田叔到我车里去等我吧,我跟老爸说几句话,然后就带田叔去别墅……”马到成这样吩咐说……

    “好好好,那我就跟蓝梅先下去了……牛爷,就此别过,再见了!”田叔以为来的时候是蓝梅送他来的,走的时候当然也要跟蓝梅一起走了……

    蓝梅一听二公子这样说,以为他要甩掉她呢,就趁起身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抽冷子到他耳边来了一句:“休想甩掉我,今天跟定你了……”转身,就像没事儿人一样,跟着田叔出去了……

    “看蓝梅的样子,跟你已经不是一般关系了……”牛旺天一看蓝梅离开的时候,在二儿子耳边说话的样子,就这样猜测说。

    “关系是不浅了,只是有点太粘人,有点狗皮膏药的感觉了……”马到成还真就把实际情况都和盘托出了。

    “女人嘛,一旦喜欢上一个男人,就想独自占有,不许天下任何女人再靠近他了,可是男人的智慧就在这里,既要让这个女人获得饱足,还要让自己不失去自由,正所谓不能因为一棵树木,而放弃一片森林——身为男人,情商里边的智商决定了他这辈子会得到多少个女人的青睐……”牛旺天却给出了这样的惊艳之谈!

    “谢谢老爸再次醍醐灌顶,孩儿心领神会,只是这个蓝梅若是缠磨起来,一般的男人真是难以招架,不过老爸放心,凭借孩儿的情商加智商,很快就会摆平这个难缠的女孩子的……”马到成赶紧这样表态说。

    “这方面,老爸其实不如你,所以,之前说的牛牛是瞿凤霞跟老爸私生子的儿子谁都不信,换了你,谁不信就是他智商低了……”牛旺天还用这样的角度来夸赞二儿子这方面比他强。

    “若不是老爸鼓励和支持,孩儿也不敢这样招惹美仑以外的女人呢……”马到成也趁机拍牛旺天的马屁。

    “嗯,老爸这样鼓励你,主要还是牛家孙子辈的孩子太少了,凤毛麟角的都没有,闹什么荒都不怕,像咱们这么大的家业,就怕闹子孙荒啊!所以,在老爸咽气之前,务必多给老爸多弄出几个孙子来,姓不姓牛都没关系,只要亲子鉴定是牛家的种就OK了!”牛旺天则说明了他为什么要鼓励牛得宝这样干,不是让他成为花花公子,而是为了牛家的千秋大业,多留后,多给他留存希望啊!

    “老爸放心吧,孩儿正开足马力,尽早尽快实现老爸的愿望呢!”马到成只能再次这样发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