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7章:就这么简单

    “就是何盼娣一心把火让你帮的那个忙——牛先生真是贵人好忘事,咋连这个都不记得了呢?”何招娣这样提醒说……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是答应过她,帮一个特殊的忙——可是,她今天受伤了,还能做那件事儿吗?”马到成呼啦一下子想起了曾经答应帮助何盼娣结束姑娘时代和让她怀孕的事儿,但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最了解她了,可皮实了,刚才她的伤口我也看了,虽然被棍子给狠狠地打了一下,当时还昏过去了,可也就是头上起了个包,擦破了点儿皮儿,估计这工夫包下去了,也就跟个正常人一样了——我总觉得吧,今天是个难得的大好机会,平时想找个理由让你们俩呆在一起,那可比登天都难,就趁今天你俩有理由单独在一起,把好事儿办了吧……”何招娣却急于求成地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你以为,一把就能成吗?”马到成还这样反问道。

    “虽然一把不能成,但总的有个开始吧——这几天何盼娣都着急上火吃不好睡不香了,生怕现在的状态被那个螳螂知道了,她的心愿就达不成了……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你们俩赶紧地吧……”何招娣觉得,她跟牛先生已经到了可以这样说话的程度,所以,才这样跟他说。

    “那,你要不要跟她说一声啊……”马到成勉强答应了算,但还是觉得自己没法开口跟何盼娣说这事儿,就这样问了一句。

    “好,你把手机给她,我跟她说!”何招娣马上这样答应说。

    马到成抬眼一找,发现何盼娣怕怀疑她偷听自己打电话的内容,躲到老远地方去了,就走过去,对她说:“你大姐让你接电话……”

    “大姐找我?什么事儿呀?”何盼娣还有点惊异的样子。

    “你自己听她说吧……”马到成说完,把手机递给了何盼娣。

    “喂,大姐,我是二妹,找我啥事儿?”何盼娣以为大姐有什么特殊的事儿,非要亲自跟自己说不可,就这样问道。

    “知道了吧,三妹抢救活了!”

    “太好了,现在咋样了?”

    “大夫说,命是保住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脑袋被打得太重了,估计一时半会儿醒不来了……”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对呀,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不说何来娣的事儿了,还是说你的事儿吧……”何招娣赶紧把话茬转移到了她真正要说的话题上。

    “我有什么事儿呀,我的伤没事儿了,头顶上的包越来越小了,我就是这么个人,可扛打了,这点小伤根本就不算啥,睡一觉,明天早上就全好了……”何盼娣立即表现出无所谓的表情来。

    “大姐说的不是这件事儿……”

    “那是哪件事儿呀!”

    “你连自己最想做的那件事儿都给忘了?”

    “哪件事儿呀,也许是我的脑袋被坏蛋给打了一下,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吧!”何盼娣好像真的想不起来了,竟这样回答大姐说。

    “我看也是,算了,既然你自己都忘了,我这个当大姐的还替你着什么急呢!”何招娣真有点受不了何盼娣这样的记性了。

    “逗大姐玩儿呢,我还能忘了我最想要的那件事儿呀,是不是让牛先生帮那个的事儿?”何盼娣一看自己的玩笑不能再开下去了,就赶紧这样说。

    “亏你还想的起来——我都跟他说好了,趁今天晚上只有你俩在家里,就赶紧把好事儿办了吧……”大姐这样吩咐说。

    “不行吧大姐!”何盼娣却突然这样来了一句。

    “咋不行了?难道你突然不想这么做了?”何招娣以为,二妹子听了马上就会欣然接受呢,可是她咋说不行呢,就立即这样问。

    “可想可想了,可是,没有大姐在我身边,我自己有点害怕呀!”何盼娣居然说出了这样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胡扯,这样的事儿,哪能大姐在身边呢,再说了,你一向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咋遇到自己最想要的好事儿的时候,却前怕狼后怕虎了呢!”何招娣真有点搞不懂二妹这是咋了,好事临头了,咋又这样畏首畏尾了呢!

    “我不怕别的,就是怕我表现不好,给他留下坏印象……”何盼娣说出了自己顾虑的是什么。

    “你傻呀,这样的事儿,从来都是男人梦寐以求求之不得的,所以,只要表现得乖,像个女人就行了,剩下的,就都交给他办好了……他这方面可有经验了,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不会很疼的……”何盼娣算是在传递她的惊艳之谈吧……

    “还是会疼吧!”何盼娣唯独抓住了这句话不放。

    “你看你这个丫头片子,刚刚还说,一棍子打在头上昏死过去了,你都不在乎,还说睡一觉明天早上就都好了,咋到了要跟他办好事儿了,却吓得像要抽了你的筋,剥了你的皮似的呢!”何招娣立即这样责问何盼娣说。

    “真比抽了我的筋,剥了我的皮还让我担惊受怕呢!”何盼娣似乎真的有老大的心理负担。

    “你到底怕什么呢?怕疼?怕出丑?还是怕什么,你快跟大姐说呀,机会难得,千载难逢,错过了,可能再也没这么好的机会了,你要急死大姐呀!”何招娣一下子就着急上火的口气了。

    “大姐别着急呀,其实吧,我也说不出具体怕什么,总觉得,大姐离我太远了,遇到什么情况我无法应对,假如都在一所房子里,我也许就没这么紧张,没这么害怕了……”何盼娣心里希望的居然是这样的条件。

    “咋了,难道你还让我现在撇下你三妹还有咱爹和那个胖妞,过去陪你呀!”何招娣的意思是,这样的条件根本就没法实现!

    “我知道这不可能,可就是紧张得不得了呢……”何盼娣还是说出了心里话。

    “没什么可紧张的,想想你当初要这样做的时候下的是什么决心,想想他为了咱家付出的那些心血和一辈子都偿还不完的大恩大德,想想你即将面对螳螂的猜疑和指责——你还有什么可怕的,还有什么犹豫不决的,还有什么理由浪费这样大好的机会呢!”何招娣继续掏心掏肺地给何盼娣摆事实讲道理。

    “那,我先试试再说吧,实在不行,遇到了我应付不来的问题,我再给大姐打电话行不?”何盼娣一听大姐言辞激烈,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就这样勉强答应说。

    “这样的事儿还能中途停下来呀,最好是一气呵成,千万别断断停停的,那可真就把好事儿变坏事儿了……”何招娣却又这样提醒说。

    “大姐越是这么说,我心里就越是没底了……”何盼娣本来已经差不多接受了,可是一听大姐这样说,就又紧张起来了……

    “好了好了,你就记住大姐一句话,女人就是一口井,男人到你的井里来打水,你只管让他打好了,什么都不用管,就这么简单,记住了吗?”何招娣趁机又说出了一个她形象的人生经验。

    “记住了,我把自己当口井,让牛先生随便到我的井里来打水……”何盼娣这样重复道。

    “嗯,心里这样默念就行了,千万别把心里想的给说出来呀……”何招娣又这样提醒道。

    “那万一要是说出来了呢?”何盼娣居然生怕这样的场面出现,就这样担心地问。

    “那就说明你是个不可救药的天下第一傻的丫头片子了!”何招娣没好气地这样呵斥说。

    “好了大姐,也许我没你说的那么糟糕吧……”何盼娣还真觉得自己没那么差。

    “都是你自己吓自己的,还说是别人说的,好了,赶紧整理一下情绪,乐乐呵呵地跟牛先生把好事痛痛快快地办了吧,大姐等你好消息……”何招娣觉得,这下应该差不多了吧……

    “可是大姐我……”临了,何盼娣还是这样磨叽道。

    “又来了,难道还要大姐把刚才说过的那些话再重复一遍?!”何招娣真有点受不了了,这个二丫头,哪怕有自己百分之一的能力,还用等到现在都没把自己给出去,还没把牛先生给拿下——唉,都是一个娘生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对男人的感觉咋就那么差呢!

    “不用了大姐,我豁出去了还不行吗!”何盼娣最后这来了一句。

    “不行!”何招娣却断然否定说!

    “为啥又不行了?”

    “你的心态不对!”

    “咋不对了?”

    “你这样做是为什么?是报恩,是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你最心仪的男人,又不是被逼迫和被强bao,干嘛要拿出豁出去的劲头来呀!那样的话,只能让牛先生觉得你是逼不得已的,是脑袋一热才硬着头皮这样做的……”何招娣说出了为什么“豁出去”是一种要不得的心理……

    “那我到底该咋做才行啊!”何盼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豁出去”的心理又被大姐给否定了,所以,又觉得自己没有方向感了……

    “这样吧,你还是听大姐一句话,你就当牛先生是大姐好了……”何招娣实在没办法了,就只好这样说了……

    “怎么能把他当成大姐呢?”何盼娣完全是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