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6章:找了个蜡台

    真让马到成猜着了,牛畅受指使,伙同邓汇清在凯撒庄园的别墅里用蛇蝎谋害马到成未果之后,牛得才又指派牛畅去省里查明牛旺天和牛牛的亲缘鉴定是否做过手脚,查出的结果居然确定牛牛真的是牛旺天的真孙子,所以牛得才和牛欢牛畅共同怀疑,这个二叔一定是假的,那个真二叔一定是死掉了,只要找到他的尸体,就能让这个假二叔原形毕露了……

    牛欢牛畅拿了牛得才的“雇佣费”也就开始谋划如何找到真二叔的尸体。

    经过观察发现,徐美奂在别墅被毒蛇咬伤后,到医院去治疗,徐美仑抱着牛牛也一直陪伴在了医院,家里除了何家的一个丫头边饲养那两只山羊,边照看那只叫“丫蛋儿”的猫咪,顺带算是给牛得宝家看家护院了……

    观察之后,牛欢做出了周密的部署,定好了在周二的晚上,切断二叔家这栋楼的电源,趁黑潜入几乎空无一人的二叔家,进行仔细搜寻,任何可疑的地方都不放过……

    牛欢和牛畅做了明确分工,牛欢负责在重点区域搜寻可能存放二叔尸体的冰柜,牛畅负责监视那个何家留守的三丫头……

    何来娣独自一人留守在牛家,本来灯火通明的时候,没什么好怕的,她也不是那种很胆小的女孩子,十七八岁的她也算是经历过“洞房”那样的艰苦岁月,所以,突然停电也没太着慌,只是担心两只山羊在漆黑的院子里害怕,就给牵到了一楼厨房外的一个外阳台上,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回到屋里,找到了蜡台——牛家的蜡台好像都是镀金且能一下子插五六只蜡烛的那种,点燃后,客厅里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虽然没有电灯那么亮,但也能看清屋里的一些了……

    本来有电的时候,还可以在客厅里看一会儿电视,可是一旦停电,也就没了在客厅逗留的理由了,何来娣只好从蜡台上取下一根蜡烛,拿着回到了她一直居住的,与厨房紧挨着的那间只有四五平米大小的保姆房,将蜡烛放在一个平台上,然后拿出了一本二姐给她带来的初中课本,读上边的课文,标记出上边自己不认识的生字,打算蜡烛烧到一半的时候,就吹灯睡觉……

    可是刚刚看了不大工夫,就听见一楼的客厅里有动静!

    会是谁呢?难道是谁回来取她已经挤好并且烧开的羊奶来了?

    是二姐还是那个叫唐小鸥的护士长?或者是别的妹妹?

    何来娣这样猜测着,就从平台上取下蜡烛,拿在手里,从保姆房出来,直奔了客厅……

    想不到,刚刚到了客厅就突然被一个黑影给吓了一跳,马上问:“谁!”

    那个黑影一声不吭,过来就给了何来娣一脚,正好揣在了心口窝,没有过任何这方面训练的何来娣,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打击,一下子就捂着心口窝蹲在了地上,蜡烛也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幸好客厅里的那个镀金蜡台上的蜡烛还都亮着,让何来娣看清了踢她的人是个蒙面的人,身材却分明是个女人的体型,何来娣就大声叫喊起来:“来人呀,家里有贼呀!”

    那个黑影一听这个三丫头没被踹啥样,居然还喊叫出来,就再次扑上来,想来个一招致命!

    这回何来娣学精了,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撒腿就跑……那个黑影就一个劲儿地追逐,俩人在客厅的沙发前后,桌子左右,展开了一番周旋,只是何来娣一刻都没停止大声叫喊,这让那个蒙面人很恼火,但由于这个何家三丫头很熟悉这个客厅,躲闪起她来游刃有余的感觉,可是这样持续下去,势必影响哥哥牛欢的搜寻行动,牛畅就越发焦急了……

    而此刻,一楼的房门也有了动静——不好,牛畅意识到,这是又有人回来了,一旦这个人知道屋里外人进入,怕是反身到院子里去喊人来救命,那可就糟透了……

    无奈之下,才用暗号告诉在地下室里正翻找冰箱里是否有二叔尸体的哥哥牛欢,我遇到了危险,快上来帮我解围……

    牛欢一旦接收到牛畅的暗号,立即拎着一根台球杆儿,从地下室返回到一楼,看见牛畅用手语告诉他,客厅里的这个最危先,哥来制服她,门口正要进来的那个,我来应对……

    牛欢心领神会,悄然走到了何来娣的身后,卯足劲儿用台球杆横扫过去,一下子击中了何来娣的后脑勺,正在喊叫的何来娣,声音戛然而止,人也一下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这个场面,让刚刚听到何来娣叫喊声,冲进来的何盼娣给看见了,本想冲过来救妹妹,但突然发现原来屋里有两个歹徒!就想转身出门然后喊人来救命……

    哪成想,藏在门后的牛畅一个绊子使在了何盼娣的脚下,一个马趴就将何盼娣给撂倒在了门口……

    何盼娣觉得不好,这下要完犊子,就赶紧往外爬,边爬边竭尽全力地大声呼叫:“来人呀,杀人啦,救命啊!”

    可是刚喊了没两声,就听到一种棍棒横扫下来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本能地用手去抱头,这才没让牛欢凌空劈下来的台球杆将何盼娣的头骨击碎,但势大力沉,用力过猛,还是让何盼娣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一定是听到了门口何盼娣的喊叫,突然从四楼的窗口射下来一道手电光,还听到一个女人在喊:“谁杀人了?谁要救命啊!”

    牛欢牛畅知道这是住在四楼的那个杨水花在多管闲事,也就不敢再多停留,相互打了手势,避开杨水花从四楼窗口照下来的手电光,凭借敏捷的身手,金蝉脱壳,逃之夭夭了……

    杨水花在四楼窗口晃了一阵手电,却什么动静都没有了,以为牛家谁在恶作剧呢,也就收回了手电,关好了窗户,跟自己的儿子犇犇在蜡烛下,看一本童话故事了……

    一直到来电了,门斗上的灯光刺激到了昏迷中的何盼娣的眼睛,才让她猛地醒了过来!

    缓醒了半天,才明白是出了什么事儿,虽然脑袋还有点麻酥酥的痛感,但还是坚持着立即进屋去看三妹何来娣,发现她的脑袋被打出了一个老大的口子,鲜血早已眼红了老大一块地毯,人也死了一样一动不动,立即抱起何来娣就往外跑……

    到了门口就大声:“来人呀,救命啊!”

    听到楼下这样喊,杨水花再次打开窗户朝下看,看见养羊的村姑抱着她妹妹在叫喊,忽然意识到,之前听到喊救命的时候,应该就是出事儿了,可是这工夫若是自己出去帮忙的话,会不会暴露之前自己的疏忽呢?

    正犹豫呢,却看见小区的保安奔跑过来,也没问什么,立即帮助养羊的村姑将她妹妹给抱着跑出了院子……杨水花这才算心安了下来,带着犇犇继续看来电之后,电视里播放的猫和老鼠动画片……

    经过何盼娣的联系,徐美仑让她立即将何来娣送到牛家医院来抢救……

    只是人是送到了,可是进入急救室里个把小时了都没个定论,到底是救活没救活,特别是听了处理完伤口的何盼娣说了家里发生的情况,美仑一看,再不让马到成回来,怕是没法收拾残局了,才给他打了电话……

    而回到家里,听了何盼娣亲口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再加上楼上楼下仔细观察,东西没丢,只是几个带冷冻功能的冰柜冰箱被人胡乱翻找过,马到成才意识到,这一定是牛得才指派牛欢牛畅来搜查牛得宝的尸体了,也就意识到,这是他们开始怀疑老子的真伪了——假如真是这样的话,事态已经相当严重了,务必高度重视才行了!

    幸亏早有防备,将牛得宝的尸体秘密运出了地下室和这所房子,放到了一个只有马到成和美仑两个人知道的地方妥善冷冻保管起来,才没让牛得才指使牛欢牛畅的这次行动得逞,但也付出了血的代价!

    好在正当马到成心情沉重,倍感压力重重的时候,何招娣突然来电话说,何来娣脱离生命危险了,但还在重度昏迷中……

    一听何来娣没死,马到成的心里好受了许多,就对何招娣说:“我就说我们家医院的医生了不起吧,只要没死,她迟早会醒来,恢复到从前的样子的……”

    “嗯,我也有信心了——对了牛先生,现在家里就你跟何盼娣两个人吧?”说完何来娣的事儿,何招娣突然这样问了一句。

    “对呀,就我们两个——我这就把好消息告诉她……”马到成以为对方是这个意思,就这样回应说。

    “除了告诉她三妹被抢救活了,还有件事儿牛先生趁这工夫给办了呗!”何招娣马上做出了这样的请求。

    “啥事儿只管说!”马到成却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之前牛先生答应二妹的那件事儿呗……”何招娣的声音里,充满了意味深长……

    “哪件事儿啊?”马到成一时还没转过劲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