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5章:那就快点办

    “要不说孩儿的运气好呢!”马到成就将王三宝的养殖场如何破败了,却不愿意参与养殖基地的合作项目,儿子因为弄大了蔡家女儿的肚子被囚禁在蔡家,他用三十万给赎了出来,感动了王三宝,又如何给了他五十万转让费,不但获取了养殖场的经营权,还获得了无数人想得到却无论如何都得不到的、培养牛黄猪砂狗宝独门秘籍的过程,都说出来给牛旺天听了……

    “你真的获得了可以培育天然牛黄猪砂狗宝的秘籍?”牛旺天还真对这个感兴趣了——他当年就是凭借在山里发现了野生人参,挖出来偷渡到了香港,卖出了第一桶金才开始发迹的,现在听说儿子得到了这样一个独门秘籍,当然也觉得是得到了不可估量的宝贝!就这样确认地问……

    “当然啊,我救了王三宝儿子一命,还花了百八十万让他们一家团聚并且很体面地离开了湖畔镇,去过全新的生活去了,所以,才感动了王三宝,毫无保留地将秘籍都传授给了我……”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嗯,是值得一弄,那——你现在如何接手这个特殊的养殖场呢?”牛旺天开始关注二儿子意外得来的这个特殊养殖场了!

    “正巧,我遇到了从前的一个朋友,会些武功不说,徒弟还不少,没别的事儿做,就让我给招募到了养殖场,边习武健身,给我培养看家护院的保镖,边看管经营那个特殊的养殖场……”马到成将葛大壮和“长宽高”的情况简单说给牛旺天听……

    “这么说,有点眉目了?”牛旺天这样问。

    “昨天正巧遇到一个美女叫宋婵娟,说她七叔有个养马场,我就跟她去了,想按照王三宝的秘籍,弄些病残的马匹回来做养殖试验,还好,在宋婵娟的帮助下,一下子弄到了二十多匹病残的马匹,已经运送到养殖场了……”马到成又将他如何巧遇宋婵娟,如何去了养马场,如何英雄救美赢得了宋婵娟的芳心,又如何感动了马场的老板,免费获得了想要的病残马匹的经过都讲给了牛旺天听……

    “这个宋婵娟你也上手了?”牛旺天居然对这个最感兴趣!

    “差一点就上手了,偏偏接到了家里出事儿的电话,就急急忙忙地赶回来了……”马到成还真会接话!

    “这回你还真得重视起来,贴身保镖和看家护院的人选尽快定下来,最近接二连三地出事儿,再这样下去,你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这条老命可就……”牛旺天也将话题扯回到了远处他最担心的话题上来……

    “老爸放心吧,就这几天,我就让我的保镖和看家护院的人到位!”马到成心里好像有谱了。

    “那好,那就快点办吧……”

    “那我这就回家去调查是谁干的,为什么要这样干去了……”

    “去吧,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只有你安全了,牛家的一切才安全!”牛旺天再次这样叮嘱说。

    “记住了老爸,我走了……”马到成从牛旺天的特殊病房出来,本该开车上路,就直奔牛得宝家,可是,他转念一想,还是再去看看何来娣到底是死是活吧,就直接拐到了抢救室……

    何招娣一看牛先生又回来了,马上起身迎接他,到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跟他说话。

    “我这就要回家着何盼娣调查到底是谁干的了,可是还是不放心何来娣,就过来问问,三妹咋样了?”马到成解释自己的来意。

    “还没信儿呢……”何招娣这样说的时候,却用另一种特别的眼神来观察对方,好像他这个时候过来找她,不单单是为了看何来娣是不是被抢救过来了吧!

    “别急,我家医生都是国内一流的,有一线希望就会救活她的!”马到成赶紧躲避何招娣的目光,不然的话,眼瞅着心里就有别的想法了!

    “但愿能救活她吧……”何招娣边这样说,边上前一步,帮助马到成整理没扣严实的风纪扣……

    “对了,这两天我去湖畔镇办事不在家,那个门脸开始装修了没有?”马到成明显感觉到何招娣这个亲昵动作里,暗示着某种特别的意思——系扣子是假,解扣子才是真,就赶紧用这样的话题想岔开何招娣的注意力。

    “这两天已经开始了,只是天黑了突然听何盼娣说她和何来娣在牛先生的家里遭到了袭击,何来娣生死不明,我才带着弟弟妹妹们赶过来的……”何招娣并没停止对牛先生衣扣衣领甚至身上的碎屑的整理……

    “嗯,我心里有数了,我走了……”马到成越来越觉得再跟何招娣这样下去,就会情不自禁地跟她发生点什么了,所以,马上硬着头皮这样说道,

    “等等……”何招娣却一把将转身就要离开的牛先生给拉住了……

    “还有事儿吗?”马到成早已明白了对方的为啥要拉住自己,但还是假装不明白地这样问了一句。

    “牛先生这两天……”何招娣这样说的时候,好像生怕有谁在附近听到她说话一样,将声音压到最小,且紧贴马到成的耳边这样说:“是不是没跟别的女人那个呀……”

    “为啥问这个?”马到成以为何招娣也在吃别的女人的醋呢,就很过敏地这样问。

    “若是想了,我这就给你……”何招娣居然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哪里?”马到成几乎没有回绝的理由,就只好这样问。

    “那个叫唐小鸥的护士长把她办公室的钥匙给我一把,说看护胖妞和我爹需要休息的时候,就可以到那里去,所以……”何招娣居然有意无意地准备好了这样的场所!

    “可是……”马到成是想说,这样的情况下,我还跟你这个,好吗?

    “几分钟的事儿,快来吧……”何招娣好像将马到成从里到外都看透了,知道他最需要的是什么,也就不顾及任何因素,速战速决也要帮他解决问题!

    好像何招娣身上散发出的特殊香气有某种特殊的魔力,让此刻的马到成完全没了抵抗力,鬼使神差地就跟着何招娣,去到了唐小鸥的护士长办公室,在那张他熟悉的值班铺榻前,站立着就将所有的焦虑烦躁以及在宋婵娟身上积累起来的那些情愫统统都宣泄一空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马到成心里在想,所有这些女人中,还真是何招娣最懂老子,也最知道老子什么时候想要宣泄什么,更是会因地制宜见缝插针忙里偷闲地让老子从无比紧张的状态中,一下子舒坦平和下来——这么一个超级实用的好女人,邓汇清那个王八蛋咋就不知道好好珍惜呢?

    边在心里臭骂何招娣的男人邓汇清,边将车子顺畅地开回了牛得宝的家……

    何盼娣一看牛先生回来了,立即迎上去问:“是从医院来吗?”

    “是从医院来……你的伤势咋样了?”马到成一看,何盼娣的头上还缠着绷带,就这样关心地问……

    “我没事儿了——我家何来娣咋样了?”何盼娣好像对自己这点儿伤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立即关心三妹如何了。

    “还在抢救,生死不明!”

    “都怪我,是我害死了她!”何盼娣一听还是没个准确的消息,就这样叹气说道。

    “为啥这样说呢?”马到成还真有点吃惊了。

    “本来今天应该她去医院我在家里值班的,可是那个该死的胖妞刚刚做完切胃手术,非让我去陪她不可,我心一软,就让何来娣在家值班了……”何盼娣说出了这样的原因。

    “你自己不是也受伤了嘛!”马到成还这样宽慰何盼娣说。

    “我的只是皮外伤,何来娣才是致命伤!”何盼娣似乎还是有点追悔莫及的样子。

    “我回来就是要在第一时间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人来行凶的……你把经过讲给我听吧……”马到成这才说明了他赶回来的真正意图。

    于是,何盼娣就将她听了美仑的吩咐,回来给牛牛取羊奶,结果正好遇到何来娣与入室的蒙面人尖叫厮打,立即和妹妹一起全力搏斗,可突然从暗处蹿出一个黑影,一棒子将何来娣给打倒,又开始追杀逃离的她,但刚刚跑到门口,也被一棒子打到,就不省人事的过程讲给马到成听……

    “你确定是两个人?”

    “应该是……”

    “是不是一男一女?”马到成又这样问。

    “好像是……”何盼娣还是不能十分肯定地回答……

    “有没有听到他们说话交流的声音?”马到成想知道更多,就这样问。

    “他们只用手势相互交流——对了,我回来的时候,家里——不,整个楼都停电了,何来娣在屋里点了蜡烛,才勉强能看清蒙面人的……”何盼娣又说出了新情况……

    “哦,我差不多知道是谁干的了……”马到成一听蒙面人是先停电再开始行动的招法,就大概知道应该是谁干的了……

    “谁干的呀?”何盼娣马上这样问。

    “等会儿告诉你,我还要去看看地下室……”马到成边说,边去到地下室,看见那个曾经藏匿牛得宝尸体的冰柜是否被人动过——结果,里边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显然是有目的来这里寻找目标的——除了牛得才派牛欢牛畅来这里寻找他们怀疑的牛得宝的尸体,还会是谁呢?

    马到成在心里,得出了这样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