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4章:对台灯发誓

    “什么细节都想知道,越细越好!”宋婵娟还真想从蓝梅的嘴里,更多地了解二公子不为人知的底细。

    “那我就告诉你吧,他那方面的能力可强了……”蓝梅就像妻子夸耀自己的丈夫一样这样兴奋地说道。

    “那你受得了吗?是不是会很疼呀!”宋婵娟还真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才会这样问……

    “才不呢,他能力很强,但技巧也很高,每次跟他那个,都让他弄得荡魄**欲死欲仙的……”蓝梅毫不隐晦,将很多细节都讲了出来……

    “哎呀,听你这样说,今天真该不跟他废话,早点找个地方跟他那个了……”宋婵娟还真是羡慕不已,后悔今天光顾了玩感觉,却没跟二公子动了真格的……

    “不许你跟我抢他!”蓝梅一听宋婵娟这样说,马上这样娇嗔地阻止说!

    “你刚才不是答应跟我共享他了嘛……”宋婵娟亮出了俩人说悄悄话的时候,蓝梅答应过她可以共享二公子的话……

    “我是意思是,在我还没怀上之前,你不能分流他……”蓝梅却这样强调说。

    “你不是说他那方面能力很强吗?稍微留给我一点点,就足够我享用的了……”宋婵娟又从这个角度为自己争取……

    “还是等我怀上了再说吧,凡事都要讲究个先来后到不是吗……”蓝梅赶紧这样强调说……

    “看把你吓的,就好像我真的会有运气很快再见到他一样……”宋婵娟一声惆怅,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到那个早已将她的芳心带走的二公子啊!

    “是啊,家里出了这么大个事儿,处理起来,还不得个三天五天的呀——这几天,可咋过呢……”蓝梅同样,也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马到成一路风驰电掣驱车赶回市里,走特殊通道直接到了牛家医院,到了急救病房,看见何家大姐何招娣还有其他弟弟妹妹都守在门外……

    “她们俩……没生命危险了吧?”马到成直接这样问何招娣……

    “二妹何盼娣没事儿了,醒来不放心牛先生家里的奶羊,就回家去了……”大姐何招娣这样解释说。

    “我是问三妹何来娣!”

    “送进抢救室都快俩小时了,死活还没结果呢……”大姐何招娣边说,边掉眼泪……

    “都别急,我家医院有的是顶尖的医生和先进的设备,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也会把何来娣救活的……”马到成这样安慰完何家姐弟,就看见美仑走了过来,迎上去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啊,到底是谁干的好事啊?”

    “这里说话不方便,到美奂的病房去吧……”美仑还是觉得在何家这样的“外人”面前说话不方便,就这样小声说道。

    “美奂现在咋样了?”马到成只能听从美仑的建议,边往美奂的病房走,边这样问道。

    “好多了,这工夫正跟牛牛玩耍呢……”美仑这样回答说。

    回到了美奂的病房,马到成果然看见美奂正在兴高采烈地跟牛牛玩耍呢,看见他进来,一下子愣住了,转而就扑过来,直接飞扑到了他身上,亲吻个不停……

    “美奂呀,快点下来吧,姐还有重要的事儿跟你姐夫说呢……”美仑这样命令美奂说。

    “我不管,人家都快想死姐夫了……”美奂任性地这样娇嗔道。

    “听话,不然姐这就让你姐夫去见我公公了……”美仑马上这样威胁说。

    “不要不要,我下来,我下来——只要姐夫能多在这里呆一会儿……”美奂这才听话地恢复了常态,难舍难分地从马到成的身上下来,转而又去跟牛牛玩耍去了……

    “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呀!”马到成到了美仑身边,坐下来就这样问。

    “今天傍晚的时候,牛牛该喝羊奶了,我看何盼娣有空闲,就让她回家去取羊奶,可是去了一个多小时了都没回来,给她打手机也不接,我的心里就着慌了,可是我手里有牛牛要照看,美奂也还算个病人,根本就脱不开身……

    “急得团团转呢,才接到了何盼娣打来的电话,说她回家的时候,遇到了入室的蒙面人正跟何来娣搏斗在一起,她就参与搏斗,结果,蒙面人下了死手,先是一棒子打倒了何来娣,后又将追出来的何盼娣给打晕,然后逃离了咱家……

    “何盼娣昏迷了一个多小时才醒过来,一看何来娣呼吸心跳都没有了,就哭着给我打电话,我急忙让咱家的救护车去家里将她们俩给弄到咱家医院来抢救……何盼娣没什么大事儿,包扎一下头上的伤口,就说担心家里的奶羊没人看护,直接回家去了,可是何来娣送来的时候,已经没了生命特征,送进抢救室一个多小时了,还是生死不明,我急坏了,才给你打了电话……”美仑一口气,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出来给马到成听……

    “知道——是谁干的吗?”马到成最想知道这个!

    “我问何盼娣了,她说打死何来娣的是一个人,打伤她的又是一个人……”美仑将她知道的,赶紧说了出来。

    “那就是两个人?”马到成心里立即怀疑是牛欢牛畅干的了!

    “可能吧,我再仔细问,何盼娣好像也说不清了……”美仑却又不能真正确定……

    “我要立即回家做实地调查,一定要弄清是谁干的,目的是什么……我是怕……”一旦怀疑是牛欢牛畅干的,马到成就觉得要尽快查明真相,不然的话,一旦被这俩小兔崽子找到了证明他不是牛得宝的证据,那可就太被动,甚至会功亏一篑地立即将他打回原形了!

    “你怕什么?”美仑似乎没懂马到成是什么意思……

    “算了,等我调查清楚再说吧……我走了……”马到成只是心里怀疑,所以,没法给美仑一个准确的答复,也就这样说……

    “别走,你必须去老爸那里知会一声才能走,老爷子听说咱家进了蒙面人这件事儿了……”美仑却这样传达老爷子的意思——一旦牛得宝回来,务必让他来见我!

    “好,我这就去见老爸……”马到成说完,就要离开房间,却被美奂一下子给拦住了:“姐夫不能走!”

    “姐夫还有要紧的事儿要办,你放开他!”美仑这样命令美奂说。

    “那姐夫答应今天晚上跟我在一起!”美奂又开始了缠磨人的撒娇……

    “别磨叽,耽误你姐夫办大事儿!”美仑这样呵斥美奂说。

    “我不,我就要姐夫答应人家……”美奂还是不肯放手。

    “好好好,我答应你,办完事儿,就来这里陪你!”马到成觉得,不给出这样的承诺,怕是走不出美奂的病房了……

    “姐夫可要说话算数!”

    “我对台灯发誓……”

    “好了美奂,快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快放了你姐夫,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不懂事!”美仑再次这样命令妹妹说。

    “那好,那我就放了姐夫了,姐夫记住了,人家可是被那么多毒蛇咬伤过,现在身上还有毒蛇的牙印儿呢,不信姐夫你看……”美奂边说边要脱掉自己的衣服给姐夫看!

    “看什么看,等你姐夫办完了大事儿回来再看……”美仑只好直接过来,将美奂拉到一边,然后又将不忍心伤害美奂的马到成给推出了病房门外,又对他说:“到家好好安慰一下何盼娣,还真是个好孩子,这样了还不忘回家去照看奶羊……”

    “好,我一定好好安慰她……”马到成离开美奂的病房,就直奔了老爷子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见了面,牛旺天第一句话就问:“那个何家三丫头抢救过来没有?”

    “还在抢救,生死不明……”马到成如实回答。

    “唉,我早就说过,必须增加保镖了,你就是不放在心上!”牛旺天劈头盖脸地就这样埋怨说。

    “这两天,不是去湖畔镇忙活无公害名贵中草药养殖基地的事儿去了嘛……”马到成马上说出了自己这两天属于身不由己。

    “可是昨天夜里就结束了,你咋才回来?”牛旺天却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不瞒老爸说,我做了一件别人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马到成心说,不说明自己这两天都干啥了,怕是老爷子没法理解也不会原谅吧。

    “你做啥了?又搭上了一个女人?”牛旺天居然往这方面上猜想!

    “老爸想到哪里去了,孩儿虽然有点女人缘,也走了桃花运,可是也不能整天就是泡妞撩妹那点事儿吧……”马到成马上这样争辩说。

    “还有什么比这件事儿更让你上心的呢?”牛旺天不是揶揄嘲讽,但也算是一针见血!

    “老爸看这个!”马到成边说,边将王三宝转让养殖场的文书给牛旺天看!

    “一个小小的养殖场,有什么好稀罕的?”牛旺天一看,不过是一处两三千平米的养殖场而已,有什么可惊喜的,就这样来了一句。

    “老爸有所不知,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养殖场,而是专门培育牛黄猪砂狗宝马宝的特殊养殖场——我查了一下现在天然牛黄猪砂马宝等的拍卖价格,一两百万都是少的,上好的居然能拍出上千万来!”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这样钱途无量的养殖场,人家会轻易转让给你?”牛旺天有点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