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2章:因为玩感觉

    一定是马到成和宋婵娟太过沉溺在“玩感觉”的快慰中,耽搁了大好的时光,所以,才在玩够了感觉之后,想要动真格的时候,突然被蓝梅的一道刺眼的手电筒给彻底打断了!

    原来,这两天蓝梅一直都没让二公子脱离过她的视线,一直到后来,在养殖场的时候,蓝梅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未婚夫王大力出了车祸,正在医院进行抢救,务必赶去探望,这才让蓝梅不得不离开了马到成,去了市里的中心医院……

    可是离开二公子没多久,蓝梅就觉得特别闹心,总觉得他这工夫是在跟宋婵娟私下里约会去了,心里翻江倒海,不能平静,但该死的王大力却又不能不去探望,表现出一个未婚妻的特别关注……

    到了医院,一看人都没了模样,抢救半天算是活过来了,但深度昏迷估计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了,蓝梅为了尽快摆脱这样的煎熬,居然为王大力垫付了十万块钱的抢救和住院费押金!一旦做了这些,也就不再顾及别的了,只是说了句:“我还有重要的事儿要办……”就匆匆离开医院,打算回到湖畔镇王三宝的养殖场,继续跟二公子形影不离地在一起。

    可是万万想不到,她到了湖畔镇,一打电话,二公子居然说也去了市里,一问理由,竟是去肿瘤医院看一个危重病人!

    蓝梅生了一阵子的气,本想不再追逐二公子的行踪了,可是很不甘心,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去了市里的肿瘤医院,居然驱车又一次返回到了市里!

    哪成想,此刻马到成已经在返回湖畔镇的途中,接到了宋婵娟让他去领取奖品的电话,也就直奔了信用社,之后俩人就开始了短暂而浪漫、惊险又刺激的亲密之旅……

    再次扑空的蓝梅有点气急败坏了,再次返回到了湖畔镇,直奔了养殖场,倒要看看二公子此时此刻跟谁在一起——听那个“劫匪”说,宝哥出去了!蓝梅就问:“是不是跟一个女人一起出去的?”“劫匪”居然说:“不是,宝哥是自己出去的!”

    “去哪里了?干什么去了?”蓝梅这样急切地问!

    “他是我们的老板,去哪里了,干什么去了,也没告诉我们做小弟的呀!我们做小弟的,也没权利问他去哪里,干什么去呀!”葛大壮幸亏请示过大哥,有女人来问他行踪,一定不要如实回答,所以,葛大壮一看这个美女是一副兴师问罪的口吻来问大哥去向的,也就只能这样绕着弯子不说一句实话……

    听“劫匪”这样回答,蓝梅都快疯掉了,但又没心情没理由跟这个“劫匪”多废话,一怒之下,拨打了二公子的手机,居然是此人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一定是跟宋婵娟搞在一起了,一定是防止我找到他们,连手机都关掉了!

    蓝梅气急败坏地回到家里,父亲母亲正好招呼她吃饭,她却气不打一处来地回了句:“都快气死了,还吃什么吃!”砰的一声就将自己关进了房间,然后扑倒在沙发上,就号啕大哭起来!而且,还尽情地摔屋里的东西,弄出的动静把门外不明真相的父母给吓坏了!

    “蓝梅这是咋地了?”母亲一看女人这样表现,惊慌失措地这样问。

    “可能是看到王大力伤成那样,觉得未来没希望了才这样的吧……”父亲蓝景祥这样回答说。

    “那你快去劝劝她呀!”

    “你是当妈的不去劝,我这个当爹的咋劝呀!”

    蓝梅哭了一阵,突然停止了,因为她摔自己手包的时候,里边很多现金都散落出来,一旦看到那些纷纷落地的大钞,蓝梅的情绪居然一下子好转了——赶紧将那些散落的大钞归置起来,然后十分投入地数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还掰着手指计算到底少了没少!

    听到蓝梅的房间突然没动静了,父母又被吓坏了!

    “该不会想不开,自寻短见吧!”母亲这样忧心忡忡地叨咕说。

    “蓝梅不是那样的孩子吧!”蓝景祥似乎没觉得问题有多严重。

    “你还非得看着蓝梅寻了短见再管她呀!”

    “好好好,我这就去开导开导她!”

    可是突然间,房门被蓝梅打开了,看见父母在偷听,居然也不反感,大声嚷嚷着:“我饿了,快给我好吃的!”

    父母赶紧将很多好吃的拿出来给她吃,可是看见她暴饮暴食的样子,母亲十分担心地问:“蓝梅呀,遇到什么情况也不要祸害糟蹋自己的身体呀,这样吃的话,身体会变形难看死的……”

    “怀孕的女人还怕什么身体变形啊!”蓝梅边继续饕餮,边这样回了一句。

    “咋了,你怀孕了?”母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也许吧!”蓝梅却给出了这样含糊的回答。

    “是——王大力的?”母亲小心翼翼地这样试着问……

    “我才不要王大力的种呢!”蓝梅立即咆哮起来!

    “那——是二公子的?”母亲忍着女儿的臭脾气,再次这样试探着问。

    “别跟我提他!”蓝梅一听二公子的名字,突然将手中的一个鸡腿给丢到地上,然后,裂开嘴又大哭大闹起来……

    父母见状,束手无措,面面相觑……

    正当父母急得团团转,拿蓝梅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时候,蓝梅突然停止了哭闹,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必须去找他!”说完,囫囵穿上衣服,就冲出了家门……

    “这孩子,一定是受刺激了……”蓝景祥心里纳闷儿,蓝梅到底咋了呢?难道是跟二公子闹掰了?才会闹出这么大的情绪来?

    “这样下去,会不会出事儿呀!”母亲这样担心说。

    “不会吧,咋说蓝梅也是见过世面的女孩子,不会因此闹出什么大事儿来吧!”

    “还说这样的话,快点给我跟上她,看看她这是要去哪里!”

    “她开车,我两腿能跟得上?”

    “那咋办呀!”

    “还能咋办,听天由命吧!”

    蓝梅冲出家门,上了车,就直奔了信用社!

    到了地方却吃了闭门羹,因为人家都下班打烊歇业了……

    蓝梅这才呼啦一下子想起了,为什么不早点给宋婵娟打个电话,确定她在哪里呢?兴许就能找到二公子的行踪吧!

    可是拨打了无数次,居然也是不在服务区内,请稍后再拨!

    完了,这一定是俩人搞在一起了,约好了将手机双双关掉,然后,尽情地在一起翻云覆雨——蓝梅居然将她与二公子在一起的时候,那些香香艳艳的情景都换成了宋婵娟是女主角,而脑子里这样的画面越是叠加增多,她就越是接近崩溃的边缘!

    都说冲动是魔鬼,蓝梅此刻完全没了理性,立即驱车去到了宋婵娟的住处,却发现不在家,马上又返回到了养殖场,得到那个“劫匪”的回答是:“说好了回来吃晚饭的,可是到现在还没回来……”

    蓝梅一听这话,突然下了一个决心,我就不信你们俩在什么地方搞完了,不回养殖场,那姑奶奶就在这里隐蔽起来等你回来,然后当场捉双,看你们俩还有是没话说!

    就这样,蓝梅将车子开出老远,看见一个隐蔽处,将车子停好,然后,只身潜回养殖场附近,在大门口外对面的一簇植物后边,隐蔽起来,就等目标出现……

    可是一等不见二公子回来,二等不见宋婵娟的身影,从夕阳西下,一直等到月上梢头,居然还不见来人归来的身影——蓝梅心里正在痛骂这对尖夫银妇呢,突然看见一只流浪的野狗经过这里,却看见一个美女占了它平日里撒尿留记号的植物位置,就停下来用狗眼盯看她……

    平时最怕狗的蓝梅见了这只流浪狗这样注视她,居然毫无畏惧地骂了一句:“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边骂还边做出了一个捡石头的动作,那只流浪狗立即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了……

    直到皓月当空,银灰满地,蓝梅几乎要放弃蹲守的时候,忽然看见一辆车子朝这边驶来,定睛一看,就是二公子的那辆宝马车!

    蓝梅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她既希望能当场抓获俩人在一起的证据,又不希望自己的想法真的是那个样子,矛盾中,看见车子停在了大门外,却没进去,终于,看见俩人从车上下来,然后,就围绕着养殖场墙外的道路开始散步了!

    什么情况,看宋婵娟那矜矜持持的样子,不像是已经热火朝天地搞过了呀!

    难道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连情话都没说过?还要在这样的月光下来说悄悄话?

    蓝梅像是不甘心——你们俩若是没有那样的关系,我咋捉双呀,不行,还是要等等,等到你们俩做出好事的时候,我再突然出现,将你们俩当场拿下!

    可是俩人磨磨唧唧地也不知道都聊了些什么,一直保持一定的距离,但却又若即若离,虽然没拉手,没拥抱,没亲吻,可是越来越感觉俩人就快好到一起去了……

    直到俩人越来越靠近,几乎亲吻在一起的时候,蓝梅才突然从黑暗中跳了出来,拿出一副视死如归,势不可挡的架势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