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1章:不单是初吻

    “不是我害死的,但确是因为我失误造成的……”宋婵娟居然这样承认说。

    “怎么会呢?你到底做了什么,会要了他老婆的命呢?”马到成更加不可思议了。

    “细节我就不说了,因为太过专业也太不易公开了,简单地说,就是因为我的一次错误操作,连带了作为我上司的他老婆,让她老婆陷入到了无法洗脱罪名的程度,却又不愿意出卖我,就写了遗书,承担了全部的罪责,然后服毒自杀了……”宋婵娟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天哪,你后来没受牵连吧?”马到成真的被震惊了,原来宋婵娟还有过这样的经历呀!

    “幸亏是他老婆自杀将所有罪责都带到了另一个世界,我才得以脱身,可是那种愧疚让我喘不过起来,几近崩溃,也走到了寻死觅活的境地,可偏偏这个时候,他来找我,说完全不是我的错,不用自责,更不用轻生——我被他的大度坦诚给震撼了,也被他的温柔敦厚给感动了,我当时就对他说,既然是我害死了你妻子,那今生今世我就替代她,给你当一辈子的老婆吧……”宋婵娟说出了为什么她将自己锁定在了那个副社长身上的根本原因……

    “他同意了?”马到成想知道对方的态度。

    “他是个超级理性的男人,虽然知道我不是一时冲动才以身相许给他,来补偿我的失误让他痛失老婆的现实,可是他却说,这不公平!”宋婵娟却这样回应说。

    “咋不公平啊?”马到成听不懂这是个什么概念。

    “对呀,我也这样问他呀!”

    “他咋说的?”

    “他就说,我比你大十八岁不算什么,可是我结过婚有过孩子,已经是个中年人了,假如我续弦娶你为妻,谁看着都羡慕,可是谁的心里都不会平衡,羡慕嫉妒恨就会形成一股子暗流险滩,让他今后步履维艰,所以,他才觉得这样不公平,也很危险,也才婉言谢绝了我……”宋婵娟说出了对方拒绝的原因……

    “既然婉言谢绝了,又何谈被他锁定套牢了呢?”马到成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这还用解释吗,是我害死了他老婆,可是他并没有怪我,而我想替代他老婆的位置,他又为我着想,觉得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这嫁给他有失公平……可是我这辈子,哪里还会再嫁别人呢?这辈子,注定是要还债,必定是要给他当下半辈子的老婆了……”宋婵娟又这样回应马到成说。

    “我懂了,不是他锁定了你,而是你自己用这种罪责将自己与他的命运套牢在了一起……”马到成这样总结说。

    “也可以这么说吧……”宋婵娟也认同二公子的总结。

    “那后来呢,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吗?”马到成是想知道,现在到什么程度了。

    “当然有进展了……”

    “什么进展?”

    “就在去年春节,我有了一个机会跟他一起出差到北京去行业会议,闲暇之余,我找到了单独跟他谈话的机会,就开诚布公地问他,你不同意娶我,我就单身一辈子了!”宋婵娟说出了所谓的进展。

    “他咋回答?”

    “他说——我可以娶你,但有一个先决条件!”

    “啥条件呀?”

    “我也这样问他呀!”

    “他咋回答的?”

    “他居然说,除非你也嫁一次人,有一个孩子,而且婚姻失败,成了孤儿寡母,这个时候,我才会娶你为妻!”宋婵娟说出了这个副社长所谓的“除非”

    “你同意了?”马到成想知道宋婵娟是什么态度。

    “没办法,他那个人我很了解,认准了一门儿十匹马都拉不回来……”宋婵娟很无奈地这样回答说。

    “那你……有了嫁人的计划了?”马到成越来越觉得,这个宋婵娟不是简简单单的女孩子了,确实像她自己说的,身子纯洁,但想法上早已无法天真无邪了……

    “一直没有,不过,刚刚有了……”宋婵娟却很是乐观地这样回答说。

    “有合适的人选了?”马到成有点吃不准,宋婵娟说的是不是他本人……

    “当然有了……”

    “跟他表白了?”

    “还没呢……”

    “为啥呢?”

    “生怕他觉得唐突,回绝我,我就无地自容了……”宋婵娟这样说的时候,一直盯着二公子的眼睛……

    “为什么会觉得唐突,为什么会回绝?”马到成尽可能地形象,宋婵娟说的那个合适的人选就是自己……

    “两个原因……”

    “说说看……”

    “一个是他已经结婚了,未必能离婚给我结婚……”宋婵娟这样回答说。

    “既然你知道这个男人已经结婚,而且不可能离婚跟你结婚,那你为啥还要选他呢?”马到成提出这样的质疑。

    “因为没有比他更让我怦然心动的男人了,虽然他已婚了,虽然他不可能离婚跟我真正结婚,但只要他能答应跟我好一段时间,让我有个孩子,然后再跟我分手,我也就有了和那个副社长成就婚姻的前提了……只是我不知道这个男人知道了我的情况,会不会同情我,会不会帮助我达成这个愿望……”宋婵娟终于将心中最希望的结果都表露出来。

    “假如这个男人理解你,同情你,当然也爱上了你,愿意帮你忙呢?”马到成还是继续将宋婵娟假定的这个男人当成自己,所以,一连串问了这么多问题。

    “那我也还是犹豫不决……”

    “为什么呢?”

    “这就是我刚才说的第二个原因——他正好是我最要好的闺蜜的相好……我不能因为自己相中了他,就横刀夺爱跟我闺蜜抢一个男人吧……”宋婵娟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假如你们偷偷地来往,不让你那个闺蜜知情,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在一起了呢?”马到成几乎可以确定,宋婵娟说的就是他了!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哪有不透风的墙啊!何况我那个闺蜜是个超级醋坛子!”宋婵娟这样说,就再次证实了,她说的闺蜜就是蓝梅!

    “那你也不该因此就错过了这个特别令你心仪的男人吧!”马到成确定对方说的就是自己了,也就大胆地这样劝慰对方了……

    “是呢,所以我特别纠结……”宋婵娟嘴上这么说,但表情上却看不出纠结的表情来,或许,只是心里纠结,但却不在脸上表现出来吧……

    “有什么好纠结的呢,既然心里想,就大胆说出来,兴许这个男人就能帮你排忧解难,让你所有的难题都迎刃而解了呢!”马到成完全是将自己心里暗下的决心给说了出来!

    “他会是这样的男人吗?”月光下,宋婵娟明眸闪烁,就想知道一个踏踏实实的答案……

    “你问我,我问谁去呀!”马到成却突然来了个欲擒故纵——你一直都没说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所以,你让我如何回答你的问题呢?

    “这人你认识……”宋婵娟却不急不燥,反而这样说。

    “不可能吧,你说说,他长啥样?”马到成当然要玩儿一个明知故问。

    “也就你这个模样吧……”

    “他多高呀?”

    “也就你这么高吧……”

    “人品性格呢?”

    “也跟你几乎一样……”

    “对了,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跑得贼快,连快马都能追上!”马到成直接将自己的功夫说出来加以确认了——我看你如何回答我!

    “不仅如此,还能飞身而起,当空接人呢!”宋婵娟就差直接说是对方了!

    “更邪乎的是,他还能用特殊的方法驯服谁都驯服不了的烈马!”马到成趁机表扬自己的神奇表现!

    “对呀,我说的那个男人就是他!”宋婵娟到了这样的时候,还不直接说出就是你二公子,而还是不指名道姓这样说!

    “可是,咱俩把他说的这么好,他具体的人,现在哪里呢?”马到成也想把这个把戏一直玩下去……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宋婵娟其实就是想逼迫对方先承认就是自己……

    “难道你说的真是他……”马到成还在这样说……

    “不会是别人……”宋婵娟几乎就要挑明了……

    “那假如他现在想吻你,你会舍得你的初吻给他吗?”马到成心说,别的都是扯淡了,来点儿真格的吧,我这样问你,看看你如何回答!

    “当然舍得,不单是初吻,我身上所有的第一次……都舍得给他……”宋婵娟居然一下子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哎呀,那这个家伙可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马到成此刻真觉得自己就快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是啊,与此同时,我也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宋婵娟也完全步入状态了……

    “那他现在还客气啥,还磨叽啥呢?”马到成这样说,实际上就是让对方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复,是不是可以马上开始了!

    “是啊,为啥不当机立断,赶紧兑现呢?”宋婵娟给出的暗示不能在明确了!

    然而,就在俩人心有灵犀,配合默契,在皎洁的月光下,就要对吻成功的时候,一道刺眼的手电光突然照射过来,接着,马到成和宋婵娟同时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嚎叫起来:“好你个宋婵娟,居然真的跟我抢男人,看我今天不跟你拼个你死我活!”

    这个时候,马到成和宋婵娟才毛骨悚然地意识到,这是蓝梅,手持手电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