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0章:不能再往下

    “好,七叔接受!”七叔再次去看宋婵娟,见她使劲儿点头,这才算答应了……

    “多谢七叔!”马到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一分钱没花,就一下子得到了当初王三宝梦寐以求求之不得的二十多匹名贵的病残马,根据王三宝秘籍中说的那些条款,这些病残马里,很多都符合那些可能产生“马宝”的特征,就好像真的看到了价值连城的“马宝”就托在手心儿里了一样,马到成发自内心这样感谢道!

    “多谢二公子……”而七叔也因为一下子结识了这样一个身份高贵,身手不凡的牛家二公子而格外兴奋,也是由衷地发出了心中的谢意……

    就在七叔拿出封存20多年的名贵老酒,由宋婵娟奉陪,请二公子共进晚餐的时候,七叔早已派人将那二十多匹病残马,还有两卡车的特制马料都送到了现已归宿二公子的,王三宝的那个养殖场……

    晚餐结束后,七叔送二公子和宋婵娟出来,看见他们俩坐进了那辆宝马车,渐渐远去的背影,在他老道的经验里,又多了一条:“千万别瞧不起那些不显山不露水的人,说不定他就是山外山,人外人呢!”

    “你要去哪里?”马到成此刻最想的就是跟宋婵娟好好来一场风花雪月般的约会,但还是很普通地以问女孩子到哪里,他就送她去哪里这样的格式来开启了问话……

    “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宋婵娟却一下子将语境提升到了诗情画意的逼格中来……

    “我要去到天涯海角……”马到成还真是一下子被宋婵娟的诗情画意给感染了,马上也诗兴大发地这样来了一句。

    “我就跟你到天涯海角……”宋婵娟声情并茂,一往情深!

    “我要去到谁都去不到的地方……”马到成几乎没什么词汇了,只好硬挤出这样一句来凑数……

    “我就跟你去到那个谁都去不到的地方,然后厮守在一起,直到天荒地老!”宋婵娟却巧妙地给接得天衣无缝!

    “我要去海边,面朝大海,看那鲜花盛开的春天!”马到成再次没词汇应对,就改装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来敷衍……

    “我就跟你去到海边,在那盛开的春天里,尽情地徜徉流连……”宋婵娟却琴瑟和鸣般地将马到成的意境给承接下来……

    “我要去……对不起,我的养殖场到了——要不要跟我去看看七叔给的病残马,是不是适应我的养殖场?”突然面对现实,马到成只好也回到了现实,就这样现实地来了一句……

    “我愿意……”宋婵娟这三个字出口的时候,仿佛是穿着婚纱的她,在回答证婚人的问话之后,含情脉脉对新郎说出的话……

    可是到了养殖场的大门外,马到成并没有按喇叭让里边的葛大壮开门进去,而是将车子悄然停在了大门外,下了车才对宋婵娟说:“我想——在外边单独跟你聊聊……”

    “好呀,你看,多么美好的月色呀……”宋婵娟似乎很愿意接受这样的邀请。

    “是啊,很久没见到这么好看的皓月当空了……”马到成本来不想转什么词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知不觉就这样来了一句。

    “我也是……”宋婵娟却没有一点儿不舒服的感觉,月光下,她那张俏脸显得更有立体感了……

    “其实,我是想知道,你现在是不是有男朋友了……”马到成在心里酝酿了有一阵,才问及了这样的问题,大概是想知道对方是否还是单身状态,万一人家正有个热恋的男友,突然冒出来跟老子拼命,岂不是自讨苦吃吗——所以,还不如先问问这个问题,也算是提前有个预防吧……

    “当然有啊,只不过,都成了过眼云烟了……”宋婵娟承认有男朋友,但却都是前男友了……

    “像你这么标致漂亮的女孩子,追求你的男人一定不少吧……”听宋婵娟这样回应,马到成也只好这样来了一句。

    “是不少,从初中开始,算下来,足有十几二十个了……”宋婵娟毫不避讳……

    “哎呀,那你一定经验丰富了吧!”马到成一想,你都有十几二十个男朋友了,那岂不是个情爱方面的老司机了!

    “很惭愧——透露个秘密给你吧,到现在,我的初吻还在呢……”宋婵娟却很是柔媚地透露出了这样一个信息给对方。

    “难道你谈过十几二十个男朋友了,都没给过他们机会?”马到成很是惊异,谈过那么多的男朋友了,咋连初吻还都保留着呢——可怜那些前男友,一个个的,也不知道跟这个超级美人是如何谈的恋爱!

    “很多原因吧,要么就是我太心高,一般男孩子我都不放在眼里,要么就是想追我的男孩子太自卑,觉得配不上我,也就都是昙花一现地从我身边消失了,而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还不是这些……”宋婵娟开始自曝为什么会这样……

    “那是什么原因?”马到成当然很是好奇。

    “一定是因为我太保守了吧,但凡有男生要拉我的手,我就会竭力回避,就别说抱我吻我这样的行为了……”宋婵娟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难道你从来没被男人抱过?”马到成的眼前出现的是她骑在马上展现出的曼妙身材,这么好的腰身居然从来没被别的男人拥抱过?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有啊,就在今天被闪电给甩下来的时候,我就被一个男人抱过了呀……”宋婵娟居然不指名道姓地这样来了一句。

    “难道这是第一次?”马到成心里一阵欣喜——闹了半天,你的第一次被抱是老子给完成的呀!

    “当然是第一次呀……不过这是终生难忘的第一次……”宋婵娟这样说的时候,将眼神直冲了马到成,月光的银灰让她的明眸闪闪发亮……

    “像你这样美艳,却又如此纯洁的女孩子,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呢……”马到成发自内心地这样赞美道。

    “谁说我纯洁了?”听马到成这样夸赞,宋婵娟居然嫣然一笑,反而这样诘问道!

    “难道你已经不纯洁了?”马到成心头一颤——难道这个初吻初抱还在的美人儿,那个初什么已经不在了?

    “我的身子当然是冰清玉洁的,可是我的想法早就污得不可告人了……”宋婵娟给出了这样的奇妙解释。

    “是嘛?连我也不想告诉吗?”一听宋婵娟这样说,立马勾起了马到成的恶趣味——越是美人不可告人的故事,他就越是愿意打听,愿意知晓,就这样问了一句。

    “你真的想听?”

    “可想可想听了……”

    “你这个人,咋愿意听别人不可告人的心理呢!”宋婵娟很是友好地这样揶揄了一句。

    “这也许,就是男人的动物本能吧,越是不可告人的,才越能引起好奇心吧……不过,你若是难以启齿,也就算了……”马到成只好这样剖析说。

    “其实吧,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特别是在你面前……”宋婵娟反倒这样说了。

    “就是嘛,今天我救了你一命,想知道点你不可告人的秘密,也不算是奢求吧……”马到成还拿出这样的原由来显示他有某种特殊的身份应该知道对方的某些秘密……

    “是啊,别说是想知道我的秘密,就是直接让我以身相许,我都没话说……”宋婵娟一步到位,居然说出了如此大胆的话来!

    “我可没那个意思,还是先说你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吧……”马到成一听,差点没心跳停止,但嘴上却硬要装出正人君子的样子来!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我到现在还单身,从来没答应跟谁处对象,有个不可告人的原因,就是我已经被一个重要的人物给预定了……”宋婵娟开始说她所谓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预定了?这是啥意思呢?是那种指腹为婚?还是父母包办之类的,身不由己的婚约?”马到成的想象中,所谓的预定也就这些了!

    “都不是,我说的被人预订了,是被我的一个领导,也就是我们信用社总部的一个副社长给锁定了……”宋婵娟进一步解释说。

    “还是没懂,为什么你会被锁定呢?你欠了他什么?或者因为什么,写了卖身契之类的东西,才从此身不由己了?”马到成只能这样囫囵猜测说。

    “差不多吧,不过没有写在纸上的卖身契,而是我自觉自愿这辈子被他锁定的……”宋婵娟居然这样回答说。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把你锁定……”马到成越来越觉得这个宋婵娟是个有故事的女人了……

    “他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三十出头就做到了中层干部的职位,成家立业一直都顺风顺水,可是就在前年,他的太太突然离世,给他留下个十来岁的儿子让他痛不欲生……”宋婵娟这样介绍那个锁定他的男人是何许人也……

    “这跟你有啥关系呢?”

    “那关系可大了!”

    “咋了,难道他太太是你给……”马到成有点不敢想象了——难道这个可以驯服烈马的女孩子,因为某种原因,动用了她训马的手段,将那个副社长的太太给——不能再往下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