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69章:不能再少了

    七叔此刻也赶到了附近,虽然刚才宋婵娟被当空接住的情景他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明显感觉到,这个无名小子不是一般战士,而远远地看见他放下安然无恙的宋婵娟,转而又去接近那匹惊马的时候,七叔的心再次提了起来——难道这小子不但跑得快,跳得高,还有驯服如此暴烈性格野马的能力?就在拭目以待!

    当然,那三个骑着快马,带着套马杆的专业驯马师,也赶到了附近,也看到了这个手劈过他们脖颈子,还没来得及报仇的家伙不但用两腿追上了“闪电”,而且还当空接住了被急停的闪电甩下马背的宋婵娟,顿时都被惊呆了……

    而他们也看见这家伙居然不知死活地放下了宋婵娟,直奔了那匹更加暴怒异常的闪电的时候,心里也替他捏了一把汗——你小子哪里冒出来的,胆子也忒大了吧,没有足够的训马经验,面对这样一匹彻底惊掉的烈马,那纯属找死,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幸灾乐祸也好,担惊受怕也好,反正大家都不远不近地倒要看看,这个宋婵娟带来的无名男人,到底如何面对彻底惊掉的闪电,倒要看看,接下来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

    大概在马到成与这匹惊马并驾齐驱的时候,就给它留下了深刻印象——见过跑得快的人类,可是没见过跑得这么快的人类,居然比我跑得还快!就让这匹惊马有了某种敬畏之心……

    而后就是被他甩掉的那个美艳人类,居然又被这个跑到我前边的人类给当空接住了,这就更让这匹惊马有了更多一层的敬畏——这个人类可能不是一般战士,要更加小心他才是!

    所以,当看到这个人类放下了到手的那个美艳人类,朝它走来的时候,先前的那些咆哮示威顿时变成了敬畏之后的害怕,还没等他走到近前,转身就一溜烟地试图跑掉!

    看到这一切的七叔似乎看到了某种希望——看闪电被那个小子吓成那样,估计再驯化它就应该不费什么力气了吧,就扛着双筒猎枪对三个带着套马杆的专业驯马师大声喊:“这回别让闪电跑掉了!”

    可是,就在三个专业驯马师,得令正要驱赶胯下的快马前去围追堵截的时候,却跟七叔一同看到这样一个画面——只见那个无名小子,顺手捡起一块石头,一个漂亮的奋力抛掷,那块石头就飞出一个弧线,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试图逃跑的闪电的身上,好像打在了某个穴位上,瞬间就让闪电来了个“马失前蹄”在干燥的山坡上,扑出一团巨大的尘埃……

    同时看见那个无名小子,趁机跑上前去,蹲下来轻轻拍打抚摸马头,还帮助它重新站起来,又“溜须拍马”地在闪电身上做了一些看不懂的手脚,居然让闪电完全听他调遣了,转而就看他飞身上马,抓住马鬃,跑了几个小圈儿,以示完全人马合一,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才转而朝悬崖方向奔去……

    这个时候,七叔和三个专业驯马师正好看见了夕阳西下的美丽背景,正在烘托最最精彩的一幕——看见这个神奇般地驯服了闪电的家伙,到了一只看傻眼的宋婵娟的跟前,哈腰俯身伸出一只手来,将半瘫在地上的宋婵娟一下子拎上马背……

    当看见在夕阳西下的背景前,宋婵娟上了马背就双手紧紧揽住了那小子的腰,又将她的头脸紧紧依靠在他的背上,俩人骑马缓缓朝他们走过来的时候,七叔和三个专业驯马师简直都惊呆了,仿佛他们也被融入到了这样一个足以美哭所有的人的绚丽画卷中,精美绝伦,曼妙无比……

    而就在宋婵娟抱住马到成腰间的那一刻,他心里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嗯,这回老子当年跟肖老道学的那样功夫又都派上了用场,身后抱紧自己的这个女人,一定像胯下的这匹烈马一样,被老子百分之百地征服了吧……

    等到马到成骑马与七叔和那三个专业驯马师汇合在一起的时候,竟被那专业三个驯马师给前后围住,纷纷讨好地说:“想不到,你是训马高手中的高手,我们都拜你为师吧……”

    “你们——不介意我刚才用手劈了你们的脖颈子?”马到成不是成心装逼打脸,可是此情此景,不装逼有点对不住这么好的机会了,也就这样来了一句。

    “那都是我们胡说八道,信口雌黄,该打,该打……”两个被打过的驯马师点头哈腰地这样谦恭表示。

    “拜师就不必了,今后有机会多多切磋就是了……”马到成觉得见好就收吧,才这样给了对方一个下台阶的面子……

    说话间,已经回到了养马场的办公大院,七叔下马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放下双筒猎枪,亲手拿出一套马龙头交给宋婵娟和这个无名小子给闪电带上,顺带才说:“想不到,你还有如此身手,不嫌弃的话,我高薪聘请到我的养马场来当职业驯马师!”

    “七叔,你知道他是谁吗,怎么可能到这里来当驯马师呢!”宋婵娟赶紧将七叔给拉到一边小声在他耳边这样说道!

    “他是谁呀,我聘请高级驯马师年薪可是好几十万呢!”七叔还觉得,给了对方如此高的待遇,多少人梦寐以求求之不得,他有什么理由推辞呢?

    “就是好几百万他也不会来的……”宋婵娟却给出了这样惊人的答复!

    “为什么呀?给七叔个理由先?”七叔还是头回被这样回绝过,很是意外和震惊,就这样问。

    “告诉七叔吧,他叫牛得宝,是林海市首富牛旺天家的二公子,昨天为了救出被困的王三宝家的儿子,还有接收王三宝的特殊养殖场,一下子就动用了百万现金呢……”宋婵娟没办法,只好将这个神奇的无名小子是何许人也给披露出来!

    “他——真是牛旺天的二公子?”七叔的脸上,好几条肌肉在跳动,估计还真是一下子触动了他的许多根儿神经!

    “这还能错呀,就这两天,他已经在我们信用社存零花钱接近一千万了,我亲自办理的,查验过身份证,还能有错?”宋婵娟这样确认说。

    “天哪,这样的人物你咋不早点告诉七叔呢?害得我还有啥老脸再跟他说话呢?”七叔一听,原来是如此重要的人物,自己去有眼无珠地那样“虐待”过他,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呐,就这样后悔不已道。

    “七叔啊,他是我朋友,不是那种心胸狭小的男人,不会挑七叔理的,我保证!”宋婵娟走过来,像揽住父亲的手臂一样,揽住七叔的胳膊,这样柔声细气地劝慰说。

    “他真的不会计较我刚才对他的态度?”七叔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

    “不知者不怪嘛,现在七叔知道他是谁了,给他足够的礼遇,难道他会不领情吗?”宋婵娟算是给七叔出了个好主意。

    “好啦,七叔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旦七叔知道了这个救了宋婵娟性命的超级训马高手是谁,也就有点无地自容了,想起刚才对他的种种蔑视和揶揄,真有点老脸没处搁,下不来这个台……幸好有宋婵娟这样保证了对方的人品,他才厚着老脸返回到二公子身边,啥都不说,直接拉他去一个地方……

    马到成不知道对方何意,但看见宋婵娟朝他使眼色,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坏事儿,也就懵懵懂懂地跟着七叔到了办公区后边的一个特殊马厩……

    到了地方,七叔指着特殊马厩里的二十多匹马对二公子说:“看见了吧,这些都是这些年我这个养马场淘汰下来的病残马匹,由于跟它们朝夕相处久了,也就舍不得杀了它们卖了它们,宁可就这样一直饲养它们到终老,不过从现在起,这些病残马匹,就都归二公子所有了,而且,日后七叔的养马场再有类似的病残马,有一匹算一匹,我都会无偿送给二公子的!”

    “哎呀,七叔太客气了,这么多的病残马,我可不能白要啊,七叔开个价,我如数到位。”马到成一看,七叔一下子要把这么多的名贵病残马送给自己,立即这样回应说。

    “二公子这样说话真是羞煞老朽了,你今天救了我家宋婵娟,还驯服了那匹价值不菲谁都驯服不了的闪电,我用多少病残马也无法回报你的这些情分呀!”七叔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所以,马上这样解释说。

    “这样吧七叔,我可以不付钱,可一旦这些病残马匹中,养出了马宝的话,我就跟七叔对半分成!”马到成却直接说出了将来产生效益如何分成。

    “使不得使不得……”七叔赶紧摆手推迟,这哪行!

    “七叔务必接受这样的条件,我才同意要这些病残马……”马到成居然开出了这样的条件……

    “那——七叔就厚着老脸要一成吧!”七叔先是去看宋婵娟的脸,见她点头,才这样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一成太少了,我给七叔四成吧……”马到成算是让了一步。

    “那也太多,七叔承受不起,实在不行,你给七叔两成吧!”七叔也算是增加了一步。

    “就三成吧,不能再少了!”马到成算是一锤子定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