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68章:奇妙的感受

    虽然马到成没练过什么“铁砂掌”之类的功夫,但充满愤怒的全力“劈杀”还是给两个毫无防备的驯马师一个沉重的打击!

    剧烈的疼痛让他们俩恼羞成怒,几乎同时扑过来,想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给予致命的还击……

    原本马到成想的应对策略是,打不过就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可是还没等他想一跃而起,撒丫子就逃离两个暴怒来袭的男驯马师的时候,却听到另一个没参与诋毁宋婵娟议论的男驯马师突然叫道:“快看,闪电惊了!”

    这一声呐喊,立即让两个扑上来复仇的驯马师转移了视线,大家都跟七叔的眼神一起,看见本来以为已经几乎被宋婵娟驯服的闪电,一道黑色闪电般地一跃而起,从高高的围栏上跨越过去,然后,伴随狂暴的嘶鸣,做出了异乎寻常的暴跳动作……

    训过烈马的人都知道,这样的情况就是这匹闪电被触碰到了底线——它突然意识到了背上这个美艳的人类是要将它彻底驯服,是要戴上人类的枷锁,让它这辈子失去自由自在,驰骋无边草原的自由了,所以,他才豁出一切做最后的挣扎和反抗!

    而对于一个训马师来说,这样的情况是最糟糕的,也是最能显现驯马师高人一筹的训马技能……

    而在场的人,包括七叔和所有的驯马师都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宋婵娟训马的手段就是“以柔克刚”刚才显然是初见了成效,可是一旦遇到了闪电这样“不识抬举”的超级烈马,宋婵娟的招数显然显得无济于事了……

    “不好,要出事儿!”七叔第一个看出了问题,就这样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句。

    “我还以为她天下无敌呢!”刚才背后诋毁宋婵娟的那两个男驯马师又这样嘲讽说!

    “快,快去拿套马杆!拦住闪电!”七叔知道这样的情况发生危险性有多大!所以,立即命令身边的三个驯马师立即带上套马杆,骑上快马前去营救……

    看来,七叔的养马场在训马这个环节上时常会遇到这样的特殊情况发生,所以,有一定的“应急预案”但凡遇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将会采取什么样的补救措施,所以,一听七叔的命令,在场的三个男驯马师立即行动,骑上快马,带上套马杆,就都一溜烟地追逐而去……

    可是眼瞅着三个带着套马杆的男驯马师“围追堵截”了好一阵,愣是拿闪电没办法,每次都被它闪电般的躲闪腾挪给躲过去了……

    而且,很快冲破了三个男驯马师的包围圈,朝一个陡峭的山坡奔去!

    “不好,上了那个山坡就危险了!”七叔边说,边折返回到了他的办公室,从一个壁柜里拿出一把双筒猎枪,就急匆匆地冲了出来……

    “您这是要干嘛?”一直跟在七叔身边观察动向的马到成,一看七叔拿出了双筒猎枪,不知道他这是要使出什么撒手锏来阻止危险发生,就拦住问道。

    “那匹惊马没救了,可我不能眼看着宋婵娟也被他带进深渊丢了性命吧!”七叔十分反感这个时候还要跟这个不知姓名的家伙解释这些,但还是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什么深渊呀!”马到成越发觉得问题严重了。

    “惊马奔跑的方向就是一个绝壁悬崖,到了悬崖之上,收不住的话,就会连同宋婵娟一起坠入万丈深渊,那匹马我可以放弃,可是宋婵娟比我亲生的女儿还重要啊,我必须痛下决心,打死这匹惊马,才可能救下宋婵娟的性命了……”七叔边说,边将两颗子弹压在了双筒猎枪的枪膛里!

    “可是,万一没打准,伤了宋婵娟咋办呢?”马到成这样担心地问道。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总比眼睁睁地看着惊马带着她一起跳崖好得多吧!”七叔越来越对这个无名的家伙反感了,边一脸鄙夷地这样解释,边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要不,我去试试?”马到成追上去,这样请求说。

    “你?你怎么试?”七叔完全不懂这小子在说什么——你要试什么,难道你有办法化解危机?

    “那您就别管了……”马到成却不肯解释如何去营救宋婵娟。

    “就凭你?”七叔从心里到脸上的鄙夷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您等好消息吧!”马到成心说,再不显露自己的“庐山真面目”怕是宋婵娟真的要出性命危险了,即便是被七叔用双管猎枪打倒了闪电,没伤及到宋婵娟,可是她从被击中的闪电身上跌落到地上,也差不多得摔个半死吧,假如摔残疾了还好说,假如破相毁容了,那宋婵娟这辈子可就彻底完蛋了……

    是到了该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了,马到成没再多解释,更是没工夫在跟七叔磨叽,说完把腿就拿出了他特有的速度,朝出事的方向奔去……

    七叔不但没听懂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到底用什么办法去赤手空拳地营救危在旦夕的宋婵娟,而且实在想不通,他连马都不骑,如何抵达现场,又如何去拯救几乎命悬一线的宋婵娟呢?

    摇了摇头,带着子弹上膛的双筒猎枪,七叔骑上一匹快马,也朝出事的方向,驾马飞奔而去……

    然而,令七叔万万想不到的是,单靠两条腿奔跑的那个无名小子,居然嗖嗖嗖地比他的快马跑的还快,并且很快追上了那匹跑跑跳跳,试图拼命甩掉背上那个试图驯服它的妖媚人类的惊马闪电!

    嗯?难道这小子真有两下子?

    单凭马到成跑得比马快这一点,七叔就开始对他刮目相看了……

    那三个骑着快马,带着长长的套马杆,围追堵截都没成功,还是让闪电突出重围,直奔那个尽头是万丈深渊而去的男驯马师们,突然看见靠两腿奔跑就超过他们的追赶,越来越接近那匹惊掉的闪电的时候,也都惊呆了:“这小子吃了什么药吧,咋跑得这么快呢?”

    而此刻的马到成,也算是开足了马力,拼尽了全力,把吃奶的劲儿都拿出来了,让自己平生第一次奔跑到了极致的速度,这样才赶在闪电在无比惊恐中,将宋婵娟带到绝境之前,风驰电掣般地追上了它……

    闪电一旦发现有人类与之“并驾齐驱”了,也就有点震惊了——不可能吧,谁会跑得这么快,比我闪电还快,似乎就对这个人类有了某种畏惧心理……

    而马背上完全被惊掉的闪电给弄得只能拼命抓住马鬃不让它甩掉来保命的宋婵娟,根本就没发现奔跑长的闪电旁边,居然有人跟跑了很长一段路程……

    一直到距离山坡尽头的万丈深渊边缘只有二三十米的时候,马到成才凭借最后的一点冲劲儿,提前跑到了悬崖边,然后急停下来,正面面对继续奔袭无法停歇下来的那匹未被人类驯服的惊马……

    马到成心理做好的准备是——假如这匹叫闪电的惊马一意孤行,到了悬崖边还不悬崖勒马,停止致命的奔跑,注定要连人带马坠入深渊的情况下,就用他的跳功原地拔起,就在连人带马坠崖的瞬间,凌空将马背上的宋婵娟从马背上给“薅”下来,然后俩人一起落地,以此达到保住宋婵娟性命的目的……

    然而,令马到成想不到的是,这匹叫闪电的惊马,距离站在悬崖边三五米处的他还有十来米的时候,居然停止奔跑,来了个急刹车,四个蹄子同时减速,掀起干燥的尘土,陡然停在了原地……

    这就让马背上只靠抓住马鬃来维持平衡的宋婵娟,在急停后的巨大惯性下,猛地被甩出了马背,看那弧线,不来个“空中拦截”就会直接被抛下深渊,摔个粉身碎骨,万劫不归了吧!

    马到成知道此刻自己的跳功再次有了用武之地,也就一个下蹲然后腾空而起,与宋婵娟在空中划出的弧线正好契合在了一起,当空将她接住,然后一同落地的时候,马到成用两腿弓成减速的弹簧一般,才让俩人轻松地来了个“软着陆”平平安安地落了地……而马到成脚下距离悬崖的边缘不到半步!

    马到成回头望见了那万丈深渊的恐怖画面,心说——好险呀,但总算是有惊无险,让老子给化解了!

    直到落地了,紧闭双眼的宋婵娟都没弄懂为什么自己毫发未伤地被抱在了一个男人的怀里,一切必死无疑的恐惧瞬间化作了奇妙的感受——或许自己此刻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或许这样的幻觉已经证明自己抵达了天堂,还好,有这样一个男人接住了自己,但愿他不是别人,就是自己心驰神往的牛家二公子,那样的话,有他的陪伴,即便是地狱也无所畏惧了……

    而就在宋婵娟缓缓地睁开双眼,看见真的是她无比爱恋的二公子紧紧地抱住她的时候,瞬间整个人都像被融化了一样,情不自禁揽住了他的脖子,就将发烫的嘴唇凑了过去,试图吻住这个带着自己步入天堂的意中人……

    然而,却在她即将吻到他的嘴唇的时候,却突然听他说:“等等……”竟然将她轻轻地放在地上,然后腾地一下子一跃而起,就直奔了那匹甩掉了触碰了它底线的人类,原地刨蹄咆哮甚至前蹄腾空,仰天长啸,以示它桀骜不驯,终于挣脱了人类对它的征服的、被取名叫闪电的烈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