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67章:不湿才怪呢

    “好了,他是什么人我不管,但凡到我这里来不买正常马匹的,恕我概不接待……”七叔一定是听到宋婵娟说她的这个朋友接替了王三宝,凭借之前的印象,也就同日而语地将他和王三宝列为一类货色了……

    “七叔你听我解释呀……”宋婵娟还试图挽回这样的局面……

    “没什么好解释的,你若是只为这事儿来的,就请带你的朋友回去吧,我没工夫接待,你若是还想趁机会来帮我训几匹马,那就留下来吃晚饭……”七叔毫不客气地给宋婵娟两个选择。

    “七叔又有新烈马了?”宋婵娟一听七叔想让她留下来训马,马上这样问道。

    “是啊,刚刚从外蒙古弄回来的几匹烈马,奇怪了,我的几个训马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倒是驯服了几匹,可还是剩下一匹谁都驯服不了,他们几个驯马师还都说,若是宋婵娟来了,兴许就能驯服吧——假如你感兴趣,就到马场去试试?”七叔完全不管宋婵娟的感受,居然这样说。

    “那好吧……”宋婵娟这个时候用眼神去看二公子,发现他居然朝她点头,所以,才勉强接受了……

    马到成之所以同意宋婵娟留下来训马,也是觉得就这样灰头土脸一无所获地回去了,有点不甘心,或许,多在这里逗留,就有新的机会说服七叔,答应将病残的马匹卖给他来饲养呢……

    七叔一听宋婵娟答应帮他训那匹谁都训不服的烈马了,脸上这才有了笑容,起身从壁柜里拿出漂亮的马鞭和头盔递给了宋婵娟,还说:“也不勉强你,觉得不行赶紧撤离,别让那匹烈马伤害到你……”

    “放心吧七叔,我训马从来都是以柔克刚,绝对不会硬碰硬的,安全问题也就解决了……”

    “嗯,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从七叔的办公室里出来,宋婵娟和马到成就被带到了一个用木杆围起来的能有篮球场大小的围栏外,看见里边有三匹高大健硕,皮毛黝黑,连笼头都没戴上的烈马在里边不住地刨蹄打响鼻,一看就都是那种从未被驯化的野马型的烈马!

    七叔来的路上还叫上了三五个他豢养的驯马师,个个都是那种身材矫健的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到了围栏外,才对宋婵娟说:“这三匹马一个叫霹雳,一个叫雷霆,还有一个叫闪电……雷霆和霹雳基本上都被驯化了,就是那匹闪电,谁都拿它没办法……”

    “让我试试吧……”其实宋婵娟一看那匹叫闪电的黑马,心里也没底,平日里遇到最难缠最难驯服的烈马,她并不是硬着头皮一定要去驯服的,可是今天的情况不同了,一个是二公子的眼睛就在一边看着自己呢,想要真正赢得他的心,像蓝梅那样光靠容貌颜值或许只是一时的欢愉,假如今天自己真的当着他的面儿,把那些男驯马师都驯化不了的烈马给驯服了,牛家二公子将会自己怎样刮目相看呢?女中豪杰配他这样的男中枭雄才是天生的一对儿吧!

    何况,今天带他来这里寻觅病残的马匹受阻,已经没了面子,若是在训马的环节上再无所建树,估计在他心目中也就没啥地位了,基本上也就不会真正抓住他的心了……

    基于这样的心理,宋婵娟才义无反顾地接受了这样的一个挑战!

    这个时候,在七叔的指派下,两个男驯马师步入围栏,将那匹雷霆还有那匹霹雳都用他们的手段给戴上了嚼子和马缰,然后骑跨上去,在围栏里开始绕圈做进一步的驯化了……

    宋婵娟则看了一眼二公子,见他一脸担忧的样子,心里就更坚定了今天一定要漂漂亮亮地驯服这匹谁都驯服不了的烈马的决心——他越是担心,说明他越在乎这次的驯化,那我就要表现给他看,让我与众不同的训马技能彻底征服这个超级富二代的心!

    宋婵娟这样想着,就戴好了头盔,迈着她穿着近身牛仔裤的大长腿,跨过围栏的栏杆,渐渐靠近了那匹看见人类近前就刨蹄嘶鸣,对人类充满了敌意和恐惧的烈马……

    开始的时候,马到成跟剩余的几个驯马师站在围栏外,看见宋婵娟那么执着地一定要去挑战极限,本想上前去阻拦,但看见她志在必得且飒爽英姿的样子,又觉得自己可能是多余,索性静静地呆在围栏外边,看看这个表面上柔情似水的宋婵娟,会不会在训马的时候,变成叱咤风云的女豪杰——那种期待就好像骑手在挑选一匹千里马一样,不让她试试怎么会知道起真正的性能呢?

    宋婵娟进到围栏里边,就缓缓地朝那匹取名叫闪电的黑马走去……

    边走,宋婵娟的嘴里似乎还念念有词,估计都是之前积累的经验,在这样没有被驯化的马匹面前,要用什么样的肢体语言和人类的语言来博得他的信任好感,减少敌意和冲突……

    越来越靠近,那匹烈马也就越是焦躁不安,生怕这个人类靠得太近,对它形成致命的危险,所以,两个前蹄突然高高扬起,整个马身仿佛直立起来一样,伴随震耳欲聋的仰天长啸,一般人见了这样的场面,吓也吓个半死了……

    然而,宋婵娟却不惧这些,还是念念有词地用她小心翼翼的移动继续靠近闪电,到了跟前,当闪电两个前蹄落地的时候,宋婵娟趁机上前,用她的纤纤玉手去触碰闪电的脖子,可是刚刚触碰到,闪电就像触电了一样,猛地跳跃起来,一个高蹿出足有四五米远!

    宋婵娟则不急不燥,再次念念有词地靠近闪电,这次闪电的反应就没那么激烈了,被这个温柔漂亮的人类触碰脖子的时候,只是不住地打着响鼻,却没直接触电般地跳开……

    宋婵娟算是有了良好的开端,接着居然试图用两手同时揽住闪电的脖颈,然后,用她俏丽的脸颊去跟闪电贴脸……

    这样的动作让围栏外边的马到成看得心惊肉跳——想不到,如此暴烈的一匹为驯化的野马,宋婵娟居然敢在它跟前做出这样“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的动作来,真被她的训马胆识给折服了——是不是她在驯化她心仪男人的时候,使用的也是这样的招法呢?

    马到成刚刚冒出这样的念头,就在心里臭骂了自己一句:“你咋一点儿正经的都没有呢?这样关键的时候还想这样低俗的话题,呸,赶紧打住吧你!”

    这个时候,在场的人,包括七叔和在场外的三个“观敌瞭阵”的男驯马师,都屏住了呼吸,仿佛宋婵娟能否取得闪电的信任,将其一举驯化,就在此一举了……

    果然不负众望,在宋婵娟大胆地用她那俏丽的脸颊与闪电的马脸有了几秒钟的“亲密接触”之后,那匹充满敌意的烈马终于安静下来,似乎对这个美丽又友好的人类消除了敌意,表现出可以接受它的顺从和安静来……

    宋婵娟抓住这样的机会,一个漂亮的跨越,抓住长长的马鬃,就飞身跨上了闪电的脊背……

    闪电对这个美艳人类的举动弄得有点猝不及防,还没反应过来,已经骑跨在它的脊背上了……

    十分反感和恐惧,但一时还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闪电只能试着向前奔跑,看看背上这个美艳的人类会对自己做些什么……

    一旦跨上了马背,宋婵娟知道,驯化这匹烈马已经成功一半了,一阵喜悦让她有些情不自禁,就在马背上,朝着七叔和二公子的方向,腾出一只手打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试图得到他们的赞许和鼓励……

    “好!真有你的!”七叔发自内心给出了这样的赞美和鼓励,同时,用鄙夷的眼神看了身边那三个努力好几天都没驯化闪电的男驯马师……

    这三个驯马师虽然也对宋婵娟跨上了闪电,取得了驯服闪电的初步胜利也都拍手称快,可是趁七叔不注意,马上就小声嘀咕起来:“一定是她对着马耳朵说,别怕,我是你的小母马,你若是被我驯服了,我就是你的了……”

    “是啊,每次遇到公马她都用这招儿,不然为啥我们不行她却行呢?”

    “你看她骑在马背上的浪样,估计在用两腿不住地给公马暗示——感觉到了吧,我中间都湿乎乎的了……”

    “一定是,不然的话,闪电咋会那么乖乖地被她驯服了呢?”

    “估计他驯服男人也是用这样的办法吧……”

    “是不是你已经试过了?”

    “你才试过了呢……”

    “你没试过咋知道她已经湿了呢?”

    “马背那么光滑,她也只穿一件牛仔裤,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闪电每走一步,就亲密无间地摩擦一下,凸凹相合,不湿才怪呢!”

    一直被所有人都视而不见,忽略得就像没他存在的马到成,听到几个嫉妒宋婵娟训马成功的男驯马师这样无耻下作地这样议论,实在是忍无可忍,趁他们不备,将两只手同时做出了菜刀的样子,然后,猛地跳起来,分别在两个背后用下流语言诋毁宋婵娟的男驯马师的后脖颈上“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