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66章:小巫见大巫

    车子停在养马场外,马到成和宋婵娟从车上下来,正好能俯瞰整个山坳里既宽阔又封闭的大型养马场……

    “这个养马场养的马都给谁用了?”一看宋婵娟的七叔拥有这么大规模的一个养马场,跟自己刚刚收购的王三宝的小型养殖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免不了这样问了一句。

    “来买马租马和赏马的人可多了……”宋婵娟边带着马到成朝养马场的办公区走,边这样介绍说。

    “都什么人来买马?”马到成还真想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养马场的情况,说不定,老子感兴趣了,就出钱给买下来送给身边这个到现在还没追到手的美女呢!

    “有边防部队巡逻需要马的到这里来买,有市政巡逻用的仪仗马队到这里来买马,当然也有个人或机构参加赛马到这里来选马……”宋婵娟条理分明地介绍说。

    “那都什么人到这里来租马呢?”马到成又问了新话题。

    “最多的就是那些拍战争戏的制片导演,有时候一部大戏的几个大场面需要几百上千匹奔马的镜头呢……”宋婵娟还是对答如流。

    “那你七叔的养马场一共有多少匹马呢?”马到成想知道这个养马场到底有多大规模。

    “多的时候两三千匹,少的时候也没少过上千匹吧……”宋婵娟不假思索就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你咋这么了解这里呢?”马到成搞不懂,像宋婵娟这样一个“大家闺秀”型的女孩子,怎么这么了解这里,难道这个养马场跟她有特殊的关系?

    “这是因为我跟七叔的特殊关系呀!”宋婵娟似乎听出来马到成想知道什么了,所以,直截了当这样回答说。

    “特殊关系?”马到成的心里咯噔一下,心说,什么特殊关系,难不成是认七叔做了干爹的那种关系?

    “对呀,我六七岁的时候,父亲被家里的炉子冒出的一氧化碳给熏死了,我母亲身体不好,没工作养活不了我,于是就被我堂叔,宋家排行老七的七叔给收养了……”宋婵娟慢条斯理地这样回应说。

    “七叔没儿没女?”马到成一听,原来是真的亲属间的收养,就这样问道。

    “不,有儿有女,正是因为这样,我到了七叔家,才觉得不孤单,而且七叔对我比他亲女儿还要格外的关照和溺爱,只要我想要的,他从来都不阻拦,千方百计让我得到,从小到大,就没一样我想要的没得到的……”宋婵娟这样说的时候,正好有和煦的清风吹拂在了她的发间,飘飘然将她耳际的细白给显露出来……那种,叫个男人就会怦然心动!

    “比如呢?”马到成看到了这样迷人的风景,差点窒息的感觉,心说,她长发下的耳际如此细白,那衣服里的皮肤还会粗糙了吗?当然,只是一闪即逝的念头,赶紧收回心猿意马,这样问道。

    “比如骑马这件事儿吧,七叔的儿女也不是不想来养马场骑马奔驰过瘾,可是七叔从来没让他们涉足过这里一次,到现在,七叔的儿女大概还像你一样,没训过的马连跟前都不敢靠近,可是我从小就渴望自己成为飞身上马,驰骋疆场的女英雄,所以,十岁过生日的时候,七叔问我想要什么,我当即就说要骑马,七叔二话没说就把我带到了养马场,不过第一次是七叔抱我上的马,而且是跟他一起骑的一匹老马——但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迷上了骑马,到我长大成人十七八岁的时候,已经是养马场的常客,甚至成了养马场驯化那些烈马的成员之一……”一口气,宋婵娟相当于将她的身世都讲了出来……

    “也就是说,什么样的烈马你都敢骑?”看着宋婵娟浑身上下的女人韵味,真难以想象她居然是个训马高手!

    “差不多吧,除非是七叔不让我碰的马,但凡到了我手里还没驯化过的马,还没有一匹没被我驯服过的……”宋婵娟居然毫不客气地承认了!

    “一定是因为你长得太美了,什么样的烈马见了你这样的美女,也就都收回了它们的心猿意马,乖乖地听从你的驯化和驾驭了吧……”马到成一听,心里顿时一阵翻腾,难怪老子这匹“烈马”被你给弄得神魂颠倒,却到现在还没将你拿下,原来你只喜欢驯服烈马,却不在乎烈马本身是一匹什么样的马呀——就这样调侃了一句!

    “你可真会说话……”虽然宋婵娟听谁夸赞她貌美如花从来都不感冒,可是听这样的赞美从牛家二公子的嘴里说出来,无论如何都让她芳心乱颤,心说,你就是那个亟待我驯服和驾驭的,早已意马心猿的烈马吧!

    说话间,俩人已经到了养马场的办公区……

    见到一个五十出头,满头银发却精神抖擞的男人从屋里出来,宋婵娟就上前叫了一声:“七叔……”那种叫法只有女儿见了父亲才会有,显然宋婵娟已经将这个七叔当成了自己的父亲一样……

    “今天不是周六日,咋有闲暇来马场了?咋了,几天不训马,手就痒痒了?”七叔言辞声音里,不无父亲的慈爱与喜悦……

    “不是啦,正好有个朋友要来办事儿,就跟着来了……”宋婵娟马上像小女孩一样撒娇地揽住了七叔的胳膊,这样解释说。

    “朋友?什么朋友?男朋友?”七叔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马到成,这样亲切地问了一句。

    “不是啦,是我信用社的一个大额储户,刚刚收购了一个养殖场,里边空空的,听说七叔是养马的,就想过来买几匹回去养……”宋婵娟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原来是买马的呀,快请进吧……”七叔这才客气地朝不远不近的马到成做了个请进他办公室的手势……说完,他自己就不客气地先进屋里了,显然,没把这个不速之客的买马者当回事儿……

    “来呀,进屋我再介绍你给七叔……”宋婵娟主动回走几步,单手拉住马到成的袖子,这样说道……

    “别介绍我是谁,只说我是来淘换病残马的,行不?”马到成小声对宋婵娟说。

    “为啥呀?”宋婵娟正想告诉七叔她带来的朋友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个人物呢,却听到二公子这样说,当然很不理解。

    “不为啥,就怕你说出我是谁,你七叔就什么马都不肯卖给我了……”马到成倒是会说出令人折服的理由来。

    “哦,这样啊,那好,那我就说你是个普通朋友,就是想捡便宜,买几匹要淘汰的病残马回去养着玩儿的,行吧……”宋婵娟马上就理解了二公子为啥要如此低调……

    “好,就这样说……”马到成立即同意了……

    等到宋婵娟和马到成都进到了七叔设在养马场的办公室,站在他面前等着听宋婵娟如何介绍的时候,宋婵娟却说:“对了七叔,我的这个朋友不是来买正常马匹的,而是专门淘换那些病弱残疾——就要淘汰的马匹回去养的……”

    “为啥呀?”

    “可能就是……手里的钱……不够买没病或者不被淘汰的马吧,反正,他不要好马,只要七叔不稀罕要的那些病马老马什么的……”宋婵娟发觉七叔的脸色有些难看了,所以,这样解释的时候,就有点底气不足,但还是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了……

    “可惜呀,我这样的养马场,咋会有那样的马匹存在呢?”七叔算是直截了当地回绝了宋婵娟的请求。

    “不可能吧,好几千匹马里边,咋说也有生病或者需要淘汰的吧,只要有,七叔只管卖给他好了,就算是我求七叔了……”宋婵娟觉得七叔这样说,几乎一点儿面子都没给她,回头咋跟二公子解释呢,也就这样争辩说。

    “不用你求我,谁来我这里买病马淘汰马都没有,你的朋友若是想买病马可以到王三宝的养殖场去呀,他那里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半死不活的病马残马……”七叔居然提到了王三宝,看来不是没人来这里谈过这样的生意。

    “不瞒七叔说,那个王三宝带着家人离开湖畔镇,跑到黑龙江鸡西去了,我的这个朋友正好接手了王三宝的养殖场,可是里边原先的那些病弱禽畜都被人给毒死了,空空荡荡的,所以才……”宋婵娟一听七叔提到了王三宝,也就只好将她朋友的情况说了出来——他就是王三宝的接替者,所以才会寻找病残的马匹的……

    “别说了,原来是这样啊,我也不瞒你们说,那个王三宝没少到我这里来哭穷念央,说让我可怜他把病弱淘汰的马匹都低价卖给他,可是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他这样的人,明明是想买这样的马回去用他的法子培植出马宝来卖出天价来,可是他却想用购买一只羊的价钱买走我的一匹马,你们说,这样专门来捡便宜的家伙,我能理睬他吗——你的这位朋友,不会也是这样的人吧!”七叔旁敲侧击指桑骂槐地这样说道。

    “七叔误会了,他可不是这样的人,他这个人……”宋婵娟一听七叔这样贬低她的朋友,有点吃不住劲了,就想直接披露她的朋友到底是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