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63章:强烈的冲动

    “都说了打死都不告诉你的……”蓝梅也知道自己这样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可是既然已经说出去了,也就没法收回了,只能将计就计这样说了。

    “那我现在就打死你吧……”宋婵娟边说,边拿出了闺蜜间的那种亲密来厮打蓝梅……

    “好了好了,我都告诉你吧,我答应给他生个孩子的,他给我这点奖励算什么呢?”蓝梅不是受不了宋婵娟那种亲昵的厮打,而是想趁机披露她最真实的目的!

    “你给他生孩子?那王大力咋办?”宋婵娟一听蓝梅说出了“真话”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别提王大力了,他出车祸了,人是抢救过来了,可是医生说,伤害严重,深度昏迷,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的……”蓝梅一提起王大力,脸子呱嗒就掉了下来——她从王三宝的养殖场跟二公子道别去了市里看重伤抢救的王大力,居然没多呆多大一会儿,听父亲蓝景祥说牛得宝的五百万回扣款办好了,马上风驰电掣地回到了湖畔镇,本想只字不提王大力呢,可是一旦被宋婵娟提及,马上就这样来了一句……

    “哎呀,那你岂不是要守活寡了吗?”宋婵娟没什么恶意地说出了将来可能发生的残酷现实……

    “才不会呢,幸亏我有先见之明,把牛家二公子给划拉到手了,正好王大力成了植物人,让我没了后顾之忧,从今往后,想跟二公子咋好就咋好,该着王大力没有享用我美色的命!”蓝梅居然一点儿沮丧的神情都没有,还饶有兴致地这样说道。

    “他刚刚这样,你不该对他这样无情无义!”宋婵娟还是善意地提醒她,别太过分了,不然的话,王大力的家人会有想法的……

    “我还无情无义,刚才我到市里中心医院去看他,一下子就给他垫付了十万块钱的住院费呢!”蓝梅立即拿出了“铁的事实”来证明她对王大力算是仁至义尽了!

    “你们已经是领证的夫妻了,这些钱你该出……”宋婵娟却觉得这很正常。

    “付钱的时候,我还真心疼了一下,可是看着他父母那个可怜巴巴的样子,才一咬牙一跺脚,把昨天二公子刚刚给到我手里的十万块钱,给他当了住院费!”蓝梅跟宋婵娟还真是无话不说。

    “你这样做才算积德行善做对了——对了,今天咋没见你跟二公子在一起呀!”宋婵娟趁机转移了话题。

    “咋了,一天不见你就受不了了吧!”蓝梅的醋意瞬间爆发!

    “瞎说什么呢,是你一天不见才受不了了,干嘛往我身上赖呀!”宋婵娟还是用闺蜜的亲昵来捶打蓝梅,这样争辩说。

    “你这样问他就是想他了,坦白吧,昨天夜里是不是想他都想湿了?”蓝梅居然这样逼问道。

    “瞎说八道什么呢,不理你了,我还忙你,你该干啥干啥去吧!”宋婵娟一听蓝梅醋坛子倒了,马上想金蝉脱壳逃之夭夭……

    “看到没有,让我说着了吧,兴许比湿了更严重呢,不过我可郑重提醒你,千万别打他的主意,他百分之百是我的,没有第二个女人能跟我分享他!”蓝梅算是给出了严正警告!

    “可是我听说,他是有老婆的人啊!”宋婵娟却在这样的时候,不卑不亢不咸不淡地这样来了一句。

    “别提他老婆了……”蓝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

    “为什么不能提?”宋婵娟倒要听听二公子的老婆是个什么情况。

    “我都调查过了,他老婆叫徐美仑,跟他结婚六年愣是没生出一男半女来,在那样的豪门里,生不出孩子就没有地位,一旦我生出二公子的孩子来,哼哼,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蓝梅眯起眼睛,仿佛看见了当她生出了牛家二公子的孩子之后,会是怎样一番波澜壮阔的景象!

    “你想咋样?”宋婵娟一看蓝梅那个走火入魔的劲头,就觉得悬乎,但还是捺住性子这样问了一句。

    “算了算了,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谁能预想到将来的事儿啊,到时候再说吧,我得走了……”蓝梅还算聪明,突然觉得自己暴露心里的东西太多了,虽然是闺蜜,指不定哪天就成了情敌呢,为什么要和盘托出都告诉她呢?这才悬崖勒马,戛然而止地开始打哈哈了……

    “你要去哪里呀?都快中午了,咱俩一起吃个饭吧!”宋婵娟还这样挽留蓝梅说。

    “不了,我要去王三宝的养殖场,二公子说在那里等我呢——知道吗?现在我当务之急就是多跟他做那个,这样怀上是几率才大,我的那个远大理想才会早日实现……”蓝梅说出了自己要去哪里,甚至将自己的目的都说了出来——还是没管住自己的嘴呀!

    “你呀你,别太急功近利,回头落得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宋婵娟一听蓝梅这样说,就再次以第一闺蜜的身份这样温馨地提醒她说……

    “你咋这样咒我呢!”蓝梅当然不爱听这样的话了,就立即嗔怪道。

    “不是咒你,而是谁都无法预料未来是个什么结局!好自为之吧……”宋婵娟却像个局外人一样冷静理智地这样好言相劝道。

    “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我知道一提到他你就羡慕嫉妒恨的,所以,从你嘴里根本就听不到祝福的话,我走了,没事儿就不用联系我了,拜拜……”蓝梅听了宋婵娟的解释,似乎更觉得对方跟自己不可能是一条心了,也就这样贬损了一句,带上她的钱,转身离开了……

    看着蓝梅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了,宋婵娟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原本还很是淡定从容的她,被蓝梅这样的一顿贬损忽然有了报复她的心理——谁说牛家二公子就一定是你蓝梅的菜,从二公子看自己的眼神里,早已觉察到了心心相印的默契和情愫,只要自己想,说不定二公子将来属于谁呢,哼!

    马到成挂断蓝梅的手机,回到旅店的房间,看见夏欣欣正好在接表妹的电话,就一直在旁边听……

    夏欣欣打了一会儿,挂断了对马到成说:“表妹说已经到了,只要付了钱,她就答应捐肝给我母亲……”

    “我觉得,空口无凭不行,最好还是有些文字的东西签订了,比较靠谱……”马到成还这样提醒夏欣欣,凡事都要有个凭据日后才不会出什么罗乱……

    “你说的对,我们边去见她,边草拟应该签署的证明吧……”于是,俩人边往肿瘤医院赶路,边商量需要草拟什么样的契约让表妹来签……

    “你还要带我去见你表妹?”马到成有点不愿意见更多的“外人”生怕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不带你去难道让我带刘德明去呀!走吧,非你莫属!”夏欣欣俨然是马到成最亲密的女人了,一把揽住他的胳膊,强行拉拽他跟她一起去见表妹了……

    马到成没办法,只能扮演夏欣欣在林海市临时男人的角色,去见那个愿意为了五十万赔偿款,而捐出部分肝脏的表妹了……

    在肿瘤医院的会客厅里,夏欣欣对表妹说:“钱可以马上付给那家,但要跟对方签订一个白纸黑字的协议,赔付完毕,再也不许找任何麻烦,最好有保人……”

    “知道了,我们早就准备好了……”长相有点像村妇的表妹好像一点儿都不糊涂。

    “还有,你给我母亲捐肝这件事儿,对外就是免费捐赠的,所以,也要签订一个协议,写明你是自愿无偿捐赠脏器的,这个你能答应吧……”夏欣欣趁机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这个我们也想到了……”表妹居然也想到了。

    “那好,那你签字画押吧……”夏欣欣倒是如释重负,本以为表妹会问十万个为什么呢,想不到,人家也想到了,这就无需解释了,直接签字画押吧……

    正在夏欣欣和表妹极其家人签订那些约定的时候,马到成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就有点心惊肉跳——这工夫蓝梅来电话,到底是因为什么呢?难不成,她在湖畔镇办完了存款,就直接到王三宝的养殖场去找老子去了?见不到人影就来电话兴师问罪了?

    无论如何,这个电话也得接呀!

    “你现在哪里呀!”蓝梅的语调一听就是气恼无比!

    “你现在哪里呀?”马到成故意拖延时间判断对方到底为什么发火……

    “我就在你的养殖场呢,可是你为什么不在了呢?”

    “我遇到点急事儿,现在在市里的肿瘤医院呢!”

    “肿瘤医院?谁有病了,谁得癌症了?”蓝梅立即这样刨根问底起来!

    “我的一个姨妈得了肝癌,需要肝脏源做手术救命,可是现在筹集不到巨额的手术费和肝脏源费,就急急忙忙地把我给找来了,人命关天的,我就匆匆忙忙出发了,没跟你打个招呼,你别挑我理啊……”马到成只好慢条斯理地这样解释。

    “那好,那你在市里的肿瘤医院等我,我这就去找你,验证你是不是在那里,是不是有个姨妈得了肝癌!”蓝梅认准了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我说你……”哪里给马到成解释的机会,蓝梅挂断了手机,估计立马开上她那辆昂科威,以她特有的速度,赶赴市里,来验证牛家二公子有没有骗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