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60章:到底值不值

    “难得你这样理解,对了,还有一件事儿你要办……”马到成又想起一件事儿……

    “宝哥只管说!”

    “就是赶上有乡村大集,特别是那种禽畜交易大集的时候,你带上几个徒弟去帮我购买一些回来,记住了,一定专挑那些面黄肌瘦,有皮没毛,病病殃殃的禽畜给我买回来……”马到成开始为未来的特殊养殖事业做铺垫了……

    “为什么呀宝哥?谁买禽畜不挑那溜光水滑健健康康的卖呀,为啥宝哥跟别人正好相反呢?”葛大壮完全不懂宝哥是什么意思,咋会正好与人相反呢?

    “这个你别多问,我让你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你只管执行就好了,一旦我发现你买回来的禽畜没毛病,我就扣发你未来的工钱!”马到成居然给出了这样的规定!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宝哥这样做,是想通过购买那些病残的禽畜,好生饲养,来达到积德行善圆满功德的目的?”葛大壮只好这样猜测说。

    “你这样想也行……”马到成心说,你爱咋想就咋想吧,反正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真相!

    “知道了宝哥,我坚决执行就是了……”葛大壮立即言听计从了……

    安排好了养殖场的事儿,马到成发现想回城里却没有现成的交通工具,寻觅了一圈儿,发现王三宝家的库房里,放着一辆还能骑的自行车,就推出来,掸掸灰尘就要骑走,却被葛大壮给拦住了:“我来的时候打的那辆车给了电话,还说今天上午就在湖畔镇转悠,兴许这工夫还没离开,我打电话叫那辆出租车过来吧宝哥……”

    “嗯,你打电话吧……”马到成心说,可也是,现在老子是什么身份呀,打车都属于临时的寒酸措施,何况是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上路呢,万一被谁看见了,拍了照片放在网上,估计就会发酵出不一样的新闻了……所以,一听葛大壮的提议,马上就答应了。

    还真让葛大壮说着了,那辆出租车还真就一直在湖畔镇里转悠,就想拉个活儿回市里,这样比半天赚的还多,听到葛大壮的电话,立即赶到了王三宝的养殖场,马到成立即上车,但告知司机的不是市里的肿瘤医院,而是旺天大厦楼下的停车场……

    这两天自己没带那辆宝马X6可把马到成给憋坏了,说是有蓝梅一路跟随,可是坐在她的车里就像被囚禁被绑架了一样失去了自由,所以,回到市里第一件事就是回到自己的车里,然后驾车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回到市里,到了旺天大厦的露天停车场,看见牛得宝留下的那辆胭脂红的宝马车的时候,马到成的心里居然涌现出了某种久别重逢的亲切感,下了出租车,回到了自己的车里,立马有了重获自由的感觉!

    还是在自己的车里舒服自在呀!

    在车里惬意了好一阵,才启动车子,直奔了林海市的肿瘤医院……

    到了地方,停好车子,找到了刘德明说的311病房,推门进去,发现只有夏欣欣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整个人明显瘦了一圈儿,几乎恢复到了她当姑娘的时候,也就是被马到成要死要活暗恋的姑娘时代的小模样,加上脸颊上还有没擦干的泪痕,看上去就让人心疼!

    马到成居然有了又爱又怜的感觉,但开口问的却是:“刘德明呢,他不是说一小时之内等我来吗?”

    “他的老板来电话骂他,再不回去就炒他鱿鱼,他没办法,就提前走了……”夏欣欣躺在那里,声音柔弱,仿佛喃喃自语一样。

    “说吧,出什么问题了,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马到成最受不了夏欣欣这个样子,顿生一种拯救她于苦海的冲动……

    “本来昨天就该做手术了,可是医生说我的情绪不稳定,会影响手术的效果,所以,就给延迟了……”夏欣欣说出了具体原因。

    “那你——为什么情绪不稳定呢?”马到成跟刘德明通电话的时候,匆匆忙忙的,也没弄懂夏欣欣为啥会变成这样了,所以,现在要弄个明白,听她自己怎么说。

    “本来好好的,我也下了决心捐肝给我母亲,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我爱人从海上回到了大连,听说我要做这么大的手术,就好像要开他的胸摘他的心肝儿一样,坚决制止……”夏欣欣想坐起来说话,可是努力了一下,还是躺了回去……

    “可是,他不让你捐肝脏源给你母亲,你母亲岂不是只能等死吗?”马到成知道夏欣欣的母亲就快熬不住了,才那么急于手术的,可是提供肝脏源的夏欣欣却这个时候“情绪不稳定”了,这样下去,怕是她母亲要够呛了吧!

    “是啊,我因此就坚持,他因此就跟我大吵大闹,我们俩就闹翻了,他居然提出了离婚,我当时也不冷静,也就答应离婚,想不到,他真的开始办理离婚手续了……”夏欣欣这样说的时候,本来就柔弱的声音来,有夹杂了某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你就是因为这个,情绪不稳定,影响手术进行了?”马到成想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婚姻的变故才导致她现在这个样子的。

    “那是当然啊,之前无论我多么清苦为他守活寡我都毫无怨言,可是离婚二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好像五雷轰顶一样让我瞬间崩溃,想不到,我与他之间这么多年的婚姻会如此脆弱,聚少离多的厮守完全没换来他一丝一毫的珍惜挽留,那么轻而易举地就说出了离婚二字,而且不是一时气话,而是终于找到了离婚的借口和理由,必须抓住千载难逢机会的感觉……”夏欣欣越来越看透她婚姻的本质了好像。

    “或许,这样的男人压根儿就不值得你去爱,更何况还要继续维系那种名存实亡的婚姻呢……”马到成帮她做了这样的总结。

    “我倒是竭力像你说的这样想,可是我无论如何都过不来这个劲儿啊!”夏欣欣此刻没哭但眼泪却扑簌簌地从眼角滚落在了脸颊上……

    “那你让我来,能帮你什么忙吗?”马到成真的有点不敢看夏欣欣的可怜样子了,将目光望向天花板,这样问了一句。

    “不是我让你来的,是刘德明看我这样情绪消沉,精神崩溃的样子就到处帮我想办法,可是他那两下子什么忙都帮不上,叫来很多同学来劝我,可是越劝我我就越是伤心,末了他才说要让你来,我还说千万别,他现在有了那么好的一份差事,千万别打扰他,让他再丢了工作我可赔不起……可是他不听,就给你打了电话……”夏欣欣却这样纠正说,意思是,她本不想再叨扰马到成的,是刘德明没了别的办法,才给他打的电话……

    “那好,无论如何,现在我来了,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只管说好了……”马到成也不想追究到底是不是夏欣欣自己想让他过来帮忙的,直接这样说道。

    “不能再让你帮我了,你帮我的够多了……”夏欣欣却这样来了一句。

    “哪里话,现在你母亲危在旦夕,手术的事儿估计一天都不能耽搁了,可是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确实上不了手术台,假如还有别的办法的话,还是要尽快拿出新的方案来,解决你母亲生死攸关的大问题才好……”一听夏欣欣也说出了“你帮我的够多了”马到成立即想起了唐小鸥经常这样说,所以,对夏欣欣的好感立即提升了不少!

    “办法当然有,可是根本就无法实现啊!”夏欣欣这样说的时候,脸上充满了绝望的神情。

    “什么办法,只管说……”马到成心说,假如用钱能解决的,你就只管说吧,谁叫你是我青春年少的时候暗恋的女孩呢,谁让我见了你这样可怜又爱哭的女人,就忍不住要豁出一切帮你逃离水深火热呢?

    “我说出来,可没有让你再破费的意思……”夏欣欣还要把丑话说在前边,意思是,即便说出来,也不是一定要马到成帮忙的意思……

    “只管说吧……”马到成有预感,估计又是因为钱的问题,遇到什么坎儿过不去了……

    “明摆着,我因为离婚的事儿闹得心神不宁做不了手术给我母亲提供肝脏源,可是我母亲的病情一天都不应该再拖下去了,医院就在我亲友中间筛查有没有可以与我母亲配伍的肝脏源可以使用,结果,在我的一个表妹身上筛查出可以提供肝脏源,可是跟我表妹一谈才知道,她可以提供,可是必须帮她解决一个难题才行,不然的话,她也像我一样心神不宁,情绪不稳定……”夏欣欣说是不想再让马到成破费了,可是说道具体问题,还是把真实情况都说了出来……

    “她遇到什么难题了?”

    “她十岁的儿子跟同学打架,用铅笔捅瞎了人家的一只眼睛,人家不依不饶,非让赔偿一百万才算了事,后来经过多方调停,说赔偿五十万也可以了事,可是我表妹就是个给人家当小时工的保洁临时工,每月的收入都不固定,她男人酗酒闹事被判了三年徒刑在里边还没出来呢,而且,她卖了现在在城边上的房子也只能筹集二三十万,所以,即便是这五十万,她也出不起,所以,她答应说,只要我能帮她赔偿了这五十万,她就心甘情愿捐献肝脏源给我母亲……”夏欣欣终于说出了对方到底需要解决什么难题。

    “你确定她的肝脏源真的适合你母亲?”马到成想知道,这个表妹提供的肝脏源到底值不值这五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