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59章:越禁越想要

    可是呢,人就是这样的动物,越是被禁止,发誓不去跨越的雷池,就越是在心里埋下了渴望的种子,但凡有合适的土壤,立马就会不顾任何禁忌地萌发出来!

    大概没有蓝梅如此“丧心病狂”的妒忌和走火入魔般的禁止,马到成或许与宋婵娟之间也就是短暂的好感,过后可能就烟消云散,不再思量了……

    可是偏偏被蓝梅这样夸张的醋意大发,让马到成心中的好奇也给强烈地逗引出来了——难道这个宋婵娟真值得蓝梅这样的美女主持人去担忧去妒忌吗?难道宋婵娟这样的女人的的确确具有蓝梅以及其他女人不具备的某种特殊风情魅力吗?

    所以,一旦马到成确定蓝梅这次真的离开他去市里看病危的王大力,一时半会不会回到这里了,居然就有活思想开始蠢蠢欲动,转而就泛滥成灾了……

    或许,真的应该跟宋婵娟沟通一下子吧,这两天的接触总是被蓝梅中间横拦竖挡的,根本就没跟她像模像样地说上一句话,尤其是昨天自己在操作转账平台的时候,由于过于紧张在五千万的后边多加了一个零,被宋婵娟及时发现并且巧妙地提醒才没酿成一个超级的低级错误,本该好好谢谢她吧,至于昨天帮助自己提出百万现金,还有昨天酒桌上喝交杯酒未遂等情节,也都是自己亏欠对方的,连句抱歉的话都没说得上,这连起码的人情世故都没做到吧……

    若是蓝梅没这么邪乎地阻拦,或许马到成也就将这些歉意很快都淡化甚至忘掉了,反倒是蓝梅的言行举动让马到成一次又一次地强化了这些歉意,此时此刻,一旦蓝梅离开了他的视线,就有了强烈的愿望想要尽快跟宋婵娟通话,表达自己的歉意,同时,也会将内心那种强烈的渴望顺带传递给对方——不是我不想跟你约会,而是我们中间相隔千山万水……

    所以,在葛大壮招呼长宽高兄弟三个,开始汗流浃背地清理王三宝留下的养殖场里那些被毒死的禽畜的时候,得到空闲的马到成居然有了想主动给宋婵娟打个电话的冲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马到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了马到成一跳!

    第一个想法居然是,难道此时此刻,宋婵娟跟我心有灵犀一点通,也想跟我通话沟通情感了?而且先我一步把电话打过来了?

    然而,急忙接通了,听到了对方的声音才发现,竟然是讨厌的刘德明打来的:“喂,是马到成吧,我是刘德明啊,你在哪里呀,现在急需要你的出现呀!”

    “怎么了?说得这么邪乎?”虽然马到成对刘德明打心里往外讨厌,但还是客气地这样回应说。

    “你还不知道吗,夏欣欣的母亲这两天就要做手术了,夏欣欣紧张得都快自杀了,我们几个谁来劝导她都不管用,听她的话里话外的意思,能劝导她的人非你莫属,我们让她给你直接打电话约你过来,她有死活不肯,我这个当班长的,也只好厚着脸皮打电话求你了,哪怕是在百忙当中也要抽出一小点时间过来一下,在夏欣欣上手术台之前,安慰她一番,或许手术会顺利一些,成功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刘德明居然还把自己当班长,对班里的同学颐指气使呢!

    “夏欣欣为什么要上手术台?”马到成只对这个提出了疑问。

    “你还不知道啊,就是夏欣欣给她母亲提供的肝脏源呀,她现在情绪可低落了,动不动就哭得像个泪人儿,你听,现在她还在哭呢……”刘德明居然将手机弄到了夏欣欣附近,让马到成听到了她那嘤嘤地哭声……

    “好好好,我尽快过去,说出具体的地点吧……”马到成就怕听到女人的哭声,特别是夏欣欣的哭声,大概这个毛病的起因就是夏欣欣当年爱哭给他坐下的病根儿吧……所以,即便是在电话里听到了夏欣欣的哭声,立马就这样答应了。

    “就在市肿瘤医院的住院部311呢,你若是一小时内能赶到,我兴许还能在这里迎接你……”刘德明说出了具体地点,同时,又说出了他的逗留时间。

    “你干嘛要离开?”马到成一听刘德明想趁机离开,就这样问。

    “我老板叫我多少次了,那边有个急活儿必须我去办呀,你若是来了,我也算能暂时脱身了……”刘德明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好吧,我争取一小时赶到……”马到成很是无奈,只好这样说。

    挂断刘德明的手机,马到成就去叫葛大壮,一看他满头大汗地正在跟“长宽高”哥仨一起在后院的树下挖深坑打算深埋那些被毒死的禽畜呢,就对他们几个说:“都上来休息一下吧,我要出去,得交代你们几件事儿……”

    “让我师父听您吩咐吧,我们几个继续挖坑!”常长居然如此懂事地回应说。

    于是,马到成只带着葛大壮到了前院的房子里……

    话说王三宝留给马到成的这套小型养殖场,横宽有三十多米,纵深大概有百八十米,这样算下来,总面积应该在两三千平米的样子,在进院之后二三十米处,是一溜五间瓦房,院子里还有个旁边还有耳房算作仓库,其他的建筑就都是牛栏猪舍马厩羊圈鸡架狗窝之类的粗糙建筑了……

    瓦房的后边是菜园子和果园,当然,在院子中间还有一口洋井,算是这个小型养殖场的水源了,电是从院外的电线杆子上拉进来的,王三宝几乎没留下什么电器,锅碗瓢盆也都旧的可以,但屋里的一些老旧家具摆设还算可以继续使用……

    马到成将葛大壮叫到客厅里,对他说:“我接了个电话,务必赶回市里去,我临走之前,有件事儿要交代给你……”

    “有啥吩咐,宝哥只管说!”葛大壮此刻完全没了“二师父”的样子,俨然完全变成了马到成的小弟一样谦卑客气……

    “既然我把这里定位成咱们的大本营根据地了,也就要像模像样地具备相关的功能,比如说,吃喝拉撒这些都要进一步地完备,缺什么,补什么,不求奢华,但求实用——你身上还剩多少钱?”马到成开始交代他想到的事情了。

    “整容和换行头花了四万多,现在还剩不到六万块……”

    “置办这些用品够用吧……”

    “够用,不瞒宝哥说,我在这方面还真有过管理经验,柴米油盐肉蛋禽什么的花不了多少钱,也就是冰箱需要多花点,也就两三千的事儿……”葛大壮马上这样回应说。

    “那好,那就先花你手头上的钱……不够就只管跟我要——你有银行卡吧!”

    “宝哥给我的十万块钱我不敢都放在身上,就到银行去办了张……”

    “那就好,什么时候需要钱了,就给我打电话,我直接打你银行卡里就行了……”马到成这样吩咐说。

    “放心吧宝哥,我一定会把钱都花在该花的地方……”葛大壮再次表现出了那种小弟的忠诚。

    “嗯,花钱要花个明白,记得都开发票,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今后可能花钱的地方很多,你要记个账,这样对你我都有好处……”马到成也趁机这样提醒对方,在花钱上一定不能稀里糊涂,回头大家因为这个相互猜忌闹矛盾。

    “明白了宝哥,我一定做到花钱有目的,出纳有明细……”葛大壮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明在管理钱物上,不是个白丁。

    “还有,我看就你们四个想支撑这个养殖场怕是不够,所以,有时间你需要再招几个像长宽高这样知根知底的徒弟来最好……”马到成又提出了一个新想法。

    “需要多少,宝哥只管说话!”葛大壮一听还要招兵买马,立即来了兴致——他手下的人越多,干活就越轻松啊,今天才挖了几个坑,就都累得快吐血了,所以,一听要增加人手,葛大壮是最高兴的了……

    “多少在其次,主要是知根知底懂事理好驾驭,我这里可不养人品差又吃闲饭的人,最好是哈腰能干活,闲暇时间又能跟你练功服的年轻人……”马到成先没说出招多少,而是强调了来者的人品素质和能力

    “男的女的都行?”葛大壮又这样问。

    “只要不闹出什么丑闻,男女不限……”马到成的要求就这么简单。

    “知道了宝哥,不瞒宝哥说,像长宽高这样的年轻人在社会上多得是,缠着我要学功夫的不下二三十个,这次我就从他们中间选出十个来让宝哥考核,行的留下,不行的打法掉……”葛大壮说明了他即将招来的人员大体上都会些什么人,也好让宝哥定夺。

    “我可有言在先,在养殖场没有效益之前,我只管吃住不给工钱……”马到成却将这样的丑话说在了前头。

    “这个是当然啊,没效益哪来的工钱呢,这个我会跟他们说清楚的——其实像长宽高这哥仨,先是要解决吃饱肚子的问题,然后才会考虑赚钱的事儿呢——请宝哥放心,但凡是我葛大壮的徒弟,就都会听我的调遣,当然,也一定会听宝哥话的,谁不听话,谁表现差,对不起,立马走人,包括我葛大壮在内!”葛大壮再次表达出了他被二公子拯救之后全力效忠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