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57章:某种危机感

    “还解释啥,愿意就继续相处,不愿意就到民政局去办离婚呗……”蓝景祥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明也不看好女儿和王大力的婚事了。

    “办离婚?亏你想得出,离婚了咱家女儿可就是个二婚女人了,将来谁还要她呀!”老婆又担心女儿离婚后的名声了……

    “你说你,瞎操那么多心干嘛呀,女儿又不是小孩子了,何去何从,她心里肯定有自己打算的,你就由她去吧……”蓝景祥似乎再也不把蓝梅当小孩子看了,而是当成一个自己事业上的垫脚石,只要女儿跟牛家二公子保持这样的关系,就不怕拿到手的这个大项目落空泡汤……

    “可是我咋总觉得,咱家女儿会吃亏呢?”老婆还是放不下提着的心。

    “这个你就放心吧,谁吃亏,蓝梅也不会吃亏的,这点最像你了……”蓝景祥关键时刻,一语中的地说出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才让老婆再也无话可说了……

    也不知道蓝梅折腾了多少回,也不知道她一直虐到几点钟,反正马到成拿定主意就那么躺在下面随她去吧,居然不知不觉中呼呼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本以为会疲惫不堪,却觉得精神无比的清爽,马到成就怀疑临睡前蓝梅给他的那杯饮料里添加了什么特殊成分,所以,被她折腾大半宿,非但没疲惫,反而更精神了……

    还没来得及弄清蓝梅到底给自己喝的是什么饮料呢,就被蓝景祥叫去吃早饭了,期间告诉他,说好的五千万到账之后还会有五百万的回扣款,估计今天就能兑现,等到手了,就联系他。

    “这回绝对不可以再存进宋婵娟他们的信用社了……”蓝梅一听今天又有五百万到二公子的手里,马上就这样来了一句。

    “为什么不能存到信用社?这样你闺蜜揽储的任务岂不是超额完成了吗?”蓝景祥不知道女儿的真正目的,就这样问了一句。

    “她的揽储任务已经超额完成了,再去就是多余了……”蓝梅当然也只说表面现象。

    “这个你们俩定吧,反正到时候我把钱给到二公子的手里,他爱存哪里就存哪里吧……”蓝景祥似乎感觉到女儿还有什么隐情瞒着自己,也就不想多管闲事了……

    饭后马到成小声单独问蓝梅:“难道你不想要那五万块钱的奖励了?”

    “对呀,我咋把这个给忘了呢?那还是存宋婵娟的信用社吧,不过,这次你在外面等,我亲自给你办……”贪财的蓝梅一听立即改了主意。

    “你真的那么害怕我跟宋婵娟见面?”马到成倒要试试蓝梅的底线……

    “当然啊,她长得那么迷人,一旦给了你们俩机会,肯定比咱俩的关系发展的还快呢!”蓝梅还真是感觉到了某种危机感。

    “你对自己就这么没自信?”马到成成心这样问。

    “过去可自信了,可是自从遇到了你,那种自信就没有了,好像全世界的女人都要跟我抢你似的,我整天担惊受怕的,难道你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吗?”蓝梅没什么好隐瞒的,心里有啥就都说了出来。

    “看出来了,绝对是重色轻友的典范!”马到成趁机这样揶揄说。

    “你说谁重色轻友,看我怎么收拾你……”正当蓝梅要对马到成下手的时候,却听到他的手机响了,立即逼问道:“是不是她打来约你的?”

    “谁呀?”马到成心知肚明蓝梅问的是谁,但还是这样问。

    “我说的谁难道你还不知道?”蓝梅边说,边在马到成的胳膊上拧了一把。

    “不是宋婵娟……”马到成一看来电显示,却马上这样回答说……

    “那是谁呀?”

    “是我那个二师父葛大壮打来的……”

    “你说的是那个劫匪呀……”蓝梅一下子对上号了。

    “不是劫匪,是我二师父……”马到成这样纠正说。

    “在我心目中,这辈子,他就是劫匪了……”蓝梅还真是对那个二师父印象深刻。

    马到成没工夫跟蓝梅再争执这些,接通了手机问:“这么早就找我,什么事儿?”

    “我现在已经改头换面准备好了……”葛大壮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

    “这么快?”马到成有点吃惊……

    “我到了一家美容院,砸了三五块钱给他们,说随便在我脸上动手脚,反正跟原来的样子不一样就行了——他们就在我脸上打了几针,又这么那么地鼓捣了半宿,早上起来我对着镜子一看,妈呀,我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宝哥见了我,别大吃一惊就行!”葛大壮这样描述说。

    “你叫我什么?”马到成却听出了葛大壮对自己的称呼有变。

    “宝哥呀!”

    “你是我二师父,还比我大,咋叫我宝哥呢?”马到成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今后你就是我老板了,这辈子我都跟定你给你当小弟了,所以,要重新论辈分了,答应我叫你宝哥吧,这样对谁都合适,求你了……”葛大壮居然这样央求说。

    “好了,你爱叫啥就叫啥吧,那你的行头都换了吗?”马到成也不再追究这些了。

    “都换了,今天在服装早市上我从里到外都换了,还剪头理发刮了胡子,戴上墨镜真是连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了,宝哥不会认不出我吧……”葛大壮居然担心这个。

    “你胳膊上那块胎记没弄掉吧……”

    “当然还在……”

    “那我就认得出你来……”马到成心里有数着呢。

    “那好,那我什么时候跟宝哥见面呢?”

    “这样吧,你找个地方等我,我这就去见你,有要紧的事儿一起去办……”马到成还真想尽快跟葛大壮见面,有一件重要的事儿还必须让他来办。

    “在什么地方——就在昨天我抢宝哥钱的那个信用社门外见面吧……”葛大壮稍微想了一下,就说了这样一个地方……

    “那好,那就在信用社门外,不见不散吧……”马到成挂断手机,却立即被蓝梅质疑道:“说,为什么要在信用社门外跟那个劫匪见面?是不是想趁机跟宋婵娟约会呀!”

    “看你都想哪里去了,我的那个二师父人生地不熟的,就知道信用社那个地方,所以,才约我在那里见面的……”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那好,那我开车送你去,看看你到底是不是跟宋婵娟约会……”蓝梅还真是一刻都不想让二公子脱离她的视线了,好像一旦不在她眼前了,就会立刻跟宋婵娟搞在一起了一样……

    “好啊,我正愁没交通工具呢……走吧……”马到成像求之不得一样回答说……

    于是,蓝梅驾车带上马到成就到了信用社的附近,等了一会儿,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子带着三个年轻小伙出现在了视线里……

    “会是他们吗?咋一个变成四个了呢?”蓝梅一看体型像昨天那个劫匪,但整个头脸真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且身后还跟着三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小伙儿,就有点担心……

    “应该就是他了,你在车里等,我下去跟他接头……”马到成从来者走路的姿势上认出了那就是葛大壮,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还带来三个小伙儿……

    下了车,迎上去就问:“是你吧!”

    “是我呀宝哥!”葛大壮一说话,就彻底证明是他了,声音这个东西几乎无法修饰和改变的……

    “他们是谁?”马到成立马想知道这三个小伙是谁。

    “我的三个徒弟,这个叫常长,这个叫常宽,这个叫常高……”

    “长宽高?”马到成对这三个小伙的名字很感兴趣。

    “对,是三胞胎兄弟,名字就是用‘长宽高’起的……”葛大壮这样解释道。

    “他们……”马到成分明是再问——他们可靠吗?

    “他们三个生在贫困县的农村,小时候还好,长大了太能吃,家里供不起了,十四五岁就饿得跑出来打工,却遇到了很多坎坷,还因为打群架出了人命差点被搂进去,是我救了他们三个,知道我会点功夫,就拜我为师,其实我没教会他们什么真功夫,混得好的时候,就带上他们暴饮暴食一通,混得不好就各奔前程,现在我终于有吃饭的地方了,也不能丢下这几个小兄弟呀,就带过来给宝哥看看,相中了,就留用,相不中,我立马赶他们几个离开……”葛大壮粗略地说出了这三个小伙的身世和与他的关系。

    “这样吧,今天正好我用人,他们三个先跟着,回头我考考他们,觉得合适就留用,不合适再说……”马到成心里有事儿,所以,先这样答应说。

    “还不快谢谢宝哥!”葛大壮赶紧暗示三个徒弟给宝哥行礼谢恩!

    “谢谢宝哥!”三个小家伙齐刷刷地抱拳谢过马到成……

    “那就上车吧……”马到成一看这三个十七八的小伙子,都虎头虎脑的挺精神,假如将来留下给自己当保镖的话,常长在左常宽在右常高在后,形成一个铁三角,岂不是没谁能靠近老子了?

    “我们去哪里呀?”葛大壮边跟随边问。

    “别管去哪里,跟着我就是了……”马到成边说,边让他们四个坐在了后座上,上了车对蓝梅说:“送我去王三宝的养殖场吧……”

    “我有这个义务吗?”蓝梅一听马到成命令她去某个地方,就这样反感地问道……

    【作者题外话】:不收藏的读者不是好闺蜜……(*^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