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56章:喝了交杯酒

    “你们闺蜜之间原来遇到了同样喜欢的男人,会闹到这个地步啊,我可真是大开眼界了!”马到成随口这样嘲笑说。

    “看看,你承认了吧!”蓝梅好像一下子抓住了把柄!

    “我承认什么了?”马到成还心惊肉跳了一下,生怕那句话没说对,被她抓住不放就不得了了!

    “你刚刚说的,我们闺蜜之间遇到了同样喜欢的男人就会闹到这一步,你是如何知道宋婵娟也喜欢你的,难道不是她刚才在你耳边说的那九个字吗?”蓝梅立马说出了她从马到成的话里听出来的弦外之音!

    “也就是你这样的小人之心,才会这样牵强附会地这样想吧!”马到成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蓝梅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你敢说我是小人!”蓝梅说着,居然上来就掐马到成的胳膊……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对蓝梅贪财妒忌和市侩的性格很讨厌,可是在她“虐待”自己的时候,却还是有酥麻的感觉,看来女人长得漂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抵消很多人格上的缺陷吧!

    正当马到成“享受”蓝梅虐他的时候,蓝景祥却找到他们俩,赶紧说:“快入席呀,都等你们俩呢……”

    “爸,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蓝梅这才停止对二公子的疯狂“虐待”转而又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有话赶紧说,没看老爸忙得脚打后脑勺了吗!”蓝景祥有点不耐烦。

    “不许那个宋婵娟跟他一桌吃饭……”蓝梅居然直接提出了这样无礼的要求。

    “她不是你最好的闺蜜吗?”蓝景祥都觉得蓝梅表现有点异常了。

    “就是因为是最好的闺蜜,才有可能跟我抢走他呀!”蓝梅居然在父亲面前毫不掩饰她的妒忌心理了!

    “这可由不得你,宋婵娟和他同桌是副市长钦点的,不是你说不让她上桌儿她就不上桌儿的……”蓝景祥一听女儿在耍小性子,就这样提醒她说。

    “哎呀,我不允许不允许!”蓝梅索性将小性子耍赖到底了!

    “这样吧,我把你安排在二公子的身边,这样的话,就没谁能抢走他了吧——快走吧,别让市县领导干坐着等你们俩吧!”蓝景祥边说,边一手一个,将马到成和蓝梅都拉进了那个歇马山庄最大的包间……

    进门一看才知道,在座的几乎都是各级领导,副市长,副县长,镇长副镇长,还有市县几大相关部门的一把手,例外的居然是信用社的社长身边,坐着宋婵娟这个不是高层领导的女人……

    蓝梅虽然拼命阻拦,但看见这样的阵势,也没话可说了,但也是一直手挽着二公子的胳膊,落座了才放开,给人的印象好像二公子已经是她的男人了一样,但在场的人都是逢场作戏的老司机了,也就都以为,蓝景祥为了招商引资获得如此成功的项目,而让女儿特别关照牛家二公子,才会出现如此亲密场面的……

    落座之后,蓝景祥主持晚宴开始,于是,各种酒桌上的客套规矩便逐一上演,轮番恭维敬酒那是免不了的一道道砍儿

    ……

    还好第一轮是蓝梅陪着父亲蓝景祥敬了一圈儿,却放过了二公子,但信用社社长带着宋婵娟轮番敬酒的时候,到了马到成跟前,却不得不举杯了……

    “为了表达湖畔镇对牛氏集团,特别的二公子潇洒风采的敬佩,我派我的手下跟二公子喝一杯交杯酒,以此表达牛氏集团与湖畔镇的合作就像男女之间百年好合一样!请吧……”信用社的社长这样说完,宋婵娟当然是笑容可掬,秀色可餐地举杯过来,伸出她优雅的手臂,就要跟马到成喝那杯交杯酒……

    “免了免了,二公子不胜酒力,喝了这杯酒万一醉酒身亡了谁负责呀——还是由我来代劳吧……”蓝梅居然一下子从马到成的手里抢走了他的酒杯,强行跟宋婵娟挽起了手臂,一扬脖儿,就给干掉了……

    “你这是干嘛!”宋婵娟这样小声在蓝梅耳边嘀咕说。

    “就是不让你接近他!”

    “又不是我情愿的……”

    “那就更应该离他远点儿,他是我的,神圣不可侵犯!”

    “真拿你没办法……”宋婵娟一听原来蓝梅是出于这样的心理才代劳的,也就无奈地喝下了那杯酒……

    于是,酒桌上的各种男人便顺水推舟地找出了各种理由为蓝梅的行为做注解,当然,也开始了一轮又一轮以蓝梅为核心,让她代劳喝酒的新攻势,这样才没让酒桌上因为二公子滴酒不沾而冷场……

    虽然没喝成交杯酒,但当宋婵娟回到自己的座位,抬起会说话的眼睛,朝二公子这边随便瞄了一眼的时候,正好看见他也正在看她,瞬间,两束目光交织在一起,居然在各自的心里发出了电流碰撞的时候才会有的滋滋啦啦的声响……

    不用靠近,不用喝交杯酒,只这一个眼神,便将千言万语万语千言都像蓝牙传递信息一样,瞬间将各自心里存储的万千情愫悉数传递到了对方心灵深处——并且做到了蚀骨铭心的存储……

    若不是那个福州市突然接到市委书记的电话,说要召开一个紧急的市委扩大会议,需要马上离开,不知道这场酒宴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副市长一走,居然将镇长以上的领导都带走了,酒席当然也就散了……

    一定是为了防止二公子宴席散了之后与宋婵娟有单独接触的机会,所以,蓝梅不由分说将马到成强行逼迫拉进了她的车子里:“哪儿都不许去,立即跟我回家!”

    “回家?回哪个家呀?”马到成最后瞄见宋婵娟身影的时候,恰巧她也在回眸看他,俩人目光相会,那种心心相印的的感觉简直胜过千言万语……所以,听蓝梅这样问,马到成心不在焉地这样问道。

    “我还没嫁人呢,你说回哪个家!”蓝梅也看见了宋婵娟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二公子的眼神,所以,马上一把将马到成的胳膊给挎住,并且这样说了一句。

    “我算你什么人呀,你带我回家?”马到成这才算正经八百地问蓝梅问题。

    “你说你是我什么人?我把什么都给了你,你说我是你什么人!”蓝梅此刻简直像个泼妇一样,一副赖上对方一辈子的样子。

    “那可不是我逼你给我的,是你主动敞开了给我的……”马到成居然有点忍俊不禁了——好你个蓝梅,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你这个人,还有没有良心呀——看回到家里我怎么虐你……”蓝梅边说边已经开始用手去掐马到成的胳膊了……

    “不要啊,人家好怕呀!”马到成再次感受到了被蓝梅虐的快活,就这样夸张地嚷道!

    真的被蓝梅带回了她娘家,马到成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这算什么呢?既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也不是青梅竹马的朋友,就是刚刚有了那种关系的“婚外恋”就来见蓝梅的母亲,却是有点难为情……

    不过蓝梅几乎没给二公子跟她母亲——那个镇里计生办的主任说话的机会,就给弄到了她在娘家保留的那个闺房,然后,将门反锁上,就开始了对他疯狂的“虐待”……

    “你说咱家蓝梅这样跟二公子在一起,能行吗?”计生办主任的母亲这样担心地问蓝景祥……

    “你自己生的女儿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蓝景祥却一点都不紧张,舒舒服服地躺在老婆身边,这样来了一句。

    “她什么脾气呀?”老婆却呼啦一下子坐了起来,这样较真地问。

    “遇到好的东西,抓到手里就不会撒手,你还记得她七八岁的时候,我们带她到养兔场去参观那些刚刚睁眼的小兔子,她因为喜欢其中的一个小白兔,抓住耳朵就不撒手,无论你说啥,甚至打了屁股都不好使,一连攥了三天那只小白兔的耳朵,直到它死掉还不撒手呢……”蓝景祥居然讲出了这样一个记忆犹新的故事给老婆听,来佐证女儿是个什么样的天性!

    “天哪,那牛家二公子会不会也成了那只小白兔啊!”老婆居然这样担心起来!

    “这个你放心吧,我看那个牛先生可不是什么小白兔,心里可有数了,咱家蓝梅哪里是人家的对手啊……”蓝景祥却这样评价牛家二公子,估计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尤其是他用自己的方式拿下了王三宝的养殖场和秘籍,让他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知道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了。

    “哎呀,那咱家蓝梅是不是反而成了那只小白兔啊!”老婆反过来又这样担心。

    “这个你也放心,咱家蓝梅永远都是抓住别人的耳朵不放的人,哪里会被人抓住耳朵给弄死呢!”蓝景祥对自己的女儿也是心中有数——看见女儿在二公子面前的种种表现,已经知道女儿驾驭二公子已经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了……

    “那他俩到底谁会死在谁的手里呢?”老婆居然不知道该担心谁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呀!”蓝景祥还真回答不出这个问题了……

    “那你就这么任由他们俩这样了?”老婆还是忧心忡忡……

    “这有什么不好吗?”蓝景祥却喜欢女儿跟二公子弄成了这样的关系。

    “蓝梅可是跟王大力定了婚还领了证就差办个婚礼的,她这样公开把别的男人领回家里搞在一起,还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万一让王大力知道了,咋跟人家解释呀!”老婆只从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