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54章:一场白日梦

    “你给我回来!”蓝梅却一把将马到成给扥了回来……

    “咋了,你又理我了?”坐回到副驾驶席的座位上,马到成这样嬉皮笑脸地来了一句……

    “你等着,看今天开完了签约会,我如何收拾你!”蓝梅边系安全带,边这样没好气地说……

    “哎呀,人家好怕呀!”马到成故意装出一副怕怕的样子给蓝梅看……

    居然把蓝梅给逗笑了——启动车子,直奔歇马山庄而去……

    其实蓝梅之所以没跟二公子彻底翻脸,还是因为今天跟随他忙活一天,居然赚到了十五万的现钞!先是信用社奖励给他的那五万块钱,后是在给葛大壮十万的时候,又拿出十万给了她——这样一个出手大方,拿百八十万当成百八十块的富家子弟,自己咋能轻易让他从自己的手心儿里溜走呢?

    秘籍的事儿慢慢来,等今晚**的时候逼问他,看他说不说!

    带着这样的心理,蓝梅才算暂时“原谅”了二公子,开车将他送回到了歇马山庄,送到了焦急等待的父亲蓝景祥的面前……

    “你们跑哪儿玩儿去了,整整一天没见你们?”蓝景祥嘴上埋怨心里却在暗喜——估计这一天,女儿和这个牛家二公子的关系更加加深一步了吧!

    “我们今天可算是玩儿大了!”蓝梅口无遮拦,哪里管该说不该说,就这样披露说。

    “哦?都玩儿什么了?”蓝景祥饶有兴致地这样问。

    “玩儿存款提款,玩儿追逐劫匪,玩儿赎回人质,玩儿……”蓝梅是播音员出身,所以,嘴快得根本就收不住了……

    “别听她夸张,其实就是帮助王三宝把儿子给赎出来了,然后,说服他,把他的养殖场转包给了我……”马到成就怕蓝梅提及秘籍的事儿,所以,直接打断她的话,这样回了一句。

    “你把王三宝的养殖场给拿下了?”蓝景祥还真有点难以置信——那么一块硬骨头,短短的半天时间,就被这个二公子给拿下了?不可能吧!

    “是啊,不过他原有的禽畜都被毒死了,他和家人也不愿意在此地逗留了,所以,留给我的只是个空壳而已……”马到成尽可能低调地这样回答说。

    “还有秘籍!培植牛黄猪砂狗宝的秘籍!”蓝梅还是没忍住,将秘籍的事儿给说了出来……

    “王三宝,真的把秘籍也传授给你了?”蓝景祥的下巴都快惊掉了!

    “嗯,是传给我了……”马到成无奈,只好承认了……

    “哎呀,这下咱们可发大财了,有了王三宝的秘籍,养出一头带牛黄的牛就值个几百万呀!”蓝景祥也知道王三宝秘籍的价值所在,就这样兴奋地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秘籍传到我这里,想转化成真正的牛黄猪砂狗宝指不定要等到猴年马月呢……”马到成在心里紧急捉摸如何才能削减蓝景祥对这件事儿的高度热情……就先这样来了一句。

    “只要知道了秘籍,可观的效益就指日可待呀!”蓝景祥的眼睛直冒亮光!

    “但有一个前提,王三宝让我发誓,这个秘籍只是口头相传,面授机宜,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向公众公开秘籍……”马到成只好将这样的事实给平静地说了出来……

    “哦,是这样啊……也好,只作为二公子自己的一个保留项目,独立存在与湖畔镇的土地上,我们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了,快点收拾收拾入席吧,估计各级领导已经都到位了……”蓝景祥一听二公子这样说,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王三宝只不过是为了还他个赎出儿子的人情,告诉他不可外传的几句口诀而已,并非是带着秘籍参加这次无公害名贵中草药种植基地中来,也就当场消气儿了……

    这个时候,蓝景祥找到了孙广义,将牛得宝交给了他,说只有十分钟的准备时间了。

    孙广义赶紧将牛得宝带进一个休息间,里边居然有个小小的团队在等他,进了房间就开始给他做各种打扮——换上一套特制的高级礼服西装,穿上一双特制的高档鳄鱼皮鞋,至于领带腰带胸花之类的也都是说不出名字的名牌,当然发型也被发型师几分钟搞定,往镜子前一站,马到成发现牛得宝完全变成了一个既庄重大方,又潇洒时髦的炫酷二公子了!

    从休息间出来迎面就看见守候在门外的蓝梅,见了二公子的全新打扮和造型,惊异得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假如身后没跟着那么多人的话,她一定扑上来不管不顾地拥吻这个超级帅哥了吧!

    马到成倒是十分冷静,再次在蓝梅的耳边提醒她:“告诉你们的摄像,少拍我镜头,多拍孙律师上镜,不然后期剪辑也得减掉……”

    “放心吧,我早就叮嘱好了……”蓝梅还沉浸在对这个新造型的二公子那种痴迷的迷恋中无法自拔呢……

    跟在孙广义的身后,步入签约仪式会场的时候,马到成发现湖畔镇还真是下了血本十分重视这次的签约活动,整个会场布置得花红酒绿喜气洋洋,各级领导也都个个神采奕奕,满面春风,特别是看见牛家二公子步入会场,更是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情不自禁地鼓掌欢迎起来……

    这样的场面让马到成的心里有点震惊也有点不舒服——震惊的是,原来在他们的心目中,牛得宝是如此的重要和神奇,似乎比市县的领带还要受欢迎受重视,看来人到了这个境界这个身份,你不想端出个装逼的架子来都不行了!

    而令马到成不舒服的是,忽然有一种被围观被当成猴耍的感觉——这么多的官员来宾的心里除了仰慕敬佩羡慕,心底会是啥感觉呢?

    是狗尿苔长在金銮殿的感觉?还是心里琢磨着某一天这个二公子被绑架索要巨额赎金不成被撕票的惨像?

    假如是真的牛得宝本人的话,或许不会有这样的心里感受,可是原本就是**丝咸鱼的马到成,突然一步登天成了牛得宝的替身,突然被众星捧月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难免换个角度来假想这些恭迎他的笑脸下面,暗藏的究竟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心理……

    还好很快在蓝景祥的住持下,会场平静下来,接下来就是各级领导的各种强调的发言,慷慨陈词也好,口吐莲花也罢,无外乎都在说这个项目对拉动湖畔镇乃至县市的经济起到了一个无公害典范的作用,同时也是民资与地方政府合作的一个典范先例等等……

    最后,蓝景祥居然出乎意料地让牛旺天的二公子牛得宝即兴发言。

    马到成赶紧摆手,意思是毫无准备,不发言了……

    可是蓝景祥的话已出口,阵阵掌声连续不断,逼迫马到成只好真起身来,环顾四周,大脑还真是空白了那么几秒钟……幸好这个时候,在下边就坐放人群中,一双明眸成了他的定盘星——那是宋婵娟投来的特殊的眼神,仿佛在他坠入深渊的时候,突然飘来的一条玉带让他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不为别的,只为不在宋婵娟的面前丢面子,这个言也要发好啊!

    于是,马到成抖擞精神,清了清嗓子,然后,声音洪亮地发言说:“先生们女士们,方才,关于无公害中草药种植基地合作项目的重要和意义,都被各级领导说尽了,轮到我,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我现在,只能改编海子的一首诗,来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了……”

    “好!”虽然这声好是许多人发出的,但马到成还是听到了混杂其间的,宋婵娟那特殊的嗓音,这就给了他更加饱满的朗诵热情……

    从明天起,我要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养牛,浪迹山野\从明天起,我开始关心草药和种植\因为我心中有一片土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我要给每一头禽畜每一味中草药取一个温暖的名字\即便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身在湖畔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马到成声情并茂的朗诵,都是出自于对宋婵娟的某种情爱投影,所以,听起来是那么的赏心悦耳,沁人肺腑……

    然而,当马到成在热烈的掌声中,去寻找宋婵娟噙满激动泪花的眼神时,却忽然被人给挡住了,聚焦一看,尼玛,蓝梅绝对是成心的,一定是怕宋婵娟跟老子对上了眼神,所以才急忙站在了宋婵娟前边,挡住了她那一往情深眼神的……

    即便这样,马到成还是感觉到了来自蓝梅身后的宋婵娟的芳心散发出的那种强烈的敬仰和爱慕……

    假如蓝梅没有阻挡,假如蓝梅没有处心积虑地破坏马到成与她的眼神沟通,大概马到成还下不了最后的决心——纵然万水千山阻隔在中间,老子也要金戈铁马关山飞度,去到你的身边,拉起你的手,跑到地球的边缘,然后一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那一瞬间,马到成居然当众做起了一场白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