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52章:真是大手笔

    大王赟的母亲一看儿子意外回来了,悲喜交加之际,看见身后有个陌生人,就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是这个牛叔叔给了蔡家三十万现金才把我赎出来的……”大王赟马上把牛叔叔介绍给父母说。

    “哎呀,这位牛叔叔,您可是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了,快进屋吧……”大王赟的母亲喜极而泣地这样招呼说……

    “我爹呢?”大王赟不见父亲出来接他,就这样问……

    “你可回来了,快去看你爹吧!”母亲似乎到了绝望的边缘,一看儿子回来了问爹,赶紧这样说……

    “我爹咋地了?”大王赟惊恐地问。

    “你爹这工夫可能已经……”

    “已经怎么了?”

    “你快去看吧……”

    大王赟一听,知道父亲可能是遭受了极度的打击,再也支撑不住,自寻了短见,立即带头冲到了王三宝住的房间……

    “爹,我回来了,爹,你可别寻了短见啊!”大王赟猛地扑了过去,一下子跪倒在了紧闭的门外,失声痛哭起来……

    “你别这样啊,快点把门打开看看里边的情况啊!”马到成觉得,大王赟这样于事无补,就过来提醒他说。

    大王赟这次猛地起身,试图开门,门却反锁着,就努力用肩膀去撞,撞不开,就用脚踹,而这个时候,才听到里边传出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别踹了,爹还没死呢!”

    “爹,我是王赟啊,我回来了,你可千万别寻短见啊!”听见父亲在屋里答应了,大王赟马上这样呼喊道。

    “你是怎么回来的?逃回来的?”王三宝在屋里冷冷地问。

    “不是逃出来的,是有人用三十万赎金把我赎出来的……”大王赟这样回应道。

    “谁出的钱?又是谁把你赎出来的?”王三宝似乎有点不信——现在哪里还肯帮助落难的王家呢?

    “是我叔叔,也就是小王赟的父亲带人去赎我的,不过钱是牛叔叔出的……”大王赟这样解释说。

    “牛叔叔是谁?你认识?”听到了这样一个陌生的称呼,王三宝这样问。

    “我也不太清楚……也是刚刚认识……”大王赟只好实话实说。

    “他为什么要赎你?”王三宝还是搞不懂,这个牛叔叔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下这么大的本钱来救大王赟呢!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牛叔叔就在我身边呢,爹您打开门,亲自问他吧……”

    听大王赟这样说,里边的王三宝一下子就沉默不语了,大王赟摸不清里边的情况,就再次使劲儿敲门:“爹,你开门呀,爹,你千万别寻短见啊!”

    喊了一阵,门却悄然地打开了,但传出的声音却是:“让你的牛叔叔单独进来跟爹谈话……”

    “哎——”大王赟答应着,马上回头对马到成说:“牛叔叔,我爹叫您单独进去呢,快点救救我爹吧……”

    “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马到成一听王三宝让自己单独进去谈,心里也就有了几分把握,拎着刚才下车的时候,从蓝梅手里要来的,还剩下五十万现金的钱袋子,只身走进了王三宝的房间……

    屋子里又黑又潮还散发着一股子难闻的酒气……

    “您喝醉了?”暗黑的光线里,马到成辨别不出王三宝的真实面目,但凭借嗅觉,这样判断说。

    “我是喝酒了,但我没醉——说吧,您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用三十万现金把我儿子从蔡家赎出来?”只给了马到成一个侧面的王三宝,这样冷冷地问道。

    “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接近您……”马到成找了个可以坐下来的地方,坐了下来,然后这样说道。

    “接近我?居心叵测吧!”王三宝的警惕性马上就上来了——这个年轻人居然肯花三十万赎金去赎回大王赟,目的就是要接近我——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没什么叵测的,完全可以公开说……”

    “那就请说吧!”

    “我从蓝景祥那里知道,您不愿意参与无公害名贵中草药种植基地这个项目,所以,很是好奇,就想弄明白,您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参加这样大有前途的好项目,特别是在您家里落魄到如此程度的时候……”马到成从正面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对这个如此感兴趣?”王三宝似乎听懂了对方要的是什么,但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又为什么对他如此感兴趣!

    “我就是这个项目的投资方,牛旺天家的老二牛得宝,在来湖畔镇进行实地考察的时候,走访的所有住户人家都十分愿意跟牛家合作,唯独您这里特立独行,就引起了我的好奇,也才想方设法地了解到了您家里的具体情况,知道大王赟被蔡家囚禁,也知道您养殖场的禽畜都被毒死,更知道您因为诸多不顺心的倒霉事件家道中落……”马到成开始讲述他为什么对王三宝感兴趣了。

    “既然你知道了这些,为什么还要拿钱去赎王赟出来?为什么还要做无用功,试图拯救我们这个再也没有任何希望的王家!”王三宝还在绝望中,所以,回应的时候,还是语调生冷,不近人情的感觉。

    “为什么没有希望了呢?您有获取牛黄猪砂狗宝的独门秘籍,只要跟牛家合作,岂不是马上就能扭转当下破败局面了吗?”马到成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错,我是有这样的秘籍,可是一旦跟你们合作,那就会让秘籍公之于众,而当年传授给我秘籍的青云道长却给鄙人立下了死个规定,到任何时候,不得向公众外传这项秘籍,否则,会受到天谴,不得好死啊!”王三宝说出了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隐情。

    “您就是因为这个规定,才不肯与我们合作的?”马到成还是头回听说王三宝是因为这个才不跟蓝景祥合作的。

    “对呀,我宁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也不情愿让这个秘籍在合作之后被公众知道啊,所以,蔡家要挟我要么拿一百万去赎王赟回来,要么用秘籍换王赟回来我都没答应啊!”王三宝说出了自己为什么不能合作的根本原因。

    “那如果我答应您,您的这个特殊的养殖秘籍不向公众公开,继续由您一个人在掌控,您愿意跟牛家合作吗?”马到成稍作思考,就给出了这样一个特殊的解决方案。

    “这个前提倒是可以接受,只是我现在心力憔悴,力不从心,之前坚持的原则,将这一带的人都给得罪光了,不然的话,我饲养的百十只禽畜不能一夜之间都被毒死,不然的话,蔡家也不敢如此胆大妄为地扣押我儿子要赎金——湖畔镇这个地方我是不能呆了,原本以为,我拿不出钱去赎王赟回来,那好,蔡家把王赟送到公安机关的时候,也就是我王三宝喝农药自尽的时候,想不到,我的农药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天黑不能兑现蔡家的要求,听到王赟被警方抓去的消息就一了百了地去了呢,想不到,偏偏这个时候,您却带着王赟回来了……”

    王三宝这样说的时候,才将正脸转过来,朝向了这个救苦救难的牛家二公子。

    “那您现在回心转意了?”马到成似乎看到了曙光一样,眼前一亮。

    “只要王赟没事儿了,我也就不想死了,但此地我也一天都不想多留了,既然王赟的小命是牛先生给赎回来的,那我也没什么好回报的,我愿意将秘籍单独传给牛先生本人,也愿意把这个小型养殖场转让给牛先生,但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到任何时候,牛先生不能将秘籍传授给公众或者不靠谱的别人,那样的话,遭到天谴和青云道长在天之灵的诛灭我可就罪上加罪了!”王三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要求。

    “这个您放心,既然您提出了这样的请求,我也可以对天发誓,假如随意外传此秘籍,必当天诛地灭,死无葬身之地……只是不知道,您的小型养殖场,需要多少转让费……”马到成发完了毒誓,马上就问转让费是多少。

    “牛先生救了我儿子一命,理当无偿奉送,只是从离开这里到别处谋生,需要一些盘缠,但绝无趁机向牛先生索要什么的意思,您赎王赟花掉的三十万,权当是转让这个小型养殖场的费用了……”王三宝很是讲究的一个人,一听对方问转让费,就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这样吧,我正好手里有五十万的现金,您若是觉得这个钱,可以暂时够用到别处谋生用的,就先拿着,日后需要我补偿的时候,只管再来找我好了……”马到成还真是慷慨大方,居然将手里的钱袋子一下子都给到了王三宝的手里……

    “哎呀,牛先生真是大手笔,如此慷慨解囊地帮我们王家出苦海,真不知道给如何答谢才好呢!”王三宝万万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慷慨大方之人,顿时有点感激涕零的样子了。

    “您不是说要将养殖牛黄猪砂狗宝的秘籍单独传授给我吗,这五十万,就当是我交的学费了……请您收下吧……”马到成趁机强调了一下自己给钱的核心目的是什么……算是给了对方一个小小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