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50章:你太可爱了

    “可是,我哪里有钱整容呢?”葛大壮说出了具体问题。

    “这样吧,我给你十万块钱,你自己找个陌生的地方去把自己整得面目一新,然后来找我,我就让你做我的贴身保镖……”马到成就是大手笔,开口就给对方十万!

    “天哪,你可真是观世音菩萨,是我的重生父母再造爹娘啊!”葛大壮说着,居然扑通一下跪下给马到成磕起头来……

    “这可使不得,无论如何,你在我心目中,都是我二师父呢,快起来,我这就给你拿钱去!”马到成边说,边搀扶起葛大壮,然后,回身就奔蓝梅的那辆昂科威走去……

    “给我十万块钱!”马到成直接对蓝梅这样说。

    “干嘛要那么多钱?”蓝梅一直怀里抱着那袋子钱,听二公子一下子要十万,就像跟她要钱一样,立即问为什么要钱……

    “他现在需要……”马到成一时有点不知道该跟蓝梅咋样解释。

    “他需要?我还需要呢!本来不追究他抢劫的罪名也就够宽容的了,咋还给他钱,这岂不是相当于奖励他了吗!”蓝梅真是不能理解牛家二公子的做法……

    “他遇到了特殊情况,所以,才不顾一切出来抢劫的!”马到成还是没想好如何跟蓝梅解释其中的真正原因。

    “遇到什么情况也不能抢劫呀!”蓝梅还是想不通。

    “他抢劫是不对,可他是我师兄,当年没有他,我都支撑不下去了,念及旧情,我才要帮他的……”马到成想从这个角度来说服蓝梅快点给他拿钱。

    “不行,虽然这些钱不是我的,可是我也不能让你乱花,不能让你把钱给一个劫匪!”蓝梅边说,边将那个钱袋子抱得紧紧的。

    “他确实遇到了人生过不去的砍儿……”马到成心里有些着急——这个蓝梅可真的让人头痛,无论什么钱,只要到了她的手里,再想往外抠,就像挖她的心肝儿一样难受!

    “大男人的,一身的本事和力气,干什么不挣口饭吃啊,有什么坎儿过不去,要出来抢劫呀!”蓝梅还是抓住这点不放。

    “那我告诉你吧,我们的师父被人毒死了,却赖在他头上,平白无故蹲了几年班房,放出来声名狼藉也就啥工作都找不到了,后来跟一个小儿麻痹后遗症的女人结了婚,刚要憧憬好日子,生产的时候,却母子都没了,他就去投河自杀,却遇到一个老板娘被劫财劫色,凭借本能救了老板娘,也当了她的贴身保镖,想不到,母亲去世让他发现原来是父亲爱上了另一个女人,并且被那个女人毒死了母亲,父亲跪下来求情他才没弄死那个后妈……

    “他回来的路上心神不宁出了车祸,老板娘翻脸不认人地开除了他,他走投无路回家去啃老,却被后妈诬陷说要非礼她,之后就到处流浪,什么人间的苦难都经历过,直到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才赶回老家,结果,那个年轻的后妈居然要跟他搭伙过日子,他坚决反对,导致一分钱父亲的财产也没得到,被扫地出门……

    “一怒之下他就想鱼死网破地弄死这个黑心的后妈,结果,潜回家里,却发现,后妈居然被谁给间杀身亡了,他马上意识到,他将是最大的嫌疑人,只能连夜潜逃,过着跟老鼠一样见不得天日的生活……被逼无奈,就想弄到一笔钱,整了容,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去改头换面,隐姓埋名了此一生……想不到,好不容易抢到了钱,抢的却是师兄弟的钱……”马到成一口气将葛大壮的遭遇简单地说了个大概齐。

    “我不明白,他的功夫不在你之下,为什么钱都到手了,却停下来了呢?”蓝梅却对这个细节提出了质疑。

    “因为我喊出了他的名字啊!”马到成只好实话实说。

    “不对,你喊他名字的时候,他只是停顿了一下,然后,就继续跑,是你后来喊了一句——马到……成功之类的话,他才真正停下来的……这你怎么解释?”原来,当时马到成喊的两次话,跟在后边的蓝梅居然都听到了,只是没听太清而已!

    “啊,这个呀……”马到成一听蓝梅问到了这个细节,心里还真是有点小紧张了——马到成这个名字不是轻易就能告诉蓝梅这样很是势利女人的,是绝对不能让她知道老子真实身份的,还好,她只是听了个皮毛,并不是很确定,还有解释和敷衍的机会……

    “这是我跟他在山上习武的时候设定的暗号,夜里遇到紧急情况,他的暗号是老将出马,我的暗号是马到成功,今天我喊他名字他只停顿然后又跑,我只好亮出只有我们俩才知道的暗号给他听,他才确认是他最好的师兄弟,这才停下来的……”马到成灵机一动,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他为啥会停下来呢!”蓝梅还真就信以为真了。

    “按说,他真的硬着头皮跑掉了,我还真就追不上他了,所以,这一百万算是他良心发现才失而复得的,所以,我打算给他十万,让他尽快整容改头换面,然后,用他的本事给我当贴身保镖,这样的话,我的安全问题解决了,他的生计也解决了……”马到成趁机这样说出了给葛大壮十万的理由。

    “整个容要用十万呀!”蓝梅还是觉得,十万太多了。

    “你不知道现在有多惨,十万块不单是给他整容换行头的,还要全面提升他恢复正常人样貌和心态,所以,给十万我觉得一点儿都不多……”马到成却这样解释说。

    “那好吧,我也是多余,这些钱又不是我的,何必为你这样把着不放呢,给,这是十万!”到了这个时候,蓝梅才找回了自己的位置,知道怀里的这些钱,原本就不归自己支配的,只是临时保管而已,为啥这么较真巴登的呢!

    “另外再拿出十万!”马到成接过蓝梅递过来的十万块,却又这样提议说。

    “干嘛呀,咋还要再加十万呢?你以为你是天下最有钱的是不是!”蓝梅顿时又提出了强烈质疑!

    “你误会了,再拿十万不是给他的……”

    “那是给谁的?”

    “给你的呀!”马到成居然这样说。

    “给我的?”蓝梅一下子惊呆了——不可能吧,为啥要给我十万块呀,这也太出乎预料了吧——预感到了,又要发财了!

    “对呀,本来吧,这十万应该给你父亲的,毕竟这些回扣的钱是他给一手办回来的,可是作为镇政府的官员,我给他钱会犯忌讳的,所以,现在给到你手里,将来找机会好好孝敬孝敬你父母吧……”马到成给出了这样合情合理的解释。

    “真的呀,你太可爱了——不,你比我想象的还可爱呢……”蓝梅边说,边将十万块钱从大钱袋子里拿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小包里,当然要将心里的赞美趁机说出来表示她是多么的喜出望外!

    “你也是……”马到成嘴上这样说,其实心里却在骂——你哪里可爱,你比我想象的还财迷心窍呢!

    马到成拿着十万块钱到了葛大壮的跟前,对他说:“这是十万块钱,你拿去用吧,记住了,这次一定要听我的话,不能在节外生枝了,不然,谁都救不了你了……”

    “记住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老板了,你让我干啥,我都扑汤蹈火在所不辞……”葛大壮拿到钱的那一刻,真觉得瞬间命运就开始朝着崭新的一页转动了,马上这样信誓旦旦地发誓说。

    “好了,我还有重要的事儿要办,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记住了,回头给我打电话……”马到成边说,边跟葛大壮交换了各自的手机号码……

    “好好好,我记住了……”葛大壮那叫一个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千恩万谢!

    王大疤瘌在蔡家留守,可是一等二公子不回来,二等二公子还不见动静,心里有点着急上火——不会节外生枝出什么事儿了吧!

    蔡家父亲更是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就火上浇油地问王大疤瘌:“你那个出纳不会取了30万,携款潜逃了吧!”

    “不会,绝对不会,他不是那样的人!”王大疤瘌当然要为牛家二公子说话,不过,心里也在划魂儿——咋去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呢?

    “可是这都一个多小时了,咋还不回来呢?”蔡家父亲眉头皱起的疙瘩都快淤血了……

    “你以为银行是你家开的呀,说取钱就取钱,何况都下班了,一下子提出三十万,能那么容易吗?”王大疤瘌却强词夺理这样解释说。

    “那好,那我就再等半个小时,假如还不回来,我就不再等了,我就报警把这个小兔崽子送去法办!”蔡家父亲居然这样威胁说。

    “我说姓蔡的,你还讲不讲点信誉,我这么辛辛苦苦地在这里做人质你还信不过?”王大疤瘌马上拿出老大的气势来压制对方。

    “不是信不过王大哥,而是我怕这样拖下去,我自己就食言了!”蔡家父亲却有自己的做人原则。

    “你食什么言了?”王大疤瘌没懂对方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