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48章:给你十分钟

    “当然是水果摊的这个呀!”马到成也意识到,是自己没说明白。

    “为什么是他呀……”蓝梅有点不懂了。

    “回头我再跟你解释吧……”马到成没时间跟蓝梅解释,就这样说。

    “谢谢你帮我忙,回头有时间再来答谢你……”于是,蓝梅只好这样对那个水果摊的小老板说。

    “这就算完了?”水果摊的小老板好像见义勇为意犹未尽,所以,有点觉得自己被晾在了沙滩上的感觉……

    “对呀,东西没丢,你还要怎样?”蓝梅边说,边举起了那个钱袋子给对方看。

    “可是刚才……”水果摊的小老板估计是想说,刚才大家可都是大张旗鼓地追劫匪呀,咋突然就烟消云散,仿佛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呢?

    “刚才就是一场误会,我们俩本来就是师兄弟,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马到成只好这样简要地解释说。

    “哦,这样啊,不过你刚才从我的水果摊上可是拿了最大最好的一个苹果呢!”水果摊的小老板一看没他什么事儿了,才开始跟对方算细账了。

    “好了好了,快给他一百块钱,算赔他那个苹果外加奖励他见义勇为——这总行了吧!”马到成立即吩咐蓝梅给对方一百块钱。

    “干嘛我付钱呀!”蓝梅竟斤斤计较起来。

    “因为他是帮你来追被抢东西的……”马到成还真是一时找不到更好的理由让蓝梅掏钱……

    “东西明明是你的呀!”虽然蓝梅紧紧地抱着那个钱袋子,嘴里却这样强调说。

    “东西是我的,但他误以为是你的……所以,必须是你给钱才对……”马到成贴近蓝梅的耳朵这样说道。

    “误以为是我的,干嘛我付钱呀!”仿佛给了这一百块钱就像抽了蓝梅一根肋骨一样,她绝对要较这个真!

    “我身上现在没带钱,算你借我的行不行……”马到成真是无奈了,这个女子绝对是守财奴,连一百块钱的亏都不肯吃!

    “这还差不多……”蓝梅这才嘟着嘴边这样嘟囔,边掏出一百块钱来给了那个算细账的水果摊小老板。

    “这……”水果摊的小老板一手拿钱一手拿着那把西瓜刀,愣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而此刻,马到成则拉起同样不知所措的葛大壮,跟着蓝梅朝那辆昂科威快步走去……

    很快到了车前,马到成对蓝梅说:“你到车里等,我跟他单独谈谈……”

    “那你快点呀,我还等你还我那一百块钱呢!”蓝梅视财如命的本性单凭这一句话就展露无疑。

    “一百万都在你手里呢,你害怕我跑了呀!”马到成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蓝梅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说好了,你若是一个小时不上车,这一百万可就是我的了……”蓝梅边说,边将那一百万抱得更紧了……

    “你说你,跟劫匪有什么两样!”马到成差点被蓝梅的样子给逗乐了。

    “我看你对劫匪比对我都好……”蓝梅居然这样回了一句。

    “得了得了,快上车吧,我跟他谈话用不了几分钟……”马到成只好哄蓝梅快点上车,他也好尽快把葛大壮给“解决”掉……

    “那好,就给你们十分钟!”蓝梅边说,边抱着钱进到车里,然后,将车门锁好,等二公子去“打发”那个突然变成他师兄的“劫匪”去了……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马到成将葛大壮拉到一边,直截了当这样问道。

    “你真的不是马到成,你真的是牛得宝?”到了这个时候,葛大壮还没法确定对方的身份到底是谁呢。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到山里去学功夫,化名叫了马到成,我的真名叫牛得宝……”马到成再次这样确认自己的身份,就是不想让葛大壮有更多的误解。

    “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原来你是富家子弟呀!”葛大壮这样回了一句。

    “少说废话,快说你为啥要抢我钱吧!”马到成就是想知道这个二师父到底为啥成了抢劫犯!

    “其实我候了好几天了,一直没等到机会,今天在信用社听说是牛家二公子来提现,就一直盯着你的行踪,果然提了一大包钱,以为机会来了,干了这票肯定够花半辈子了,也就下手了!”葛大壮这样承认说。

    “你已经是职业抢劫了?”马到成十分惊异地问。

    “不是啊,这是平生第一次!”葛大壮却憨直地这样回答说。

    “你是一个人还是团伙作案?”马到成想知道对方是不是还有同伙。

    “什么团伙呀,就我一个人,本以为我的跑功天下无敌只要钱到手,就谁也追不上了呢……”葛大壮这样解释说。

    “我还真就追不上你了,不然不会冒蒙喊了你的大名——话说,你听我叫你名字停了一下,干嘛又跑啊!”马到成将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

    “我一听你叫我名字,吓了一跳,听声音有点熟悉,可是又不确定,想停下来确认到底是不是熟人,但还是觉得即便是熟人也不该被逮住,所以,停了一下,马上又跑了……”葛大壮这样解释当时为什么停顿了一下。

    “那我喊我是马到成,你咋就真的停下了呢?”马到成还想知道这个环节到底是为什么。

    “也就是你吧,换了谁我都不会停下的……”

    “这是为啥呢?”

    “不瞒你说,在山上跟肖老道学功夫的日子里,也就你肯学,而且就你把我当成大兄长甚至是二师父,换句话说,只有你把我当人看,所以,当你喊你是马到成的时候,我一下子良心发现——对不起谁,也不能对不起你,即便被你抓到了,因此送进监狱,我也不能破坏了在你心目中大师兄和二师父这个印象……何况,你已经喊出了我的名字,即便我逃脱了,你报警的话,抓我还不容易吗……”葛大壮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可是,好好的,你咋就敢公开抢劫了呢?”马到成还是不懂,这样一个憨厚老实的葛大壮,咋就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干起了当街抢劫的勾当呢?

    “唉,一言难尽!”葛大壮好像一肚子的苦水。

    “简短节说!”马到成想让他简要地说出来给他听——因为蓝梅那个吝啬鬼小财迷,只给了他十分钟的时间……

    “好,我说——咱们的师父肖老道死了你知道吧?”

    “肖老道死了?咋死的?”

    “被毒死的呗……”葛大壮直接说出了谜底……

    “谁毒死的?凶手抓到了吗?”马到成当然很是吃惊!

    “听我慢慢说——你学完功夫下山之后,我也觉得没意思了,就央求肖老道放我下山,可是肖老道说,你还是留下来给我当助手吧,今后收上来的学费给你一半——我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可是留下来才发现,进山来跟声名狼藉的肖老道学功夫的人越来越少了,一年下来,连十个学员都没有,交的十几万学费连学员自身的吃喝拉撒都不够,这个时候我又闹着要下山,偏巧这个时候来了个有钱人家的学员,声称是要为家族报仇才出十万学费来学功夫的……可是肖老道根本就没教给人家什么真功夫,而且教法也让这个家伙受不了,痛苦至极,居然在肖老道的饭里下了毒鼠强!”

    “那他得给师父偿命啊!”马到成一听,居然有人如此胆大包天地毒死了师父,就义愤填膺地这样说道。

    “说的是呢,可是警方上山没抓他,反倒把我给抓起来了……”葛大壮的叙述出现了惊天逆转!

    “抓你干嘛呀!”马到成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说有学员反映我跟肖老道吵过架,矛盾大,还听见我跟肖老道分钱不均差点动刀子之类的作案动机,所以,他们稀里糊涂就把我当成了犯罪嫌疑人……”葛大壮说出了具体原因。

    “你真的进了监狱?”马到成惊异地问。

    “没有啊,在看守所一呆就是好几年——说有罪,但没真凭实据,说没罪,又嫌疑最大,没根儿没壳儿的,就只能在里边半死不活地干熬着……”葛大壮说这些的时候,一脸的无辜无奈……

    “那你什么时候出来的?”马到成还真开始关切这个二师父的命运了。

    “到了第四年,那个毒死肖老道的家伙因为给家族报仇被抓后,无意间说出了毒死肖老道的罪行,这样我才无罪释放了……”葛大壮说出了结局。

    “这下你自由了……”马到成一下子如释重负地这样来了一句。

    “自由是自由了,可是什么都没有了,身体垮掉不说,声名也狼藉了,找不到工作,没人待见,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胡作非为醉生梦死……幸亏我的一个大表姐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才让我正经起来……”葛大壮的叙述来了个山重水复疑无路,转而又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你结婚了?”马到成的眼睛够跟着亮了起来。

    “是啊,对象是个小儿麻痹的瘸子,人长得还算好看,就是一条腿细得像麻杆儿,也就是我这样落魄的男人,没谁会娶她当老婆……”葛大壮说明了他媳妇儿是个什么情况……

    “婚后咋样?”马到成心里有些遗憾——葛大壮这样的男人一表人才的,人也憨厚,可是被命运捉弄得声名狼藉,也只好跟这样一个女人结婚了,唉,但愿他们俩婚后能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