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47章:干追追不上

    “我就想让你对天发誓,今生今世,绝对不去碰我的闺蜜!”蓝梅居然提出了这样非分的要求。

    “好好好,我发誓,今生今世,我绝对……”马到成正要口是心非地发了这个毒誓,却突然觉得有个穿风衣戴风帽的人影从车子的车门蹿了出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手里的那兜子百万现钞已经被对方抢了过去……

    等马到成反应过来,撒丫子去追的时候,那个人影已经蹿出十来米远了……

    蓝梅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二公子是怕发毒誓,突然逃之夭夭了呢,就边喊边在后边追赶……

    追出十几米蓝梅才发现,那个装钱的钱兜子不在二公子的手里,而是在前边那个奔跑的男人手里,才明白,这是趁她跟二公子耍性子的时候,有人抢走了刚刚取出来的一百万现金呀!

    一旦意识到这一点,蓝梅也撒开丫子边喊抢劫边跟随马到成追了过去……

    此刻的马到成,拼命追赶这个“劫匪”主要原因还不是特别在乎这一百万现金,也不是丢了这一百万,再去找宋婵娟去提现嫌麻烦,最主要的是,生怕耽搁了时间,“失信”于蔡家父亲和王大疤瘌,一旦反悔,岂不是前功尽弃吗!

    都怪这个醋坛子蓝梅,早点开车门上车离开,这个劫匪也就没有可乘之机了,现在好,让他得了机会,轻而易举就抢走了这些救命的钱,真是给老子添了老大个麻烦,不追上你,不夺回被你抢跑的钱,老子当年费尽千辛万苦跟肖老道学的跑功就白交学费了!

    可是开足马力,拼尽全力,马到成却发现,按照他平时的速度,追任何人都不需要超过百米距离,包括王大疤瘌家的那匹汗血宝马,也只不过用了七八十米的距离就追了上去,可是这个劫匪居然让他追出200多米愣是没追上!

    奇怪了,这是遇到短跑冠军了,还是今天被蓝梅多次饕餮给掏空了,没了底气和囊劲儿,才减缓了追赶的速度?为什么就差这十几二十米的,干追追不上呢!

    没办法,只好用投掷的功夫来配合了,正巧路边有个水果摊,马到成奔跑中,顺手抓住一个拳头大小的苹果在手里,然后在奔跑中做出了投掷的动作,一个抛掷,将苹果扔了出去……水果摊的摊主发现有人抢苹果,就大喊大叫着追了出来,正好赶上蓝梅奔跑过来,对摊主喊了一句:“是抢劫,快帮我追……”蓝梅已经气喘吁吁几乎跑不动了……

    摊主一看是美女在追劫匪,顿时有了“英雄救美”的情怀,抄起一把西瓜刀,就朝前奔跑,此刻除了要追回他被抢走的苹果,还有为美女追回被抢东西的冲动!

    只不过,这个摊主体重超标,奔跑费劲儿,光看他的两腿在不停地倒腾,但身体前行的速度却慢得要命,咋咋呼呼地喊叫了半天,却发现,前边奔跑的劫匪距离他越来越远……

    而此刻,前边追赶劫匪的马到成也陷入了迷惑——之前遇到这样的情况,他还从未失手过,想不到,今天投掷出去的苹果,距离前边劫匪的脑壳还有一两米的时候,突然头一歪,居然让他给躲过去了!

    奶奶个熊,今天撞见鬼了,自己的绝招都失灵了,在这样下去,这一百万真的被劫走了,这在蓝梅眼里,老子岂不是成了孬种狗熊?倒是不在乎她如何评价老子,但老子决不能让这个劫匪得逞才不失老子的本色啊!

    而且这个时候马到成发现,再往前三五十米,就进到了闹市区,一旦到了那里,人员混乱,地势复杂,很快就会失掉追赶的目标,让这个劫匪真的抢劫成功了!

    这可咋办呢?

    就在马到成黔驴技穷,对这个破解了他必杀绝招的劫匪束手无措,即将放弃追赶的时候,却发现前边奔逃中的劫匪有个小小的动作很是熟悉!

    快速在头脑中搜索为什么会熟悉这个小动作,难道这个劫匪老子认识?!

    不会呀,老子认识的人中,也没有这么好跑功和破解老子投掷功夫的人呀!

    不对,不是没有,而是不可能是他!

    在马到成认识的人中,只有一个人具有这样的能力,那就是当年跟肖老道学功夫的时候,那个大师哥葛大壮!由于多次帮他度过了难关,所以,马到成一直尊称他为二师父,时隔多年,每次想起他,还心存感激呢,这样一个憨厚老实的大师哥二师父,会摇身一变变成了劫匪?而且谁都不抢,偏偏抢了小师弟的百万现金?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然而,刚才那个小小的动作从背影中显现出来,又只有当年从二师父葛大壮的背影上见过!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想凭跑功追上他是不可能了,想用百步穿杨的投掷功夫击中他也不可能了,那就只有一种办法了,管不管用不知道,但必须在这样紧关节要的时候试试再说了!

    于是,马到成急中生智地大喊了一声:“葛大壮!”

    还别说,前边奔逃中的劫匪听见后边的人这样呼喊,居然一下子停顿下来!

    只是,正当马到成一阵兴奋以为自己一招制敌,切中了对方的要害呢,却发现,前边的人停顿下来只是短短的一两秒中,然后,又继续朝前奔逃起来……

    马到成预感到这个家伙十有**是葛大壮了,但这样喊了他的名字却没真正起作用,没办法,只好再次急中生智,喊了一句:“葛大壮,我是马到成啊!”

    想不到,这一喊,像给前边的劫匪点了死穴一样,居然戛然而止地停了下来……

    马到成心里一阵兴奋,难不成,真是葛大壮?!

    难不成,自己的二师父如今居然成了当街抢劫的罪犯?!

    马到成快速前行,到达跟前,还没等站稳,那个劫匪就转过身来,定眼一看,果然是马到成,居然来了一句:“怎么会是你?”

    “为什么不是我?”马到成终于确定真的是葛大壮,真的是当年跟肖老道学功夫的时候,那个帮助自己度过难关的二师父了!

    “你不是牛得宝吗?”看来葛大壮知道抢的是谁的钱。

    “我是牛得宝啊!”马到成马上这样回答说。

    “可你刚才喊你是马到成啊!”

    “我也是马到成啊!”

    “你到底是谁?”葛大壮立马蒙圈了。

    “现在没时间跟你多解释了,抢劫要判什么罪想必二师父也知道,不想进监狱从现在去听我的……”马到成回头一看,水果摊的老板手持西瓜刀奔袭而来,后边还跟着一个跑岔气儿捂着胃口踉踉跄跄追来的蓝梅,再有十几二十米就赶到了,就马上这样对葛大壮说。

    “我听你的,可是,你得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呀?”葛大壮一定要弄清楚,这个叫出自己名字,知道自己身世的家伙到底是马到成还是牛得宝!

    “我原本就是牛得宝,上山学功夫是化名成了马到成,现在你抢劫一旦被抓后果不堪设想,待会儿后边的人追上来,你必须听我的,才能逃过此劫……”马到成这样说,就是要一步到位解释自己为什么是马到成,但现在又摇身一变成了牛得宝,省得让葛大壮产生误会,回头让他穿帮出糗,趁机一下子封住他的嘴,也才好拯救他!

    “好好好,我都听你的——其实我抢劫都是逼不得已……”葛大壮还试图解释……

    “没时间听你解释了,记住了,待会儿一句话都别说,完全听我的!”马到成边说,边将葛大壮手里抢去的那装有百万现金的钱袋子给抓回到了他的手里。

    “好好好,我不说话,什么都听你的!”葛大壮居然如释重负地赶紧这样说。

    这工夫,那个水果摊的小老板,手持西瓜刀追了上来,居然一把薅住了马到成的脖领子,喘着粗气大声叫道:“抢我苹果没关系,抢美女的东西我可不能容忍,快把抢美女的东西拿出来吧!”

    幸好这工夫蓝梅踉踉跄跄地赶到了,对水果摊的小老板,断断续续地说:“不……不……不是他……”

    “包在他手上,不是他是谁呀!”水果摊的小老板指着马到成这样问道。

    “是……是……是他身后的那一个……”蓝梅真的跑差气儿了,说话的时候,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他们俩不是同伙?”水果摊的小老板这样问道。

    “不是……都是他身后的那个抢的……”蓝梅这样指点说。

    “好啊,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抢劫美女的东西,信不信我一西瓜刀砍死你这个损贼!”水果摊的小老板举起西瓜刀就冲了过去……

    “且慢,其实这是一场误会……”马到成赶紧上前阻拦……

    “误会?”蓝梅和水果摊小老板异口同声地提出这样的质疑。

    “是啊,他是我师兄,刚才是跟我开玩笑呢!误会,真是一场误会——好了,现在物归原主了,也就没事儿了……”马到成边说,边将那个钱袋子递到了蓝梅的手中,还贴近她的耳朵小声对她说:“赶紧摆脱这个家伙,少惹麻烦……”

    “哪个家伙呀,是抢钱的那个还是水果摊的这个?”蓝梅一时没懂二公子要摆脱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