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45章:他不是东西

    “这也有点太少了吧!”蔡家父亲迫于压力,想抬价,但几乎没什么空间了,但还说这样念央说。ggaawwx

    “再多一分钱我立马就走,给个痛快话!”王大疤瘌继续压迫对方。

    “可是,我答应了王大哥,收了钱,放了大王赟,我家蔡冰冰咋办呀!”蔡家父亲还是觉得难以接受,就这样找别的原因。

    “这还不好办,三十万做陪嫁,让大王赟领走当媳妇儿,到了可以领证的年龄就结婚,这不就化干戈为玉帛,俩家从此成了亲家嘛!”王大疤瘌倒是会简化问题。

    “这不是便宜了王三宝那个王八蛋嘛!”蔡家父亲这说。

    “谁便宜谁还不一定呢!”王大疤瘌却眨巴眼睛表示出某种诡谲来。

    “这话咋说呢?”蔡家父亲莫名其妙。

    “你想啊,你家蔡冰冰成了大王赟的媳妇儿,将来生下个大胖小子,姓啥?”王大疤瘌这样引导地问。

    “当然是姓王啊!”蔡家父亲更加蒙圈了。

    “对呀,他王三宝手里养牛黄猪砂狗宝的秘籍,不传外人是肯定了,可是,自己的亲孙子也不传吗?到了那个时候,你不觉得占大便宜是你女儿蔡冰冰吗!”王大疤瘌说出了这样一个“曲线救国”的道理来。

    “你绕来绕去的我都糊涂了……”蔡家父亲听懂是听懂了,可是觉得这也太拐弯抹角了吧!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俩家成了亲家,岂不成了一家人,哪里还分得清你我呢!凡事都往好处想,现在俩孩子把路子都帮你铺好了,赶紧找个台阶下来吧,再晚了,王三宝醉生梦死一口气没上来苦闷死了,你女儿生下孩子也得不到那价值连城的秘籍了!”王大疤瘌还这样吓唬对方说。

    “好好好,三十万就三十万,我要现金……”蔡家父亲终于答应了!

    “他要现金!”直到这个时候,王大疤瘌才将头转向一直一言不发的牛家二公子,意思是,我帮你把百万降到三十万了,但人家要现金,你拿得出来吗?

    马到成见证了王大疤瘌与蔡家父亲讨价还价的全过程,很是佩服王大疤瘌的办事风格和能力,一听才用三十万就能摆平此事,立即点头表示可以兑付现金。

    “现金可以,但可说好了,拿到钱,你可得让我把大王赟接走,还给我堂兄……”一看二公子答应可以给现金了,王大疤瘌又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那是当然啊……”蔡家父亲彻底答应了……

    “那我这就去提现,王大哥等着我!”马到成说完,立即起身往外走。

    “他是谁呀?”这工夫,蔡家父亲才注意到,王大疤瘌进来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一个年轻人,一听他要去弄钱,才这样惊异地问了一句。

    “他是我的出纳呀——那我就坐等了,先让我看看大王赟呗!”王大疤瘌并没有透露这个去取钱提现的年轻人到底是谁,生怕节外生枝,坏了他几乎办成的好事。

    “不行,钱没到手,就不能见人!”蔡家父亲居然一口否决。

    “那万一你已经给撕票了呢?”王大疤瘌再次露出了诡谲的表情,表示他不是没心眼儿,很多事情他心里都有数!

    “说什么话呢,我扣押大王赟可不是绑架!”蔡家父亲一听,马上急眼巴登地强调说。

    “不是绑架你要人家一百万现金来赎人!”王大疤瘌却咄咄逼人地这样来了一句。

    “他强bao我女儿导致身怀六甲十恶不赦,我扣押他是罪有应得!”蔡家父亲还强词夺理。

    “得了吧老弟,赶紧让我看一眼他,这样对大家都公平,我保证一句话不跟他说!”王大疤瘌算是缓和了气氛……

    “那好吧……”蔡家父亲一听王大疤瘌只是看看确定是否还活着,也就答应了……

    马到成从蔡家出来,跳上蓝梅的车就对她说:“王大疤瘌谈妥了,三十万解决战斗!”

    “可是,这三十万谁出呢?”蓝梅一看是二公子出来弄钱,就这样质疑道。

    “当然是我呀……”

    “凭什么你出啊?”

    “就凭是我找的王大疤瘌来赎人呗……”马到成知道蓝梅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也就直接这样回答说。

    “可是,这都快下班了,你到哪里去弄三十万现金呢?”蓝梅有点为难地问。

    “只好找你闺蜜了!”马到成早就锁定了这个目标——这个时候不找宋婵娟找谁呢!

    “找她?你刚刚存进去的钱,还没到一天呢,咋能当天就提现呢?”蓝梅觉得有点不可能。

    “所以要找她帮忙啊!快点给她打电话帮咱们准备好现金吧,王大疤瘌在里边等着呢!”马到成这样催促说。

    “我不打……”

    “为什么呀?”

    “是我帮她揽的储,虽然说可以存一天就可以取走,但这还没到一天呢,我咋好意思开口啊!”蓝梅说出了具体理由。

    “现在情况紧急,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你若是不打,我就亲自打给她了……”马到成知道蓝梅最怕他直接跟宋婵娟对话了,所以,这样来了一句。

    “得得得,还是我打给她吧……”蓝梅生怕二公子直接给宋婵娟打电话的话,俩人言来语去的勾搭成双,所以,还是硬着头皮自己亲自给宋婵娟打了电话。

    “提现?这困难可大了!”宋婵娟一听当天存的,当天就要提现,虽然是部分提现,但也从无先例,就这样为难地回答说。

    “他着急呀,为了赎回一个人质,不得已才让我求你的……”蓝梅还这样劝导说。

    “按说是几乎没可能,但念在他是个特殊的储户,我就试试能不能帮他提现吧——具体要提多少?”宋婵娟算是答应了。

    蓝梅刚要说三十万,却听二公子提醒她说:“提一百万!”

    “哦,他说要一百万!”蓝梅说出了具体说。

    “哦,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他要都提走呢,一百万,没问题,十分钟后,你们来办手续提现就行了……”原来宋婵娟以为五百万都要提现拿走呢,所以才为难,一听才取走五分之一,还剩下四百万,也就痛快答应了……

    “好,我这就带他过去了……”蓝梅边开车带马到成去宋婵娟所在的信用社,边问他:“不是三十万吗,咋变成一百万了?”

    “我怕节外生枝,再用现金的时候再找她,那可就麻烦大了,索性,提出一百万,应急的时候好用……”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你是怕蔡家节外生枝突然反悔,才这留的后手吧……”蓝梅也这样猜测说。

    “谢谢你理解我……”这个时候,马到成又突然觉得蓝梅并没有那么市侩和讨厌了……

    很快到了信用社,宋婵娟居然已经将一百万现金准备好,等在vip柜台了。

    “知道为什么这么痛快就提现成功了吗?”看见牛得宝去柜台去办手续了,宋婵娟就这样问蓝梅说。

    “难道是因为……”蓝梅下边的话没说出口,但宋婵娟已经感觉到她要说什么了,所以,马上接过去说:“才不是你想的那个原因呢!”

    “那是因为什么?”蓝梅想象不出,除了这个宋婵娟一下子爱上了这个二公子,出于特殊的情感才如此痛快地答应提现了,还会有别的什么原因。

    “一呢,钱本来就是牛先生的,啥时候提现是他是自由,尽管当天存当天取有点例外,但像牛先生这样的客户,我一申请就得到了批准,这说明,我们信用社对牛先生这样的客户是多么的欢迎和友好……”蓝梅却一本正经地说出了其中的第一个原因。

    “二呢?”蓝梅似乎不信,宋婵娟没有一点儿感情se彩。

    “二是我们社长一看是牛先生要提现,就笑了……”宋婵娟这样说的时候,她自己先笑了。

    “为啥呀,你们社长认识他?”蓝梅一听宋婵娟他们社长笑了,就更是摸不清头脑了。

    “认识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社长对我说,今天晚上在歇马山庄有个特殊的签约会,说是镇里招商引资可以一下子进来五千万的启动资金,所以,要求我带几个职员过去做现场办公,将这些钱都存到我们信用社,而且我们社长知道,牛先生就是被授权划拨这比巨款的人——你想吧,牛先生现在急用一百万的现款算什么呢?”宋婵娟居然说出了这样一个重要的信息!

    “今天晚上的签约会你也去参加?”蓝梅惊讶极了,她最怕的就是宋婵娟还有跟牛得宝公开接触的机会,咋这么快就又有了呢!

    “咋了,我不能去呀!”宋婵娟马上意味深长地这样问了一句。

    “我不许你去!”蓝梅居然耍起了小孩子脾气,赌气做出了一个拦住宋婵娟的动作。

    “咋了,怕我真的抢走他呀!”宋婵娟却拿出一个志在必得的样子给对方看。

    “你敢!”蓝梅半嗔半怒地这样威胁说。

    “看你小气的,我是你最要好的闺蜜,遇到好东西了不知道跟闺蜜分享,居然还处处设防!”宋婵娟居然抛出了这样的论调!

    “你以为他是东西呀,可以随便分享!”蓝梅心里的那道防线好像就快崩溃了!

    “你是说他不是东西?”宋婵娟还趁机挑蓝梅的字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