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44章:肚子搞大了

    “有事儿就说话,咱们谁跟谁呀!”王大疤瘌还真是个豪爽的性格。

    “王三宝的儿子被蔡家扣押了这事儿王大哥知道吧?”马到成直截了当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知道啊,那小子无法无天,把人家刚上初中的女儿肚子给搞大了,人家还能轻饶了他?”王大疤瘌还真知道得喯儿清!

    “那,蔡家扬言,不用百万去赎王三宝的儿子的话,就告他强bao蔡冰冰,直接送他进监狱这事儿王大哥也知道吧?”马到成继续提问。

    “当然知道啊,蔡家这是用自己的办法来维护应有的权利,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王大疤瘌居然还为蔡家的行为辩护,可想而知,他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说话。

    “不是吧,眼看王三宝的儿子就快进监狱了,你这个当叔叔的,不能眼睁睁地见死不救吧……”马到成这样来了一句。

    “好兄弟,这话言重了,不是我不去救这个大侄子,是我们两家为了俩孩子的名字闹得好多年连句话都不说了,你说这个时候我去帮忙,岂不是……”王大疤瘌不得不承认了他跟堂兄王三宝之间结下的梁子。

    “我听说了,俩孩子取名字的事儿是王大哥理亏,因为王三宝的儿子取王赟的名字在先,王大哥的儿子取王赟的名字在后……”马到成却不客气地揭穿了真相。

    “为什么我理亏?哪家法律规定王赟这个名字只能他儿子用,我王大疤瘌的儿子就不能用!再说了,我当时已经答应给他一笔钱,让他儿子改个名字的,可是他不识好歹,不肯改呀,那大家就一起都用这个名字好了……”王大疤瘌却还是觉得自己理直气壮。

    “那现在他肯改名字的话,王大哥还愿意给钱吗?”马到成倒是一下子抓住了对方的话柄。

    “当然愿意呀,要多少给多少,只要肯改名不叫王赟就行……”王大疤瘌果真被逼上了道。

    “一百万,王大哥肯出吗?”马到成直接叫板了。

    “一百万?那有点太夸张了吧,若是王三宝给我一百万,我反过来让我家王赟改名了!”王大疤瘌一听对方这样说,马上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王大哥原本打算出多少钱?”马到成是想知道王大疤瘌到底几斤几两。

    “也就十万八万顶天了……”王大疤瘌还真说出了实话。

    “现在我懂了,为什么王三宝不愿意给他儿子改名了,原来王大哥这么小气呀!”马到成立即显露出了鄙夷的神情,只不过,说的委婉不想直接伤害对方而已。

    “看兄弟说的,这不是小气不小气的事儿,这是要争口气的事儿,我承认我儿子是比他儿子出生晚几年,可是算命先生根据生辰八字一算,我儿子比他儿子更适合叫王赟这个名字,命里该着必须叫这个名字才会大富大贵长命百岁——你说,我听算命先生这么说,还能放弃给孩子起这个名字吗?”王大疤瘌说出了为什么一定让儿子坚持叫了王赟这个名字。

    “既然这样,为啥不肯多出钱呢?”马到成再次这样反问道。

    “当时的我和现在我的完全不是一码事,那个时候我的生意还是小本生意,拿出十万八万的已经是我的全部家当了,所以,也就只能那么说了……”王大疤瘌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现在呢?现在你拿一百万没问题了吧!”马到成再次逼宫说。

    “现在更不用拿了……”王大疤瘌反倒这样说。

    “为什么呀?”

    “井水不犯河水,他叫他的王赟,我叫我的王赟,反正年龄不一样,也好区分双方,谁都挨不着谁,我还花那冤枉钱干嘛呢?”王大疤瘌以为时过境迁,完全没必要再追究这件事儿了呢。

    “可是现在那个大王赟遇难了,你这个理亏的叔叔不该出手相救吗?”马到成这样逼迫对方说。

    “你是让我拿着一百万,到蔡家去把大王赟给赎出来,以此表示我对堂兄认错了,以此跟他重归于好?”王大疤瘌似乎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二公子的建议。

    “这只是个说法,不一定让王大哥真拿这一百万!”马到成一听对方的口气,就缓和了气氛,这样说道。

    “此话怎讲?”王大疤瘌一听可以不出钱,马上先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要王大哥带着诚意去求蔡家,放了大王赟,岂不是相当于用一百万赎出了大王赟吗,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堂兄弟之间的恩怨岂不是就解除了吗?”马到成说出了这样的套路。

    “话是这么说,我最了解姓蔡的了,平日里,没什么由头还要讹谁三百五百的呢,现在好,大王赟把他的宝贝女儿肚子搞大了,他还能轻饶了?要一百万赎人都是少的,我去了,一分钱都不会少要的……”王大疤瘌似乎看透了蔡家是什么货色,所以,很是悲观失望地这样回答说。

    “没去试试怎么会知道?”

    “那万一他一口咬定不给一百万赎金就不放大王赟可咋办,难道骑虎难下我真的为了那个大王赟给姓蔡的一百万?”王大疤瘌还是怕真的闭上了道,害得他损失了一百万。

    “假如真的需要一百万,我来出,您只管带我去跟蔡家谈判就行了!”马到成关键时刻,只好这样承诺说。

    “此话当真?”王大疤瘌一听这个二公子如此大手笔,就想确认。

    “绝无戏言!”马到成给出的回答十分果断坚定!

    从王大疤瘌家出来,上了蓝梅的车,王大疤瘌惊奇地问:“你们认识?”

    “我到镇里办事儿,偶遇他,顺便带他来的……”蓝梅只是这样轻描淡写地回答。

    王大疤瘌是那种粗枝大叶的人,所以,也就没刻意研究这个蓝梅到底跟牛家二公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很快到了蔡家,王大疤瘌凭他的面子,才敲开了蔡家紧锁的大门——蔡家不给别人面子,但见了王大疤瘌却还是要客气几分,让进屋里,沏茶倒水当贵客待。

    可是听王大疤瘌一开口,是为王三宝的儿子大王赟而来,蔡家父亲的脸子立马阴沉下来:“王大哥若是为这事儿而来,就请回吧,不按照我们蔡家的要求办事儿,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好使!”

    “你真的想让王三宝拿着一百万来赎回大王赟?他现在连遭霉运早已是倾家荡产,怕是十万都拿不出来,你这不是成心往死路上逼他嘛!”王大疤瘌摆出一个老大的架势,坐在蔡家的沙发上,就这样颐指气使地说道。

    “不给钱也行,将他养殖牛黄猪砂狗宝的秘籍传授给蔡家也行!”蔡家父亲居然还有这样的打算!

    “那是王三宝的立家之本,你要他的秘籍,相当于抽了他的筋,剥了他的皮,摘了他的心肝一样,打死他都不会给你的!”王大疤瘌知道这样的秘籍意味着什么,所以,当即否决了蔡家父亲的非分之想!

    “那就只有最后一条路了,直接送大王赟到公安局去,按照强bao未满十四岁少女来问罪了!”蔡家父亲的强调十分生硬。

    “我说蔡老弟呀,别人的面子你不给,我来了,咋地也得给我几分薄面吧,别说是现在的王三宝,就是让我王大疤瘌一下子拿出一百万来赎人,我也拿不出来呀——看我的面子,打个折,象征性地收点赎金,差不多就行了!”王大疤瘌居然拿出一副求饶的样子给对方看。

    “象征性是多少?”蔡家父亲似乎有妥协的意思。

    “这钱算我出的,给你十万,不少了吧!”王大疤瘌还真是够狠的,一下子就将百万降到了十分之一。

    “看王大哥的面子,我可以打折,但少于五十万,免谈!”蔡家父亲并不恼,而是讨价还价地打了个五折。

    “不给我面子是不是?”王大疤瘌一听,他给十万,对方却要五十万,相差太远,就拿这样的话来压对方。

    “不是不给王大哥面子,现在我家蔡冰冰怀了孩子,实在是没法子了……”蔡家父亲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摊开两手这样说道。

    “我理解你的心情,宝贝女儿才这么小的年纪就被糟蹋还怀了身孕,可是你也得考虑现实情况吧,王三宝若是像从前如日中天的时候,你要他五百万他都拿得出来,可现在呢,拿五万估计都得让他去卖肾了——这样吧,钱还是我出,再加十万,给你二十万,这事儿就算了了,行了吧!”王大疤瘌居然又加了十万!

    “看在王大哥的面子上,我减十万,少四十万,免谈!”蔡家父亲好不含糊,马上还了一口价!

    “我说你这个人咋不开窍呢?掏心窝子说,你女儿是被强bao的吗?谁不知道是你女儿主动追的大王赟,当初你也没阻拦,等俩孩子好到一起了,怀了身孕了,你反过来讹人家一百万来赎人,说出去,到底是谁欠谁的肯定不是一个说法——这样吧,我咬咬牙,再给你加十万,行就行,不行我发誓,这件事儿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管了!”王大疤瘌算是最后通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