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43章:一旦被揭穿

    “我救过他儿子的命,他儿子王赟还认我做了干爹呢!”马到成说出了为什么可以去找王大疤瘌。

    “王大疤瘌倒是有这个面子,不过有个情况我必须跟你说清楚!”田洪亮居然还是面露难色。

    “啥情况,只管说。”马到成不知道田洪亮还有什么信息没有披露,就这样问。

    “你知道王大疤瘌跟王三宝是啥关系不?”

    “啥关系?”

    “他们俩是一个爷爷的堂兄弟!”田洪亮说出了王大疤瘌和王三宝之间的关系。

    “这是至亲呀,那就更应该帮这个忙了!”马到成听了觉得这样似乎更好办了——堂兄是至亲的血亲关系,难道这点忙都不肯帮?

    “错啦,越是至亲闹起矛盾就越是没法解决呢!”田洪亮却这样说。

    “咋了,王大疤瘌和王三宝有矛盾?”

    “按说也算不算什么大矛盾,问题就出在两个儿子身上……”

    “那个王赟跟王三宝的儿子打过架?”马到成只好这样猜测了——俩孩子因为什么闹过矛盾吧?

    “没有打过架……”

    “那闹的是什么矛盾?”

    “因为王三宝的儿子也叫王赟……”田洪亮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答案。

    “等等,我咋没听懂呢?”马到成还真是一现在懵懂了——咋王三宝的儿子也叫王赟呢?

    “是这样的,王三宝先生的儿子,找高人一算,说取名叫王赟必定将来有钱有势飞黄腾达,王三宝也就给儿子取了这个名字——可是过了几年,王大疤瘌也生了儿子,找了另外一个高人一算,也给他儿子取了个王赟做名字,当时王大疤瘌的媳妇儿还提出了异议,说堂哥王三宝家的儿子已经叫王赟了,咱们再叫,是不是不妥!王大疤瘌的性格哪里会在乎这个,大声豪气地骂道:我管他谁叫没叫过这个名字呢,只要咱们儿子适合就这么叫,爱咋咋地!”田洪亮说出了王大疤瘌和王三宝之间到底为什么闹成了这样的关系……

    “那王三宝知道了,就没提出过异议?”马到成提出这样的质疑。

    “当然提了,可是王大疤瘌硬着头皮就是不给儿子改名字,还说要出一笔钱让王三宝的儿子改了王赟这个名字,当时王三宝的生意正如日中天,哪里会听王大疤瘌的摆布,也就扬言给多少钱都不改名字,就这样,两个堂兄弟就彻底闹掰了,到现在俩人见面还形同陌路呢,你说,你去求王大疤瘌带你去蔡家解救王三宝家的王赟,他会答应?”田洪亮将话扣回了主题。

    “事在人为,不试试怎么会知道……”马到成听了田洪亮的解释,但还是这样坚持说。

    “我不懂,二公子为啥一定要费此周折一定要救王三宝家的大王赟呢?”田洪亮倒是对这个好奇起来。

    “没别的目的,就是对他能培育出各种名贵宝贝的能力表示敬佩,争取能让他加入牛家和湖畔镇合作的这个无公害名贵中草药种植基地项目中来……”其实,马到成真正的目的并没有说出来,能说出来的,只能是这样一些冠冕堂皇的话而已。

    “原来二公子是出于这样的目的呀,那好吧,那二公子就试试运气吧……”田洪亮一听,原来二公子是为了那么大的一个目标才要费劲巴拉地帮王三宝解救儿子的,也就没话可说了……

    “谢谢田叔回答了我这么多疑难问题……”正好这工夫,马到成看见院子里,蓝梅的车子回来了,就起身跟田叔道别:“那我这就去王大疤瘌家了——对了田叔,关于帮您办理内退手续,然后到我家别墅做看护的事儿还用不用跟家人讨论一下再做决定?”

    “还有啥讨论的,求之不得的好事,就这么决定了吧,只要二公子能帮我办内退,我保证全力以赴帮二公子看好那幢别墅,保证不会再出之前那样的情况!”田洪亮对这件事儿主意一定。

    “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走了……”马到成跟田洪亮道别,去到院子里,看见蓝梅正要下车,就拦住她说:“走吧,带我去王大疤瘌家……”

    “去他家干嘛呀?”蓝梅好奇地问。

    “当然是有重要事儿要办了——对了,钱拿到手了吗?”马到成并没说出具体去干什么。

    “到手了,不过我信了你的话,当成自己的钱给存在我卡里了……”蓝梅这样解释,为什么手里是空空的。

    “当然是你的了,存你卡里正对呀!”马到成心说,虽然五万块钱不算多,你丫也够黑的,我只是客气一下,你就真的笑纳了呀!但嘴上还是这样说!

    “谢了,我今天还真是赚大发了……对了,我去拿钱这工夫,宋婵娟给没给你打过电话呀?”蓝梅说完谢谢就立即这样问。

    “打了一个,我没接……”马到成预感到,蓝梅这是要追查那个打过来的电话了。

    “为什么没接?”

    “因为听你的话呀!”

    “幸亏你没接!”蓝梅却这样说。

    “为啥这样说?”马到成心知肚明蓝梅为啥这样说,但假装不知道,就这样问。

    “因为那是我打的呗,就是考验一下你是不是真的听我话……”蓝梅说出了谜底。

    “好悬呀,我还真想接了,可是转念一想,万一是你拿了宋婵娟的手机给我打的,特地考验我是否恪守承诺咋办,于是,我才没接的!”马到成一听果然是蓝梅做的小把戏,也不客气,用这样的方式,不软不硬地给了对方一个有力的还击!

    “讨厌,你咋看穿我的把戏了呀!”一旦被揭穿,蓝梅有点无地自容,只好拿出小姑娘耍赖的样子撒起娇来!

    “就你那点小心眼儿,我早就看穿了……”马到成趁机揶揄了蓝梅一句。

    “你坏,人家不理你了……”蓝梅继续耍小孩子脾气。

    “你若是真不理我了,那我现在就去找宋婵娟陪我……”马到成倒是知道什么是他的撒手锏了!

    “你敢!”蓝梅边说,边一拳打在了马到成的肩膀上……

    “好了好了,快点带我去见王大疤瘌吧,事情很是紧急呢!”马到成一看,这样跟蓝梅闹下去可能会耽误自己的宝贵时间,就立即一本正经起来。

    “到底什么事儿啊,你要去见那个王大疤瘌!”蓝梅边启动车子,边这样问。

    “路上慢慢跟你说吧,快点带我去!”马到成这样回应说……

    蓝梅还算听话,将车子开出了镇政府的大院,只是到了街道上,还是问了一句:“你找王大疤瘌是不是为了王三宝的事儿?”

    “当然啊,王三宝的儿子被蔡家给扣押了,我想给解救出来,可是田叔说他面子不够大,敲不开蔡家的门,所以,我只好请王大疤瘌出面帮我这个忙了……”马到成说出了自己找王大疤瘌的目的何在。

    “王大疤瘌一准儿就能听你的话?”蓝梅一脸不信的样子。

    “对呀,我救过他儿子的命,还被他儿子认作干爹,这点儿面子总会有的吧……”马到成自以为在王大疤瘌面前很有面子的感觉。

    “真不懂,你为啥费劲巴拉地一定要去讨好那个王三宝……”蓝梅还真是有点搞不懂,这个超级富二代的二公子,为啥这么在乎那个王三宝。

    “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还真是应验了……”马到成越发觉得蓝梅有点世故了,之前只以为她见钱眼开爱点小财,这工夫觉得,她还是那种趋炎附势的女人——也难怪,她那个计生办主任的母亲生出的女儿,又能指望什么样的高贵品质呢!

    “你说谁见识短,信不信我不带你去见王大疤瘌了!”蓝梅一听对方居然敢这样损毁她,立马急眼了。

    “口误口误,算我没说……”马到成心里说的却是:好男不跟女斗,算我没说行了吧!

    都在一个镇上,所以,很快就到了王大疤瘌家。

    “我可不愿意去见王大疤瘌……”停车的时候,蓝梅这样来了一句。

    “那你就在车里等我,我很快就能出来……”马到成正好不想让蓝梅跟他一起进去呢,就马上这样说道。

    “我只等你半个小时!”

    “不然怎样?”

    “不然我就冲进去叫你出来呗!”蓝梅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对这个二公子的追随,所以,才急转弯这样来了一句。

    “好好好,就半个小时,争取更短时间……”

    就这样,马到成只身进了王大疤瘌家的院子……

    一看是王赟的干爹来了,王大疤瘌和他老婆立马亲自出来迎接。

    “哎呀,正要跟你汇报一下何家房子修建的情况呢,你就来了——看,我把工程进展都拍照了……”王大疤瘌边说,边掏出“巨屛”手机,点出一些施工的照片给二公子看,还解释说:“地基已经灌浆了,院墙基本上砌好了,施工的材料基本上都备足了,预计今年入冬前就能完工入住了……”

    “太好了,让您费心了……”马到成心里有别的事儿,所以,听王大疤瘌说话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

    “哪里的话,这都是我王大疤瘌应该应分的嘛……要不要我带你亲自到现场看看工程进展?来给现场指导?”王大疤瘌还在急功近利地表现自己有多么够意思。

    “不用了,王大哥的人品我信得过——我今天来,另外还有一件事儿想求王大哥。”马到成只好说明了另外的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