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42章:蔡冰冰怀孕

    “这个不用您操心,只要您答应帮我们家去管理看护那幢别墅,您的内退关系我帮您办!”马到成立即打包票说。

    “真的呀,那可真是求之不得呢!”田洪亮知道这个二公子的能量有多大,他说的事儿能成,那就一定能成!

    “您同意了?”马到成再次确认地问。

    “当然同意啊,不瞒二公子说,一听说您在别墅出事儿了,我就跟田龙说,假如爸爸退休了,一定免费去帮助牛家别墅看家护院的,当时田龙还以为我是开玩笑,现在好,就快梦想成真了……”田洪亮一听牛家真的这么需要和器重自己,十分激动也十分高兴。

    “那好,那找个时间,我就跟镇政府的领导提这事儿了,反正您的年龄也快到退休了,提前内退几年,正好能帮上我们家的大忙,估计镇政府的领导一定能答应我的请求的……”马到成觉得,这个是时候,他跟镇政府提出什么要求都会答应他吧,所以,才会这样有把握地对田洪亮说。

    “那太好了,真想不到心里想的,会变成真的……”

    “对了田叔,今天我来找您,还有一件别的事儿……”马到成这次来找田洪亮的真正目的还在后头呢!

    “有事儿只管说,但凡我能做到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田洪亮以为牛家二公子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拜托呢,就这样信誓旦旦地回应说。

    “倒是没什么大事,只想知道,王三宝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为什么不肯跟镇里合作,参与这次的无公害名贵中草药种植基地的项目呢?”马到成马上说明了情况。

    “你说的可是那个专门养殖伤病禽畜的王三宝?”田洪亮这样确认说。

    “对呀,就是他!”

    “唉,提到他,还真是一言难尽啊!”田洪亮一听,果然是他认识的那个王三宝,就叹了口气,这样说道。

    “田叔把他的情况都告诉我吧,我很想知道!”马到成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这个王三宝啊,算是我的一个表亲……”田洪亮就开始讲述王三宝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了……

    从田洪亮的讲述中,马到成得知,这个王三宝凭借一次偶遇结识了一个云游四海的老道,供养病中的老道几年,老道羽化成仙的时候,居然告诉了他一个发家致富的秘籍——就是能人为地让那些有潜质的病残禽畜身体里长出各种具有极高药用价值的“宝贝”来,比如马宝驴宝狗宝什么的,开始家里外头的人都觉得他疯掉了,收留一个半疯颠颠的老道已经算是疯掉了,后来老道死后又弄些个病残禽畜回家来养就更觉得他疯掉了。

    可是令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几年过后,他养的那些病禽畜居然真的杀出了各种价值连城的“宝贝”几年的功夫,居然身家好几百万之多了!也就都不觉得他疯了……

    只不过,谁想获得他能养出宝贝的禽畜的秘籍,却比登天都难,渐渐的,他自己也开始“脱离群众”独往独来到了几乎不与外人接触的程度!

    家里的院墙砌得一丈多高,家里的铁门也是完全封闭的黑铁板,进出他家简直比进出监狱大门还要壁垒森严的感觉!

    尽管王三宝“闷声发财”获得了千万财富,可是他孤僻的性格和独往独来的行径让他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亲属和朋友,但由于他“有的是”钱,所以,也就什么都不在乎,仰仗他的独门秘籍,一直成为湖畔镇一个特殊的发家致富的典范,被人传说,也被人诟病……

    “田叔,越是这样的人物,我越想见他一面……”听了王三宝大概的情况,马到成发出了这样的请求。

    “哎呀,怕是有的难度啊!”田洪亮的脸上马上露出了难色。

    “有啥难度啊?”马到成却不知其中缘故。

    “不瞒二公子说,原本我跟王三宝还算是有交情,整个湖畔镇几乎没谁能进出他家的院子了,唯独我去了,他还肯给我三分薄面,毕竟我曾经救过他儿子一命,所以,还可以跟他有来往……可是,眼下他家的情况发生了剧变,这工夫去见他,就相当于往枪口上撞一样!”田洪亮给出了这样详细的解释。

    “他家出什么事儿了吗?”马到成越发感觉到,这个王三宝是个有故事的人,就这样问。

    “咳,别提了……”田叔又讲出了更多王三宝的境遇……

    就在去年春节前,他儿子没考考上大学在家赋闲就到处捅猫蛋,偏偏喜欢上了镇里蔡有名家的女儿蔡冰冰,由于蔡家的女儿还不到十四岁,就坚决反对跟王家的儿子交往,王三宝的儿子居然带着蔡冰冰私奔出走不见了踪影……

    蔡家视蔡冰冰为掌上明珠哪里会坐视不管,就撒开人马四处寻找,终于在省城的一个出租屋里找到了蔡冰冰和王家的儿子,将他们带回湖畔镇,本想打一顿解解恨就了事,结果,发现蔡冰冰居然怀孕了,蔡家就不干了,非要王三宝赔偿百万才不把王家儿子给送到公安机关告他强bao未满十四岁女儿!

    王三宝开始很傲慢,完全置之不理!直到后来,蔡家真的要将他儿子扭送公安机关了,他才放话说:百万赔偿就别想了,顶多给十万了事!”

    蔡家一听,顿时火了,扬言三天之内不给百万就阉了王三宝儿子的命根子喂狗吃!王三宝的老婆急了,就催王三宝给钱,王三宝也有点犹豫了,也怕蔡家动了真格的,儿子没了命根子,王家可就要断后了!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王三宝跟香港的一个药贩子做生意被骗了,一下子赔了七八百万!着急忙慌地跑到香港去找人说理,想不到半路还出了车祸,人没事儿,却撞坏了一辆豪车,一下子就赔了人家一百多万,这还不算,回到林海市,又因为着急忙慌的,他的车子碰倒了一个老太太,又一下子赔了一两百万之多,他苦心经营获得的千万家财几乎就这样散尽了……

    而当他还想凭借他的独门绝技,利用那些病禽畜产生的宝贝东山再起呢,想不到,跟他有仇的人趁他家空巢之际,下了毒药,将他精心饲养的好几十头可能产生各种宝贝的禽畜都给毒死了……这个时候,蔡家给王三宝给钱赎人的期限也快到了,王三宝几乎被逼进了绝境……

    “二公子啊,你觉得,这工夫你想去见王三宝,是不是往枪口上撞呢?”田叔居然这样问了马到成一句……

    “越是这时候,就越……”马到成本来想说,越是这个时候,才越是有理由有借口跟王三宝接触的时候呢,可偏偏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低头一看,居然是“千万别接”!

    这是蓝梅设定的宋婵娟的手机呀,她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是什么意思呢?

    刚要接通,却被一个念头给拦住了——会不会是蓝梅这个古灵精怪的女人,见了宋婵娟,就用她的手机给我打电话,一次来考验我的定力,考验我是不是遵守了给她的诺言呢?

    于是,马到成硬扛着,没接通这个电话……

    “你咋不接电话呢?”田洪亮似乎觉得很奇怪,就这样问。

    “不重要,还是说咱们刚才的话题了——您觉得现在去见王三宝是往枪口上撞,我倒是觉得,只有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才是接近他最佳的时机……”马到成收起手机,继续刚才的话题。

    “咋接触啊,即便是我带你去敲门,他都未必开!”田洪亮的眉头皱得老高,表示难度极大。

    “那若是让他儿子敲门,他会不会开?”马到成却这样跳跃式地反问道。

    “二公子这样说,是啥意思?我咋没听懂?”田洪亮的思维当然跟不上,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问。

    “我是说,咱们现在要先将王三宝的儿子给解救出来,然后带着他儿子回家,难道他会不开门?”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可是,你咋救王三宝的儿子呢?”田洪亮还是没全懂。

    “田叔带我去蔡家,我跟蔡家谈条件……”马到成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不行不行……”田洪亮连连摇头,表示不行。

    “为啥不行?”马到成很是奇怪——只是让你带我去,有啥不行的?

    “我跟蔡家有矛盾——你想啊,蔡家最恨的就是王三宝家了,而我平日里算是跟王三宝最要好的,所以,平日里,蔡家人见了我,也像见了仇人一样!”田洪亮说出了其中的缘故。

    “那谁有面子能带我敲开蔡家的门?我找蓝景祥行不行?”马到成立即有了人选。

    “那不好吧,他是镇政府的官员,带你去谈判,就好像用衙门来压蔡家一样,弄不好,蔡家狗急跳墙,直接报警,将王三宝的儿子给告进监狱了呢!”田洪亮根据他的经验,觉得这样不妥。

    “那谁行——对了,王大疤瘌行不行?”马到成脑袋一转,忽然想起了湖畔镇有钱有势的王大疤瘌,就马上这样问。

    “王大疤瘌?你咋认识他?”田洪亮很是惊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