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41章:她是属虎的

    “为啥呀?”马到成当然还要继续装傻充愣,不懂蓝梅到底害怕的是什么。

    “我最了解她了,一旦是她看上的男人,这辈子,咬住就不会再撒口了!”蓝梅居然用这样的情形来吓唬对方说。

    “听你这么说,她岂不是成了母老虎了?见到想吃的肉,就咬住不放了?”马到成一听,微微一笑,这样回答说。

    “你以为什么呢,对了,她还真是属虎的,这下你怕了吧!”蓝梅又透露出了宋婵娟的属相,以此证明她说的没错。

    “还别说,我还真不是那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格,听你这样说,我还真要防备你的这个闺蜜打我主意了……”其实马到成是正话反说,他还真是那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格,只不过,怕那样说了,蓝梅今天一定跟他就这个话题没完没了下去了,所以,索性将真实的自己隐蔽起来,等自己单独有时间的时候,再做回自己也不迟吧!

    “嗯,听你这样说,我的心里还好受一些……”蓝梅果然信以为真了。

    “不过,都说山不转水转,谁知道什么时候命运就给了她机会,转悠到我的命运里来,到了那个时候,可就身不由己,不是你我能左右得了的了……”只是马到成心有不甘——凭什么老子就受你掣肘连跟别的女人自由交往的权利都没有了,所以,又找出了这样的理由,把话给说了回来……

    “哎呀,你咋又说这样的话呢,刚刚好点的心情,要被你给说坏了,不行,你得赔偿我!”蓝梅一听,心情有一落千丈了……

    “咋赔偿啊!”马到成还真有点不知所措。

    “赶紧跟我好!”蓝梅立即这样热切地要求说!

    “在哪里好?车里?”马到成似乎更加看透了这个被父母也被媒体抑或被王大力给惯坏的女孩子任性到什么程度了……

    “嗯,前边有个小树林,就到那里跟我好,不然的话,我的心情就好不了了!”蓝梅这样说,就好像她吃了多大亏,一定要获得相应的补偿一样……

    “这里车震你不怕被人发现吗?”马到成还真有故意提醒对方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我不怕,最好全世界都知道我跟你好得死去活来了才好呢,那样的话,也就没谁惦记你了,没谁跟我抢你了……”蓝梅将主题扣在了这个话题上!

    马到成听蓝梅这样说,着实有点无奈,虽然答应了她的请求,满足了她的特殊要求,但不知道为什么,眼前总是出现她竭力屏蔽的那个闺蜜宋婵娟的音容笑貌,还别说,她还真是年轻版的小宋佳模样,让人看一眼就蚀骨铭心,估计这辈子,都忘不掉她了吧……

    在满足了蓝梅所有的要求之后,马到成才说:“你什么都满足了,也该满足满足我的要求了吧!”

    “咋了,刚才咱俩都累成那样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蓝梅以为,俩人结识以来,就数这次在车里车震最酣畅淋漓了,咋还说没满足呢?

    “我要的满足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就是之前说过的,有时间你带我去找田叔啊!”马到成说出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真是服了你了,居然还想着那件事儿!”蓝梅这才知道,二公子心里惦记的什么,原来还是要去见田叔,弄清那个王三宝到底为啥不愿意跟牛家合作,参加无公害名贵中草药养殖基地的开发合作。

    “我这个人就这样,但凡认准了一件事儿,就一定要找到答案才能心安理得……”马到成趁机说出了自己是个什么秉性的人。

    “那你认准咱俩的关系了吗?”蓝梅立即理论联系实际,将话题引导到她和二公子之间的关系上……

    “当然认准了呀!”

    “那咱俩现在到底什么关系呀?”

    “就是那种……”还没等马到成解释,手机铃声就响了,定睛一看,显示的几个字居然是:“千万别接”!立即举给蓝梅看:“还别说,她还真是猴急,这么快就来电话着我了!”

    “千万别接!”蓝梅一看果真是宋婵娟来的电话,心肝儿同时都颤了几下,直接真喊叫出来!

    “万一她找我不是你想的那些事儿,而是别的重要事儿呢!”马到成越是看蓝梅紧张兮兮的样子,就越是成心这样猜测说。

    “那也千万别接!”

    “这不好吧!”

    “咋不好啊……”

    “这不礼貌吧!”

    “咋不礼貌啊,一旦她真的有机会见了你,质问你为什么不接她电话,你就说,正跟蓝梅好在一起,根本就没听见,看她还有什么话说!”蓝梅的心理已经变态到这样的程度了!

    俩人这样说的时候,手机的铃声停止了,但很快,就来了一条短信:“牛先生您好,因为您在我社一次性存款500万,经过申请,社里特批给予您利息之外一次性奖励五万元,现在钱已经在我手里了,您看什么时候给您比较好?”

    马到成看了消息拿给蓝梅看,蓝梅看了居然哼了一声:“她这是耍什么把戏呀,想约会就说约会,干嘛还弄出五万块钱奖励来当诱饵呀——难道你在乎这五万块钱?”

    “我不在乎,你也不在乎?”马到成却居高临下地这样来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呀?”蓝梅却没懂二公子为啥这样说。

    “你就不能代我去领这五万块?”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我干嘛要代这个劳?”蓝梅以为自己是白劳动呢,就这样不情愿地回答说。

    “因为你领了,就归你了呀!”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的真正意图。

    “真的呀!”蓝梅果然中招——她这样的小财迷,遇到钱恨不能都划拉到她的私房钱库里去!

    “军中无戏言!只不过,你要送我去找到田叔,然后你再跟宋婵娟联系,去取这五万块钱……”马到成只说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前提。

    “行,这个我同意!”蓝梅居然欣然同意了……

    很快,蓝梅将马到成送到了镇政府大院,直接去到了安保处门口才对他说:“我看见田叔就在里边呢,你就在这里跟他聊吧,我这就去找宋婵娟领那五万块钱去……”

    “好,你去吧……”

    “记住了,我离开你这工夫,宋婵娟来电话你千万别接!“到了这个时候,蓝梅居然还要提出这样的警告,说明她不自信到了什么程度。

    “好好好,不接,别说是宋婵娟的,就是天王老子来电话我都不接了,我直接关机行不行?”马到成想来个极端的回应。

    “那倒是没必要,假如我找你有急事儿呢!“蓝梅又怕她找二公子的时候,手机关了不方便。

    “哦,那我还是开机吧……”

    “反正记住我的话,就是不许接宋婵娟的电话!”

    “好了,记住了,你快去吧!“

    目送蓝梅开车出了镇政府大院,马到成才敲开了田洪亮办公室的房门。

    田洪亮一眼看见了牛家二公子直接到他的办公室来了,喜出望外的同时,又十分担忧地问道:“哎呀二公子,真的是你呀,听田龙说,你前几天在别墅遭人暗算差点儿出事儿?现在没事儿了吧!”

    “您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马到成对田洪亮这分儿父母般的关照态度很是感动。

    “没事儿就好,我听田龙说到这事儿都吓坏了,今后做什么事儿,可以定要多加小心呀!去别墅那样的地方,就应该多带几个保镖的……”田洪亮这样提醒说。

    “是啊,可是本以为那样的别墅保安级别挺高的,哪成想会进了那样一个歹毒的损贼呢!”马到成说明了当时的情况。

    “你家也真是的,那么豪华的别墅,咋能没个管家负责管理,就那么撂荒呢,给了歹徒可乘之机!”田洪亮居然这样埋怨说。

    “还别说,我早上和我老爸也议论到了这个话题,正打算找个人去管理看护凯撒庄园那幢别墅呢!”马到成当然是有意提及这个话题。

    “有人选了?”

    “当然有了,咋了,田叔想推荐谁吗?”马到成并没有立即说破。

    “没谁推荐的,只是提醒二公子一定要选个可靠的人才能胜任呢!”田洪亮还这样提醒说。

    “我老爸倒是选中了一个人,就是不知道这个人能不能脱开身!”马到成就快揭开谜底了。

    “你说说看,兴许我能说服这个人去帮你家这个忙呢!”田洪亮还要帮助考察这个人选的意思。

    “不用您说服,我老爸选中的就是田叔您呀!”马到成直接说出了谜底。

    “选中我了?可是我现在还没退休啊!”田洪亮心有余力不足地这样表示说。

    “可以办内退呀,工资照拿,然后还可以拿到牛家的一份儿年薪,具体多少您开个价,只要在合理范畴之内,都能满足您……”马到成这样邀请说。

    “哎呦,看二公子说的,你们牛家对我们田家有恩,想方设法地报答还来不及呢,咋还能谈什么额外的收入呢——只是,不知道我这个内退关系能不能办下来……”田洪亮倒是十分乐意效劳,只是担心内退关系办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