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7章:到底养什么

    于是,马到成的耳朵里,又是一片各种赞美的声音,虽然马到成不是第一次这样被人夸赞了,但在蓝梅和电视台这些男女记者的嘴里说出赞美的话,还是令他心旷神怡,激动不已的……

    偏偏这个时候,蓝梅又看见一只花花绿绿的山鸡从不远处的草丛中飞了起来……再次惊艳地一声呼叫:“哎呀,山鸡肉我最爱吃了!”

    “唉,早知道我今天就带猎枪来了……”承租人再次这样后悔说。

    “爹,我回家取枪吧……”承租人的儿子二愣子这样来了一句。

    “那山鸡还不早跑没影了!”其实承租人也就是这样客气一句,想不到,他儿子还当真了。

    “您取来猎枪我也不让您打的……”蓝梅却又这样说……

    “可是,蓝小姐不是说,最爱吃山鸡肉吗?”承租人趁机这样说。

    “我知道您的猎枪是那种‘老洋炮’是靠火药喷出的弹珠打中山鸡的,山鸡是打下来了,可是身体里到处都是弹珠,弄得再干净,吃起来也有一股子火药味儿——我喜欢吃那种用套子套住的,没有枪伤的山鸡肉……”原来蓝梅对这个承租人打猎用的猎枪很是了解。

    “那蓝小姐就等冬天来吧,那个时候,我们十有**都是用套子套住的山鸡,我保证让蓝小姐吃个够……”承租人给出了这样的承诺和邀请。

    “哎呀,那距离冬天还有小半年呢,谁等得及呀!”蓝梅却这样来了一句。

    “要不,下山之后,我到集市上给蓝小姐去寻觅寻觅,兴许有人正好卖山鸡呢……”承租人分明是为了讨好蓝景祥才要这样说的。

    “都不用了,看我的……”马到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磨叽半天,还是把他给逼上道了,边说,边操起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一个漂亮的抛掷动作,嗖地一声,石头就飞了出去,就将十几二十米外藏匿在灌木丛中的山鸡给惊飞了,于是,马到成又捡起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再次抛掷出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那只正要飞走逃离的山鸡给当空击中,一团山鸡毛在空中散落,那只不幸的山鸡瞬间坠落下来……

    电视台摄像的小伙居然将摄像机搥到了同事的手中,然后飞身过去,将击落的山鸡给拿在了手里……

    “你咋这么厉害呢!”蓝梅打心里往外对这个牛家二公子的功夫佩服得五体投地,恨不能直接扑上来,用热烈拥吻来表达对他的热爱了……

    在场的人也都议论纷纷,本来对这个超级富二代就十分的敬仰,今天领教了他的跳功摘苹果,跑功追山兔,投掷功击落山鸡就更加刮目相看,赞美有加了……

    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接下来,又参观了养鹿场,养熊基地等,一看时间,差不多快中午了,蓝景祥就提议说:“回歇马山庄吃午饭吧……”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马到成发现不远处有一个规模较大但很凌乱的养殖场,感觉跟别的养殖场不太一样,就打算看完了这个再回去吃午饭……

    “这个……不用看了……”蓝景祥好像要避讳什么,所以,说话的时候,有些迟疑。

    “为什么不用看了?”于是看见蓝景祥这样的神情,马到成就越是怀疑其中有什么文章……

    “这个……怎么跟您说呢……”蓝景祥更加迟疑了。

    “直说呗,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马到成进一步看出了蓝景祥有什么要刻意隐瞒的,就这样来了一句。

    “这个养殖场的主人外号叫王三宝,从来都是独往独来不跟任何人合作的……”蓝景祥这样解释说。

    “为什么会这样?”马到成却要刨根问底——刚才参观过的那些种植户,养殖户,差不多都是“志同道合”的,所以,得出的结论也都是可以放心合作的那种,为啥这个王三宝,就特立独行,不愿意跟蓝景祥合作呢?这里边到底存在什么问题呢?

    “可能是效益好,不需要跟别人合作吧,我们做了他几次工作,但都被拒绝了——所以,根本就不用去考察参观了……”蓝景祥本想轻描淡写一带而过,想不到,这个二公子却抓住不放,非要问个明白不可,也就只好这样解释说。

    “不一定吧,越是效益好的,越应该是咱们吸纳的养殖户吧……”马到成却一下子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这个……”蓝景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哎呀,还是我跟二公子说吧……”蓝梅一看父亲吞吞吐吐的不肯说出实情,就有些着急,直接将马到成拉到一边对他说:“这个王三宝可是远近闻名的特殊养殖户……”

    “特殊在哪里?”马到成知道蓝梅应该跟自己毫无保留地说明情况,也就直截了当这样问。

    “他不养梅花鹿,也不养黑狗熊,更是不养狐狸貂獾之类的……”蓝梅也是没直接说出这个王三宝到底特殊在哪里,还在铺垫什么好像。

    “那天到底养什么呢?”马到成越发对这个王三宝感兴趣了……

    “养牛养狗养猪啊……”蓝梅似乎很了解这个王三宝。

    “这不是普通养殖吗,有什么特殊的呢?”马到成一听,只不过是养殖普通禽畜的养殖户,为什么如此神秘,又如此让蓝景祥讳莫如深不愿意提及和合作呢?

    “问题就在这里呢,他是养这些普通的禽畜,可是他的养法却与众不同……”蓝梅似乎更加接近揭开谜底了……

    “有啥不同的?”马到成越来越对这个神秘的王三宝感兴趣了,非要知道他的一切不可。

    “别人都是往膘肥体壮上养,可是他却往面黄肌瘦上养……”蓝梅这样回答说。

    “为啥呢?为啥要跟别人不一样呢?这样养出的禽畜,能买出好价钱吗?刚才你父亲说的好收益又从何而来呢?”马到成似乎更加不懂其中的奥妙了。

    “这就是秘密所在呀……”蓝梅反倒这样说。

    “跟我还兜圈子,赶紧揭开谜底吧……”马到成的胃口被吊到了极致,只想快单揭开谜底。

    “王三宝养这些禽畜,根本就不是为了卖这些禽畜本身?”蓝梅开始披露详情了。

    “那是买什么?”马到成马上问。

    “买牛黄啊,狗宝啊,猪砂呀……”蓝梅这才揭开了谜底。

    “你是说……”马到成这才恍然大悟,闹了半天,这个王三宝居然会如此绝招,可以养殖出真正天然的牛黄、狗宝和猪砂呀!

    “对呀,这个王三宝可特别了,为人孤僻,性情暴戾,特立独行,极难接近,仰仗他祖传的秘籍能养出可以杀出牛黄的牛,杀出狗宝的狗,杀出猪砂的猪,就完全无视任何来寻求合作的人,更别想从他的嘴里得到养殖这样特殊禽畜的秘方来……”蓝梅进一步解释说。

    “还真是特别——能不能带我去会会他……”马到成顿时有了想要会会这个有“绝活”的王三宝了……

    “肯定碰一鼻子灰!”蓝梅直接说出了结果。

    “可是我就是那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格,除非我不知道,一旦知道了,也就搁在心里放不下了……”马到成越是听蓝梅这样说,心里也就越是想去见见这个王三宝了,想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养殖的那些可以产生牛黄猪砂狗宝的禽畜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那我也不带你去……”蓝梅似乎心有余悸。

    “为什么呀?”马到成不懂蓝梅怕的到底是什么。

    “我若是带你去,就相当于是打我父亲的脸……”蓝梅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为什么这么说?”马到成有点惊异地问。

    “这还看不出来呀!”蓝梅对马到成的执着有点无奈,就这样回了一句。

    “看不出来……”马到成就是这么执着。

    “我父亲多次试图跟王三宝谈判,劝他加入这个合作项目,可是,每次都让我父亲灰头土脸,颜面扫地地无功而返,所以,我父亲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理睬他了,这样的情况,下,我带你去见王三宝,我父亲会咋想啊……”蓝梅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哦,你考虑的是这个呀——真有点可惜了……”马到成这才算理解了蓝梅,也理解了蓝景祥。

    “或许,你去找一个人,应该可以带你去……”一看二公子一脸失望的样子,蓝梅似乎有点心疼他,就给出了这样一个可能性……

    “谁呀?”马到成马上来了兴趣……

    “就是上次在我母亲办公室见过的田洪亮啊……”蓝梅提到了这样一个人。

    “田叔?为什么他可以带我去?”马到成想起来,今天早上还跟牛旺天提到了这个田洪亮,也就是田龙的父亲,打算让他办内退,然后去看护凯撒庄园的别墅呢,蓝梅提到他,马到成觉得这事儿还真是有眉目了……

    “田叔是王三宝的表哥,而且,前些年还在一次危难中,救过王三宝一命,所以,估计他带你去,王三宝会给你几分薄面吧……”蓝梅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嗯,那好,那现在回去吃午饭吧,等我空闲下来,找田叔带我去吧……”马到成一听有了这样一个途径可以接近神奇的王三宝,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去可以,最好不让我父亲知道……”蓝梅却给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请求。

    “嗯,我知道了……”马到成立即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