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4章:不露声色间

    “就你最懂我……”马到成心里那叫一个温暖,想不到唐小鸥知道自己需要这宝贵的俩小时睡眠,就一直候在门外……

    跟着唐小鸥到了她的办公室,里间屋就是值班室,自从她接替瞿凤霞成了护士长之后,这里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被她勤劳灵巧的手给布置得很简洁但也很舒适……当然也很私密。

    马到成很快就躺在了那张值班床上,唐小鸥还用她特殊的手法给他做了舒适的按摩,居然很快就舒舒服服地睡着了……

    别看只有短短的俩小时,可是马到成醒来之后,却觉得精神倍增,若不是牛旺天的电话过来催他过去,说蓝景祥到了,估计马到成还会跟唐小鸥有真情实感的交流……

    “真有点对不起你,有点时间光顾了睡觉了……”马到成总觉得给唐小鸥的太少了,就这样抱歉地说。

    “只要能单独跟宝哥哥在一起,看着宝哥哥睡觉的时候甜蜜的笑容,我的心里也就跟着陶醉了……”唐小鸥什么时候都是那种知足常乐的心态。

    “我睡觉的时候微笑了?”马到成还真不知道自己睡着了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呢,一听唐小鸥说看着自己一直睡着的样子,就这样好奇地问道。

    “对呀,不知道宝哥哥做了什么梦呢……”唐小鸥抿嘴这样笑着说。

    “还别说,刚刚做了一个梦……”马到成一下子想起来,就在刚才,还真是实实在在地做了一个梦。

    “宝哥哥做了什么梦呀?”

    “我梦见你结婚了……”

    “跟谁呀?”唐小鸥一听宝哥哥的梦如此贴近她的现实情况,就马上这样问了一句。

    “不是跟你的未婚夫……”马到成却这样回答说。

    “那是跟谁呀?”唐小鸥又好奇又惊异。

    “跟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但那个男人很像我,我就一直跟着他,就是想证明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我,结果……”马到成还真是说出了刚才梦境中的情况。

    “结果咋样?”唐小鸥这时候距离马到成很近,是那种只有亲密恋人之间才会有的距离,这样小声地问道。

    “就在我潜入洞房,在灯光下看见你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好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个男人不见了……”马到成说出了梦中的情景。

    “于是,洞房里就剩下宝哥哥一个人了?”唐小鸥似乎感觉到了宝哥哥在梦中最终的结果,似乎也是她盼望着的一种结果……当然,也只能是在梦中的一种结果。

    “对呀,我心里就想,难道那个入洞房的人其实就是我自己?”马到成还真提出了疑问。

    “那后来呢,得到证实了吗?”唐小鸥似乎在盼望着,在梦中,真的能与宝哥哥洞房花烛……

    “正要问你我到底是不是我自己呢,就被我老爸的电话给弄醒了……”马到成却说出了这样的结局。

    “宝哥哥是不是觉得很遗憾?”其实,是唐小鸥心里有所遗憾,才这样问了一句。

    “你指的是梦里还是现实中?”马到成被唐小鸥的问题弄得有点没法回答,就这样问道。

    “都包括……”唐小鸥直言不讳道。

    “遗憾是肯定有,但只要你幸福,我也就没什么好遗憾的了……”马到成越是这样说,心里的遗憾也就越是强烈……

    “宝哥哥真懂我……”唐小鸥一听宝哥哥这样说,心里似乎更加满足了……

    离开唐小鸥的护士长值班室,马到成直接去了小会议室,一看,蓝景祥和他女儿蓝梅已经到场了,正在跟孙广义交流各种文件和信息呢……

    蓝梅看见马到成来了,立即亭亭玉立地站起来,但却没敢直接迎上去,而是含情脉脉地原地看着他……

    马到成当然看到了蓝梅投来的那种异乎寻常的眼神,只能笼统地跟大家一起打招呼还说:“你们都来了,对不住,我来晚了……”

    “哎呀,二公子日理万机的,一定是身心疲惫吧,是我们太急于求成了,这么早就来打扰你了……”蓝景祥却这样讨好地回答说。

    “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嘛,谈不上打扰……”马到成很是和蔼地这样理解说。

    “谢谢二公子的理解,我们正在跟孙律师交换各种合同的文书,待会儿有了结果再让二公子过目……”蓝景祥很是客气地这样回应道。

    “那好,那我等结果……”马到成一听还要等一会儿,就边这样回答,边直接走到了蓝梅的跟前:“你的工作很闲吗?”

    “忘了告诉你,为了这个项目,我已经被台里指派直接参与对这个项目的全程报道了,专题小组都成立了,只不过,他们都在歇马山庄等着呢……”蓝梅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歇马山庄?”

    “对呀,我爸的意思是,合作文本初步签订后,就在歇马山庄举行一个正式的签订仪式——想知道,这个项目都惊动了谁吗?”蓝梅自认为跟这个二公子已经很熟了,所以,凑得很近,就差直接拉住他的手这样说了。

    “谁呀?估计整个镇里的高层都会出席吧?”马到成这样猜测说。

    “岂止呀,除了镇里有头有脸的人会出息,县里主管经济的副县长和相关班子的一把手,甚至包括市里主管三农的副市长还有相关部门的主要局长也都来参加签字仪式呢……”蓝梅将蓝景祥的布局情报都给披露出来了。

    “搞得这么隆重?”马到成还真觉得有点出乎意料了——本来就是牛家和湖畔镇的一个合作项目,为啥要惊动那么多的地方官员呢?而且县里市里的官员也都惊动了——看来,事情还真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很多呢……

    “对呀,这个项目我父亲苦心经营奔波了好几年,现在终于有眉目了,能不把上级的各个主管部门领导都请出来见证这个令人高兴的时刻嘛!”蓝梅只说了表面现象,深层的官场关系她似乎只字不提。

    “可是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咋就把这些人都给惊动了呢?”马到成还真有点没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一下子面对那么多大大小小的领导,生怕自己应付不来。

    “谁说八字还没一撇了,难道你还要中途后悔不成?”蓝梅一听这话,立即亮出了嗔怪的神情,就好像恋人间的那种娇嗔一样。

    “谁说我后悔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现在还没实地考察过,两眼一抹黑的,总觉得这个项目投资那么多,具体在什么地方心里连个印象都没有,总觉得没谱的感觉……”马到成原本想,今天达成意向之后,就请求到湖畔镇的山山水水去转悠转悠,实地考察一番,觉得确有其事之后,再真正跟湖畔镇签约呢,想不到,对方居然如此神速,就要将这件事儿弄成既成事实……

    “放心吧,我都给我爸建议了……”蓝梅却抛了个媚眼这样说。

    “啥建议呀?”

    “待会儿意向协议签订之后,我就陪你到湖畔镇去实地考察……就当是咱俩找机会去游山玩水了……”蓝梅这样说的时候,就好像终于得到了可以跟二公子到山野间去游玩的机会,很是兴奋,很是高兴的样子。

    “我可是认真的,这个项目做不好,我老爸会对我有意见的……”马到成却在强调,我可不是去游山玩水的,我可不是那种只要被你这个美女给伺候舒服了,就什么原则都没有,囫囵着就跟你们签约的……

    “谁不认真了,我比你还认真呢……”蓝梅这样说的时候,居然一把拉住了二公子的手,趁其不备,直接放在了她的心口窝上……

    “嗯,听你这么说,我的心里还真就有点谱了……”马到成被蓝梅的这个动作弄得有点猝不及防,但也让身心酥麻了一下——所以,也只好边抽回自己的手,边有点局促地说。

    这工夫,孙广义和蓝景祥似乎将该交换意见的文书都理顺完毕了,就叫二公子过去过目……

    马到成和蓝梅一起过去,翻看那些文件,蓝梅趁机当起了临时秘书,还不等马到成问,就做了各种解释……

    “我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广义叔觉得没有法律上的问题,也就差不多行了吧……”马到成只能给出这样的回答。

    “最好请牛爷过目……”孙广义小声有了这样的提议。

    “那好,那我拿给老爸看吧……”马到成以为孙广义是让他亲自拿给牛旺天看的,就这样说道。

    “你赔客人继续聊吧,我和蓝主任去见牛爷就行了……”孙广义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了二公子跟这个蓝景祥的女儿关系非同一般,所以,不露声色间,早已表明了他成人之美的意图……

    “也好,我们在会议室里等……”马到成完全看不出孙广义有什么刻意,但也立即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等到会议室里就剩下马到成和蓝梅俩个人了,蓝梅居然一下子扑过来,揽住马到成的脖子就是一阵热烈亲吻……

    “我家会议室有监控录像的……”马到成立即推开蓝梅,这样提醒说。

    “我才不怕呢!”蓝梅好像再也无法克制对二公子的强烈感情了……

    “来,到这里来……”马到成研究过小会议室的监控录像,知道有个角落是死角,到了那个地方,就什么都不会被发现了……所以,一看蓝梅的美意势不可挡来势汹汹,也就只好顺水推舟地这样引导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