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3章:有点扛不住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呀,白给你们俩当回爹了,即便是我到外边去雇人做这些事儿,也不至于像你们俩这样无情无义,见钱眼开才做事吧……”牛得才就快是哀嚎了!

    “这样吧爹哋,虽然不能马上给我们俩现钱,但可以把这幢小破二楼的房产转到我和哥哥的名下吧——反正迟早也是要归我们俩继承的……”一直一言不发的牛畅,却在这个时候,提出了这样的建议——深层原因当然是这次去省城获得了三份儿鉴定结果之后,让牛畅再面对这对父兄的时候,完全与之前不一样了……

    原本牛畅一直以为,自己和哥哥都不是牛得才的种,所以,跟他无情无义,没钱就可以不做事,可是现在真相大白之后,发现原来哥哥知道鉴定结果是——他不是牛得才的种,所以,可以继续跟他讨价还价,完全不讲任何父子情意……

    当然,也不会因为牛畅得知了她居然是牛得才亲生的女儿而就此跟他一条心了,只不过,因为哥哥的欺瞒让他的形象和地位瞬间崩塌之后,牛畅觉得不能再百分之百听从哥哥的调遣了,不但要继续加大自己“私房钱”的积累存储,还要在今后领受任务的时候,多些自己的主见,甚至渐渐摆脱他的控制和指使……

    所以,在没跟牛欢事先商量的前提下,居然在这样的时候,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你……”牛得才一听牛畅居然要分了他名下唯一的房产,顿时有些恼怒,但转而又觉得,或许这是唯一让这俩小兔崽子继续为自己卖命获得真相的办法吧,所以,还是迟疑了一下……

    “爹哋若是不同意,大概连天王老子都帮不了你了……”牛畅却趁机这样来了一句。

    “也好,那什么时候你们将真二叔的尸体找到了,我就什么时候将这套小二楼的房产过户给你们俩……”牛得才算是退一步,妥协了……

    “不行,不先过户我们就不干……”牛欢开始对妹妹突然擅自出来做主张很是反感,但觉得一点儿都不吃亏,也就不再追究什么,而是直接跟父亲讨价还价了……

    “我把房本押在你们手里总行了吧……”牛得才几乎是无路可退了。

    “还要写过户委托书……”先于牛欢表态之前,牛畅这样抢着说……

    “好好好,我写委托书……”牛得才居然马上答应了……

    牛欢本想阻止,却又觉得不给牛畅这个面子,怕是今后也不好再驾驭她了,虽然心里对她有老大的意见,觉得她今天表现异常,但还是不再吭声,看着牛得才写了房产过户的委托证书,还将房本给到了他的手里,这才算结束了跟牛得才的这次谈判……

    虽然马到成及时将美奂身上的蛇毒给吸了出去,也算及时送到了牛家医院进行了救治,人是很快就苏醒过来,蛇毒也并没给她造成什么特别的伤害,可是醒来之后的美奂,就一刻不停地必须让他这个姐夫拉住她的手不放松才行,而且是那种什么时候都不松开的紧紧抓住她的手,才不会浑身发抖……

    就这样,马到成一直被受到强烈刺激不寒而栗的美奂困到了周一的早上,都一直没离开过她的病床……

    还是唐小鸥实在是暗中心疼一直煎熬不敢离开不敢入睡的宝哥哥,才向黄幼祥提议给美奂注射了镇静剂,让她睡着了,马到成才算是得以暂时脱身……

    偏偏这个时候,牛旺天派孙广义来叫牛得宝:“牛爷让你过去商量事儿,请吧……”

    于是,马到成才得以真正地从美奂的“缠磨”中得以名正言顺地挣脱,跟着孙广义,去到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出了这样的事儿,必须想个万全的办法来加以避免了……”牛旺天开口就这样对牛得宝说。

    “这样的事儿,只要仇家在,哪里避免得了呢?”马到成只好这样回答。

    “至少,你应该配俩贴身保镖吧……”牛旺天这样提醒说。

    “之前倒是配过俩贴身保镖,还不是差点儿被人给毒死?”马到成指的是牛得宝被人下毒给毒死那件事儿,当时就是田龙邸虎在场,不是也没避免厄运发生吗!

    “可是毕竟你不是被他们俩给送回家里,毕竟你不是还活过来了吗!”自从孙广义给田龙邸虎求情之后,牛旺天还真是不失时机地帮他们俩说话了。

    “尽管如此,田龙邸虎我肯定是不用了……”马到成真正不想用这俩人,更主要的是怕他们俩跟牛得宝太过熟悉,回头再发下他时不时的还要转换成马到成的身份去应对一些事情,看出什么破绽来,也就不好解释了,所以,才会这样肯定地说。

    “为什么不用了?他们俩现在已经悔过自新想要全力以赴来保护你了……”牛旺天不知道其中的真正原因,所以,还是要这样问。

    “不是我信不过他们俩的忠诚……”

    “那为什么不用他们俩?”

    “主要是他们俩的能力有限,遇到真正的困境,怕是还需要我来保护他们俩吧……”马到成只好从这样的角度来说明为什么不用这俩人。

    “那你也不能再这样单打独斗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了……”

    “老爸的意思是?”

    “至少,你自己要带俩贴身保镖,你家里需要两个值守的保镖,凯撒庄园的那个别墅,也需要有人精心看管照料才行……”牛旺天提出了最起码的要求。

    “凯撒庄园我倒是有个人选,不知道老爸能不能同意……”一听牛旺天提到凯撒庄园的别墅,马到成倒是想起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你说……”

    “我去湖畔镇的时候,遇到了田龙的父亲田洪亮,我觉得,若是让他住在凯撒庄园的别墅里,或许就没谁敢去捣乱生事了……”原来,田龙不能用,但他的父亲田洪亮却给马到成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也就这样举荐说。

    “还别说,这个田洪亮还真是个忠心耿耿又有点武功的家伙……”牛旺天立即觉得儿子的提议可以。

    “就是不知道他现在能不能脱身——他咋说也算是镇政府的正式职员呢……”但马到成又担心这个。

    “这个好办,回头跟蓝景祥谈无公害种植基地的时候,问问他,能不能给田洪亮办个提前内退什么的,这样的话,既能拿到政府的工资,同时,又有了赋闲的时间帮助你照看别墅,回头,你给他定个十万八万的年薪,估计他会十分愿意接受这个差事任务的吧……”牛旺天的办法就是多。

    “嗯,这个办法应该行……”马到成立即同意了。

    “可是,你的贴身保镖还有你家里的保镖,不用田龙邸虎,你打算到哪里去找呢?”牛旺天还是担心二儿子的安危,就这样问道。

    “我听说市里的职高专门开了个保安班,还请了高人来专门训练各种技能,假如像之前唐小鸥到省卫校去招聘护士一样,以咱家的名义,到职高去招聘几个能力强的保镖回来,再加以训练培养,或许就能胜任吧……”马到成也是道听途说的,但此刻,只能拿出来应付老爸了。

    “就怕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牛旺天的意思是,那些刚刚毕业的生瓜蛋子,能好用吗!

    “那我也不用田龙和邸虎了,既然之前老爸派他们俩去保护大哥了,那我就不好再将他们俩给撤回来了,就让他们俩一只跟着大哥吧……”马到成这样说,也就彻底堵住了田龙邸虎再给他当保镖的可能性。

    “也好,不过我提醒你,保镖的事儿,千万别含糊了,一定要雷厉风行,马上就当个首要的日程来办……”牛旺天一听牛得宝的意思很坚决,田龙邸虎上次犯的错误是不会被原谅了,也就不再勉强他了,但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记住了老爸……”

    “对了,刚才蓝景祥来电话了,说是已经将各种材料准备停当,今天是周一,十点钟就过来跟咱们进行第一轮的磋商了,我已经让孙广义准备了必要的合同文本,如果谈判顺利的话,今天上午就可以鉴定初步的合作意向,甚至可以项目启动了……”牛旺天又提到了这件事儿,

    “那,是不是今天就可以给他们兑现启动资金了呢?”马到成对别的都觉得无所谓,但在动钱的事儿行,还是先多跟牛旺天沟通才好,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

    “当然可以呀,我也怕夜长梦多,这么好的项目,咱们一定要抓住了才好,说白了,你不把第一笔启动资金打给他们,签了多少合同都不一定十拿九稳……”牛旺天马上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那天我也没跟老爸商量,就答应先给他们五千万的启动资金了……”马到成趁机将自己擅自做主答应对方启动资金的事儿说了出来……

    “挺好的,跟我预想的差不多,你就大胆干吧,之前的各种项目,都不是你亲自操作的,这个项目,老爸就全权交给你办理了,老爸信得过你……”看来,牛旺天还真是百分之百地信得过牛得宝了……

    “谢谢老爸这么信得过我,我一定竭尽全力,把这个项目做好——现在距离十点还有俩小时,我已经两天一宿没合眼了,我需要睡俩小时……”一阵困意袭来,马到成心说,再不休息,怕是真的扛不下去了……

    “快去吧,等蓝景祥他们到了,我再叫你……”

    从牛旺天的特殊病房里出来,唐小鸥居然就等在门外,见了他就说:“宝哥哥到我的值班室去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