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2章:暂时喘口气

    周一的早上,天刚麻麻亮,牛畅悄无声息地潜回了自家的小二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三份鉴定结论的文件,拿出两份藏匿在她认为最安全的墙洞里,然后,才拿着剩下的那份牛旺天和牛牛的亲缘鉴定结论书,一副“风尘仆仆”样子敲开了哥哥牛欢的房间……

    “怎么拿到的?”牛欢看到牛畅居然真的完成了指派的任务,很是高兴,但也想知道,她具体是咋完成的,有没有犯了他事先提醒过的“忌讳”。

    “有点不顺利,还好后来找到了一个主管鉴定中心的副院长,利用手段拿下他之后,通过遥控将鉴定结果传真到了他家的传真机上,我才拿到的……”牛畅当然将这次行动过程中,与干部男的接触,与胡子大叔的遭遇,一共得到三份这样的传真鉴定结果,还有顺带将肖文虎肖文彪给做掉的经历统统都掩盖忽略掉,只将任务本身应该做的,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

    “拿到就好……”牛欢看到了这个牛得才一心把火要见到的鉴定结果,心里盘算着如何跟牛得才摊牌呢。

    “爹哋看到这样的鉴定结果,会是啥反应呢?”牛畅当然也关心后续的结果。

    “管他呢,先要回他答应给的十万块钱再说……”牛欢却将心里的想法掩藏起来,只说了表面现象。

    “爹哋真的能兑现承诺?”牛畅似乎也不说心里话,也只就事论事。

    “他不给咱们钱,我就不给他看这个鉴定结果……”牛欢马上这样回应说。

    “那——要是爹哋给了钱,再根据这个鉴定结果,指派咱们去做什么呢?”牛畅想知道,接下来,是不是还有别的任务。

    “继续谈钱呗,没钱咱们肯定不再为他卖命了——你这次还好吧……”牛欢不想多说自己的计划,就转移话题说。

    “好什么呀,被那个中年副院长给——算了,不说了……”牛畅本想多诉诉苦,可是生怕说多了,露出破绽马脚,也就假装一言难尽地止住了。

    “可也是,你不该在乎这些吧——好了,这次任务算是完成了,给你两包——给你带的两包还够用吧?”牛欢边说,边拿出两包递给牛畅。

    “我一天一包,正正好好,假如再多呆一天,我就受不了了……”牛畅这样说的时候,心里十分凄苦——这两天经历的事情惊天地泣鬼神的,若是在平时,大概三包五包都不够用的吧,还好受到了胡子大叔“人”的待遇和恩宠,才让她得以顺利度过……

    “那你去休息吧,吃早饭的时候,就跟老东西摊牌……”牛欢的心里,似乎有了一套跟牛得才如何谈判的想法了……

    吃早饭的时候,牛得才看见牛欢带着牛畅一起来的,马上就问:“牛畅啥时候回来的?任务完成了?”

    “完成了……”牛欢带着牛畅,坐下来就开始吃早餐……

    “快把鉴定结果给我看!”牛得才立即兴致勃勃地这样要求说。

    “现在不行……”牛欢却一瓢凉水泼在了牛得才的头上……

    “为什么?”牛得才很是惊异地这样问。

    “爹哋答应给的钱还没到账之前,不能看结果……”牛欢完全绷着脸这样说道。

    “你小子……好好好,我这就手机转账给你……”牛得才知道牛欢的脾气,钱不到位,结果他绝得看不到的,于是,当着牛欢牛畅对面儿,就用手机银行,给牛欢的账户上转账了十万块钱:“好了,现在给我看吧!”

    “看吧……”牛欢这才将牛畅带回来的那份儿传真的鉴定结论证书给牛得才看……

    “能保证这完全是真的?没被谁做过手脚?”看来鉴定结果,牛得才还这样怀疑地问。

    “告诉他……”牛欢让牛畅亲自解释。

    “我问过了,这是最原始的鉴定结果,是鉴定中心长期存档的鉴定结果,谁做手脚,也不会在这一步上做,所以,这份儿鉴定结果是最真实有效的……”牛畅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真实就好,要的就是这样的真实结果——看来,我的怀疑还真是灵验了呀!”牛得才似乎陷入了某种深深的痛苦状。

    “爹哋怀疑什么了?”牛欢倒要听听,牛得才此刻心里琢磨的是什么。

    “你这个二叔确实有问题呗……”

    “啥问题?”

    “我之前就说过,无论这个鉴定结果是真是假,你们二叔都有问题的,只是真正得到了这样的结果之后,你们二叔的问题更加严重了……”牛得才这样回应说。

    “严重在哪里?”牛欢很想知道更多。

    “这个鉴定是真的,就意味着,牛牛真的是你爷爷的亲孙子,可是呢,这分明就在说明,牛得宝不是牛牛的亲生父亲!”牛得才这样推演说。

    “这也不奇怪呀,两次牛牛和二叔的亲子鉴定不都证明了这一点吗!”牛欢其实心里已经懂了牛得才在说什么,但还是假装没懂,提出了这样的表面问题。

    “问题是,从瞿凤霞那边来算的话,的的确确牛牛就是牛得宝的种啊,可是,为什么两次鉴定都不是他的种,而到了后来,跟你们的爷爷就可以鉴定出是亲孙子了呢?这其中,不是你二叔出了严重问题又是什么?”牛得才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爹哋是瞎操心了吧,这样的疏漏,难道爷爷那样老谋深算的家伙会感知不到?会积极配合二叔将弥天大谎给轻易隐瞒?”牛欢又从这个角度来否定牛得才的推断。

    “我怀疑,恰恰是你们的二叔抓住了老爷子的心理,在做牛牛和你们爷爷亲缘鉴定之前,就谎称要通过手段来弄一份儿假的亲缘鉴定来混淆大家的视线,目的就是为了名正言顺地来收养牛牛——但事实上,你们的二叔根本就没用做什么手脚,将真实的鉴定结果拿回来给老家伙看,老家伙也就信以为真,以为这是一份儿假的亲缘鉴定结果呢!当然也就积极配合你们的二叔了……”牛得才的这些怀疑,还真是接近真相了……

    “爹哋绕来绕去的,到底想从中得出什么结论,又能因此如何扳倒二叔呢?”牛欢只想听最终的结果。

    “很简单,假如告诉你们的爷爷,这份儿鉴定根本就没做手脚,原本就是真的,也就能让老东西恍然大悟,眼前的这个牛得宝,早已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了,早已被偷梁换柱,移花接木成了另外一个,跟牛得宝长相酷似的外人了!”牛得才说出了自己的中心意图。

    “爹哋以为,爷爷会相信二叔牛得宝,还是会相信爹哋呢?”牛欢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诘问。

    “他应该相信事实真相吧!”牛得才很会回答问题。

    “难道爹哋以为,拿着这份儿传真爷爷就会以为这是真相?”牛欢却不以为然。

    “除非是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糊弄我,弄来的是一份儿假的信息……”牛得才反过来这样说。

    “我敢对天发誓,弄到的这个鉴定结果百分之百是原始凭证的传真复印件!”牛畅此刻却这样信誓旦旦地发誓说。

    “那还怕什么呢?”牛得才不懂牛欢为什么会提出反对意见。

    “就怕爹哋在爷爷的心目中,早已没了足够的信赖和分量,无论拿出多么有力的证据,也撼不动二叔在爷爷心目中的地位了……”牛欢说出了问题的关键。

    “你们俩的意思是?”牛得才还真是没话可说了。

    “除非还有更加确切的证据,让爷爷完全没有任何借口予以反驳才行……”牛欢这样回应说。

    “还有什么证据?”

    “比如说,找到真二叔的尸体……”

    “废话,你现在二叔就是从那个冰柜中死而复活的,哪里还有什么尸体!”牛得才却这样反驳说。

    “没有尸体的话,爹哋为什么还怀疑现在的二叔是个假的呢?”牛欢却又将问题反问回去!

    “可是,到哪里去找你真二叔的尸体呢?”牛得才自己没有行动能力,所以,也就皱起眉头这样问道。

    “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想,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牛欢在暗示,只要我们兄妹想做的话,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那好,那你们从现在起,就立即行动,帮我找出你们真二叔的尸体吧,也好将现在的假二叔给彻底扳倒……”牛得才一听牛欢这样说,马上这样吩咐说。

    “现在不能行动……”牛欢却再次给牛得才泼了冷水。

    “为什么?”

    “爹哋还用问吗?”

    “还需要钱是吧,可是你们也知道,你们的爷爷给我的那五十万,已经给了你们三十万了,我手里剩下的这点儿,除了日常生活,根本就不够还债的了……”牛得才可怜兮兮地这样解释说。

    “那爹哋的计划就先搁置吧,我们也好暂时喘口气,歇一歇……”牛欢却一点儿余地都不给牛得才留——你没钱,谁给你干活呀!

    “不能停下来……”

    “可是……”

    “爹哋打白条可以吧,先欠你们的,等爹哋真正扳倒了你们的二叔,获得了唯一继承牛家产业的身份之后,加倍地偿还你们,这总可以了吧……”牛得才算是央求了……

    “不可以……”牛欢完全没有商量余地地回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