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1章:致命的痛快

    肖文彪则迈着虎步气势汹汹地走到了牛畅的面前,竭力客气地这样问道:“你谁呀,跑这里来胡闹!”

    “你谁呀,敢跟小姑奶奶这么说话!”牛畅完全没有怯场的意思,针锋相对,这样来了一句!

    “他就是我家二哥肖文彪,有种你也打他的头啊!”小保安其实也是肖家的一个小弟,在学校不好好学习,又经常犯各种纪律,眼瞅就被开除了,索性自己退学来这里着同姓大哥二哥混口饭吃,所以,也才敢这样狐假虎威地说话。

    “原来是老二呀,老大咋不敢出来见我呢?”牛畅一脸不屑的表情。

    “你到底谁呀,无法无天跑这里来撒野胡闹,信不信我让保安直接把你丢到老鳖池里喂王八!”天天夜总会还有个老鳖池,里边大大小小地养了上百只大小不一的各种甲鱼,大哥一般情况下对来这里无理取闹的人,都命令老二肖文彪将这样的人抓住,丢到老鳖池里去,当然不是真的被王八给吃掉,只是让来胡闹的人,被那些王八吓唬吓唬,弄成落汤鸡之后,也就给架出去丢在大街上出丑去了……

    “我是谁难道你忘了?”一听来者就是肖家的老二了,牛畅觉得可以开始展开攻势了……

    “还真忘了,你到底是谁呀?”肖文彪这才仔细看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靓妞——见过妖媚的,没讲过这么妖媚的,只要认真对上眼儿,立马就有骨酥筋麻的感觉了,但嘴上还是这样生硬地问道。

    “咋了,你和你大哥提上裤子想不认账啊,我肚子里的孩子铁证如山,只要一个DNA鉴定,你们哥俩一个都跑不了……”牛畅早已感觉到,自己的眼神电到对方了,也就煞有介事地继续夸张已经怀上了对方孩子的事实……

    “不对呀,假如是我和我大哥都上过你,要怀也只能怀上一个人的吧!”肖文彪居然找出了这样的破绽,试图一下子令对方没电。

    “刚刚查出来,是双胞胎,而且,还不是一个爹的,你说,是不是你们哥俩一人一个都有份儿!”牛畅居然给出了这样奇葩的回复!

    “哎耶,今天可真是见鬼了,你到底是谁呀,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一听对方娇柔地给出了这样奇葩的回应,差点儿吧肖文彪给逗乐了——娘的,咋越来越觉得她可爱了呢!但嘴上还是这样严肃地呵斥道。

    “别管我是谁,说到天边你们哥俩也得为我肚子里的孩子负责!”牛畅就想真事儿一样较真地嗔道!

    “我和我大哥谁都没碰过你,何谈为你肚子里的孩子负责呢?”肖文彪越发觉得有趣了,也就开始跟对方斗起嘴来……

    “现在碰也不晚呀!”牛畅则瞅准了机会,上前一步,直接贴在肖文彪的耳根子,说出了这样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来……

    “你这话我咋没听懂呢?”一句话居然给早已心猿意马的肖文彪给弄糊涂了——不是来找大哥和我负责她肚子里怀的孩子的吗,咋突然又这样说了呢?脑子有点乱,反应有点慢……

    “没懂就是你脑子笨,走,带我去见你大哥,他肯定能懂我的话!”牛畅说完,直接就往里边闯……

    “你……”这个妙龄少女的言行还真把一向横行霸道的肖文彪给弄蒙了,赶紧跟在她的屁股后头往办公区的深处走,走了几步觉得不对,一把拉住了她,就这样问道:“你是说,现在可以上了你?”肖文彪后反劲儿,这才算反应过来……

    “对呀,不上能怀上你的孩子嘛!”牛畅却给出了这样的肯定答复……

    “原来你没怀孕呀……”肖文彪这次算恍然大悟……

    “怀了孕的女孩子你还有兴趣上吗?”牛畅则趁机贴在他耳边,小声这样来了一句……

    “那是那是,那好,那我现在先上了你再说……”肖文彪哪里还把持得住,边说,边一把将牛畅给扛在了肩上,直接进到一个房间,回手将房门关上……

    “等等……”眼瞅就被肖文彪给祸害了,牛畅却这样止住了他。

    “有什么好等的?”肖文彪真的被这个绝无仅有的靓妞给弄得神魂颠倒,无法自持了……

    “一个男人不够我用……”牛畅用极小的声音在对方的耳边这样说道。

    “你放心,我从不吃独食,等我上完感觉好了,立马叫我大哥过来分享……”肖文彪一听似乎更加来劲了,马上这样回答说……

    “那好,那你可以开始了……”牛畅听对方这样说才觉得,自己可以开始真正的,为胡子大叔复仇的行动了……

    二十几分钟后,肖文彪从那个房间里出来,飘飘忽忽地就进了大哥肖文虎的办公室。看他进来,肖文虎就问:“那个小妞处理完了?”

    “处理完了……”肖文彪还在飘飘欲仙的余温中无法自拔的样子……

    “咋处理的?”

    “直接处理的……”

    “什么意思?”肖文虎没懂二弟这话啥意思。

    “太正点了,活儿又好,没舍得扔老鳖池里喂王八……”肖文彪有点不好意思地这样回应说。

    “什么妞能让你这么上心?”肖文虎还真是好奇了,平日里,这个二弟还真是一般的女孩子都看不中,今天这是咋了呢?难道真的被那个前来闹事的,自称小姑奶奶的女孩子给迷住了?

    “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尝一尝——大哥知道,我从来不吃独食儿的……”肖文彪还这样表忠心说。

    “真那么正点?”肖文虎从肖文彪的言行中,似乎觉察到了这个小姑奶奶非同一般,也有点动心了……

    “咱们夜总会百十号小姐加起来都不如她一个正点……”

    “真的活儿好?”

    “全省城有一个算一个,反正我上过的女人中,没一个比她活儿更好的了……”

    “果真如此?”肖文虎彻底动心了!

    “我哪里敢骗大哥呢!”肖文彪再次确认说。

    “那好,那我也去看看她有多正点,活儿到底有多好……”肖文虎终于上道了……

    “快去吧,正在里边等着呢……”

    就这样,肖文彪将大哥肖文虎领步入那个房间,介绍说:“这就是我大哥肖文虎,听说你正点活儿好,特地过来享用的,你可别怠慢了……”

    牛畅则一句话都不说,只做了几个特殊的动作,就令肖文虎有点把持不住了,一把将肖文彪推了出去,还对他说:“我不叫你们,谁都别进来!”

    “大哥放心玩儿吧,我帮大哥守门……”

    只是肖文彪在这个房间门外守了一阵,听到里边大哥传出的从未有过的“好受嚎叫”声,再次煎熬不住了,但又不敢闯进去与大哥分享,就直奔了夜总会的大厅,想找个自家的公主来解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眼前出现了某种幻觉,总觉得眼前有个女人的影子在晃动,并且一步一步将其引导着一直上到了夜总会做所在的大楼顶层,眼瞅那个女人的身影就到了楼边,肖文彪觉得应该一把抓住她,却一下子扑了空,整个人就一头栽了下去……

    肖文彪坠楼直接毙命,消息被那个小保安得知,立即四处寻找大哥肖文虎,却一直找不到他的踪影,没办法,只好听了大堂经理的话,直接报了警……

    警方赶到现场,只顾了维持肖文彪坠楼的现场,却忽略了身在密室的肖文虎此刻是什么下场,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有血迹从密室的门缝流淌出来,才被发现,破门而入,肖文虎早已下身碎裂,死得特别难看……

    此刻的牛畅,却骑着一辆偷来的电动车,趁着夜色前行,到了城边的一个停车场,丢下那辆电动车,换了一辆很破的捷达开车上路……走了一段到了乡间,再次抛弃,然后步行了十几里,瞅见路边有个草垛,就钻了进去……

    躺在松软的干草里,牛畅很是惬意——用特制的至幻唇膏,让疯狂亲吻过她的肖文彪完事儿后半小时药性发作,至幻之后,出现幻觉,跟随一个不存在的人影,去到楼顶,然后,坠楼身亡——怕是谁都无法查出他坠楼的真正原因吧!

    至于肖文虎,只是在他猛扑到牛畅身上之前,在里边放置了一个大号暗器——之前惩治邓汇清的时候,只是放置了一个最小号的暗器,所以,还不至于致命,但一旦放置大号的暗器,则令其超级畅爽的同时,连被伤害了都无法察觉,而且,越是痛也就越是令人超级亢奋,即便是已经血肉模糊,也会被那种致命的快慰给掩盖掉……

    “痛快”的另一种解释应该是越痛的时候,动作越快,正所谓痛并快乐着——肖文虎以为平生第一次体会如此“痛快”,所以,完全没觉得是在自我毁灭,等他宣泄之后,冷却下来之后,才感觉到了刺骨钻心的疼痛……

    但此刻,早已失去了可以自救的机会和可能,牛畅只是稍微动用了一点手段,就令其动弹不得,只能等到下身的血液流干,然后很难看地死掉了……

    牛畅则快速趁乱撤离,没留下任何可供追查的痕迹……

    后来警方为了平息社会舆论,不得不尽快破案,但破案的结论居然是:“肖文虎肖文彪产生矛盾,肖文彪害死大哥肖文虎,自己跳楼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