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0章:少女闯虎穴

    这个半老徐娘却风韵犹存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胡子大叔的仇人,肖文虎的原配夫人宋宝兰!

    之前妻儿被害,胡子大叔不依不饶一定要揭穿肖文虎找癌症晚期的亲戚顶包替代的时候,就是这个女人亲自上门来跪地求情,胡子大叔才忍气吞声,不再追究肖文彪那十恶不赦滔天罪行的……

    可是很久不提,昨天夜里被他的洛丽塔问及,才偶然披露的肖文彪肖文虎杀妻害子事件,咋今天一大早,肖文虎的原配夫人就找上门来了呢?

    胡子大叔无比惊愕中,也带有某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他的洛丽塔昨天跟他开的那句玩笑,真的去兑现了,真的去招惹那个混世魔王了呀!

    “您找我有事儿?”

    “我想知道,您为什么不遵守诺言!?”

    “这话从何说起?”胡子大叔还真是莫名其妙。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了,我们也都达成了私下协议,为什么还要雇佣杀手害死了我孩子的父亲!”宋宝兰居然说出了这样一个惊天的消息——肖文虎被谁干掉了?

    “怎么可能呢!”胡子大叔惊愕的程度难以用语言来描述,就这样一语双关地随口说道——肖文虎一命归西了?怎么可能呢?你怀疑是我雇人干掉的?怎么可能呢!

    “不然的话,谁会如此残忍地杀了我丈夫呢?”宋宝兰假如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肖文虎真的死了?”胡子大叔只关心这个结果!

    “就在昨天午夜时分,我丈夫被谋杀了……”宋宝兰再次这样确认说。

    “这跟我有啥关系呢?”胡子大叔开始维护自己的利益了。

    “这个世界上,跟我男人不共戴天的就数你了,不是你还会是谁!”宋宝兰认定,就是这个被肖文虎同时杀害了妻儿的家伙干的好事!

    “说话是要有证据的,特别是人命关天的事儿,无凭无据的,您就到我家里来凭空诬陷信不信我这就报警讨个明白的说法!”胡子大叔立即急眼了——巴不得是老子干的呢,可惜呀,老子从来就没有那种干出这样惊天动地大事的胆量和勇气呀!

    “真的不是您雇凶谋杀了我丈夫?”听对方这样说,宋宝兰也觉得,眼前这个儒雅如吴秀波的男人,干不出雇凶杀人,尤其是能雇佣到可以杀了她那个谁都杀不死的男人的!

    “他作恶多端,仇家众多,你为什么认定一定是我呢?假如我想那样做,为什么都等伤痛几乎平复了,恨不能将所有的伤痛都彻底忘掉的时候,还要做那样的蠢事呢!”胡子大叔进一步证明,这样的事儿,肯定跟他毫无关系——避之不及呢,哪里会自己再往火坑里跳呢!

    “不是您,又会是谁呢?”宋宝兰几乎崩溃了……

    “您还是赶紧报警吧,警方一定给您一个想要的说法的……”胡子大叔算是给对方出了一个最好的主意,同时,也变相证明了,绝对不是他雇凶干的!

    “哪里敢报警,像我男人这样公认的大恶人,一旦死掉了,警方还不认定是有谁在为民除害呀!即便是报了警,他们也不会真正破案的!他们巴不得有人替他们除掉我男人呢!”宋宝兰也心知肚明他男人是个什么货色,估计真的报了警,说不定警方都要放鞭炮来庆祝世界上少了一个恶魔呢!

    “哎呀,这样的话,我可就帮不了你什么忙了——要不要进来喝杯茶?”胡子大叔相当于下了逐客令……

    “不用了,不用了……”对方哪里还有心情进来喝茶呢——只能灰头土脸地扭头离开了……

    胡子大叔关上自家的房门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天哪,难道我的洛丽塔真的有如此惊天的能量,将那个连警方都拿他没办法的恶魔给如此轻易地给除掉了?

    真难以想象,此时此刻,这个貌似洛丽塔的女孩子若是敲门回来的话,自己还有没有胆量开门让她进来!

    原来,牛畅得知了一直被牛欢隐瞒的真相之后,之前对哥哥的信赖瞬间崩塌——难怪他要隐瞒真相,难怪他最近自己被邓汇清糟蹋他还说那样的风凉话,原来他的心里早就知道了这样的结果,知道他跟牛家的血缘毫无关系,而妹妹牛畅却是牛家正宗的后裔!所以才开始不再珍惜和尊重牛畅的贞**,开始冷嘲热讽她被邓汇清那样的男人随意糟蹋了!

    牛畅失落至极,迷茫至极的时候,却被胡子大叔温暖的怀抱给接纳——从未有过的珍爱和尊重,从未有过的心动和感受,让牛畅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上给她最多爱的,除了过世的母亲,再就是这个胡子大叔了吧!

    除了给他一个女人能给的一切,其余的,是不是应该为他报了血海深仇啊!

    当然也可以就这样小鸟依人地一致在他面前装纯装嫩,永远做他的洛丽塔。但那不符合本姑娘的格调——虽然除掉肖文虎肖文彪并非自己的任务,但唯一能报答胡子大叔把自己当人看,给了她平生第一次尊严的,大概就是帮他除掉那个十恶不赦的恶魔肖文虎吧!

    而一旦这样做了,牛畅也知道,自己也就没法再做胡子大叔的小女人了,但也别无选择,必须除掉了那个恶魔,然后,回到自己原本的那个世界,带着全新的姿态,去重新定义自己的身份和位置!

    至少,要彻底弄清那个二叔到底是真是假——过去以为爱上他是因为自己不是牛家的种,那现在呢?现在反倒是觉得,他应该不是真正的二叔了,他是另外一个男人了,是移花接木偷梁换柱成了这个文韬武略样样精通的新二叔了——不除掉他,势必爱上他!什么时候将他从这个世界上消灭了,什么时候再回头来爱这个胡子大叔吧!

    心里有了这样的打算,牛畅才趁胡子大叔多次在她身上体验新郎快慰,酣然入睡之后,悄然穿好衣物,带上自己简单的行囊,和那三份儿鉴定结果的传真,第一次什么东西都没“顺手牵羊”地离开了胡子大叔的家,就直奔了肖文虎和肖文彪的老巢……

    到了著名的天天夜总会,牛畅当然不会参与任何消费,也不会坐等谁来上钩,而是直奔了夜总会后部的办公区,却被一个小保安给拦住了:“请留步,办公区,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谁是闲杂人等!”牛畅一巴掌打在了小保安的头上,一副傲娇公主驾临的气场……

    “你谁呀,敢打我?”看来小保安还真是被打疼了,但却不敢反抗,只是这样捂着头问道。

    “通报你们家肖文虎肖文彪出来见我!”牛畅拿出一种熟的不能再熟的口气这样命令说。

    “你谁呀,敢直呼我家大哥二哥的名讳,你不要命了!”小保安以为,天老大,地老二,他家的大哥二哥就是老三老四了,所以,就这样来了一句。

    “你才不要命了呢,快给我通报去!”牛畅边说,边又“肆无忌惮”地打了小保安的脑袋一巴掌……

    “你到底谁呀,我去通报也得知道你是谁呀!”小保安还真被牛畅的气场给镇住了,捂着头这样说道。

    “你就告诉肖文虎肖文彪,小姑奶奶找他们算账来了!”牛畅似乎驾轻就熟演这样的把戏。

    “小姑奶奶?您姓什么叫什么呀!”

    “你管我姓什么叫什么,只管通报好了……”

    “可是我直接说小姑奶奶来找他们,他们还不打死我呀!”小保安的意思是,你让我通报可以,不能直接说小姑奶奶吧,咋地也得说个名姓吧……不然的话,大哥二哥还不臭骂死我呀!

    “你再啰嗦,我现在就打死你!”

    “可是,你咋地也得有个理由找我大哥大哥二哥吧!”

    “你就说,小姑奶奶怀上他们俩的孩子了,今天是来讨个说法的!”牛畅有备而来,所以,当然开口就说。

    “真的呀——可是,你的小肚子……”小保安却指着对方的小肚子,意思是,你的小肚子也没隆起呀,咋就敢说怀上孩子了呢?

    “才查出来,肚子能看出来吗,你再不去我真一巴掌打死你了!”牛畅居然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好好好,我这就去……”小保安还真是被这个小姑奶奶给打怕了,赶紧捂着脑袋就往办公区里边跑……

    趁这工夫,牛畅才仔细观察这个省里数一数二的奢华夜总会——金碧辉煌的装修,美女如云的人场,宝马轻裘的宾客,灯红酒绿的氛围——却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这家主人曾经犯下的罪孽!

    也就几分钟的工夫,小保安还真把他们家的二哥肖文彪给“气”出来了——一听说有个小妞声称怀了肖文虎肖文彪的孩子找上门来了,都把肖文虎给气乐了,立即对弟弟肖文彪说:“你去看看,到底冒出个什么sb来,瞅不顺眼,直接扔老鳖池喂王八吧!”

    “我听大哥的……”肖文彪得令,立即跟随小保安到了办公区的门口,一眼看见一个穿着时髦,身材傲人,长相靓丽的妙龄少女站在那里,就问小保安:“就是她?”

    “嗯,就是她,可邪乎了,看样子像真的!”小保安边说,边退到了肖文彪的身后。

    “真你个头啊!”肖文彪一巴掌也打在了小保安的头上这样骂道……小保安有苦说不出,只能捂着头躲一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