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9章:越来越心动

    胡子大叔端着饮料带着牛畅进了他的书房,看见传真已经过来了,就提醒他的洛丽塔说:“可以看了——你还愣着干嘛呢?”

    于是,牛畅拿起那几张传真过来的、三种鉴定结果的时候,居然有些忐忑不安——真相就要大白了,一旦结果出人意料,自己该如何表现,如何面对呢!

    第一份是牛牛和二叔牛得宝的亲子鉴定,结论很明显,二叔牛得宝不是牛牛生物学上的父亲,跟之前黄幼祥带回去的一模一样。这个结果当初瞿凤霞死活不信,才亲自进京做了二次鉴定,结果还是跟第一次一样……

    第二份是牛牛和爷爷牛旺天的亲缘鉴定,结论也是没差别,牛旺天是牛牛生物学上的爷爷!这个鉴定结果,正是牛畅这次来省城需要完成的任务,居然如此轻而易举就得到了结果……至于这个结果传递回去,牛得才到底会做出什么反应不得而知,反正结论就是这样了……

    到了第三份,也就是牛欢牛畅与牛得才的亲子鉴定了,看了第一页,牛畅的手居然有点发抖,真有点不敢看后边的鉴定结论……

    然而,日思夜想的结论也就在自己的手里了,咋连看的勇气都没有了呢?

    看,无论是什么结果,都要看,也好知道,哥哥到底刻意隐瞒了什么!

    可是真的出现了令自己特别难堪,特别不想面对的结果可咋办呀!

    比如真的像哥哥说的那样,自己和哥哥都是牛得才亲生的,岂不是一直以来都生活在荒谬的怪圈里吗!

    又比如都不是牛得才亲生的,那哥哥还刻意隐瞒什么呢?

    “为什么不往下看了?”胡子大叔看出了他的洛丽塔的迟疑犹豫,就这样问。

    “没什么……”牛畅心里没形成一个真正的想法,所以没法正面回答胡子大叔,只好假装没什么……

    “我帮你看吧……”胡子大叔善解人意想过来接过那些传真过来的文件,帮她看,就这样说。

    “不用,还是让我自己看吧……”在胡子大叔的催促下,牛畅终于打开了第三份鉴定结论的那一页……

    映入眼帘的居然是:牛得才不是牛欢生物学上的父亲!

    再看:牛得才是牛畅生物学上的父亲!

    天哪,咋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原本牛畅以为,无论如何她与哥哥牛欢都应该是一样的结果,要么都是牛得才的种,要么都不是,可是为啥鉴定结果居然一个是,一个不是呢!

    这样的一个“另类”结果,弄得牛畅猝不及防,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怎么,不是你想要的结果?”看见他的洛丽塔知道结果之后那种无比惊愕和迷茫的表情,胡子大叔这样关切地问道……

    “我想知道,你们鉴定中心的鉴定结果,可信度有多大……”牛畅还想确认,这样的鉴定结果到底可信度有多大。

    “从中心成立以来,还没出现过一次差错,每个鉴定的结果,都是基于样本的分析数据得出来的,是具有法律效力的结果,轻易不会出错,更是轻易无法做出手脚!”胡子大叔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才显露出他是个主管副院长的口气来……

    “假如有人想做手脚的话,会在哪个环节上下手呢?”牛畅还是心存这样的疑惑。

    “哪个环节都几乎不可能,特别是我让你调看的是最原始的鉴定结果,是鉴定中心存档的,可以长期保存和查阅的真实鉴定结果……所以,你看到的,是最真实的鉴定结果了……”胡子大叔从多个角度来证实,鉴定中心出来的结果,真实可信。

    “也就是说,这些鉴定结果都是真实可信的呗?”牛畅还是将信将疑。

    “理论上说,是!”胡子大叔一听牛畅这样问,就觉得她一定是看到了难以置信的鉴定结果,就继续问:“你觉得那份儿鉴定有问题呢?”

    “别的都跟我没关系,就是这个,原本以为,我和哥哥都不是我父亲的亲生儿女呢,想不到,这个鉴定结果上说,我是我父亲亲生的,我哥哥却不是……”牛畅此刻,还这是第一次在牛欢之外找到了可以披露自己心声的男人,居然将她真正担忧的是什么,都说了出来。

    “这样的事儿,有时候,连你母亲都无法断定,dna鉴定的出现,就是要从根本上厘清血亲之间的真正关系,所以,这个结果是真实可信的……”胡子大叔在这方面可谓是见多识广,所以,这样解释给牛畅听。

    “可是,我已经习惯了不是我父亲亲生女儿的现实了,突然像鉴定上说的,又变成了他的亲生女儿,我反而不适应了——回去之后,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还有一向觉得我不是他亲孙女的爷爷相处了……”牛畅将自己可能面临的处境,直接说出来给胡子大叔听,可见,她不知不觉中,已经信赖对方到了什么程度……

    “其实就是个心态调整的过程,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知道了这个结果,很快就会接受这样的现实,很快就会与他们关系融洽起来的……”胡子大叔却在竭力做牛畅的思想工作,劝慰她,可能不像她想像的那么遭。

    “问题是,我今后没法再跟我哥哥相处了呀!”牛畅的意思是,跟父亲和爷爷还都好说,可是一旦知道了哥哥刻意隐瞒了这样的真相,将来还咋面对他,咋跟他和平相处啊!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上次来这里做鉴定,出结果的时候,是我哥哥一个人来取的,可是回去之后他却说,鉴定结果让他给撕掉了,还说鉴定结果是——我和他都是我父亲的亲生儿女,但他立即竭力否认,说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脚,才会有这样的假鉴定结果——我当时就有些怀疑,但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我哥哥是因为这样的结果没法告诉任何人,或者说,一旦我知道了,就会引起心理变化,也就不在跟他站在一个起跑线上,甚至不再听他的话了,所以,他才刻意隐瞒的吧……”牛畅还真是彻底信赖胡子大叔了,将她的怀疑和心理活动都说了出来……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只要你知道了真相,也就获得了主动权,假如想继续跟你哥哥保持现在的关系的话,就可以不让他知道你知道了鉴定结果,假如你不在乎今后跟你哥哥关系如何,也可以告诉他,你什么都知道了……”胡子大叔耐心地帮牛畅分析情况和形势。

    “反正我现在很纠结,也很惶恐,真不知道知道了这样的结果,回去之后,如何跟我父亲、我爷爷还有我哥哥相处了……”牛畅还是忧心忡忡。

    “那你就不回去了,就一直跟我在一起吧,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没了妻儿,一身轻,你的出现,让我再次燃起了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的憧憬,假如你愿意的话,我们这辈子永远不分开,永远都在一起!”胡子大叔居然上前抱住了牛畅,这样热情地邀请她,加入他的生活。

    “谢谢你这样珍爱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您了……”牛畅真的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仿佛浑身的冷血,都开始渐渐有了温度了……

    “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本来我的心已经死掉了,因为对这个世界彻底失望了,对任何人任何事儿都无所谓了——正是这样的心理,那天才那么轻易就答应跟你到郊外去揉肚子了,特别是后来,你要捆绑我,蒙上我的眼睛和封住我的嘴巴,还那样疯狂飙车的时候,我的心里还真是特别感激遇到了你这样一个可以让我彻底解脱的天使——即便是那天掉进悬崖粉身碎骨,我也觉得是命里注定,是上天让你带我出尘,让我瞬间脱离苦海,去到另一个世界去与我的妻儿团圆……

    “可是,出了那样一场惨了的车祸,我居然安然无恙,事后居然每天都在梦里梦见跟你在一起,忽然间,让我早已掏空的内心有了某种追求和念想,我就想尽快找到你,用我的全部来感谢你,宠爱你,与你重建我失去的乐园,与你再次找回我那逝去的初恋……”

    牛畅听了胡子大叔这一番表白,刚刚看了鉴定结果的那种惶恐和迷茫,居然有了某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假如真的无法再与父亲、爷爷和哥哥相处下去了,那就真的答应了这个胡子大叔,与他谈情说爱,白头偕老也算是给自己这个早已凋零的花朵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归宿吧!

    所以,没别的表示,再次使出浑身解数,给这个越来越心动越来越动情的胡子大叔揉肚子……

    这一夜,胡子大叔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多年以前,青春年少的时候,与自己的初恋恋人风花雪月流连盘桓的岁月,如沐春风,欲死欲仙……

    只是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做了一夜好梦的胡子大叔却不见了他的洛丽塔的身影……

    猛地起来四处寻找,却忽然听到了敲门声,心说:或许是一大早她起来出去办什么事儿去了吧,也就没从门镜看是谁,顺手将门打开……

    然而开门之后,顿时令他目瞪口呆!

    原来,站在门外的这个女人一旦被他想起是谁来,顿时吓得他有点魂不附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