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8章:生怕爱上他

    像牛畅这样的女孩子,在青春萌动的时候,遭遇了命运的捉弄,经受过非人的训练,成为某些人的冷血杀手,几乎完全丧失了情感,对于男欢女爱似乎早就没了感觉,无论多少男人从她身上经过,她都不动半点感情,只要是任务需要,也就完全没有羞耻感,更是无所谓……

    而此刻面对这个胡子大叔的“异常”表现——明明应该怪罪她,甚至直接将她逮住送到局子里去,却反过来,对她那天的“揉肚子”骗局大加赞赏,俨然她那天的做法像天使一样拯救了他——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居然还能遇到胡子大叔这样的一个奇葩男人……

    加上他的样貌气质,居然让冷血的牛畅在某个瞬间有了小心动,几乎丧失殆尽的对男人的情感兴趣忽然有了某种细微的波动……

    之前这样的感觉只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有过,说出来牛畅自己都不信,那个男人就是起死回生之后的二叔牛得宝……

    更是令她奇异的是,居然就是那天开家庭会议的时候,二叔抽雪茄的样子让她有了某种砰然小心动的感觉——这是咋了呢?当时还吓了她一跳!

    难道是因为自己真的不是牛得才的种,与牛家的血脉毫无关系,才会爱上自己的二叔牛得宝?还是这个牛得宝早已不是之前的那个二叔牛得宝了?

    牛畅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怀疑这个起死回生的二叔不是真的了,所以——在很多细节上,都在严加注意……只不过,多次跟牛得才和牛欢提起,但是他们都不予采纳而已——但随着后来对二叔的“谋杀”次数越多,牛畅对二叔的那种超凡的能力越是暗自赞叹,同时,小心动居然也次数越来越多了……

    最令她心动的,居然就是上次开着胡子大叔的那辆C-RV在盘山道上与二叔开的宝马X6进行殊死较量的时候,想不到,在那样几乎无法逃脱的情况下,他居然用仅剩的一听啤酒罐,打碎了她开的那辆车的挡风玻璃,才阻止了她将二叔逼下绝命谷……

    牛畅自己都多次反问自己,为什么对二叔有了心动还在追杀他的时候那么坚决果断,甚至还有特殊的快慰——难道是因为越是自己喜欢的,就越是有价值的东西,也就越是要将其摧毁抹杀,省得留给别的女人去享用?

    抑或是越是有喜欢他的苗头,就越是要早点干掉他,以免真的爱上他,执行任务的时候心慈手软?

    而此时此刻,对这个胡子大叔也有了那样的小心动,是不是也会像对待二叔那样,越是心动就越是要除掉他,以免不知不觉真的爱上他了呢?

    还好这次来的时候没有除掉胡子大叔的任务,与他相遇纯属偶然,或许这样的前提下,自己没理由如此草率地对他动手吧……

    看情势发展吧,看自己到底能心动到什么程度吧,假如超过了对二叔心动的程度,那可就不好说了!

    跟着胡子大叔到了一家高级自助餐厅,看着琳琅满目的各色美食,感受胡子大叔的各种绅士般的宠爱和殷勤,牛畅还真是第一次有了被人当人的感觉——之前都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舍出自己的一切,来换取任务的成功,回头获得哥哥的一包奖励,遇到的各类男人也从来没像胡子大叔这样视她如珍宝,待她如恋人……

    在牛得才这个父亲的眼里,自己是母亲给他戴了绿帽子才有的野种;在爷爷牛旺天的眼里,她和牛欢也都属于小兔崽子的狗杂种;至于在其他男人的眼里,但凡与他们交往,不是当成失足少女就是当成免费的小姐,从来就没把她牛畅当成一个也有尊严的人来看待!

    所以,面对儒雅谦和温柔敦厚的胡子大叔如此青睐宠爱,牛畅的小感动不断增加,小心动也越来越多了……

    以至于吃过丰盛的高档自助餐之后,被他带回家里,穿过挂满唐卡、油画、版画的门厅,步入“书香门第”的客厅,连外衣都没脱掉,她就有了给他真正“揉肚子”的冲动……

    于是就有了苏轼诗中的景象在现实中发生: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落英缤纷之后,胡子大叔仿佛脱胎换骨成了一个如沐春风的少年一样,听见他的洛丽塔看见他与妻子儿子的合影问的:“您的妻子和儿子为什么突然离世了呢?”

    胡子大叔居然眼里噙满泪水,推心置腹地与他的洛丽塔无话不说了:“我妻子天生丽质,绝代风华,被两个恶霸相中,百般狎戏的时候,被我年幼的儿子撞见,儿子呐喊抛掷花瓶砸伤了其中一个恶霸,居然被一刀捅死,我妻子悲痛欲绝,与他们拼命,也惨死在他们手下……”

    “难道没报案?难道没将俩恶霸绳之于法?”牛畅以为,出了这么大的人命案,难道警方会无动于衷,会不及时破案?

    “他们有钱有势,买通有关人员,用他们家一个患了晚期癌症的亲属调包顶替,所以,这俩恶霸至今还逍遥法外……”胡子大叔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结果。

    “能告诉我,这俩恶霸具体是谁吗?”牛畅一听胡子大叔充满了愤懑的回答,立即一股冷血用上心头——两眼瞬间闪过冷血杀手的寒光!

    “还是不知道的好……”胡子大叔以为,这个妙龄少女就是出于某种嫉恶如仇的心理才要知道他的仇人是谁,但内心深处真的不想让她知道更多,一面日后真的遇到了那俩恶霸的话,随便露出某种不满或者仇恨的情绪,都会招致杀身之祸灭顶之灾吧!所以,才这样提醒对方说。

    “为什么?”牛畅其实完全知道对方不愿意多说是什么心理,但还是要拿出小女孩的天真来一定要来个刨根问底……

    “这俩恶霸谁都拿他们没办法,手眼通天,无恶不作却总能逍遥法外……”胡子大叔完全不知道对方用意的前提下,只能这样提醒说。

    “也许胡子大叔告诉了我,我有办法能治得了他们呢……”牛畅却在心里说,除非别让本姑娘知道他是谁,一旦知道了,他也就活不长了!

    “就你吗?”胡子大叔像听一个小女孩在说她要披挂上阵去拯救世界一样,既感觉天真可爱,又觉得不可思议。

    “胡子大叔不信,就告诉我他们是谁吧……”牛畅却很是认真地这样回答。

    “他们就是省城娱乐业的大王,肖文虎肖文彪!”胡子大叔心说,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一个弱不禁风的妙龄少女,哪里回去直面那样两个虎豹豺狼呢!

    “在哪里能找到他们?”牛畅却还沉浸在冷血杀手即将去执行任务之前的状态中……

    “他们的老巢在【天天夜总会】,那里壁垒森严,非会员无法步入,就连警方都拿他们没办法……咋了,你还真有办法为民除害?”胡子大叔看见牛畅一脸愤愤不平嫉恶如仇的表情,就这样开玩笑地问道。

    “您看我这样一个较弱的女孩子,有那样的本事吗?”牛畅绝对是一语双关——你觉得像,那就是像,你觉得不像,那就是不像……

    “那你为何问得如此详细?”胡子大叔越发觉得这个妙龄少女的洛丽塔与众不同了。

    “知道您的仇人是谁,日后真的遇到了,也好朝他们的脸上吐口吐沫来表示鄙视和愤恨呀!”牛畅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你可千万别,他们绝对招惹不得——对了,你不是说,这次来省城,是要知道某些鉴定结果的吗?”胡子大叔知道这个话题没必要再讨论下去了,也就转移了话题。

    “您真的能为我查到?”牛畅一听对方主动说出了自己最想要的,马上这样问道。

    “当然能,一个电话,他们就会将原件的复印件传到我书房的传真机里……”胡子大叔轻描淡写中,透露出了他的权限有多大……

    “太好了,想知道这些结果原件很久了,就是苦于找不到您这样接洽的人,想不到,与您这么有缘……”牛畅这一刻,似乎更觉得对这个胡子大叔心动了……

    “咱俩的缘分也许是天定的——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打电话,接通了,你自己跟对方说要看什么假定结果——只要说出鉴定者的姓名就能查到……”胡子大叔这样说的时候,居然上前拥吻了一下他的洛丽塔……

    “太好了……”牛畅一听,一个电话就能解决全部问题,真是喜出望外!

    于是,胡子大叔就拨通了一个电话,说明了情况,就将话筒递给了牛畅,让她自己跟对方说明,都要看什么鉴定的复印传真……

    就在牛畅说明一共要看三个鉴定结果——第一个是牛得宝与牛牛之间的亲子鉴定,第二个是牛旺天和牛牛的亲缘鉴定,第三个是牛欢牛畅与牛得才之间的亲子鉴定——的时候,胡子大叔居然不在旁边听,而是到厨房去给牛畅拿好喝的饮料去了……

    没过十分钟,胡子大叔就带着牛畅到了他的书房,看见24小时都可以接收传真的传真机已经将牛畅想要的三个鉴定结果,都传真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