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7章:叫我洛丽塔

    真是冤家路窄,世界这么大,小小的牛畅居然真的被胡子大叔给逮住了!

    牛畅心想,这下完犊子了,想起上次为了弄到一辆车子在绝命谷让二叔的车子车毁人亡,就选中了这个胡子大叔,他禁不住圈拢,真的跟她去了郊外,梦想着给她揉肚子,哪成想,到了郊外却变成了被她捆绑蒙眼还封嘴,然后就懵里懵懂地在公路上风驰电掣地飙车……

    末了是因为二叔投掷的一听啤酒砸在了挡风玻璃上,造成了胡子大叔的车子空翻了几个个儿,撞在路边的山崖上才停下来,而胡子大叔则被甩到了路上,人事不省……

    当时哥哥牛欢居然还“好心”让牛畅离开的时候将捆绑胡子大叔的绳子打开,封嘴的胶条撕开,蒙眼的丝巾解开——后来经过车祸现场的时候,居然还帮他打了救援电话……

    现在想起来,都是多余了,被他逮住了,保准没个好儿了!

    一旦意识到了绝对危险,牛畅也就想对这个胡子大叔下狠手了——先点了他的哑穴让他说不出话来,然后再点他死穴让他动弹不得,这样才可以金蝉脱壳,逃之夭夭……

    然而,就在牛畅被胡子大叔拉扯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牛畅瞅准机会就要下狠手的时候,却忽然听胡子大叔说:“天天都想你,可算找到你了!”

    什么情况?牛畅有点懵懂,听胡子大叔的口气,完全不是责备和呵斥嘛,完全是久别重逢、甚是思念的口吻呀!

    这是乍回事儿呢?还是暂缓对他下狠手吧,就小声对他说:“您抓疼我了……”

    “好好好,我松手,但你别再躲避我了……”胡子大叔居然是一副和气的商量口气!

    “可是我那天……”牛畅还对那天“揉肚子”的事儿心有余悸,就这样试探着问。

    “那天令我终生难忘,生怕你出什么事儿,回到省城我到处寻找你的踪迹,可是哪里都找不到你是踪影……本来都要放弃了,可是今天早上却忽然发现有个人影特别像你,就跟踪起来,结果,还真的是你!真是应了那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胡子大叔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天的事儿,您不怪我?”牛畅还真是难以捉摸对方到底怀有什么目的,为什么将他害成那样,差点儿车毁人亡,他现在却完全不怪罪自己,而且,听口气,好像还对自己情有独钟、相见恨晚的意思——他是脑子进水了,还是神经不正常啊!

    “怎么能怪你呢!要怪,也要怪那个跟你飙车的人——若不是那辆车那么逼迫你,你能把车开得那么快,最后能出那样的事儿吗?”原来胡子大叔是这样认定那天那个揉肚子女孩为什么出了那样车祸的!

    “可是,出事儿之后,我根本就没管您,自己就偷偷溜走了呀……”牛畅还是无法理解胡子大叔为什么会原谅她。

    “你是走开了,但你也把我的绳子解开了,封嘴的胶条撕掉了,蒙眼的纱巾揭开了——不是你想救我,我现在哪里还能活着再见到你呢……”胡子大叔却举出这么多例子来说明,为什么一点都不怪她的理由是什么。

    “可是……”牛畅想说,可是我把你车里的值钱的东西包括手机什么的都拿走了,你不怪我?但话到嘴边,却没说出口……

    “别可是了,幸亏你偷偷溜走了,不然的话,被救援的人知道我是跟一个女孩子在一起,指不定传出什么绯闻去呢……”胡子大叔压根儿就不提车里的东西包括手机都不翼而飞的事儿,反倒夸赞对方主动消失给他带来了好处……

    “您——是个什么人物,还怕闹出绯闻来?”牛畅也觉得,既然对方不追究,自己干嘛SB一样非要往那方面上问呀!赶紧从这个不像话题,但却很有趣的角度来提问了。

    “虽然我不是什么人物,但身为副院长,也必须注意这方面的影响才好……”胡子大叔无意间透露出了自己的职位是什么。

    “副院长?你是什么院的副院长?”牛畅一听,原谅是个领导呢,也就很感兴趣地这样问。

    “省中心医院呀——只不过,我分管的是亲子鉴定中心而已,没什么真正的权利……”胡子大叔完全不知道牛畅这样问的意图是什么,也就随意这样回答说。

    “您是分管亲子鉴定中心的?”听对方这样说,牛畅反倒是有了他刚才说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了。

    “对呀,只是我最近死了老婆孩子,心情不好,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家休养,没去上班,才有了空闲,也才有了那天的机会跟你到郊外去经历了一次生死时速……”胡子大叔连他的身世都说出来给这个再次相遇的女孩子听了,可见,他对她是多么的信赖和亲近。

    “那天的事儿,您真的不怪我?”牛畅却再次这样心有余悸地问,也是想彻底探视一下对方到底如何评价那天的车祸。

    “感激你还来不及呢,若不是那天你的出现,我可能这辈子都沉浸在丧子别妻的抑郁中无法自拔,正是那天遇见了你,让我怦然心动的同时,还经历了那场惊心动魄的磨难,被拯救回来之后,一下子看透了人生,也从丧妻的阴影中彻底挣脱出来……所以,我伤愈之后,到处寻找你这个让我走出人生阴霾的天使,但就是不见你的踪影,今天真是巧合,本来我从来不这么早出来的,也从来不在这条街上停留的,或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和召唤,才让我再次遇到了你——求你了,别再离开我好吗……”

    胡子大叔居然滔滔不绝地讲出了这么一大堆理由阐述,他为什么如此想念这个“揉肚子”的女孩!

    什么情况?难道这个胡子大叔“因祸得福”了?原本是一场无情的欺骗,毁灭性的车祸,却一下子改变了他的命运,重塑了他的人生?

    非但没怪罪我这个罪魁祸首,反倒认定是我这个天使将他堕落的灵魂给拯救了?

    牛畅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有一点她可以认定,就是这个胡子大叔对她没有歹意,无论从言谈举止还是经验分析,都是在讨好和欣赏自己,难不成,胡子大叔还爱上了我这个冷血杀手,喜欢上了我这个当时完全不把他当人看,随意草菅他人命的罪魁祸首?

    “那个——其实吧,我家在外地,这次来省城吧,正好是到省里的亲子鉴定中心来办事儿的,想不到,又一次遇到了您……”牛畅似乎觉得这个胡子大叔有点太过情绪化,理想化,所以,还是尽快来点实际的,看看他能不能帮上自己这个忙吧……

    “你是到亲子鉴定中心办事儿的?有啥事儿,只管说,我是中心的主管,什么事儿只要我一句话,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胡子大叔居然大包大揽起来。

    “哦,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儿,就是我和哥哥怀疑是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女,就带着父亲的样本来鉴定中心做鉴定,可是结果出来了,我哥哥却瞒着我,不给我看,我蒙在鼓里很难受,就独自跑来想查出一个结果——可是到了省城,举目无亲两眼一抹黑的,根本就找不到查询的门路啊,现在遇到了您,您又正好是这里的负责人,那就帮我查查呗……”牛畅说出了为什么要来查看鉴定结果……

    “没问题,小菜一碟——这样吧,刚才我看见你为了躲避我,连第二碗馄钝都没吃就跑掉了,一定还饿着吧,走,我带你吃饭去……”胡子大叔也许是自己也饿了,就这样提议说。

    “不用吧胡子大叔……”牛畅觉得吃饭并不重要,就这样婉言谢绝说。

    “你叫我什么?”胡子大叔却抓住了这句话。

    “咋了,这样叫您不妥吗?”牛畅有点惊异——不是因为这样叫他,就惹恼了他,得罪了他吧……

    “太好听了,听你这一叫,我都骨酥筋麻了……”胡子大叔居然像个大男孩一样,略带羞涩的这样说,那样子,越来越像吴秀波了……

    “那我今后就这样叫您了?”牛畅这样试探着问。

    “太好了,就这样叫我吧,那我咋叫你呢?”胡子大叔欣然同意的同时,也想知道对方的准确称谓……

    “您就叫我……”牛畅还真是犹犹豫豫地不知道让对方叫自己什么好。

    “我就叫你洛丽塔吧……”胡子大叔却自己弄出一个称谓来。

    “洛丽塔?”牛畅这样的年龄和知识面儿,不足以知道“洛丽塔”是何许人也,就这样疑惑地问。

    “就是一部外国小说里的女主角,她的年龄跟男主角的年龄,就像咱俩这样相差很多,但却相亲相爱在了一起……”胡子大叔却像是满肚子的文学艺术,随口就这样解释说。

    “那好吧,您就叫我洛丽塔吧……”牛畅一听,别管洛丽塔是谁,听起来还蛮顺耳的,也就欣然同意了……

    “那咱们去吃饭吧,我的洛丽塔……”胡子大叔一听女孩子接受了他起的这个名字,十分高兴,马上这样盛情邀请说。

    “走吧,我的胡子大叔……”牛畅忽然间有点小心动——这个胡子大叔,还真是有点可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