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6章:让哥陪陪你

    年久失修的插头突然好用了,绝妙的插座也摆在了眼前,干部男哪里还把持得住,脑袋一热就将插头插在了插座上……

    然而,刚刚有了通电的感觉,却听到了走廊里纷乱的脚步声,接着就是激烈的敲门声!

    “你要毁我?”牛畅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家伙或许从监控录像上认出是之前那个顺走他二十万,还对他老婆丢下了那句:“别问我,问你男人去……”的怀孕女孩子是自己了吧,所以才布下了天罗地网,偏偏在这个时候冲进来逮住我?所以,牛畅才这样质问对方说。

    “是你带人来成心毁我吧……”干部男却认为,这是某个团伙先派出一个美少女来钓鱼,一旦上钩就闯进来,然后进行各种敲诈勒索,所以,反过来这样质问对方。

    可是俩人还没等分开呢,就听到门外传来了声音:“开门,我们是纪委的,我们知道你在屋里,快开门!”

    一听门外传来这样的声音,干部男才突然意识到,八层是自己多次敲诈勒索各种有特殊需求的用户,终于被谁举报了,纪委才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核查来了——知道不是这个妙龄少女要毁他,干部男也就不想对她咋样了……

    牛畅一听不是干部男要毁她,也不想对他下狠手了,俩人快速分开,边整理衣裳边商量如何应对……

    “你快点消失吧,不然,被他们逮住会让我罪加一等的……”干部男越发慌乱了。

    “可是,您让我从哪里消失呢?”牛畅心里倒是没那么慌乱,但假装这样紧张地问。

    “要不,你到窗帘后边躲一躲?”干部男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你的窗帘又不是落地的,我下半身露出来还不是一下子就被发现了呀……”牛畅一看干部男办公室的窗帘,就给出了这样的回应——你蒙头了吧,这么短的窗帘,还半透明的,你让我在后边消失?

    “要不你从窗户爬出去……”干部男又出这样的主意。

    “您让我跳楼?”牛畅从窗外进出过好几次了,很了解窗外的情况,但还是这样假装惊异地问道。

    “不是,窗外有个站脚的平台,你可以临时呆在那里,等完事儿了你再……”看来干部男也曾经到窗外躲避过什么,比如他那个凶巴巴的老婆来查房捉双的时候,他曾经躲在窗外吧,不然的话,咋了解的这么清楚呢!

    这工夫,外边的敲门声更加急迫了,而且还扬言说:“开门吧,负隅顽抗对你更是不利,只要你配合我们调查,我们会宽大处理你的……”

    听到外边这样说,牛畅才答应说:“那好吧,我这就到窗外去……”

    看见妙龄少女到了窗外,脚踏在了一尺多宽的一个平台上,干部男知道她没什么性命危险了,才关好窗户,然后对门外的人喊:“来啦!”转身去开门……

    呼呼啦啦进来五六个一脸严肃的男人和女人,进来就对干部男说:“有人举报你利用工作之便给特殊需求的人走后门开绿灯,并且从中获得巨额经济利益,所以,纪委决定对你停止审查——走吧,跟我们走吧……”

    就这样,干部男被纪委的人给带走了,剩余几个人开始对干部男的办公室进行各种搜查,该贴封条的贴封条,该带走的带走,反正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消停下来……

    窗外的牛畅本打算这些人离开之后再次潜入干部男的房间,查找自己想要的东西呢,想不到,干部男居然从里边将窗户的插销给闩死了,根本就进不去了——破窗而入的话,又把闹出动静招来保安就更麻烦了,于是,牛畅决定放弃,就从窗外顺着排水管下到一楼,然后,猫腰潜行,离开了鉴定中心大院……

    到了街上,突然觉得毒瘾犯了,从行囊中拿出一包,却又给放了回去——这次牛欢只给她带了两包,刚才的行动失败了,就意味着指不定在省城待几天呢,所以,不能这么快就给用掉了,索性,到附近的夜店之类的地方,去找找,兴许也有让人飘的东西呢,也就开始寻找夜店了……

    真巧,没走几趟街就看见了省城最大的夜店——魅力夜总会,步入其中顿感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中的年轻男女癫狂饮酒狂欢,纵酒宵夜,一定是看见牛畅穿着暴露,性感迷人,且形单影只,早有嗅到特殊气味的几波男人开始打这个陌生面孔妹子的主意了……

    居然有两波为此争斗起来,打得不亦乐乎,却被另外两个帅气男人给得了机会,一左一右围住牛畅就问:“孤单寂寞吧,让哥陪陪你好吗?”

    “搞错了吧,谁陪谁呀!”牛畅当然要说上句,才能获得主动权……

    “好好好,算你陪我们俩总行了吧……”俩流里流气的家伙马上甘拜下风。

    “凭什么陪你们俩呀,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牛畅居然用了这样的腔调来捉弄对方。

    “一回生二回熟吗,陪一把,你不就成了我们的人了嘛!”俩家伙进一步显露出了低级下流的品性。

    “搞错了吧,谁成谁的人了!”牛畅再次强调她是主导,她该说上句!

    “好好好,算我们成了你的人,这总行了吧……”俩家伙心怀不轨,所以,只好先矮对方半头,等得了机会再翻身吧!

    “可是,想成为本姑娘的人,总得给点儿见面礼吧……”牛畅开始引导对方步入她的主题了。

    “想要什么,只管说,在这个地界上,就没有我们哥俩办不到的事情……”俩家伙开始吹牛了。

    “我想飘——你们做得到吗?”牛畅用暗语这样提问对方。

    “当然能啊,跟我们来吧……”这俩流里流气的家伙就将牛畅给“架出”了夜店,到了僻静的巷道,然后,使了个眼色,就开始前后夹击牛畅,试图来个霸王硬上弓,让这个白捡来的小妞吃个哑巴亏,然后逃之夭夭……

    一旦被牛畅看出了对方的意图,根本就不会给自己弄到飘的东西,只是想占她的便宜,得手之后就弃之逃离,心里就不高兴了,本来还打算,一旦让她漂亮,就便宜他们俩一把,随便舒爽了之后再分手呢,想不到,这俩骗子居然还敢“无功受禄”那就别怪本姑娘不客气了!

    先是瞅准了掰住了一个家伙的中指,反向发力,本来就疼得要命,再听到了“嘎吧”一声清脆的断裂声,整个人就一下子疼得昏厥过去了……

    另一个一看情况不妙,本想逃离,但却被对方堵在了墙角,则试图疯狂反抗,猛地扑上来,想用男人的蛮力将对方给制服,想不到,对方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上前,兜档就是一膝盖搥了上去……

    据可靠科学数据,女人生孩子承受的痛苦是57dei,相当于碎裂20根骨头,然而蛋蛋被重击,尤其是被瞬间击碎,产生的痛楚量为9000dei,相当于女人同时分娩160个孩子,或者人类同时断裂3200根骨头!

    这家伙昏厥得更惨,简直就是直接倒地,失去了知觉……

    牛畅则哼了一声,转上消失在了夜色朦胧的巷道里……

    回到鉴定中心的大院里,发现有一辆鉴定中心自用的大客车,扫了一眼附近没人,牛畅就用特殊手段将车门打开,然后,到了最后一排没有扶手的长排座椅上躺了下来……

    瘾头发作,浑身难受,只好拿出一包来,让自己飘了一阵,居然晕晕乎乎地就睡着了……

    周日的早上起来,感觉肚子很饿,就从大客车上溜出来,到了街道上,看见一家专供早餐的饭店,就走了过去,要了一碗馄钝,吃完了觉得没饱,就又要了一碗,可是端上来,还没吃呢,就觉得有人在盯看她,扫了一眼,又不见了,立即警觉起来——八层是昨天那俩家伙活过来了,开始找我复仇来了吧,牛畅立即放弃了刚刚上来的这碗热气腾腾的馄钝,刺溜一下子就离开了露天的座位,从一条小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到了另一个街道上,牛畅以为将“尾巴”甩掉了呢,想不到,又觉得有人跟踪自己,也就加快了躲避的脚步,三拐两拐的,又到了另一条街道,刚想喘口气,却突然发现真正跟踪自己的这个家伙露出了马脚,让她看见了身影——咋有点熟悉呢?

    不会是哥哥牛欢一直在尾随自己,看看妹妹都在做些什么吧!

    可是第二次再看到那个跟踪身影的时候,牛畅就否定了这个想法——这是个中年人,不是刚刚那样的小伙年轻人……

    到底是谁呢?一个可怕的念头跳入牛畅的心头——不会是上次被自己骗到郊外去“揉肚子”的胡子大叔吧!

    被他逮住可就完犊子了,越是这样想,就想辨别出到底是不是他,结果,终于看到了他的连,还是吴秀波那样的一脸胡子——没错,就是那个胡子大叔在跟踪自己了——不好,仅仅是他这样跟踪还不可怕,万一他偷偷的报了警,让警察包围这一带,岂不是在劫难逃,被他给逮个正着吗!

    牛畅不敢再在街道上流连了,只好钻进了一家大型商场——这里人员混杂,容易脱身,最好是瞅准了一件风衣之类的,快速买下,穿在身上,或许就能逃避胡子大叔的跟踪追捕吧……

    哪成想,刚刚找到一个买风衣的柜台,还没等交钱试衣呢,竟被胡子大叔一把抓住了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