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5章:不再是从前

    而到了执行配合邓汇清去做掉二叔的两次行动中,第一天试图用“火弩”轰死二叔的行动失败之后,再次说道了牛畅被上的时候,牛欢居然还是继续冷嘲热讽完全不把牛畅的“屈辱和辛苦”当回事儿,就好像派去执行任务,被邓汇清那样对待是情理之中,甚至还揶揄地嘲笑她为什么没从中获得快慰乐趣!

    别看牛畅完全没什么特殊表情,但内心对牛欢真的一下子就凉透了——难道那个亲子鉴定的结果并非哥哥说的那样,自己和他的真实身份完全出乎意料,才让哥哥渐渐“分道扬镳”渐渐貌合神离,不再是从前“一根绳子上拴的蚂蚱”了?

    所以,在最后的“蛇蝎毒杀”行动中,牛畅很多情况下都是“擅自”行动的,比如撤离的时候,没有直接回到市里,而是去了湖畔镇,将邓汇清的几样秘密武器都给是手段弄了出来,然后,还擅自将他的摩托车给卖掉,获利后加上从年轻门卫身上获得的手机和现金都中饱了她自己的私囊……

    而且这次行动中斩获的钱物到手之后,居然完全没有任何愧疚之心了,觉得完全是自己应得的“好处”和奖励——至于哥哥用那些让她飘的东西来控制她所花的费用,早已被执行任务付出的特殊代价给抵消甚至完全不够!

    只是内心发生了巨变的牛畅并没在明面上表现出来,而是继续在哥哥面前装扮成以往相同的那个只要让我飘,什么都好说的小妹,但在新任务下来之后,牛畅的心里就紧急盘算起来——这倒是个机会,可以弄清上次哥哥到底隐瞒了什么——在查明牛旺天和牛牛的亲缘鉴定是否被做过手脚的同时,也将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吧……

    想不到,提出单独行动之后,哥哥恰恰着重限制了这两点:别见干部男,别查上次亲子鉴定的结果——这说明了什么?牛畅的内心里第一次泛起波澜——一定是哥哥从中做了什么手脚,所以才要掩盖某种惊天的事实,虽然嘴上答应说——不给钱就不干活来敷衍了哥哥,让他相信,这次单独去省城绝对不见干部男,也绝对不查上次亲子鉴定的事儿,但心里早已形成了完全相反的主意——不查明这样的真相,真不知道今后还怎样跟这个“亲哥哥”“和平相处”了……

    带着这样不为人知的心理,牛畅带上简单的行囊和牛欢给她的一千块钱活动经费,就只身出发,当天下午,就直奔了省城……

    到了省城,牛畅马不停蹄,直接到了省亲子鉴定中心,打算趁周六日休息,潜入干部男的办公室,翻找一下是否有上次她和牛欢与牛得才做的亲子鉴定档案底单什么的……

    然而,这个该死的干部男,可能是因为上次一下子损失了20来万就觉得十分心疼,尽管当时就从牛先生的手里“赚”回了十万块,但还觉得亏得慌,居然之后每天都来上班,包括周六日都“坚守岗位”不想错过任何可以从有特殊要求的人身上勒出钱来……所以,牛畅从窗户攀爬到了干部男办公室的窗外朝里一看,奶奶的,这家伙居然坐在他的办公桌前,不知道正在盘算从谁的身上能赚到钱呢!

    没办法,牛畅只好在窗外等待时机,还好,到了五点钟下班的时间,干部男从椅子上起身,牛畅以为他这是要下班了,可是发现他却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饭盒——明白了,这是到了吃饭时间,他这是要到食堂去打饭——难道这个该死的家伙还要晚上加班?也太他娘的“敬业”了吧!

    虽然不知道干部男打饭的时间有多长,牛欢还是决定趁干部男出去的工夫从窗户潜入他的办公室——只不过,不能趁这点时间翻找什么,怕他突然回来,将自己给堵在屋里,可就不好办了……

    牛畅立即心生一计,从兜里摸出一小包特殊的药粉,看见干部男刚刚沏好的一杯茶——估计是饭后饮用提神用的吧——打开茶杯的盖子,将药粉洒落进去,立即了无痕迹,然后将药粉的纸包给收好,听到走廊里有脚步声,立即又从窗户离开了……

    干部男打完饭从食堂回来,坐在椅子上什么异常都没发现,很是惬意地开始吃他打回来的饭……边吃还边看桌上摆放的一些名单……

    只是还没吃完,就听见有人敲门——心里还真是有了小亢奋——不会是又有财神爷送钱来了吧——但凡来找他的,都是有特殊要求想达成的用户,所以,不是内部同事的话,只要是外人,就都“有利可图”都可能被他“雁过拔毛”所以,听到敲门声,马上愉快地喊道:“请进!”

    然而,进来的居然是个穿着时尚且暴露的妙龄少女!

    上次牛欢来这里做鉴定的时候,牛畅一直呆在车里,所以,没跟干部男打过照面,他也就不知道来的是谁,但牛畅却从不远处见过干部男,认得他是谁……

    “请问,您是这里的负责人吗?”牛畅假装是第一次来这里找人办事儿的样子问道。

    “我是——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服务的吗?”干部男一听是来找负责人的,就觉得十有**是有特殊要求的客户了,说不定今天值这个夜班又可以小赚一笔意外之财了!

    “我想——我能进来说吗?”牛畅假装怯生生地这样问。

    “当然能……”干部男边这样说,边盖上了几乎吃完的饭盒,然后端起那杯打饭前沏好的茶水,边做手势让进来的妙龄少女坐在沙发上,他也绕过办公桌到了沙发这边,与来者坐了个面对面:“说吧,找我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干部男说完,习惯性地打开茶杯的盖子,喝了一口——嗯,新茶的味道就是清香,只一口,就令人心旷神怡……

    “我想查询一个亲子鉴定的结果……”牛畅假装扭扭捏捏地坐在沙发上,偶尔还搔首弄姿地臭美一下给对方看。

    “查询谁的?为什么要查询?”干部男一听这个妙龄少女果然是有特殊要求的,也就开始谋划如何“勒她大脖子”从中获取好处了。

    “我和我哥都怀疑是不是我父亲亲生的,所以,偷了我父亲的血样来这里进行亲子鉴定,可是,鉴定结果出来后,我哥哥拿到了手,却死活都不告诉我是什么结果,一直让我蒙在鼓里,所以,我想查明结果到底是什么,我哥哥到底要向我隐瞒什么……”牛畅居然将真实情况都说了出来,只不过没有指名道姓而已。

    “哎呀,这件事儿可就不好办了——我们鉴定中心有明文规定,鉴定结果只对前来鉴定的本人公开,其他人一律不得泄露,所以,想知道结果,难度极大……”干部男知道火候——必须将事情的难度先亮出来给对方看……边这样说,边再次喝了一大口茶水……

    “难度再大,还不都是您这个负责人一句话的事儿嘛……”牛畅这样说的时候,故意将一个似有似无的媚眼抛给了对方……

    “我是有这个权力,可是我不能违反规定,突破原则帮你办这样不该办的事儿吧……”干部男还真被妙龄少女的媚眼激灵了一下——什么情况!自打前两年,被处在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老婆给弄成“废人”之后,已经一两年没那方面的要求和动静了,咋今天见了这个妙龄少女,居然有了反应呢!

    干部男这才真正注意这个妙龄少女的穿衣打扮——上身的事业线完全是那种“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感觉,下边的超短裙几乎将她的全部身材都展露无遗,甚至若隐若现地看见裙下好像什么都没穿!

    不是吧,老子被老婆给过度使用报废之后,对任何女人都没了这样的感觉呀,今天是咋了呢?难道是今天食堂的饭菜加了辣子,刺激到老子的某个神经了?

    赶紧连续多喝了几口茶水,想借此来平复一些突然勃发出来的特殊反应……

    然而,越是多喝茶,那种勃发的感觉越是难以抑制!

    哎耶,难道这个小妞是一味让老子的能力起死回生的好药,突然将老子几乎根绝的能量给瞬间激活了?

    干部男心里异常躁动亢奋,完全不知道是茶水里被投放了足够量的药粉,令其不知不觉中,就处在了某种不可遏制的亢奋中,无法控制,无法自拔……

    “人家知道办这样的事儿有难度,所以,才亲自到您的办公室来了……”牛畅已经看出干部男的异常表现,知道药力已然发作,就趁热打铁地凑了过去,靠在干部男沙发的边缘,这样发嗲地说道……

    “你亲自来了——这未必管用,想要查询过往的鉴定结果,需要疏通好几个环节,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做到的,可是疏通环节就需要……”干部男强打精神掩饰自己对这个妙龄少女的冲动,还一本正经地这样说道。

    “需要什么,您就只管说好了……”牛畅这样说的时候,两只小手已经搭在了干部男的肩膀上……

    “需要……”干部男瞬间觉得体内的火山热浪汹涌,稍有不慎便会喷涌而出的感觉……

    “需要什么,您就直说嘛……”牛畅这样说的时候,居然一下子坐在了干部男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