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3章:那不是重点

    “假如是真是的,那你二叔就是假的了,你们之前的那个怀疑也就成立了,我们也就可以公开争取让你二叔牛得宝与你爷爷进行亲子鉴定了——到了那个时候,假如你二叔是个赝品假冒的家伙的话,是不是立即就原形毕露,是不是我们的调查会掀起一阵惊涛骇浪,将牛家的局面彻底掀翻,从而,让我们父子父女在牛家重新具有绝对继承财富的地位了呢?”牛得才说出了其中深刻的道理……

    “听爹哋这样说,这次调查倒是很重要,好吧,什么时候爹哋的十万到账了,我们什么时候就行动……”牛欢一看,牛畅也似乎都听懂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我这就用手机划账给你们,你们也要马上出发……”牛得才居然如此急切。

    “干嘛这样着急呀!”牛欢牛畅都觉得这样太急了。

    “这还用我说呀,为了你们今天干的好事避避风头,也要尽快离开林海到省城去躲躲……”牛得才却从这方面考虑问题。

    “好吧,爹哋的钱一到账,我们即可就出发,不过,这次我们还是要征用爹哋的悍马去省城……”牛欢是答应了,但也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不可以……”牛得才却断然否决!

    “为什么?”牛欢以为他会急功近利,再次让他们兄妹俩开着他的悍马去省里执行任务呢!

    “目标太大,谁不知道那是我的座驾,一看到你们俩开我的车出去,简直就是招摇过市……”牛得才再也不想让俩小兔崽子高调行事了……

    “那爹哋让我们怎么去?”牛欢居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用公共交通工具去,又便捷又安全——给了你们那么多钱,不能一分钱都不花吧!”牛得才直接这样回复还说……

    “那好吧,我们听爹哋的……”牛欢这才算接受了任务……

    很快,牛得才的十万块就用手机划账到了牛欢的名下,牛欢也就跟牛畅商议着,何时动身,这次行动的具体部署……

    “哥,这次行动我自己单独去吧……”回到牛欢的房间,牛畅居然这样申请说。

    “为什么?”牛欢还真是有点惊异,之前任何情况下,牛畅都没申请过单独行动,这次为啥呢?也便有了狐疑。

    “我一个人独往独来,行动方便,哥只要坐在家里遥控就行了……”牛畅的心里当然有自己的小九九,但表面上却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可是,遇到麻烦你一个人应付得来吗?”牛欢一时还辨别不出牛畅要单独行动的真实目的,就从这个角度来试探她。

    “这个世界就是由两种人组成的,一种是男人,一种是女人,男人遇到了麻烦,逃脱起来也麻烦,而女人,只要有姿色,会魅惑,任何麻烦都会迎刃而解的……”牛畅居然深谙这样的道理!

    “你若是这样说,我还真就派你一个人去了……不过,你要记住几个要点……”听牛畅这样说,牛欢心想,按说调查一个鉴定结果的真相,又不是一次暗杀行动,派牛畅自己去是足够了,自己跟去兴许真的目标增大,而且未必帮上牛畅什么忙,也就同意了,不过,还要提醒牛畅有所为有所不为……

    “哥说吧,我都记住……”

    “第一,绝对不去找干部男!”

    “为什么呀?”牛畅原本就是第一个要去找干部男的,却听哥哥不让找他,也就提出了质疑。

    “上次你顺走了他二十万,再被他见到你,眼睛不红才怪呢,一旦他报警抓你,可就谁都帮不了你了……”牛欢是出于这样的前提才禁止牛畅去找那个干部男的。

    “嗯,记住了……”牛畅听哥哥这样说,也就没理由坚持了。

    “第二,无论通过什么途径,找到什么人,都不要涉及咱俩上次跟牛得才做亲子鉴定的结果和内容……”牛欢最担心的就是牛畅知道上次他带牛畅去省城做兄妹俩与牛得才亲子鉴定的结果,因为他将真正的鉴定结果给隐瞒了,将牛畅是牛得才真正的骨血这样的事实给刻意抹杀了,假装说鉴定结果说兄妹俩都是牛家的种,同时又予以否认,说这是有人成心做了手脚,以此来混淆牛畅的视听,让她模糊事情的真相……

    而这次派牛畅单独去省城调查二叔给爷爷和牛牛做亲缘鉴定的结果,牛欢最怕的就是牛畅顺带将上次那个可怕的结果也给调查出来,所以,事先就这样禁止牛畅说。

    “为什么呢?”牛畅当然不懂哥哥这是什么意思。

    “这还不明白?”

    “不明白!”

    “那哥告诉你吧——咱俩上次属于擅自行动,而且回来之后什么结果也没带回来……”牛欢在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地寻找说服牛畅的理由。

    “那不是哥把鉴定结果给撕掉了吗……”牛畅马上这样说。

    “那不是重点!”

    “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那份鉴定一定是假的!一定是被二叔等人做了手脚的,是完全不可信的……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蒙蔽咱俩,这辈子都为他们所用的……”牛欢还是强调这一点。

    “可是,顺带将二叔做手脚这件事儿也给披露出来,岂不是更好?”牛畅还真是这样认为的。

    “你傻呀,假如你这次去,连带这件事儿也给兜出来,牛得才会咋想?咱们上次回来,为什么没告诉他结果?为什么要隐瞒结果?所以,千万别招引这个麻烦,过去的就算过去了,这次你只把视线和重点都集中在那个老不死的和牛牛做的亲缘鉴定上,只要确认二叔到底做没做手脚就行——你没听老东西说吗,假如做了手脚,二叔的日子不好过;假如没做手脚,二叔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所以,只要弄明白到底做没做手脚,就算完成任务了,千万别再节外生枝,闹出什么别的问题可就得不偿失了……”牛畅只能从这样的角度来遏制牛畅调查此事了。

    “哥就放心吧,就一点——爹哋不是没给咱们多余的钱,让咱们调查多余的事情吗,所以,连钱都没给咱们,干嘛要费劲儿去调查呢!”牛畅的心里打定了一个主意,但嘴上还是这样替牛欢找出了一个她绝对不会“不给钱就干活”的理由,让牛欢相信她是不会那么做的。

    “对,哥就是这个意思!”一听牛畅这样说,牛欢的心才踏实下来……

    马到成带着昏迷不醒的美奂离开凯撒庄园直奔市里的路上,第一个就给美仑打了手机:“美奂在别墅被毒蛇咬了,我正带她回市里抢救——唐小鸥是不是在你身边?”

    “天哪,咋会这样呢?美奂不要紧吧……”美仑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心里一定在超级后怕,假如今天是她跟马到成去别墅的话,被毒蛇咬的兴许就是她了吧,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立即让美仑不寒而栗!

    “现在还在昏迷状态,我必须让唐小鸥回医院做好抢救的准备!”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好好好,我这就让她接手机!”美仑立即将手机递到了跟她一起照看牛牛的唐小鸥的手里。

    “喂,宝哥哥吗,美奂姐咋的了?”唐小鸥听到只言片语,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这样问。

    “她被剧毒毒蛇咬伤了,现在昏迷不醒,我正带她回市里医院去抢救……”马到成只好再说一遍。

    “必须马上将蛇毒吸出来!”唐小鸥立即这样提醒道。

    “我已经吸过了,但可能是受到了过度惊吓,美奂现在处在昏迷状态,我正在快速赶回市里,你赶紧回医院去,做好抢救的准备……”马到成这样回应和吩咐说。

    “好的宝哥哥,我这就跟美仑姐商量商量,然后,马上就去医院!”唐小鸥知道轻重缓急,立即这样答应说。

    马到成挂断美仑的手机,第二个居然是打给了螳螂:“螳螂吗?我是牛哥呀……”

    “牛哥呀,有事儿吗?”一听是牛得宝打来的,螳螂当然十分热情——他跟何盼娣搞对象的事儿,还全仰仗着牛哥从中做媒呢,所以,比之前的关系更进了一步……

    “急事儿——我小姨子被毒蛇咬伤了,正从凯撒庄园这边往市里赶,我怕路上堵车,所以……”马到成说明了情况。

    “明白牛哥,我这就开车到路上去迎你,然后,用警车帮你开道……”螳螂立即领悟到了牛哥意图……

    “我替小姨子谢谢你……”

    “牛哥别客气,我这就上路了……”

    马到成挂断螳螂的手机就专注开车,生怕着急忙慌的,再出点车祸就不好了……

    很快,在林海大桥的桥头附近看到了螳螂开是警车,见了他,立马来了个急转掉头,然后,在前边拉响警报,为他的车子开道——所以,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牛家自己的医院……

    到了医院,唐小鸥和美仑抱着牛牛都等在了特殊通道的门外,看见昏迷不醒的美奂,美仑将孩子交到了身边何盼娣的手里,扑过来,就呼叫:“美奂,你醒醒,你醒醒啊……”

    “快,送急救室抢救吧……”唐小鸥协助马到成将徐美奂放在了移动诊疗车上,立即推进了急救室……黄幼祥已经带着相关的医护人员等在了那里,立即对美奂进行全力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