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2章:怀疑有屁用

    “说吧,凯撒庄园88号别墅刚刚发生的案子是不是你们俩的杰作?”牛得才居然开口就这样问。

    “爹哋是哪里得到的消息?”牛欢很是吃惊,这次与邓汇清联手做得算是天衣无缝的,牛畅也说完全没留下任何把柄给对方,可是,牛得才这个老东西咋这么快就知道是他们兄妹俩干的好事了呢?

    “这个你们俩就别管了,反正我的消息很可靠!”牛得才还不愿意说出消息的来源。

    “既然这么可靠,那为什么没人来抓我们俩呢?”牛欢居然这样诘问牛得才。

    “你们俩要气死我呀——实话告诉你们吧,之前你们俩给我惹祸的时候,几进几出的,爹哋在打点捞人的时候也算是交下了几个朋友,就在刚才,刑警队的一个朋友悄悄打来电话问我,凯撒庄园出了案子,逮住一个嫌犯,口口声声说是受了一个花季少女的蛊惑才对牛得宝下毒手的——你家牛畅是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呀?你们听,这分明就是在怀疑是不是牛畅蛊惑的那个嫌犯呀!”牛得才终于说出了为什么他会如此消息灵通。

    “怀疑有个屁用,有本事拿出证据来!”牛欢却反唇相讥道。

    “虽然我也这样问他们,他们也说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但我肯定,这样的蠢事只有你们俩才干得出来!”牛得才认定了在凯撒庄园88号别墅发生的“蛇蝎伤人案”一定是牛欢牛畅这俩小兔崽子干的好事!

    “嫌犯不是抓到了嘛,爹哋凭什么怀疑是我们俩干的呢?”牛欢还试图不承认。

    “不是我怀疑,是人家警方怀疑,我看你们俩再这样作下去,迟早要把小命给作到监狱里去……”牛得才给出了这样的回复。

    “既然爹哋如此前怕狼后怕虎的,那干嘛还指使我们去跟二叔作对呢?”牛欢却从这样的角度来质疑牛得才了。

    “你小子居然说这样的混账话,我指使你们,只限于你们对二叔进行各种调查,一旦查出他有什么破绽,比如弄虚作假,或者直接就是偷梁换柱不是你二叔本人了,还用得着你们这样打打杀杀的差点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吗?”牛得才也据理力争地跟牛欢牛畅讲其中的道理。

    “其实牛畅已经完成爹哋交给的任务了……”牛欢居然趁机这样来了一句。

    “完成什么了,为啥没跟我汇报?”牛得才一听,立即将牛眼珠子瞪了出来!

    “您一天到晚住在爷爷的医院里,连我们俩的死活都不管,我们俩哪里有心情向您汇报呢?”牛欢却这样抱怨说。

    “我不是给了你们十万的活动费吗,哪里还用我事无巨细都你们俩操心呢?”牛得才却这样强调他没毛病。

    “所以呀,我们拿到了爹哋的钱,就要替爹哋办事儿,爹哋的全部目的不就是要二叔好看嘛,我们只不过走了点儿捷径,想直接让二叔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而已……”牛欢居然这样接住了牛得才的话茬。

    “说漏嘴吧,原来真是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干的好事啊!“牛得才一听牛欢这样说,相当于变相承认今天的“蛇蝎伤人案”就是这俩小兔崽子干的好事,立即这样呵斥说。

    “难道弄死二叔爹哋会不高兴?”牛欢却这样反问道。

    “可是你们弄死了吗?每次我都耳提面命告诉你们,真刀真枪的你们未必是你二叔的对手,你们偏偏不信,这回咋样,还找了那么个蠢货用那么笨拙的手段想用蛇蝎毒死你二叔,结果咋样,那个家伙居然被自己下的蛇蝎给咬伤了,昏死在现场,被人抓了现行,没用动刑就什么都招供了,一口咬定是受一个妙龄少女的蛊惑才对你二叔下手的……”牛得才真是快被牛欢牛畅的行径给气死了……

    “这个家伙还真是够蠢的,被人蛊惑就敢杀人,杀了人连蛊惑他的人姓啥叫啥都不知道,估计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都没说出来吧……”牛欢却这样冷嘲热讽起邓汇清来。

    “那是爹哋帮你们袒护的结果……”牛得才却要这样揽功。

    “这样的事儿,爹哋还能袒护?”牛欢有点不信。

    “是啊,他们问我是不是一直跟你们俩在一起,我毫不犹豫就告诉他们,最近我身体不好,他们俩寸步不离地在我跟前伺候我呢——他们这才停止了对你们俩的调查!”牛得才说出了当时的详情——不是警方没怀疑到你们俩的头上,都是爹哋帮你们遮掩才蒙混过关的!

    “那我们俩是不是要跪下来给爹哋磕头,感谢爹哋的救命之恩呀!”牛欢继续用嘲讽揶揄的口吻应对牛得才。

    “别来虚头巴脑这一套,既然承认是你们俩干的好事了,那就说说过程吧……”牛得才想从这俩小兔崽子的嘴里,得知今天他们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现在说过程还有意义吗?还是让牛畅向爹哋汇报一下到黄幼祥的驻地调查出的结果吧……”牛欢还真会转移话题。

    “你们俩呀,让我说句什么好呢!”果然牛得才哑口无言。

    “爹哋若是不想听,我们也就不再汇报了……”牛欢又来这一套。

    “算了,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了,说吧,到黄幼祥那里有什么收获?”牛得才只要妥协认输了……

    “牛畅,你告诉爹结果吧……”牛欢这样指令一直心不在焉玩儿手机游戏的牛畅说。

    “什么招数都使出来了,可是黄幼祥就是一口咬定,两次鉴定绝对没做任何手脚,的的确确是真实的鉴定结果……”牛畅马上给出了这样的说法。

    “就这么简单?”牛得才失望之极的样子——给了你们俩十万块,就给我调查出这点儿结果出来?

    “当然,黄幼祥也说出了一些有价值的假设……”牛畅一看牛得才的样子,不说出点儿干货来,怕是也真是说不过去吧,就这样来了一句。

    “什么假设?”

    “他说现在这样的结果,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就是二叔不是爷爷亲生的,而是他二老婆跟别人偷情生下的……所以,跟牛牛的亲子鉴定才会这样……”牛畅说出了当时黄幼祥的这个猜测……

    “他这样说,岂不是认可了你爷爷说的私生子的存在吗?”牛得才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也这样质疑他……”

    “他咋回答?”

    “他也就没话可说了……”

    “你敢保证黄幼祥没说假话?”牛得才就是想知道,牛畅调查出的结果到底含金量有多少。

    “肯定是真话,再逼他,就快出人命了……”牛畅这样说的时候,相当于是在发毒誓,黄幼祥真的没说假话。

    “那好,这项调查就算告一段落了,那就尽快开始调查下一个项目吧……”牛得才听了牛畅的汇报,也觉得找不出黄幼祥说出结果的破绽来,就马上这样吩咐说。

    “开始不了……”牛欢立即这样回应说。

    “为什么吗?我不是答应事成之后,把另外十万给你们吗?”牛得才以为是钱的事儿。

    “那就更开始不了了!”牛欢却步步紧逼地说。

    “你们想撂挑子不干了?”牛得才的牛眼睛又瞪的老大了。

    “不是撂挑子不干了……”

    “那是什么?”

    “我们是想先见到钱,然后再行动……”牛欢直言不讳,毫不掩饰。

    “你们……”牛得才差点又被气晕了。

    “而且涨价了——不是十万了,而是二十万了……”牛欢火上浇油,又给牛得才加码。

    “你们俩这是要造反吗,简直是在打劫呀!”牛得才疯了一样这样咆哮起来!

    “爹哋完全可以不给呀,我们俩也就没必要再去冒这样的风险了,呆在家里吃泡面看电视,无忧无虑的保证小命万无一失,多好呀……”牛欢却阴阳怪气地这样回应说……

    “好好好,我给你们钱,不过,不能给二十万,还是给你们十万,剩下的十万要事成之后再给你们……”忍了又忍,最终,牛得才还是妥协屈服了,但给出了这样的指令。

    “这就对了嘛,不过爹哋可不许耍赖,回头我们调查结果回来了,剩下的十万不给我们,我们可就……”牛欢还要让牛得才给出绝对的承诺,回头不许耍赖……

    “你们回来汇报结果之前,我就再把十万打到你们卡里去,这总行了吧!”牛得才只好就范了。

    “好吧,谁叫你是我们俩的爹哋呢,再信你一次吧,不过,为什么爹哋一定要我们去省里调查这个结果呢?”牛欢到了这个时候,还要跟牛得才讨论这次调查的必要性。

    “这还用我再说一次呀!”

    “不说我们怎么知道必要性!”

    “假如调查出你二叔在你爷爷和牛牛的亲缘鉴定中做了手脚,那性质可就恶劣了,明明不是牛家的种,就因为牛牛长得像你二叔小时候,就做了手脚,说牛牛是你爷爷的孙子,一旦证明你二叔做了假,马上就可以推翻之前的收养协议,牛牛也就不再有继承牛家财富的权利了……”牛得才这样详解道。

    “那若是二叔没做手脚,鉴定结果是真实的呢?”牛欢还要再听牛得才说一遍其中的要害道理,也省去了他再给牛畅做思想工作……

    “那问题就更大了……”牛得才听牛欢这样问,马上这样来了一句。

    “大在哪里?”牛欢就是想让牛得才把道理说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