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1章:回到高粱地

    年轻的门卫懵懂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靓丽的小妞跟他亲近原来就是要盗取他身上的手机和钱物啊——鸡飞蛋打的现实像一闷棍打在了他的脑袋上,整个人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

    牛畅只是为了销毁全部她可能留下的痕迹才盗走了年轻门卫的手机,至于他兜里的两千多块钱,只是搂草打兔子,捎带着的收获而已——所有试图占姑奶奶便宜的臭男人,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牛畅骑着邓汇清的那辆春风夜猫,带着他的那些奇异的秘密武器,离开湖畔镇,直奔会林海市区的方向,只是到一半路程的时候,在路边停了下来,将装有秘密武器的兜子卸下来,藏匿在路边的高粱地里,然后,骑跨在摩托车座儿上,举起了一个牌子,上写“超低价卖车”

    根据牛畅之前的经验,这条省级公路上,经常有长途的大型卡车经过,特别是完成一趟运输空车返回的时候,遇到路边这样的“便宜”总是会心动的,但经常都是谁偷了自行车或者电动车之类可以轻易搬动的东西,像这样贵重的摩托车一般不会有人这样在路边公开低价兜售……

    而牛畅的目的就是要尽快销毁跟邓汇清相关的所有证据——只要他向警方供认出他摩托车的型号,估计全市撒网,很快就会找到她吧,所以,应该趁警方还没开始搜查,就已经将其出手,甚至已经流落到外地去了……

    没多久就有一辆四轴的大客车停下来问价:“多少钱出手?”

    “给钱就买?”牛畅就是想先留住买主。

    “顺来的?”对方边看这辆九成新的摩托车,边这样问了一句。

    “男朋友的,他劈腿了,惩罚他……”牛畅给出了这样令人听了就信的理由。

    “到底多少钱出手吧?”对方还真是动心了……

    “这款春风夜猫新感觉发动机可是250的,市面上少说也得一万二三吧……”牛畅居然对这辆车的牌子性能了如指掌……

    “你就直说多少钱出手吧……对方急于知道到底想买多少。”

    “这车多新呀,抹掉零头吧……”

    “你要一万?”对方显然觉得难以接受!

    “那你能给多少?”

    “给你个零头还差不多……”对方居然如此砍价……

    “那有点太欺负人了吧,我男朋友知道了,还不一棍子打死我呀!”牛畅假装是个任性但又害怕男朋友找后账的女孩子……

    “那你也不能要一万呀!”

    “那八千总行了吧……”牛畅开始还价了……

    “四千……”对方涨了一千。

    “七千,我再降一千……”牛畅也开始妥协。

    “五千,不能再多了……”对方认定就是这个价了。

    “六千你若是不要,我立马骑回去还给我男朋友了!”牛畅开始威胁对方了……

    “五千五吧,我身上就这些钱了……”对方直接把钱掏了出来……

    “好吧,算我倒霉吧,简直相当于白送你了……”牛畅觉得见好就收吧,也就答应了……

    一手交钱一手缴获——看来这个司机是个懂行的家伙,知道这款摩托车真正的价值,他花这些钱弄回当地,转手买个七八千绰绰有余,弄好了,**千也是它,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心里十分高兴……

    牛畅心里的底线原本一千就可以出手的,因为多在她手里呆一分钟,就像定时炸弹一样多一分危险……现在居然能买出这么多钱,加上刚才那个小门卫的两千多,这也小八千了,而且这些钱,绝对不再给哥哥牛欢了,而是找个银行存到自己的那张卡里,回头完全归自己独立急用……

    牛畅卖掉了邓汇清的春风夜猫,回到高粱地,找到了那包邓汇清的秘密武器,转而到了附近的一个镇子,瞅见有拉脚的三轮车,就问去不去市里,司机说,那要看你给多少钱了,牛畅就说,你要多少?司机说,我跑一趟咋地也得转个三五十的吧……牛畅就说,给你五十,尽快送我回城里吧,我有急事儿……司机一听可以赚到五十,立即高兴地拉上牛畅直奔林海市区而去……

    想不到,刚上路没走多远,就有一辆六轴的大客车从身旁经过,车上年轻的副司机突然对司机说:“大哥,我看那辆三轮车上的女孩子,咋像咱们前几天见到的那个呢?”

    “你是说放了咱们鸽子,还卷走咱们三五万块钱和所有值钱东西的那个小姐?”大哥边这样问边试图回头看。

    “十有**就是她……”年轻副司机十分肯定地这样说。

    司机大哥一听这话,立即一股怒火上头,上次被这个小丫头蒙骗,丢了货款和钱物不说,还差点儿被老板炒了鱿鱼,扣发了半年的工资奖金还被骂了个狗血喷头,现在终于在这段路上又遇到她了,一定要逮住她,不把钱要回来,也得爆了她!

    可能是怒火上头,也可能是反复回头去看,车子就有些偏离方向,等他反应过来,正好对面也来了一辆大型卡车,急忙打轮儿,却无法将这么大个庞然大物给瞬间调教过来,卡车就直奔路边的一棵大树而去——幸亏之前听到小弟看见受骗的小姐他就有所减速,不然的话,这一撞,兴许真的车毁人亡了……

    而就在俩人被撞得奄奄一息,勉强还能看到路上经过的车辆的时候,居然看到那个骗过他们的小姐,坐在三轮车上朝他们笑着挥手,本来还有一点气力支撑下去,被这样的情景一气,居然一下子晕死过去……

    牛畅顺利地回到家里,本来还兴高采烈地向牛欢展示她“缴获”来的邓汇清的那三件秘密武器呢,却被牛欢埋怨说:“这样的物证,你要它干嘛,万一被发现,岂不是难逃牵连?”

    “假如我不去大仓库将这些东西给拿走,邓汇清万一被抓招供了,岂不是罪上加罪吗?”牛畅居然这样跟牛欢争辩说。

    “你还管他死活?”牛畅一语道破了跟邓汇清合作的性质。

    “毕竟他是跟咱们合作,也不能见死不救吧……”牛畅倒是还有一丝人性。

    “你是被他插出感情来了吧!”牛欢居然说出了这样揶揄的语言来回应牛畅。

    “哥说啥话呢!我之所以把这些东西弄到手,或许将来我们再对付二叔的时候,也能派上用场呢!”牛畅差点就急眼了,但还是忍住了,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好好好,你先留着吧,但十有**是派不上用场了……”牛欢却这样跟了一句。

    “为什么呀?”牛畅却有些不解。

    “既然这些都是邓汇清的秘密武器,一旦被咱们使用,你觉得,让邓汇清知道了,他会咋想呢?”牛畅这样问道。

    “他怎么会知道?”牛畅的意思是,今后再不跟邓汇清合作复仇了,再使用这些武器,邓汇清咋会知道呢?

    “假如出了一个案子,使用了这几样武器,警方曾经在邓汇清的笔录里,听他说过,但没找到,现在突然在案情中出现了,你觉得警方是不是回去找邓汇清调查核实,而邓汇清一定咬着压根儿告诉警方,一定是那个妙龄少女干的好事——兴许,这回警方就信了邓汇清的话,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你也说不一定呢……”牛欢还真是有心计,算准了再使用这些武器的不良后果,就都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当垃圾处理掉吧……”牛畅这才明白,哥哥说的是什么意思。

    “还是先藏好吧,万一还能派上用场呢!”牛欢却又这样说。

    “嗯,那好吧,我累了,哥这就给了一包吧……”牛畅好像瘾又上来了,就这样恳请说。

    “给你两包都行,但你要告诉我,今天是不是使用了你说的那种暗器?”牛欢居然还有这样的恶趣味——还要知道邓汇清插牛畅的时候,有没有被惩罚到!

    “别提了哥,本来我都不想用了,可是这个家伙没完没了,而且专挑最啃劲儿的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我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才使用了暗器……”牛畅也算是实话实说,如实汇报了当时的情况……

    “他咋样了……”牛欢想知道邓汇清被惩罚之后是个什么状况。

    “我估计够呛了,听到他那一声惨叫,一定是二叔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他的蛇蝎咬了他的身体——哥没打探到他的消息吗?”牛畅却避而不谈邓汇清插了使用暗器的她到底有了啥反应,而是直接说了邓汇清进到屋里出事儿后的情况……

    “打探了,送到医院抢救过来就被警方带走了……估计他这次要报废了——你没留下什么痕迹和把柄吧……”牛欢又这样担心地问道。

    “只有他留给我的很多液体把柄,我才不会给他留下任何能找到我的蛛丝马迹呢……”牛畅却十分有把握地这样回应说。

    “这就好,给你,去快活吧,这两天可以好好歇歇了……”牛欢终于要给牛畅放个假了……

    “谢谢哥……”牛畅接过那两包东西,就回屋去……

    可是牛畅刚刚飘了没多久,就听见牛得才一脸阴沉地招呼她和牛欢,到客厅去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