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0章:进一步靠近

    “别怕,一定是我来事儿了……”牛畅知道她的暗器起作用了,但为了安抚邓汇清,竟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邓汇清这才算安下心来,但却总觉得他的某个部位隐隐作痛,正要找个机会再仔细检查一下呢,却听见了目标上楼回屋的声音……也就赶紧收起家伙,密切注意敌情……

    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不但听到了从三楼的卧室传出了女人的尖叫声,还听到了各种挣扎搏斗的杂乱声,直到屋里什么动静都没有了,牛畅才指令邓汇清说:“快去看看吧,若是都不行了,咱们就撤……”

    “我的身体有点不舒服,你去吧……”邓汇清居然这样耍赖说。

    “我流这么多血,会比你更舒服?”牛畅立即借题发挥这样回应!

    “哦,那还是我去吧……”邓汇清知道自己是纵情过度导致的身体不适,也就只好认倒霉,从窗外的露台跳进走廊,然后靠近那间投放了百毒的卧室,听到里边的确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才蹑手蹑脚地进到了里边……

    令他无论如何想不到的是,这个牛先生居然会设下那样一个圈套让他钻,等他接近了铺榻要掀开被子的瞬间,猛地将整个被子掀起来盖住了他的视线……

    假如他的身体某个部位没在这个时候剧烈地疼了一下,或许他还能反抗一阵,想不到,偏偏在这个紧关节要的时候,他身体的不适达到了令人难以忍受的程度!也就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和时机,被牛先生推到了大衣柜前,居然还有时间拉开柜门儿将他推进去,他都没有还手之力……

    当第一个毒蝎叮咬他的时候,那种疼痛让他想起了曾经被毒蝎咬过一次的经历,所以,瞬间觉得自己掉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被百毒围困,撕咬,荼毒……加上原本来自身体某个部位的疼痛叠加在一起,居然让他在嚎叫几声之后,晕死过去……

    走廊窗外潜伏的牛畅发觉情况不妙,特别是听到邓汇清嚎叫不久,二叔就扛着小姨从里边出来了,牛畅知道任务失败,是时候抛弃邓汇清,独自金蝉脱壳逃之夭夭了,也就从三楼的露台直接下到了地面,然后从别墅的后门溜出去,飞奔到了别墅区的外墙下,麻利地翻越过去,骑上隐藏在附近的那辆春风夜猫,一骑绝尘就没了踪影……

    小区保安锁定了三楼卧室,有两个胆大的,急于有立功表现的小伙率先冲了进去,看见大衣柜的门是敞开着,里边有一条大腿露在外边,就大声喊叫:“别动,我们是小区保安,乖乖就擒,不得反抗!”

    一听里边这样喊,外边的几个也都冲了进来,渐渐都靠近了大衣柜,却发现那个人根本就一动不动……

    其中一个胆大的保安,上前就将其“抓获”了,想不到,却觉得手腕子被什么狠狠地叮咬了一口,妈呀一声就松开了手……

    其他几个也都吓得后退了几步……

    这个时候,那个被咬的保安才发现了真相:“有蝎子!”

    其他保安听了,居然吓得屁滚尿流,眨眼工夫都蹿到了门外……

    一直到保安队的队长赶来了,才真正报了警,说是有一名歹徒私闯民宅,被毒蝎子咬死在了别墅的卧室里……

    110接到报案,特地带来了消防人员,将“歹徒”弄出来之后,在大衣柜里捕获了三五十只巨型毒蝎,又在卫生间的浴盆里,发现了三五十只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剧毒毒蛇,一时间,恐怖的消息四处蔓延,让案情扑朔迷离……

    邓汇清则被送到林海市中心医院进行抢救,因为他是饲养这些毒蝎子的人,之前被咬伤过几次,也就对蝎毒不那么敏感了,他之所以昏死过去,有一半是出于恐惧惊吓,还有一少半是因为他插牛畅的时候中了暗器,让他的那个部位一直流血不止,才导致了真正的昏迷……

    而一旦他被抢救过来,即刻被公安部门缉捕归案,几乎没用什么手段,邓汇清这样的孬种就对他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了。

    只不过,他话里话外的一直在强调,他本意并非这么快这么狠地要谋害牛得宝,而是受了一个妙龄少女的蛊惑才这样急功近利的……

    警方人员就问他,妙龄少女姓字名谁。邓汇清居然哑口无言——娘的,光顾了插她……连她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但马上想起有这个靓妞的电话,立即提供给警方,可是警方反复拨打都说此用户已关机……

    邓汇清冥思苦想,突然提供线索说:“我家车行和仓库都有监控录像,可以调看就知道她是谁了……

    可是警方立即行动,却纷纷传回消息说:“车行和仓库的监控录像都被破坏掉了,这几天根本就没录上任何图像,只有满屏的雪花点儿……”

    “那凯撒庄园总有监控录像吧……”邓汇清还不死心。

    “也调查了,偏偏在今天上午出事儿期间局部停电,所以,监控录像缺失……”

    邓汇清追悔莫及——虽然这两天爽到爆,但也是被这个小妞给利用,复仇未果,却身陷囹圄——接下来居然还向警方供认说,他除了“百毒”之外,还有火弩,毒鞭和狼烟,都是试图报复仇家的时候用的秘密武器……

    可是警方根据邓汇清提供的线索,到了他说的大仓库去起获这些作案凶器的时候,却什么收获都没有……

    警方从邓汇清开始的时候说是受了一个少女的蛊惑才对牛得宝下毒手的,却完全没有这个少女的任何线索,就怀疑邓汇清的精神除了毛病,是他为了逃脱罪名,虚构出来的一个妙龄少女,而到从他的大仓库回来一无所获,就更对他的供词产生了怀疑,没别的商量,很快正是批捕将其投入看守所,等待取证完成对其进行公诉……

    其实牛畅认定别墅行动失败之后,就知道再也不会跟邓汇清打交道了,所以,骑上他那辆春风夜猫离开凯撒庄园的别墅区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直奔了邓汇清设在湖畔镇郊外的那个大仓库……

    到了地方看见门卫就主动打招呼说:“邓哥让我来取点东西……”

    门卫小伙这几天经常看见邓汇清带着这个靓妞出双入对的,就以为是老板新挂的马子,也开门放行……只不过,在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拦住牛畅说:“求你个事儿,行不?”

    “干啥?”牛畅一看这个年轻门卫的眼神表情就知道他早被她的靓丽给迷住了,大概是想趁机揩油吃豆腐吧!

    “我想……跟你合个影,留个念想……”年轻门卫十分局促和羞赧地这样恳求说。

    “没问题呀,来吧!”牛畅是不想让对方设置什么障碍妨碍自己拿到想拿到的东西,所以,才会欣然同意他的请求。

    于是,那个年轻的门卫兴高采烈地拿出自己的手机,尽可能地靠近牛畅的头部,然后抓拍了一张合影……

    “可以了吧……”牛畅看见年轻门卫那兴奋的表情,就知道他也仅限于合个照什么的,对老板的女人也不敢更多想入非非吧!

    “可以了,快进去吧……”年轻门卫这才真正放行了……

    牛畅则直接潜入邓汇清放置那些秘密武器的地方,将火弩,毒鞭,狼烟,甚至藏在暗处的一包雷管炸药一并装进了一个兜子里,然后放在春风夜猫的后座上,就打算离开……

    可是经过那个年轻门卫的时候,牛畅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之前几乎没给邓汇清留下什么可以查到她是谁的证据,但这个小门卫刚才进来的时候有了一个合影,这若是日后邓汇清较真查起来,怕是这张照片会留下祸根吧,所以,到了门卫身边,牛畅将车子停了下来……

    年轻门卫本来已经将大门打开想直接放行的,却见靓妞主动停了下来,就立即屁颠屁颠地凑了过去,以为对方会有什么事儿求自己,可是到了跟前,却听靓妞直言不讳地说:“想不想**?”

    年轻门卫顿时满脸通红,憋了有三五秒钟才放出那个屁来:“当然想啊,可是,你不是我们老板的女人吗!”

    “别管他,你想不想吧……”牛畅一下子将身子贴在了他的身上,而且,伸手还去抱了他一下表示亲昵!

    “都快想死了……”年轻门卫终于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那好,那今天傍晚,镇东的湖边咱俩见面,你赶去不?”牛畅进一步靠近,然后在对方的耳边热切地说道。

    “当然敢呀……”

    “那好,那咱俩不见不散……”

    “哎——不见不散……”年轻的门外完全傻掉了,想不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和突然,目送靓妞骑着老板的那辆摩托车一骑绝尘,不见了踪影之后,还沉浸在那种刚刚与之贴近,甚至浅浅地拥抱了一下,被她前边的软乎给弄得心猿意马,而无法自拔呢……

    过了有一阵,才渐渐平复下来,想掏出手机,调看刚刚跟这个今晚就要跟自己湖畔约会的靓妞的照片,以便继续YY,却突然觉得自己揣手机的兜儿空空荡荡的,赶紧翻找,所有的兜儿都翻遍了,就连自己刚刚发的两千多的工资都不翼而飞了……